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隱藏王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38.穆家眼里的赤烏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隨興是我派出去的,這麼多年一直沒和你們說,是不想讓你們摻和到這事情里來。”

    穆老爺子一句話如平地驚雷。穆佳時相對比較平靜,可穆齊身和穆齊家就不那麼淡定了,驚訝的你看我,我看你,半天沒說出話來。

    在東臨茶樓的牢房里,穆佳時就隱約猜到了張隨興是被家里某一位老大派到赤烏當臥底的,張隨興沒明說是誰,但穆佳時不笨,整個穆家對赤烏能安排的這麼長遠的,只有一位---穆修,他親爺爺。

    穆修神色淡定,望著自已親孫子,“赤烏要求嚴格,只有隨興有這個本事能混進去。事實證明,他混的挺成功,你不用擔心他。”穆修抿了口茶,繼續說道,“把你這次在韻城遇到的事詳詳細細的說清楚,一個字別落!”

    穆佳時點了點頭,一五一十一字不落的將發生的事情說了個明明白白。

    “不過我有一點搞不清楚,既然那魏沈就是引誘阮廂南傷了凌藝的人,那他肯定是知道火種現在就在我們穆家,對于修習火系術法的人來說,火種具有極大的吸引力,但赤烏那幫人在我們得到火種後,卻沒有從我們這里拿走火種。赤烏和秋家的關系說不清道不明,如果赤烏是秋家的從屬,那赤烏為什麼不把火種拿回去,如果是敵對關系,那從我們這里拿走火種輔助修習,對他們來說和秋家打交道不是更有勝算嗎?”穆佳時疑問道。

    穆修滿意的笑笑,“分析的不錯,這其中盤根錯節,我來告訴你為什麼。”

    “早先你發消息回來的時候,我和你說過萬事自身安危在先。赤烏確實不簡單,很難對付。你可以說赤烏和秋家是從屬,也可以說他們是敵對。”

    穆清哦了一聲,目光閃亮,“我知道了爺爺,是窩里反對不對?”

    穆齊家忍不住給了自已閨女一個白眼,大呼大叫像什麼樣子。

    “對,窩里反,這詞用的到位!”穆修笑笑,接著說道,“赤烏是秋家一個分支,以前不叫赤烏,剛開始是由秋贏組織起來的,就在阮廂南拿走了秋贏手里的火種之後。當初追殺阮廂南的除了秋贏,還有一撥沒被秋贏除干淨的秋家另外一脈,也是秋贏的哥哥秋實。秋贏上位本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很多家族支系並不支持秋贏,後來都反向倒戈,最終正位還是被秋實奪了回去。”

    “秋贏去了,但赤烏還在,他們從秋家孩子里秘密選出每任赤烏頭領,不被外人知曉,但他們始終有不變的任務,就是找回火種。本來一直相安無事,畢竟我們穆家在那之後並沒有和火種有任何其他牽扯。”

    “一百多年前,赤烏突然向我們穆家發難,言之鑿鑿的說我們穆家私藏了火種,就連秋家也跑來詰問。說來可笑,赤烏與秋家如此不和,竟然還能這麼心意相通的找我們穆家索要火種。”

    “可我們家沒有火種!我記得爺爺你說過,三百年前為了保穆家一門,當時的先祖長輩並沒有同意收留阮廂南,當然更不可能拿了火種!”穆佳時一臉不快,“這就是一百多年前我們穆家遷徙的原因吧!”

    “沒錯。秋家名門正派沒有證據,也不敢太放肆,但赤烏就不同了,我們穆家的藏書室,都被赤烏偷偷找了不知道多少回。但到底是沒找到。所以當時穆家家主就決定避其鋒芒,遁世自居。”一杯茶水飲完,穆修緩緩神,慢悠悠的說道。

    穆家所有人包括穆家老大老二的臉色並不好看,訝異中帶著憤怒,赤烏和穆家的梁子原來這麼早就結下了。

    “後來一直相安無事,直到十年前,赤烏再現,行事做風和從前大不相同,說句不好听的,我不知道赤烏還會再搞什麼ど蛾子出來,所以就派了隨興,打入赤烏。”

    “這些事本來不打算讓你們知道的,但事到如今,你們都是穆家的一份子,赤烏如果再威脅到穆家,你們有義務也有責任讓穆家繼續傳承下去,哎,本來這是我想帶進棺材里的事兒!”

    穆修嘆了一口氣,穆佳時也跟著心里一懸。這事很棘手,老爺子也沒把握,只能給大家先打了預防針。

    穆齊身看了看穆佳時,再望望正坐中位的老爺子,思索再三,還是開了口︰“爸,有件事,我之前沒說,是覺得沒到時候,可現在,怕是不能不說了。”

    眾人疑惑。

    穆佳時只听到自已爸爸幾不可聞的吸了一口氣才緩緩說道︰“我有一個女朋友,交往兩年了,我有娶她的打算。”

    眾人︰“......”厲害了,老大!

