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顧盼一晴夏已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不打永遠不相識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京一樓

    “啊!”貞瓔被帶來京城最好的酒館客棧,直接就拎到廂房里來,重重摔在地上,而且還被捆了雙手,“你們不會輕點啊?”

    “公子,人帶來了,都是因為他,染月才會跑掉的。”

    “染月?又是染月?”貞瓔頭往上望去,又是一個吃驚,“怎麼是你啊?”貞瓔艱難地爬起來,雙手被捆著還是十分不便,“喂!你們到底是誰啊?憑什麼抓我?快放開我!”

    那公子就這麼看著她,紙扇輕輕打開,“你只要說出,你到底和朝芳苑的花魁是什麼關系,私底下有什麼交易往來,主人是誰就可以了。”

    貞瓔冷哼一聲,“拜托,我今天和那染月也是第一次見面 ,我怎麼可能和她……”貞瓔反應過來,“哦~原來你就是要劫花魁的財主啊?哼,還以為是和胡老爺一樣的貨色,沒想到,還是個人模人樣的登徒子!!”貞瓔罵得很是大聲,那公子的手下瞬間就拔劍了。

    那公子手一揮,讓他們不要妄動,自己站起來走到她身邊,“劫色?”

    “哼,別給我裝傻,我今早就听到了,你們的人計劃要抓花魁,我只不過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通知了花魁一下,這是我的錯?”貞瓔一臉理所應當,沒在害怕。

    不過那人又像是沒在听這個,只听了個重點,“你說,你通知花魁?”

    “是啊,我良心過不去,所以偷偷跑去她房里跟她講,今天有人要動她,我就是在那時見她一面而已,哪來什麼往來什麼交易啊,還有,我承認,她跑了我有責任,我是放了火,制造混亂,可我做事天地良心,不過就是搶了些錢,有必要以性命做要挾嗎?”貞瓔臉下意識地轉過頭去,正好對上公子的臉,兩人距離突然間近了好多,貞瓔再怎麼講也是個女孩子,這畫面,怎麼也不太合適,她急忙退開一步。

    那公子倒是笑他現在的舉動,“在朝芳苑時看你武功又高性格也豪爽,剛剛也是一副不怕死的模樣,現在怎麼,跟個女兒家似的。”

    “我,我,關你什麼事啊?你倒是說說,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要抓我?”

    “你說,你和染月沒有關系?”

    “我的天,你到底怎樣才肯相信我?”貞瓔翻了個白眼,手被綁住了但腳還是利索的,她可管不了這是賊窩還是虎穴,直接就跑到那椅子上坐下來了,“我真真真的只是臨時想救人然後搶點錢,我真不知道那染月是什麼人。”

    他笑了,笑得很不一樣,然後轉過頭去,對著那侍從說,“縛飛,你們先下去吧,我和他單獨談談。”

    “是!”一群人就應著他的命令全部撤了出去,只留一個貞瓔,一個翩翩少爺。

    看著他們都出去了,貞瓔滿臉疑惑,又跟他說,“我說的話你信不信就一句話的事,沒必要弄一些有的沒的名堂,我和你可沒什麼好聊的。”

    他輕笑,舉手投足都足有溫雅氣息,這讓貞瓔更加疑惑,一個這樣的少爺竟是一個里外不一的登徒子。“小兄弟,在朝芳苑時我就看你,也算是個重情重義的人,你說你通知染月還制造混亂只是為了搶錢,我可以相信,但是你除此之外真的別無目的我就真的不敢確定了,而且,看你武功高強,出來搶錢豈不白白糟蹋自己一身好本領?”

    貞瓔不屑,“我舒六搶的錢,從來都不是好人身上的,我坦坦蕩蕩根本不用怕什麼,我的功夫不用在這個地方,難道要去為那些吃朝廷俸祿卻不思百姓之苦的狗官效忠嗎?做夢!”貞瓔的雙眼透著一種讓他難以抗拒的清澈和堅定,也許這是他第一次與人四眼對視,一下子竟移不開貞瓔那雙動人的大眼;貞瓔看著他一直盯著自己,很是不舒服,“喂,看什麼?”

    “沒什麼,只是你不僅搶錢,還膽敢口出狂言辱罵朝廷官員,不怕我抓你去見官府嗎?”

