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時節又逢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正值四月初來,雖沒了冬日的嚴寒,也不免還有些涼意。微雨過後,那初生的新綠,似乎更加明亮快活。窗外枝頭上,兩只黃鸝鳥兒歡快地啼鳴,在那枝頭上嬉戲。

    庭院深處,廂房中走出來兩個丫鬟模樣的少女,一個婢女端著藥壺,另一名婢女怎反身將房門闔上。

    不一會兒,那兩扇虛掩著的門簾“吱”的一聲被輕輕地推出一道半尺多的縫兒來,探出一顆的頭顱,仔細瞧去,那是一個約莫十四、五歲少女,面容娟秀,鵝蛋粉臉,一雙眼珠黑漆漆的,顧盼有神。只見那少女東張張西望望,晃得那迎春髻上的金絲八寶攢珠釵上的兩顆明珠不停得晃著。而那圓圓的兩個眼珠子不停地轉悠著,機敏地打探著周圍。待四下無人之際,只見那少女探出身來,又將那敞開的門簾掩上,躡手躡腳地往東邊長廊盡頭走去。

    長廊盡頭左出,是大片的蘿藤,那少女熟門熟路地撥開一處蘿藤,便可見一個矮的木梯子搭在牆上。那少女得意地笑了下,擼起袖管,便往那木梯上爬去。

    那木梯實在矮,只見那少女已到了木梯的上端,踮起腳來,抬了抬腿,還是無法夠著那高高的牆頭。少女咬了咬牙,猛的一個使勁兒,只听“啪”得一聲,那木梯斷成兩截,少女悶哼一聲,卻也不敢出聲,只半掛在牆頭之上,暗暗發力。

    “嘻嘻……”一陣嬉笑聲傳來,只見牆頭之外三兩個孩童立在哪里,看著牆頭上的少女,哄笑道,“你爬到那上做什麼?”幾個孩童嬉笑道。

    “去去!”那少女氣急地瞪著幾個孩子,吃力地往上爬去。待到坐上那牆頭已是滿頭大汗了。

    這該死的梯子!下次定要找個結實點的!少女暗暗發語道。

    “哈哈……”那孩子又笑道。

    少女不願理睬他們,想著怎麼下去呢,這牆頭少說也一丈多高,這要是摔下去,不摔殘了也得破相啊。只見那少女轉過身來,順著牆頭慢慢地往下探著路。可那少女的身量,遠不及那牆頭,兩腳懸空地掛在牆上。

    “哈哈……”又一孩童說道,“下不來了……下不來了……”

    “走開走開!”那少女不敢松手,不時地往腳下看去,嘴里含糊不清地唬道。

    這一直掛著也不是個事啊,索性少女眼一閉,心一橫,“撲通”一聲,連跳帶摔地滾了下去。

    “哎呦……”一聲慘叫,那女子面朝大地摔了下去。所幸是那接面而來的不是磚石,而是柔軟的草地,才沒摔得那般淒慘。

    “哈哈……”那些孩童又是一陣哄笑,“姐摔了個狗吃屎!”

    “哎呦我去!”那女子吃力地爬了起來,皺起眉頭,拍了拍身上的雜草,又回頭惡狠狠地瞪著那群孩童,“走走!心本姐打的你們滿地找牙!”

    “哈哈……狗崽子要咬人啦……”一群孩童哄笑著跑開了。

    那少女見孩童離去,從草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扶了扶身子,得意地看著牆頭笑道,“哼,一道牆頭,竟然還想困住本姐!切!”少女做了個鬼臉,跑著離開了。

    “啦啦啦……”那少女嘴中不知道哼著什麼曲調,蹦著跳著,甩著胳膊,歡快地在大街巷穿梭著,只見她摸摸這個,看看那個,什麼都覺得新鮮一般,時而點頭,時而蹙眉。玩鬧了會兒,那少女一拍腦門,嘟囔著,“我這一看熱鬧竟然把正事給忘了!”說道便將手中的玩意兒扔回攤上,疾步走開了。

    “北海……北海……”那少女聲地嘀咕著,往著城西走去,循著記憶走去,大約走了一刻鐘的時間,那少女才來到湖邊。

    甫到城西,便瞧見一片如鏡面般平靜的湖泊,那湖泊碧如翠玉,湖邊的垂柳輕輕搖曳,一直垂進水中,輕輕蕩起的暈圈,沒走多遠就消散了。

    少女看著那滿池的湖水,不禁打了個冷顫。雖說已是四月初,但看臨湖的風吹在臉頰上的涼意,便知這湖水有多涼了。少女不禁搓了搓臂膀,四下看去,尋了一塊靠近湖心的長廊,停了腳。

    “不管了不管了,死就死吧。”少女的腳,還沒伸出去又縮了回來,“這邊……這邊……”少女聲地嘀咕著,“還是這邊吧!別還沒等姐跳進湖心,就撞上這亂石,那就死的難看了!就這里吧!”

