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隱藏王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41.芝蓮湖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上午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想問你了,你的手怎麼回事?”凌藝皺起眉頭,看著穆佳時左手食指上纏著的白色繃帶,躊躇幾秒,還是伸出手抓起綁著繃帶的食指翻天覆去的觀察。

    穆佳時紅了臉,猶豫了一會還是沒把手指抽出來,右手摩挲著衣角,斷斷續續回答道︰“沒什麼,不小心被刻刀劃傷了,不是大傷口,幾天就能好。”

    凌藝嘆了口氣,松開了手,轉身走到櫃子前,拉開抽屜,找到藥箱。

    “坐下吧,我給你上藥。”凌藝眉頭依然緊皺,把藥箱放到沙發旁的桌子上,從里面翻出了一小瓶藥,和一卷紗布。

    穆佳時應聲坐在沙發上,想著要不要再解釋一下,這只是小傷,不用這麼麻煩的時候,凌藝已經拉著他的手開始輕輕扯下繃帶,慢慢露出了傷口。

    看到傷口的凌藝,這下眉頭真的是快擰到一起了。這是小傷嗎?這麼長的一條口子,一看就是沒有認真消毒上藥,只用水沖了沖就裹了繃帶完事的。凌藝突然有些生氣,穆佳時這麼不愛惜自已的身體,這樣的傷都不放在心上。可生氣歸生氣,凌藝還是認真仔細小心翼翼的用溫水,碘酒足足沖洗擦了三遍,又把小瓶里的藥粉均勻的倒在傷口上,最後用紗布輕輕裹住手指,才輕輕舒展開了眉頭。

    穆佳時看著環繞在凌藝周身的低氣壓,沒出聲,只要凌藝把紗布裹好之後,才伸出手,用拇指指腹輕輕撫平凌藝皺著的眉頭。

    “真沒事,你們家都是靈藥,就算有事,上了藥也變沒事了!”穆佳時彎彎眼角,沖著蹲在地上還握著自已手的凌藝可愛的眨了眨眼。

    于是高嶺之花成功被迷倒!直接喪失了關于穆佳時如何不小心將自已弄傷的記憶。

    看凌藝不再糾結手指的問題,穆佳時從身側背包里將禮物拿了出來,礙于左手還在凌藝手里,穆佳時只能用單手將禮物遞給凌藝,“送你的生日禮物,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凌藝雙眼一亮,迅速接過木盒打開,一個q版木刻小藝赫然出現在眼前,正是穆佳時打來視頻電話的時候自已當天那身裝扮。

    “送給我的?”凌藝迅速變得不矜持,拿出小藝翻來覆去的看,一個細節都不肯錯過,但看了一會,凌藝的眉頭又蹙了起來,抬頭看著穆佳時,聲音再度染上不悅,“你的手是因為刻這個受傷的嗎?”

    穆佳時裝傻,“是呀,所以你得好好保存這個小雕像啊,可得記得為了做這個小雕像我受了多少傷,流了多少血!”說完還用裹著紗布的手指輕輕戳了幾下小小藝的頭部。

    凌藝將木刻輕輕放回盒子里,只抬頭定定的看著穆佳時的眼楮。

    穆佳時對上對方的視線,燦然一笑,正準備說些什麼,就見蹲在地上的凌藝重新握住自已的左手,然後低頭,一個淡淡的吻就落在了傷口上,吻了很久。

    像是微弱的電流刺激了某個敏感的部位,穆佳時身體輕輕一顫,凌藝依然吻著那個傷口。這是凌藝第二次吻他,雖然不是那種接吻,上一次凌藝吻在了他頭頂,這一次是手指,不含□□,只讓人覺得溫暖。穆佳時恍惚間覺得,手指上的傷口都要被凌藝這個吻給治愈了。

    “你于我而言,就是命運賜予我最好的禮物。”凌藝忽然開口,依然溫柔深情,但堅定堅決,“我不要你為我受傷,自願的也不行。”

    穆佳時忽然覺得自已好像掉進了蜜罐里,凌藝的情話特別甜,甜到讓穆佳時覺得從小到大受到的所有挫折,所有傷害,在凌藝對自已的愛面前都變得不值一提,那些愁苦悲痛瞬間就支離破碎,飄飄然隨風而去。

    整個房間像是被世界遺忘忽略,靜的讓穆佳時和凌藝只能听見對方漸漸加快的呼吸,和砰砰心跳聲。

    “我也想保護你,就像你不願意讓我受傷那樣,我也想幫你治愈你心里的傷,凌藝,謝謝你!”穆佳時覺得自已有些矯情,可當自已看到眼前這個深情的男人,穆佳時突然又覺得這些矯情都不是矯情,而是一種承諾,一種信任。

    原來凌藝這麼會撩的嗎?穆佳時有些把持不住了。穆佳時感覺自已前幾天對著凌藝說的那句“我對你的好感還沒有你對我的喜歡那麼深,留給時間吧”相當的打臉,這才幾天而已,穆佳時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已對凌藝的好感度已經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個檔次,現在連這樣的土味情話都能說出口了。

    穆佳時猛的回了神,感覺自已真是吃了沒談過戀愛的虧!凌藝幾句話自已就不行了。

    氣氛陡然變了,穆佳時看著凌藝眯了眯眼,正要考慮要不要就穆佳剛剛那句真心話給個擁抱做回應的凌藝一抬頭,正對上穆佳時眯縫著眼一副你到底做了什麼的神情。

    “怎,怎麼了?”凌藝納悶,剛剛二人世界不是挺好的?這眼神,這氛圍,好像不太妙。

    穆佳時清清嗓子,欲言又止的問道︰“你這麼會撩,是不是談過很多次戀愛?”

