返回

隱藏王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和城那家有名的炸串兒店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老板,再隨便來幾個串兒!多放辣!”

    “成!稍等!”穆佳時邊大聲回應著,一邊將手里剛從油鍋里撈出的炸串兒抹上鮮香麻辣的醬,使喚著在這個二十平不到的小店里來回奔忙的程林,把剛炸好的串兒送到點單的客人桌上去。

    穆佳時的小炸店是從上一輩人那接手的,位置不錯,左邊五十米是重點高中,右邊路拐進去是城里最繁華的步行街,對面還有個街心公園,人流量那是沒得說!再加上祖傳四代秘制醬料,嘖嘖嘖嘖,聞著味兒來的食客就更多了!

    穆佳時更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廣大串友和非串友一致推薦,獲得了“小炸王子”的稱號,所有炸串女粉搞了個論壇發帖投票,穆佳時名列榜首。再看帖子下面的評論,清一色的腐女︰

    【最愛中學旁邊這家炸串兒......的老板!顏值暴擊啊!一副攻相!】

    【還很呆萌的好嗎?經常在他家吃串,看他不炸串的時候就在發呆,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哇啊啊!!】

    【何止,聲音也好好听~~硬起來也很剛的好嗎?親眼見過,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啊!!!】

    【樓上的你在說什麼,我假裝沒有听懂~~qaq】

    穆佳時覺得大家對他可能是有什麼誤解,呆萌?即使全世界都說他呆萌他也不會承認的!當然,顏值是有的,這點他很贊同。

    打從中午11點開始,一直到夜里11點,小炸店都是開門營業的,這店就是穆佳時的小世界。

    往來都是客,不管你是小孩大人還是老人,也不管你從事什麼行業做什麼工,只要你來到小炸兒店,都能把這小炸店當成一個中轉站,在這里,大家伙都是自由自在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吃什麼食材,哪種口味,任君挑選,絕無異議!

    和城的人都知道,穆佳時的小炸兒店在這開了四代人那麼長的時間,口味獨特,不管怎麼變,都是越變越好吃,越變越饞人。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穆佳時不是個簡單的炸串兒店主,他自己也從沒有提起過自己的身世,畢竟,他一點也不想讓別人茶余飯後的談資之中多出這麼一條︰一百多年前大名鼎鼎的穆氏家族,不看風水不醫人,不除奸邪不衛道,悄麼悄的消失了多少年,現在竟跑來賣炸串了?

    穆佳時抬頭望著店里那滿滿當當坐著的客人,一個賽一個的傳聲筒,大喇叭,聳了聳肩,還是老老實實賣炸串兒吧,可別讓人發現嘍!畢竟,擱誰誰信吶?

    現在還是初夏,潮氣還在空中浮著,雖然已經散去了大半,可對穆佳時來說,滾著的油煙氣,熱騰騰的掃在他身上,真像蒸著免費桑拿一樣,還是麻辣味的,手里端著剛抹好醬料的串兒,剛想開口喊程林,卻發現掃不見他人影,得 ,自己送去吧!

    穆家人常年修習如何把全身氣力選擇性集中在某一感官,穆佳時從小就修的听覺,因此雖隔著幾米,穆佳時還是能听見正桌上兩客人壓低了聲音,神色八卦的談著些什麼。

    “听說了嗎?隔壁市那個首富,就去年一口氣擱咱們省六個市開了六個樓盤的那個凌家,他小兒子病了!”

    “病了?什麼病?沒見新聞上說呀?不是听說他那小兒子上個月還上了電視嗎,給他家那個新樓盤搞個什麼儀式,當時看起來蠻健康的嘛!”

    “不曉得具體什麼病!就說是那天從樓盤回來之後整個人就不對勁了,也查不出來什麼問題!”

    “你怎搞曉得的?大門大戶的事情不好說的!真的假的?”

    “這怎麼不好說?我家二姨她妹妹家里人就給凌家做保安的,說是凌家那小兒子當天回來臉白的跟糊了面似的,叫了也沒反應,整個人昏的 ,壓根兒沒查出來原因,十幾天了,就靠營養針撐著呢!”

    “是嘛?那可惜了!不是撞鬼吧!”

    “誰知道呢!哎,有錢人也有有錢解決不了的問題!也挨不著咱們多操那個心,當閑話說說吧!”