    “一定要死掉、一定要死掉!這次一定要死掉!”少女扭扭腰、伸伸腿,舒展了下筋骨,握了握拳,長舒了一口氣說道,“1世紀,姐回來了!”說罷,閉上雙眼便往那湖心跳去。

    只听“撲通”一聲,湖面濺起了大片的水花,一時間周圍呼喊聲四起。

    “來人吶……救人啊……有人投湖了……快救人啊……”

    “咕咚咕咚”,那少女感到腹部涌進大量的湖水,搶了兩聲,撲騰了兩下,便緊緊地閉上了雙眼,等著那熟悉的感覺來臨。

    耳邊那呼喊聲漸漸模糊,少女心里默默倒數著,一秒、兩秒……二十七秒……然而那熟悉之感並沒有來臨,正當她恍惚之際,便感到身上有一股勁道,將自己往上給提了起來。隨即背後堅硬的磚石之感傳來,少女知道她此次的“跳湖尋死”又沒有成功。

    “救上來了、救上來了!”人群中有人高聲喚著,“哎呀,這少年真是好功夫啊!”

    “好功夫、好功夫啊!”

    “……”那少女雙目緊閉,額頭上青筋暴起,正氣的咬牙切齒,眉頭緊鎖。

    “姑娘?”那少女只听得一聲溫潤如玉的聲音傳來,那聲音優雅動听,仿若之音,又帶著濃濃的磁性,正如這三四月的天氣,清冷中帶著柔情,“醒醒、醒醒啊!”

    “怕是嗆了湖水,昏了過去吧!”另一道聲音傳來,清清冷冷,沒什麼波瀾,接著那聲音又傳來,“去叫馬車來,送去醫館吧。”

    “是,爺。”

    “姑娘?”那男子的聲音又起,“醒醒、醒醒啊!”說著那少女便感到有雙大手壓住她的胸口,不停地按壓著。

    “猩猩、猩猩,還狒狒的!”那少女低吼一聲,猛的坐起,說時遲那時快,一頭撞向映入眼簾的少年。

    “哎呦……”那男子眼冒金星,怪叫道,“你這頭是鐵打的麼,怎就這樣硬實!”

    “哎呦我去!”那少女竄了起來,“我說你這人有毛病啊,人家跳湖,關你毛事啊!你多管什麼閑事!”

    “貓……貓事?”那男子一愣,竟接不上話來。

    “喂——”那少年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另一側的少年說道,“你這姑娘怎麼說話呢!我們救了你,你倒不知答謝,反倒說我們多管閑事!”

    “是本姑娘讓你們救的啊!”那少女戳著那說話的少年的胸口,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拜托你們!”少女急了頭,憤憤地說著,“沒事別多管人家閑事行麼,你以為你們是雷鋒啊!這湖是你家的啊,我好好跳我的湖,怎麼就礙著你們什麼事情了,要你們多管什麼閑事!”

    “雷鋒是誰?”那男子生的俊俏,只是那額頭上的紅印有些突兀。

    “哎……這姑娘什麼說話呢!”人群中有人起聲說道,為這兩位公子打抱不平起來,“怎不知好人心呢,什麼人呢這是!”

    “你這姑娘,為何要尋死呢?”那少年扶著發紅的額頭說道,“有什麼想不開的呢。”

    “本姑娘就是想開了才要跳湖!”少女高聲唬著,“我就納悶了,跳個湖也不讓。”接著那少女仰天一嘯,“蒼天吶,我就是想跳個湖,真的有這麼難麼。”少女哭訴起來,“莫名其妙來到這鬼地方,連跳個湖都這麼難,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

    這一哭一鬧的,倒把眾人給看糊涂了,只見那名少年上前走去,“你若有什麼難言之隱,我們倒也不為難你,只是這天氣涼的很,你這一身衣衫皆已濕透,不如到府上換身干淨的吧,別被這涼氣打了頭。”

    “要你管!”少女翻了個白眼,氣呼呼地說道,“倒了霉了,遇到這麼個白痴!”少女聲嘀咕著,說罷便從人群中擠了出去。

    “哎……這什麼人啊……真不不知好歹……”看著少女離去的身影,眾人說道。

    “真是倒了霉了!”想想少女就來火,這都叫什麼事情了啊!好不容易擺脫了丫鬟,逃出了府,眼瞅著就要成功了,半路上出這麼個程咬金!“啊——”少女氣憤地大叫一聲,真是氣死她了。

    糟了,這一身污穢,回去怎麼和額娘、阿瑪交代啊!想到此,少女不禁有在心里把那二人祖宗徹底問候了一遍,要不是那二人多管閑事,此時,本姑娘已經躺在1世紀的高級席夢思床上,吃著零食,看著電視了。

    唉,這電視是看不成了,別讓阿瑪、額娘他們發現她跑了出來,她就阿門了。

    看來又得用出來時的那一招了——翻牆!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