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隱藏王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37.梧桐可憐,遇見你這種渣男!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縮小頭像,手指輕撫過hog-lemon這個名字,穆佳時莫名覺得心里有點甜,接著長按圖片,點擊轉發給朋友。

    幾乎同時,凌藝的手藝叮了一聲。凌藝已經到了俱樂部,正坐在經理高逸成面前。

    在高逸成的注目禮下,凌藝掏出手機,順勢在手中轉了個圈,是穆佳時發來的消息,消息顯示是一張圖片。

    打開一看,凌藝頓了頓,是他的微博頭像,還有穆佳時跟著發來的一句話︰給你的拍照技術點贊,給你九十九分別驕傲,還有一分,下次有機會再給我拍張正面的,到時給你一百零一分!笑臉~

    【榮幸之至!】凌藝緊跟著回復了這四個字,情不自禁揚起笑容,想了想又敲下一句︰

    【13號我去接你,提前一天來,不會太趕,能好好休息會。】

    高逸成起身推開窗戶,朝天上看了看,嘖嘖幾聲,再看向凌藝,又搖了搖頭。

    凌藝看著手機上穆佳時回復了一句好,高興的收起手機,準備和高逸成商討下接下來的夏季賽,卻看到高逸成還算帥氣的臉上掛著一副陰陽怪氣的表情。

    “你最近是不是面膜用少了,你臉都擰在一塊了。”凌藝開口嘲笑道,上次高逸成在俱樂部群里發他照片的事情,他還沒高逸成算賬。

    高逸成和凌藝是在意國的時候認識的,興趣相投,玩到一起,成了朋友。後來凌藝回國開始了自已的電競事業,就把高逸成也騙了過來,幫他管理俱樂部。

    此時的高逸成對于凌藝最近更博頻率以及時不時炸出來的那個帥氣笑容是驚訝不已。那個高嶺之花呢?那個無數妹子眼中的最佳禁欲系男友呢?被愛情滋潤的人,真是......嘖嘖嘖嘖嘖嘖!

    “一天兩片,雷打不動,面膜用的還是原來那個牌子!我還是原來那個我,但,你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你了!快從實招來,到底是哪位高人,肯收了你這個妖精?”高逸成斜眼看著凌藝,“而且還是個同性高人!以前我怎麼不知道你好這口?還好還好,你沒對我下手!”高逸成拍拍心口,簡直戲精一枚!

    凌藝嗤笑,擺擺手,“得了吧,十個你我也看不上,不過樸那倒是挺喜歡你的,你要不考慮考慮?還有,下個月夏季賽給我留三張第一排中間票,我送人。”

    知道凌藝不想說,高逸成也就不多問,早晚有天這高人能見著,說不定這票就是給那高人的。高逸成覺得自已真是機智,什麼說不定啊,肯定就是給那高人的,凌藝從來沒有邀請過任何人來看他比賽,就連凌風都沒。這回一要票還是三張,看來除了高人,高人家屬也得來。

    “沒問題。夏季賽還是你帶隊上,樸那為替補報上,你不在這幾天,我一刻沒松,都盯著呢,樸那和張天,成容容,薄脆三個人配合的還不錯,昨天晚上和sks約的練習賽發揮的挺好。當然肯定不如你和他們三個的默契,但再努把力,說不定哪天就追上你了,說不定今年去德國還能給你捧個世界冠軍回來。”

    高逸成沒夸張,樸那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隊長接班人,樸那什麼實力他心里有數。

    “帶我去會議室吧,我要看看這幾天的復盤記錄。”高逸成跟著凌藝走向會議室。

    穆佳時點亮手機,打開日歷。

    已經6號了,穆佳時有些惆悵,坐在溪水邊一塊青石上,靜靜看著淙淙而過的流水。還有8天就是凌藝的生日了。

    之前想著給凌藝準備禮物純粹是出于禮尚往來,可現在不一樣了,穆佳時確定了自已對凌藝有感覺,就更加不想在禮物這件事情上敷衍對方,身邊也沒個靠譜的人可以給個意見參考,也怕別人問起來自已解釋不清。

    不知怎麼的,穆佳時突然想起了梧桐送給他的那對袖扣,很精致,還是梧桐親手做的。她為這個禮物一定也費了不少心思吧?

    要不就親手做個什麼送給凌藝?穆佳時低頭看看自已那雙手,手是長的不錯,可自已除了炸炸串兒,還有刻符,別提親手做個禮物,其他的手工制還真都沒試過,想到這,穆佳時嘆了口氣,沒想到有一天自已會因為這個覺得為難。

    一聲悅耳鈴聲響起。

    穆佳時回神,點了接听,電話那頭穆清的聲音飛了過來,“哥,回來吃飯了,爺爺說等會吃了午飯有重要事情說。”

    穆佳時應了聲好,起身大步回了家。

    蘭姨的手藝一如既往的好,桌上竟還上了一大盆綠湯。真難得,穆佳時心里想著,穆修不愛吃紅豆,連帶著綠豆也不怎麼吃。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心想的綠豆都能有。

    穆佳時拿起湯勺,細心的給每個人都盛了一碗。但很明顯,穆修開了口之後,穆佳時才發現這份綠豆湯的根本用不是消暑,而是降火。

    穆修此時臉色並不好看,還能讓人感受到隱隱怒意。穆佳時火速反省最近自已的所所為,好像沒有什麼出格的吧?

