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時節又逢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六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待甦大人一行人離開,便听見“啪啪”兩道響亮的掌聲傳來,伴著一聲輕笑,進來了一名男子,身後跟著一位侍衛模樣的隨從。

    “好個伶牙俐齒的丫頭!”那男子頎長的身型著一身墨色長袍,腰間系著一塊碧色雙獅玉墜。眉眼銳利深邃,嘴角噙著放浪不羈的笑意,就連那眸子里也是似笑非笑的。且不說這一身富貴的行頭,但是那身上散發的貴氣,已叫人心生敬畏了。

    “奴婢參加國舅爺!”茯苓自然是認識的,倒也機靈,上前福了禮。

    “國舅爺吉祥。”眾人紛紛行了禮。

    國舅爺!想來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李榮寶家的兒子,當今皇後富察氏的兄弟了!歷史書上記載,李榮寶有九子二女,只是不知是其中的哪一位!

    “凌瑤格格果真不是凡人。”國舅爺戲謔道。

    “恕凌瑤不懂國舅爺的意思。”凌瑤福了禮,定定地看著他。

    “這滿京城誰不知曉,鎮國公府的凌瑤格格為了理親王投了湖?”國舅爺接著說道,“如今之事恐怕也是為了那位才得罪了這甦府的吧。”

    “適才是凌瑤的不是,不該假太後、皇後、國舅爺之名,行魯莽之事,還望國舅爺恕罪。”想來國舅爺已經听到了剛才她與甦大人之間的爭執了,凌瑤福著禮請罪說道。

    “你倒不用與我說這些,我自然是不在意的。”那國舅爺擺了擺手,輕笑一聲,接著便望向內廳,揚著嗓音說道。“只是這甦府也不是等閑之輩,這往後,恐怕也不得消停了,還是心地好。”

    “凌瑤謝過國舅爺。”凌瑤深深地福了一禮。

    “得,看我的戲去了。”說罷便轉身離去了。

    折騰了半日,這內廳總算是清淨下來了。凌瑤舒了口氣,又沖進內廳,對著那二人說道,“好了,兩位爺,出來吧。”

    那二人聞聲,出了那內廳。

    凌瑤看著那二人紅妝尚在,有些狼狽的杵在那兒,不禁覺得好笑。

    “哈哈……”凌瑤捧腹大笑,其余各人皆掩嘴憋笑著。

    “出的這是什麼招兒!”弘明怪叫道。

    “還不帶、帶二位姑娘……梳洗打扮去!”凌瑤笑的直不起腰來,直到弘明那忿忿地眼神投來,來收斂了些,笑道。

    鎮國公府——

    距那日月影閣之事,已過了五日。這五日凌瑤不是在月影閣與輕舞姑娘教那些戲子排戲,就是和茯苓、甦子在京城各大商行尋找這場戲要用的服裝及道具。

    午後,凌瑤與茯苓、甦子在朗翠園內玩耍。

    凌瑤站在清月樓上,看著四下的風景。

    只見鎮國公府門口進來個廝,與甦管家說了兩句,甦管家便領著人去了內堂。

    “那是何人?”凌瑤指著那廝,對著兩人問道。

    “看那行頭,應是輔政大臣鄂爾泰大人家的僕人。”茯苓打量了那廝一番,說道。

    “鄂爾泰?”凌瑤一怔,歷史中與張廷玉同朝為官卻政路不同的兩大輔政大臣。

    “沒錯,是輔政大臣家的。”茯苓踮著腳看去,見那廝隨著甦管家去了內堂。

    雖是位居人臣之首,但兩人的結局都淒慘不已,凌瑤不希望在這里的家,也如他們一般,自然不希望鎮國公府與他們走的過近。不論與誰結黨,下場都是她不願看見的。

    “奴婢听甦管家提起,王爺遣他去庫房取了靈椿龜鶴夜明珠燈,大約輔政大人生辰將至,應是送去鄂爾泰大人的府上的。”茯苓側著頭想了想說道。

    “阿瑪竟也與他有往來!”凌瑤蹙眉,咕噥一句。

    “咱們王爺手握兵權,鎮國公府又得寵于皇上,他們自然巴結咱們老爺啊!”茯苓神氣地說道。

    “就你知道!”甦子沒好氣地嗆了聲,“鄂爾泰大人五子,早看上了咱們芷蘭主,八成是想趁著此次鄂爾泰大人壽辰,與咱們鎮國公府結親家呢!”

    “那是自然。”茯苓笑彎了眼,“咱們鎮國公府三位格格主,哪一位不是傾城絕世的大美人兒,這京中的公子哥兒誰不想與鎮國公府攀親家啊!”