    “我若是怕,今天怕是早被嚇死了,我說的本就是事實,當今皇上親政了,也把鰲拜搞下台了,可他常年住在紫禁城,他能知道民間百姓個鬼啊?自己想穩住皇權就知道設計鰲拜,那他怎麼不想想,有多少自己的子民流離失所,無家可回,又有多少食俸的官員只知道貪贓枉法,圈地,魚肉百姓更是不在話下,京城是天子腳下還有這種情況,何況其他地方?我看皇上不過少年,治理國家怕是心有余而力不如吧。”

    “你大膽!”誰知道他突然大吼起來,讓貞瓔嚇得抖了一下,“你可知這樣妄議朕……皇上,可是殺頭的大罪。”

    “哦,皇上知道別人罵他就要殺人頭,那他怎麼不想想為什麼別人要罵他?就因為是皇上?我膽?我只是說事實。”貞瓔被綁得難受,掙扎了幾下。

    而听到貞瓔的話,他反倒又靜下來了,“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小兄弟,看你如此心直口快,為人又爽朗大氣,連當今皇上你都敢說他的不是,佩服佩服!”還笑著拱起手來了,但是看著貞瓔掙扎的模樣,又著實偷偷想笑。

    “好說好說,哎呀,你的手下未免也綁得太緊了吧?既然已經澄清了,那你還愣著干什麼?快來給我解開啊!”貞瓔更是用命令的口氣將他叫過來。

    他一臉茫然,“我,我?”

    “廢話!這里除了你能跟我松綁,誰能幫我?不是你自己說相信我不是那染月同伙嗎?現在沒事了,怎麼不幫我解開啊?”

    “哦哦。”他躡手躡腳幫貞瓔解開。

    貞瓔一臉嫌棄,“你怎麼這麼笨啊?哦對了,你是個公子,有手下在身旁護著,這種活兒也不需要你干。”貞瓔口氣里少不了一絲絲嘲諷。

    “哎,我在幫你,你怎麼還這種口氣?這天底下只有你有膽子,還敢命令我?”

    “切,你是天王老子啊?還沒人敢命令你了?”折騰了好一會,總算給她解開了,貞瓔又活蹦亂跳起來,“我全身都被你們弄濕了,我要回去了,這麼晚了我額娘都要擔心死了。”說完轉頭就想走出去,哪知讓人又拉了回來。“你干嘛?不會還想抓我吧?我都說了我……”

    “小兄弟怎麼稱呼啊?”

    “我?我叫舒六,好了,這回可以走了吧?”剛邁開腳步又被拉回去。“你到底是,是想干嘛啊?”

    “舒兄,在下艾清,今日之事真是冒犯了,只是,染月對在下真的很重要,他很可能是亂黨,皇上現在正在抓她,你能幫在下的忙嗎?”

    “皇上要抓的她?那這麼說你不是登徒子,還是朝廷的人?”

    艾清點點頭,“我既已相信舒兄所言,那就不妨告訴舒兄,染月是潛藏在朝芳苑的亂黨,而且她手里還極有可能握著其他余黨的資料,加上,我們的人又查到她與鰲拜有所來往,整件事情十分復雜,皇上很是憂心,想趕緊解決此事還天下太平。”

    “你們朝廷的事我不懂,只是,我道歉,我不該擾亂你們的計劃,不該放火燒朝芳苑,還請這位艾公子不要抓我去見官府,多多包涵一下了。”貞瓔漸漸對他卸下偽裝,不過仍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舒兄客氣了,在下也是難以確定你是不是染月同謀才命人抓的你,是在下要道歉才對。”艾清溫文爾雅,貞瓔卻大大咧咧,原本毫無關系的兩個人,卻陰差陽錯交織在一起,按說緣分當如是。

    “那我們就扯平了,以後若是見面,就沒必要動刀動槍了吧?”

    “那是自然,啊,以後能在什麼地方見到舒兄啊?”艾清問的同時,還搭了搭貞瓔的肩膀。

    樂*文書*屋"顧盼一晴夏已深"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4/ </p>

    “啊?哎!”本想叫住他,但貞瓔已經推門出去了。

    這時凌縛飛進來,看著出去的貞瓔,問艾清,“皇上,就這麼放了他嗎?還是你另有安排?”

    ps:書友們我是者允小胖,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這與生俱來的王者風範原來不是給人的錯覺,而是他根本,就是當朝天子——康熙皇帝,還是貞瓔剛剛開口就數落的皇帝。他笑了笑,“雖然跑了個染月,但其他人有抓到一些還是有收獲的,不過今天釣上來最大的魚兒,還是這個舒六。”

    “皇上你這是什麼意思?用不用屬下去查他的身份?”

    樂*文書*屋"顧盼一晴夏已深"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4/ </p>

    康熙隨意一問,凌縛飛卻當場跪下,直言,“皇上,屬下不敢妄議。”

    康熙看他這個反應,還是失望了些,“你就是對朕太嚴肅了些,現在看來,這個舒六說的是完全有道理了,朕對朝政,還要多費幾百分心思才行。”忽然眼楮中閃過了一點光,康熙定楮往地上看去,一個銀鎖赫然在自己眼前,他撿起來,端詳一下,那銀鎖很是精致,“看來,我們勢必有再見面的一天。”握緊了那個銀鎖,還笑得讓凌縛飛看得詭異。

    “皇上這是怎麼了?”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