    穆佳時听了個大概,心里思索了幾秒,就大步走過去,把盛著串兒的盤子穩穩當當的放在那正桌兩位客人面前,也不多話,只客氣的招呼句就轉身往回走。

    這會沒人來點串兒,穆佳時就沉下了心思,默默想著剛才那倆客人的話,醫院也檢查不出來?那身體上應當是沒什麼毛病?倒是昏過去的時候什麼樣?昏之前做了什麼?穆佳時還頗有些好奇,就靜靜的站那想著也不吭聲了。

    “想什麼呢?哪個小美女讓我們時哥炸著串兒還能掛念著?”看看你又發呆了吧,程林腹誹,還說自己不呆萌。

    穆佳時回了神,彎彎眼角,帶著一絲壞笑,半開玩笑的看著這個稍微有點黑的好基友,“呦,程林大少爺回來啦?剛去哪浪了?我這一月兩千的工資您是看不上了是吧,我來看看,打你沒影兒到現在,半小時都快過去了,您這是幽會回來了?我要不要給您記個曠工?看看是扣十塊還是二十塊合適啊!”

    程林正準備伸手拍拍穆佳時肩膀,想問句能不能今天早走一會,有點私事兒!

    一听穆佳時這麼說,伸出的手默默收回,“可別,時哥,你也知道,我這每天在你這幫忙,圖的哪是錢呀,我是珍惜,珍惜咱兄弟兩個從開檔褲就開始的珍貴兄弟情,你就是不給工資我也給你掏心掏肺的干,咱不說錢,太俗!

    “這可是你說的?真不要錢?”穆佳時順著程林給的桿子就往上爬。

    程林咬咬牙,“真不要!我這吃你的睡你的,還說啥錢不錢的!就是……就是我過兩天準備再買個新鏡頭,估計到時候可能要找兄弟你……”

    穆佳時實在憋不住了,大笑出聲,“我就知道你小子在這等著我呢!”

    程林看穆佳時早就看穿了自己心思,用油汪汪的小手還搓了搓自己的頭發,不太好意思的嘿嘿笑了幾聲。

    “你說你,咱們和城第一富的公子爺,怎麼就這麼苦逼兮兮的,連個鏡頭還得我這小窮兒資助?你是真不打算跟你那富爸爸和好了?”穆佳時一臉風騷的看著程一秒記住域名:" ..  "樂*文*書*屋

    林。

    從半年前起,程林跟他那富爸爸也不知道哪根線對不上了,風風火火的拉著他那珍貴的相機和鏡頭就跑來了穆佳時家,他家老頭子也是厲害,斷了自己兒子所有經濟來源,所以程林跟他就此擠在自己那窩里,一呆就是半年多,程林花銷大,雖然參加攝影賽有資金,但買鏡頭是真花錢,又不能總找穆佳時借錢,況且穆佳時也沒什麼錢,是個名副其實的身殘志堅,哦,不,身窮志騷的小萌哥!

    穆佳時也怕傷了程林面子,就讓程林沒事的時候幫自己看看小炸店,一月給兩千工資,吃喝住全包了,其實就是變相的給程林零花錢,也不圖程林還錢,因為當年穆佳時惹事兒的時候,程林二話不說全心全力維護自己,還把自己存下的錢全拿來幫穆佳時料理爛攤子了。穆佳時當時沒錢還,但心里始終記著,所以,現在程林這個狀況,他必然毫不猶豫的伸手拉程林一把。

    ps:書友們我是者秋千墜,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程林還真不賴,住得了金窩銀窩,也能呆得住穆佳時這狗窩。每個月還能領兩千生活費,粗略算算,攢個半年七八個月的,自己那鏡頭就能到手了!說白了,這鏡頭可以直接說是穆佳時白送他的了!自己在這店里實事是真沒干多少,光抽空子去圓自己攝影夢去了,整個和城旮旯角落的都算跑了遍。

    就剛剛,自己還跑出去拍了個夜景,就是沒好意思和穆佳時說,這夜景構圖里,有個美女是主角,上周采風剛認識的,還互留了微信,這不約了今晚給她拍個人物寫真嘛!自己還緊趕慢趕的不用半小時給搞定了。這要不是心里愧疚拿了穆佳時錢還不干活,哪能這麼早就結束,不得再看看能不能再進一步,畢竟盤正條順的女生可不多見!

    穆佳時像是看穿了程林心里那點小九九,壞笑一聲,松松嗓子,“回去把家里衛生搞搞,別偷懶,我就大方點不扣你工資了!還有,去幫我買包紅豆奶糖回來,店里沒存貨了,我要吃!”

    程林沒等穆佳時話音落下,就沖出了店門︰“那必須的!擎好吧您 !”還是那副樂呵呵的小傻樣。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