    穆佳時沖著自已爸爸穆齊身使著眼色,這是個什麼情況?穆齊身一臉淡定的搖搖頭,表示自已也不知道老爺子這是唱的哪一出兒。

    穆齊身正準備開口,就听見老爺子開了話頭,不是沖著穆佳時,而是沖著穆清。

    “清兒,你和閏家那小子是怎麼回事?”穆修看著穆清的眼神飽含責問,“女孩子要矜持,雖然你也不是這塊料,但不能才見了閏家那小子幾面就始亂終棄,把程林給甩了吧?你給我解釋解釋!”

    穆清懵了︰“啊?”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穆佳時一听老爺子這意思,心里立刻就明白了,肯定是閏瀾在里面插了一杠子,這人,吃飯的時候說要跟穆家商量商量穆清和閏冬的事,竟然是真的!

    穆清瞬間明白過來,眼楮瞪的溜圓︰“啊,我知道了,是不是閏瀾那老小子瞎說的?”

    老小子?穆清膽子這麼大了嗎?

    穆齊家納悶,雖然不知道閏瀾是用了什麼辦法找到了老爺子現在的聯系方式,但閏瀾抓的還挺準,知道當家做主的就是穆修。

    穆修努力克制自已即將爆發的脾氣,年紀一大把了,不比年輕人,要淡定,“你說清楚,一個字一個字說給你爸還有我們這一大家子听听。”

    穆清啪的放下筷子,一臉不悅,但也沒敢在穆修面前表現的更過分,反駁的聲音雖大,但隱約帶著點怯懦。

    “爺爺,爸,大伯,這事不怪我,我哥全都知道。我和程林就是朋友,我倆從來沒在一塊過吧。都是你們覺得程林挺好,想把我和他湊一塊去。”

    “閏瀾,閏叔叔性格特別開放,我去第一天他就說他覺得我和他兒子閏冬挺般配,臨走的時候還說要和你們聯系商量我們倆的事。”

    “可我和閏冬才認識幾天啊,怎麼就要雙方家長開始商量這事了?”

    穆齊家反詰︰“那你覺得閏冬這孩子怎麼樣?”

    “挺好呀,就是黑了點!”穆清沒注意到自已幾乎是脫口而出說出的這句話,說完又好像忘記什麼似的,連忙找補道,“他人挺細心的,不過我們認識時間不長,真要說到閏叔說的那一步,那得需要時間,畢竟我們感情還沒深到談婚論嫁。”

    穆佳時挑了挑眉,壞笑道︰“听你這意思,你對閏冬也有想法?”轉頭又看向穆修,“爺爺,閏冬人挺不錯,性格也好,黑是真黑了點,不過穆清看上了就行。”

    穆清︰“......”我說我看上了嗎?好吧,印象是挺好的!

    別的不說,穆佳時還是可信的,穆齊身看著自已的兒子信誓旦旦的給人家打包票兒,不由得心塞起來,“兒子,穆清都要結婚了,你什麼時候把梧桐搞定?”

    穆清︰“......”我說我要結婚了嗎?雖然閏冬確實是個不錯的對象!

    不愧是親爹,穆佳時深深覺得穆齊身東引戰火的本事是一等一的。這話剛一出口,穆家老爺子的話頭就立刻從穆清和閏冬身上轉移到了穆佳時這里,並且還用著和穆齊身穆齊家如出一轍的眼神直直望著自已。

    樂*文書*屋"隱藏王炸"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3/ </p>

    穆佳時清了清嗓子,平復心緒,腦袋漸漸清明,“爸,二叔,爺爺,梧桐姐是個好女孩,但我只把她當姐姐看待,怎麼看我都配不上她,不喜歡的勉強喜歡也沒意義。和不愛她的我在一起,到最後換來的只有她不快樂我很為難。”

    穆齊身沒說話,一桌子人都很安靜。

    “梧桐可憐,遇見你這種渣男!”穆修感嘆道。

    穆佳時︰“......”你爺爺永遠是你爺爺!

    “罷了,真不喜歡就算了,強扭的瓜確實不甜。都抓緊時間吃吧,飯後半小時,老大老二,小清,來我這,我有事說。”穆修率先起了筷,自顧自的毫不煩心的吃了起來。

    仿佛剛剛那個操心孫子孫女終身大事到脾氣大發的不是他!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