    這好像是道要命題!

    凌藝不知道自已說沒談過的話穆佳時會不會信,雖然自已確實沒有談過,但總覺得這個問題怎麼回答都不夠完美,“我是第一次喜歡一個人,我就想把我想說的話說給你听。而且,我們俱樂部樸那經常對高逸成這麼說,我听來的。”這麼說對嗎?凌藝暗暗擔心。

    “哦,我也沒談過,咱倆扯平了!”穆佳時淡定回道。

    “所以我也是你第一個喜歡的人對嗎?你......”凌藝心中竊喜,外人面前那種高冷範是一點都沒有了,正準備來段更深情的,穆清卻來擾了氣氛。

    雖然穆清知道面前這兩個人太過沉浸于剛剛的氛圍當中,但還是不得不打斷他們兩個的甜情蜜意。

    穆清雙手掐腰,呼呼喘著粗氣,明顯是跑著過來的,語氣急切,“凌叔讓我來通知你們,芝蓮湖出事了。凌叔帶著人已經去了,甦姨也去了。”

    穆佳時和凌藝對視一眼,立刻拿起背包。五分鐘後,凌藝開車向芝蓮湖急馳而去。

    “什麼情況,怎麼沒打電話,還跑過來,多耽誤時間!”穆佳時抹了把額角汗水,轉身問著穆清。

    穆清無辜,送上白眼,“我親愛的哥哥嫂,哥哥們,好歹看看手機再責問我好嗎,我打了最少十個電話,愣是沒人接!鬼知道你們在做什麼?”

    凌藝清清嗓子,“手機靜音了,芝蓮湖出什麼事了?”凌藝透過後視鏡,看著穆清埋怨的神情忍不住挑了挑眉,還能做什麼?你要是不進來,我和你哥可能還會有進一步發展你知道嗎?

    說起正事,穆清還是靠譜的,將事情來龍去脈道出︰“大約二十分鐘前,付雲接到電話,說是你們家在芝蓮湖附近的一家酒店出了命案,房間失火,兩個男人被燒死在房間里。本來凌叔想先派付雲去看看情況,再決定接下來怎麼辦。但是又過了不到兩分鐘,付雲又接到電話,說是知道縱火犯是誰了,一大伙人就追著縱火犯進了蓮湖公園,犯人跳了芝蓮湖,沒過一會,芝蓮湖的湖水就沸騰起來,到現在為止還是沸騰狀態。凌叔覺得事出蹊蹺,就帶著人先去了,讓我通知你們也抓緊去。”

    又是火。

    “看來最近是跟火結下梁子了。”凌藝打了右轉方向燈,看了眼坐在副駕駛位的穆侍時,拐進芝蓮湖公園停車場,三分鐘後,和凌志城一行人匯合。

    湖水果然還在沸騰,穆佳時盯著湖水,荷葉隨著水的翻滾高伏低落,這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隱隱感覺到湖水里有什麼不干淨的東西在祟,于是穆佳時將全身氣力集中在耳朵,細細過濾著周遭的一切聲音。

    “他是從哪里跳湖的?跳進去多久湖水開始沸騰?湖四周安排人了嗎?那個人有沒有從湖的別處逃出去?”凌藝一連四問,目光來回掃視湖面。

    凌志城招招手,一個酒店經理穿著的中年男人回了話︰“小少爺,那個縱火犯就是從前面那個大柳樹那邊跳下去的,他剛跳下去,我就讓人把湖圍上了,肯定沒人從湖里跑出去。他跳進去約摸著有個十來分鐘,湖水就開始這樣了。”

    凌藝皺眉,反問︰“怎麼確定他就是縱火犯的?”

    “他身上有燒傷,我們說送他去醫院,他不願意去,還打傷了我們的人,肯定是跟那房間里兩個人發生爭執了,把他倆燒死了,自已也受了傷,看處理的差不多了,從藏身的地方逃出來的時候正好被我們的人看見了。”中年男人義憤填膺,腦補了一出殺仇大戲。

    凌志城向前走了兩步,目光銳利,“湖下面動靜挺大,佳時,听出什麼了嗎?”

    穆佳時依舊集中著全身氣力,確實有聲音從湖下面傳出來,但聲音很輕,“像是動物的嘶吼聲,但具體是什麼動物,听不出來。還有......還有隱約的金屬撞擊牆壁的聲音,像是鎖鏈。”

    “動物嘶吼?鎖鏈......”凌志城背著手踱步,“付雲,讓人去那棵柳樹下面仔細看看有沒有埋著什麼東西。”

    付雲接到命令,隨手點了幾個人就往大柳樹走去。

    甦十月的閱歷並不比凌志城少多少,此時站在芝蓮湖邊,盯著咕嘟冒泡沸騰著的湖面心中也充滿了伴隨著不安的好奇。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