    “準備什麼時候把我小媽接回家?”穆佳時坦然反問。

    穆齊身臉驀的一紅,清了清嗓子,“本來計劃中秋節帶她回來,但現在看來可能要從長計議了。她身份有些特殊,現在我們穆家這情形,未必能接受她。”

    “這有什麼能不能接受的,你看人一向準,你能看中,那就說明人家姑娘確實好。就中秋節吧,帶回來看看。”穆修挺開心,一口氣把杯里的茶干了,樂呵的繼續問道,“她什麼身份?我們穆家容納百川,別擔心!”

    “對呀,大伯,沒事,大膽愛!”穆清麻溜的起哄,連帶著穆齊家都是一臉八卦,好奇的眼里都閃著光。

    穆齊身猶豫再三,“她叫秋冷煙。三年前在雲東旅游時候撞見她被人搶了包,我順手幫了個忙,就認識了。”

    老爺子嘆了嘆氣,“是秋家人?”

    穆齊身點了點頭,默認了,“就我調查而言,她沒什麼問題。我們交往了兩年,也沒什麼問題。但現在火種在我們穆家,無形間我們和秋家就又有了羈絆,本來準備中秋節來家里如果合適的話,我就去秋家提親,把她娶回來。現在看來......”

    這確實讓人為難......但也不人失為一個機會,一個和秋家解除誤會,保全穆家的好機會!

    “爸,她具體是秋家什麼人?我想,如果她在秋家地位比較高的話,是不是能從中斡旋一下,也許我們穆家和秋家之間的恩怨就能自此化解,你和秋姨也能好好在一起過下半輩子。”如果只是秋家一個無關輕重的人,穆齊身不會這種態度,這種語氣,征求似的放到台面上來說,所以秋冷煙的身份一定不普通。

    “秋家現任家主秋冷華的親妹妹。”就連穆齊身自已也沉默了。

    眾人︰“......”真是不嚇死人不償命啊!

    半晌,穆佳時從震驚中回了神,沖穆齊身豎了個大拇指,“爸,你是真男人。”想了想又說道,“中秋節把秋姨帶家來吧,始亂終棄不好!”說完,還沖著穆清挑了挑眉。

    穆清霎時無語,這個話題還能不能過去了?

    穆齊身點點頭,伸手拍了拍穆佳時的肩膀,心中暗自感嘆這個兒子沒白養。

    “咳咳,先回一秒記住域名:" ..  "樂*文*書*屋

    歸正題,老大你的婚事等會留下單獨說。隨興之前傳來消息,赤烏這一任頭領心思深沉,行蹤不定,身份隱藏的很深,隨興十年了也沒見過這個頭頭,不過那個魏沈見過,隨興確定魏沈跟赤烏現任頭頭有直接聯系。”

    穆老爺子接著說道︰“先按兵不動,如果赤烏真的要來算這筆賬,我們也不必藏著掖著,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和凌家,閏家維持好關系,多個盟友總是好的。”

    說完,又看了穆清一眼,眼神淡淡飄著︰“小清,如果真看上閏家那孩子,是叫閏冬吧?就認真點跟人家搞對象,別總三心二意的,閏冬那孩子照片我也看了,挺精神一小伙,就是黑了點,其他還成。”

    ps:書友們我是者秋千墜,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清︰“......”閏瀾怕是個坑吧,照片都上線啦?還是趕緊轉移話題的比較好。

    穆清點點頭,佯裝听了進去,“爺爺,害三兒那人查到是誰了嗎?哎,您不說我都忘了說了,凌藝,就是我哥救的那個凌家小少爺人是真不錯,跟我們一起去了韻城,一路體貼周到,遇到危險的時候還護著我哥來著,知恩圖報。”說完,還俏皮的豎了個大拇指。

    “啊,听起來是挺好。有機會讓那孩子到家里來玩吧,還有閏冬,雖然離的遠些,但現在交通方便了。三兒那事查清楚了,這賬直接算到赤烏頭上就行了。估計天底下能做出這狠招,還愛穿什麼黑衣斗篷的除了赤烏那群鳥人沒別人了。”穆老爺子一臉鄙夷,絲毫不為穆清禍水東引這招所迷惑。

    穆佳時拖著有些疲憊的身軀回到自已房間的時候已經夜里十點了。這麼個家族會議,穆修愣是開出了聯合國的架勢,聊完前因聊後果,聊完對手聊感情。還把穆齊身單獨留了下來教育一番,具體什麼內容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穆佳時心里靈光一現,突然有個想法,是關于唐安的。唐安自述和赤烏是對頭,且家大勢大,赤烏和秋家現在可以肯定不是合關系,甚至說的上是窩里反的叛徒,自然就是和秋家兩路的。那唐安會是秋家的麼?

    是有這個可能的,找人商量商量?

    樂*文書*屋"隱藏王炸"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3/ </p>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