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顧盼一晴夏已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小小銀鎖卻結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老胡同果毅公府宅子,翌日清晨

    貞瓔昨晚回來,舒氏已經睡下,可能黑狗有按她說的做,所以舒氏才會放心入眠,她也沒有聲張直接換了衣服倒頭就睡,睡到隔天天亮。日上三竿自然醒,起來的貞瓔睡眼惺忪著,習慣性地在身上摸索著,而手像是找不到自己要找的東西,胡亂中貞瓔清醒過來,大為震驚,“銀鎖呢?我的銀鎖呢?”貞瓔此時的緊張不亞于昨晚看見胖子黑狗被架在別人劍下的情景,緊張之余瞬間回想起昨晚在京一樓的畫面,一段一段地閃過,“我明明出朝芳苑時還在的呀?難道是昨晚掉在京一樓了?”在不是特別確定的情況下趕忙起身,胡亂收拾了一通之後,開了房門又想往外跑去。

    此時經過的舒氏看見她,免不了一陣驚訝,“小六?”貞瓔被叫住,停下來看向她這邊,“你不是在朋友家借宿嗎?”

    “娘?哦,我昨晚覺得還是不好去打擾人家就回來了,我不說了,我有事必須出去一會兒,您不用理我啊。”都還沒等舒氏回話她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哎,不吃點東西啊?”攔都攔不住。

    貞瓔跑去京一樓,想去昨晚的房間但卻被攔了下來,那個房間似乎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讓人進去的高級房間,怎麼勸都不讓進,貞瓔也沒那麼多銀子能包下來,只能認栽,經過朝芳苑,看了下現場一堆人在收拾的慘淡狀況,心里還是有些愧疚,不過還是害怕有人認出她來,也沒敢在這邊多停留,遮了遮臉走開了。

    自己走在街道上,心不在焉,“銀鎖可是娘從小就給我帶的平安鎖,這要是不見了,我,我怎麼向娘交代啊?哎呀要死啦!!”最後這句怒吼實在是大聲,引得周圍的人都停下來看向她,她一臉尷尬,也是掩了掩臉不好意思走開,“真的是倒霉,昨晚又差點被人殺了”停下腳步,神情突然嚴肅起來,“對啊,昨晚那個跟我交手的蒙面人到底是誰啊?幾乎對我是招招致命,根本就是想殺了我,我沒印象去做什麼大逆不道的事啊?不行,我得去找黑狗他們!”

    紫禁城,御書房

    紫禁華貴,卻不可高攀,皇帝所居之所,雖富麗堂皇,但過于肅穆莊重,天下人所景仰的皇權凝聚在此,無形又有形;自華夏世代以來,改朝換代已十分平常,天下之態必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紫禁城,滿人天下。

    “皇上,經過我們的審問,有些許眉目了,這只是一小部分我們抓的人所知道的鰲拜余黨名單,他們有些是官員有些是江湖人士,甚至是掌握我們大清諸多命脈的各路皇商,屬下看了看,就這麼些許就已經足以動搖國家根本,那染月手上的不就更難解決了嗎?”凌縛飛臉上露出擔憂,凌縛飛可謂是康熙帝心腹,身邊的御前帶刀侍衛,長得雖不如康熙那樣懾人身心般的英俊,但也脫俗非凡,足有英氣。

    康熙褪下一身便衣,此時他黃袍加身,以天子的姿態站在象征皇權的玉璽前,手指互相磨搓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若有所思,若說昨日白衣公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今日御書房中的真龍天子,一朝皇帝,便是爾等皆俗子,朕乃爽氣欲橫秋的霸氣。

    “鰲中堂的手一向伸得很長,如今他也無法再威福,他底下這些人也會自行瓦解自我,朕要做的,就是將他們要麼收歸,要麼下獄。”

    “皇上,那染月,屬下會派人盡快抓捕,定會早日助皇上鏟除鰲拜一派勢力。”

    但康熙臉上並無歡喜神情,“朕總覺得,這里面大有文章,還隱隱覺得,鰲拜只是他們的幌子,他們手里這些關于自己與鰲拜有來往的資料,怎麼總覺得怪怪的?”

    “額,皇上,哪兒怪了?”

