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顧盼一晴夏已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混亂之中初相見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朝芳苑

    染月在大家的注目和歡呼之下上了台,她神色與平常無異,笑著對著台下所有人,而且也僅僅是平常地拿著琵琶在台上演奏,所有人都拍手叫好,沒有任何異常。

    貞瓔原本想過去和胡老板理論,順便提一提陳年舊事殺殺他的銳氣,可一見到台上風生水起的染月花魁,貞瓔一臉震驚,眼楮都瞪得老大,“她怎麼還跟個沒事人一樣?”然後轉過頭看了眼黑狗,“你先解決一下胡老爺的事,這染月,有問題。”

    黑狗點了點頭,“嗯,不過,再過一會,後面就要燒起來了,我在這弄的,燃起來也會有水把它澆滅,時間是有限的啊。”

    “我知道,我只是好奇,這個染月到底怎麼回事?”說完就想湊近過去,黑狗卻又把她拉了回來。

    “你可別再惹事啊,萬一又出了什麼岔子,我們……”

    話音未落,頓時間听見有器皿摔落的聲音,隨後朝芳苑四周都殺出了一群手中帶劍的人,個個沖向朝芳苑的里里外外,引起了好大一陣騷動,貞瓔和黑狗也不知所措,突然間貞瓔眼楮的余光瞄見了劍身反射的光線,就在身側,貞瓔立馬反應過來,一把拽住黑狗往自己身後拖去,自己一腳踢向要將劍刺向自己的蒙面人的手,蒙面人手一抖便將劍掉落在地上,“快走!記住,錢一定要弄到手!”

    “好,那你小心啊。”黑狗撒腿就跑。

    貞瓔看著又撿起劍的蒙面人,眼神犀利,“本公子可不記得有做什麼殺人放火的大事啊,怎麼?我對你做了嗎?”口氣十分俏皮,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害怕這個要殺她的蒙面人。

    那蒙面人不說話,直接執劍向貞瓔,貞瓔閃躲自如,奈何他招招致命,貞瓔實在甩不開他的強勢攻擊,又在空隙之際看見後面躲在桌子底下的胖子,胖子很害怕,貞瓔露出擔心的神情,再看向面前這個擺明就是要殺自己的蒙面大哥,真是糟心的煩,現場又一片混亂,四下又有人抓人,台上的染月也與其他人在對打,可以說是亂成一鍋粥啊,“喂!你到底是誰啊?為什麼要殺我?”

    那蒙面人還是不講話,直接又想一劍上去。

    貞瓔又躲,“你是啞巴嗎 ?問你話呢!”

    那蒙面人見自己不是貞瓔的對手,急忙掏出信號彈一般的東西,準備拉開發射出去,貞瓔一見,立馬急了,看了眼上面的紅綢,大喊,“不要!!”原本想上去阻止,不料晚了一步,還是發射上去,貞瓔眼睜睜看著信號彈出去,“完了,快跑啊大哥!!”自己說完蒙面人來不及反應,貞瓔還跑不出幾步,上面的紅綢卻以最快的速度燒了起來,又炸開了,火勢又快,而且又是掉渣又是掉紅綢的,這火順勢往這下面來了,貞瓔的神情變得焦急,而那染月與人對打卻因這突如其來的火得以全身逃脫,後面又突然有人大喊,“後院柴房都燒起來啦!”

    貞瓔又是一臉震驚,焦急之下看著上面那個裝了水的大桶,什麼都沒想就以輕功一躍而上,誰料蒙面人也是執著,在地隨便踢了個酒杯上去,正好重重擊中貞瓔的後背,貞瓔痛苦地叫了一聲,一時失重,飛不上去,只能往下掉。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從始至終一直默默看著這一切的那個公子,見勢出手,同貞瓔一樣一躍而上,越過火勢,攔住貞瓔的腰,將她摟在懷中,貞瓔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一張極為俊俏的臉在自己面前,他把自己安全救離地面,剛著地,就有一群人上來圍住那個蒙面人,拿劍指著他,那個公子的侍從上來就拱手,“公子,染月讓她給逃了,只抓到了一些可疑之人。”

    那人有些憤怒地看向貞瓔,再看看那個蒙面人,面露難色,“先帶下去。”

    貞瓔根本心不在這里,她到處張望,看見一旁的胖子,本想跑過去,但是突然又想起什麼,對著他講︰“上面是一整桶水,你們看著辦。”說完正想跑去胖子那邊,可誰知那個公子的侍衛一听便直接叫人上去將那些蔓延火勢的紅綢弄下,再自己一把弄翻那個水桶,水傾瀉而下,剛好全部灌在貞瓔頭上下來,火是滅了不少,可她人卻無端端濕透了,帽子差點掉下來,貞瓔裝腔勢嚎啕大哭起來,“啊——今天我可真是倒霉透頂了!你……”指向那個公子,“管好你的手下,別再讓我看見你!”