    康熙搖搖頭,“說不出來,算了,縛飛,你先把這些處理了,朕自己想想。”

    “是,那屬下告退。”

    “嗯。”原本康熙已經自己轉頭要進去了,可凌縛飛又突然掉頭回來。

    “皇上,還有一件事情,你說查不查那個舒六都無所謂,但屬下還是出于擔心,查探了一番,用不用屬下告訴你啊?”

    康熙回頭,“舒六?”雖然眼里看的是凌縛飛,但心里卻想著的是與貞瓔昨晚的畫面,包括朝芳苑那一抱,想出了神,待到回過神時,他自己既被冒到他前面的凌縛飛嚇到,更是被自己嚇到,整個人都快跳起來了,“哎呀你干什麼?”

    “皇上,你發愣不回屬下話,屬下就想靠近點看你怎麼回事?”

    “行啦,你回去吧,朕想休息了。”康熙不耐煩地想“轟”凌縛飛出去了。

    “那,舒六的事”

    “不用了,下去吧 。”

    “是。”然後凌縛飛一頭霧水就出去了,還給帶上了門。

    康熙卻顯得不自在了,“朕怎麼會想昨晚那個畫面呢?舒六頂多就是個江湖混混,咦,難不成朕還有連朕都不知道的怪癖?”康熙的身體抖了抖,還扯了扯嘴角,“不會的。”平靜下來,康熙掏出昨晚撿到的貞瓔的銀鎖,放在手心里,仔細端詳起來,“爽朗大方,不拘泥于皇權之下,呵,舒六,倒是讓朕刮目相看,還膽敢罵朕?”康熙自己笑了起來。

    “大膽!”一聲中氣不足的聲音在康熙耳邊像打雷似的響起,康熙又是被嚇,銀鎖也掉了。

    “甦博簡你干嘛?你想嚇死朕嗎?”趕忙撿起那個銀鎖。

    “皇上,奴才該死,奴才不是故意的,只是奴才听見有人膽敢罵皇上,一時激動,叫出聲來了。”甦博簡,內務總管太監,康熙生活起居的承包人。

    “你,知不知道朕很憂心鰲拜的事天天睡不安穩經不得嚇?”

    “是是是,皇上,奴才知錯,只是這辱罵聖上的人可謂是膽大包天啊,皇上,若知是誰,誅九族都不為過啊。”

    康熙拿起銀鎖,不禁說道,“他說朕少年天子,治理朝政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啊?皇上,那您可要派凌大人把他抓來定罪啊,這,這也太大膽了,這要是讓太皇太後听到”甦博簡的瞎操心康熙也根本沒在在意,截了他的話。

    “朕不覺得他說得沒道理,雖然剛開始朕很生氣,可朝中又有多少人能像他一樣?對朕不是阿諛奉承?甦博簡,你給朕管好你的嘴巴,朕不想從任何人嘴里听到關于這件事,知道了嗎?”

    “額, 噬希 悄br />
    “朕現在餓了,去,去給朕弄點吃的。”

    樂*文書*屋"顧盼一晴夏已深"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4/ </p>

    “啊什麼啊,快去啊!”

    “  耪餼腿ャ!貝蚍  慫詹┘潁 滴醵硬潘闈寰唬  掌穡 偕磽庖恢種饕狻br />
    “等等,太皇太後?若是皇祖母知道鰲拜這些事,會不會也能拿個主意?”

    慈寧宮

    樂*文書*屋"顧盼一晴夏已深"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44/ </p>

    “是的皇祖母,孫兒認為此事不簡單。”

    太皇太後輕輕抿了一口茶,榮辱不驚,“那皇帝可曾想過,連鰲拜都會被拿來當擋箭牌的,背後勢力可見一斑。”

    康熙頓了一會,“皇祖母,如今朕雖親政,可諸多事情還是希望皇祖母扶持,當前孫兒就有一疑問,就是這件事。”

    “哀家年邁,已經放下心不想理朝政之事了,以後皆由皇帝自己裁奪,不必再跑到哀家這來了,這件事,皇祖母只能提醒皇帝一句,既已親政,就該知道你底下的位置不好坐。”

    康熙听完若有所思,“孫兒知道了。”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