    說完“哭著”整理自己的衣裝,然後再反應過來這才再跑過去扶起胖子,“胖子,我們快走,黑狗應該得手了。”

    胖子恍恍惚惚地被貞瓔拽走了。

    而那公子看著他們走,卻是直接下了命令,“把他追回來。”

    “是!”一群人就全部跑出去追貞瓔了。

    這邊貞瓔和胖子出來,貞瓔本就被水打濕了全身,身上負重了,胖子又恍恍惚惚 ,重力全在她身上她也受不了,一掌將他打清醒了,“胖子你活過來了沒啊?”

    “活了活了,六哥,你,你怎麼全身都濕透了啊?”

    “哎呀別說了,快走去和黑狗匯合。”

    “舒老六,胖子,我在這呢。”黑狗急急忙忙跑過來接應他們。

    “黑狗,怎麼樣,有沒有到手?”

    黑狗哼了一聲,滿臉自信從兜里掏出銀票和幾袋銀兩,在貞瓔和胖子面前晃悠,“還真要感謝這亂糟糟的現場,感謝我們自己搞的火災,他們自己都顧不上了,錢,我黑狗自然就順過來了。”

    貞瓔和胖子立馬笑開了,“這下四合院的人有一大段時間都不用愁了。”胖子接過那幾袋銀子,眼楮里都像是會冒光了。

    “不過,這是誰的錢啊?我們不搶好人的錢的,你不會趁亂亂搶吧?”

    黑狗擺了擺手,“我就算愛錢,但跟了你舒老六可就是最講原則的,放心,這里邊,那胡老爺有一份,連帶的都是和他一起的那些官差和地主的。”

    貞瓔听後滿意地拍了下他的肩膀,“好,不愧是我的兄弟。”貞瓔突然間想起什麼,“啊,不好,我們得趕快回家了,我額娘會擔心死的。”

    三個人正準備全部收拾東西走人,突然間一堆人上來圍住他們,這一圍真是讓人措不及防,貞瓔看領頭的是剛剛將水桶弄翻倒她一身水的那個侍從,就上前將黑狗和胖子護在自己身後,“你們想干什麼?”

    那侍從悠悠地說一句,“還請這位公子同我們走一遭。”

    貞瓔奇怪地端詳他們,雙手謹慎地護著黑狗和胖子,“剛剛潑我一身水,現在又想抓我,你們到底是誰?”

    “跟我們走你就知道了 。”說完就想動手抓人。

    樂*文書*屋"顧盼一晴夏已深"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4/ </p>

    “都別動!”黑狗和胖子現在,脖子上正架著他們的催命符,只要一刀,他們就會從此消失在貞瓔面前。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貞瓔回頭看去,就看見這一幕,“不要!”

    ps:書友們我是者允小胖,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跟我走一趟。”那侍從還是面不改色。

    “舒老六,別听他的,不用管我們,這里可是天子腳下,誰敢目無王法?快走啊!”黑狗這個時候吊兒郎當的感覺完全沒有了,變得義氣十足。

    樂*文書*屋"顧盼一晴夏已深"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4/ </p>

    貞瓔搖頭,堅決拒絕,“不行,我看他們才不顧什麼天子腳下,什麼鬼王法呢,你們帶上錢,回去告訴我額娘我今晚在朋友家借住,我跟他們走。”

    “舒老六!”“六哥!”

    “我沒事的。”貞瓔先讓他們不用擔心,再看向那個侍從,“放了他們,我跟你們走。”

    侍從揮了下手,他們就放開了黑狗和胖子,但貞瓔卻被緊緊抓住,押了回去。

    “你們快回去,我一定會沒事的。”臨走前不忘千叮嚀萬囑咐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黑狗和胖子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貞瓔被押走,而無能為力。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