    “我才不要!”凌瑤恨恨地說著,扭頭跑開了,引得身後茯苓與甦子連連叫喊著。

    “別推!”凌瑤側身立在屋外,瞪了一眼身後二人,沉聲呵斥一聲,心地听著里頭的聲響。

    “我們老爺遣奴才來,奉上請柬,請鎮國公賞臉,于下月二十九日到府上聚一下,還望公爺得空。”見那廝恭敬地立在一旁,將手中的請柬呈上,甦管家接過請柬,交給甦格。

    “哈哈。”甦格朗聲笑道,“本王得空定到府上為輔政大人祝壽。”

    “奴才定會轉告。”那廝行了禮,甦管家便領著退出去了。

    凌瑤見狀連忙躲入一旁的灌木叢中的一塊大石後。

    “出來吧。”甦格渾厚的聲音傳來,凌瑤耷垃著臉從大石後面走了出來,身後跟著茯苓與甦子。

    “阿瑪……”凌瑤定在堂內,茯苓與甦子則立在凌瑤的身後,垂著腦袋,戰戰兢兢。

    “阿瑪要去?”剛到內堂,凌瑤急切地問道。

    “輔政大臣的邀請自然要去的,阿瑪怎好駁了他的面子。”甦格冷著臉,看著眼前的三人。

    “是為了長姐的事兒嗎?”凌瑤心翼翼地查看著甦格的神情。

    “大人的事情,你孩子知道些什麼,又問這些做什麼!”甦格沉了臉,看著凌瑤。

    “阿瑪可問過長姐了?可知長姐願不願意接受這門親事?”凌瑤聲反駁道。

    “胡鬧!”甦格揚了聲,猛地一拍桌子,嚇得茯苓與甦子連忙跪在了地上。

    “阿瑪敢說,長姐的心思也在輔政大人的五子身上嗎!”凌瑤不甘心,與鎮國公嗆了聲。

    “放肆!”甦格的聲音更大了,“這大逆不道的話,你是從何處學來的!”

    “凌瑤沒有與別人學,只是不想眼睜睜地看著長姐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罷了。”凌瑤有些激憤,眼中有些淚花。

    “放肆!”甦格狠狠地一拍桌子,起了身,“來人!”

    “王爺。”甦管家見狀,忙進了內堂。

    “把她給我帶下去。”甦格大怒,“給本王好好反省反省!”

    “王爺……”聞聲而來的福晉,驚慌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瞧瞧、瞧瞧,你教的好女兒!”甦格怒視著福晉,指著凌瑤說道,說完甩袖離開了。

    “怎回事!”福晉盯著凌瑤,“怎就惹了你阿瑪動了如此大怒?”

    “阿瑪他不講理!”凌瑤大吼一聲,跑開了。

    凌瑤不理會身後的人,徑直跑向自己的閨閣,將自己鎖在屋里。

    “凌瑤、凌瑤……”任憑福晉在外怎樣呼喊,凌瑤就是不理會。

    凌瑤滿臉通紅,怒視著前方。憤怒、痛苦、淒怨,一時間都堆積在了臉上。

    這就是她們的命運?雖說來了這里已經兩三個月了,她也適應了這里的一切。可當活生生的現實擺在她的眼前時,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在這個朝代,她連悲憤的能力都沒有,又怎麼反抗!兩個姐姐雖擺脫了選秀的命運,可轉眼間又要受人擺布。她急,她怒,不僅僅是因為赫舍里•芷蘭的事,她也在害怕著自己的命運,是否也會如此,毫無自由,任人擺布!

    “啊——”凌瑤大吼一聲,將桌上的茶具掀倒在地,發出尖銳的撕裂聲。

    “凌瑤,你開開門,別嚇額娘啊!”福晉擔憂的聲音傳來,緊接著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格格、格格、開開門啊……”茯苓與甦子哭喊著。

    “額娘,怎了?”聞聲而來的是赫舍里•芷蘭,鎮國公府大格格。

    只見芷蘭淡白梨花面,輕盈楊柳腰,嫻靜以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身著鵝黃色綴石榴紅芍藥暗花長衫,底下月白色水紋凌波裙裾,裊裊婷婷,柔如無骨。

    “不知怎的就惹了你阿瑪!”福晉轉過身來,說道,“倒把自己給關起來了。”

    “好好的,怎麼就惹怒了阿瑪了?”芷蘭擰著細眉柔聲問道。

    “讓她自己靜靜吧。”沅淇福步走來,蹙著眉頭說道,“凌瑤性子要強,任你怎麼說也是沒用的,過兩天或許她自己就想明白了。”

    “額娘別憂心了,沒事兒。”芷蘭勸說道,“巧兒,你扶福晉回房歇息。”芷蘭喚來福晉的婢女,吩咐著。

    “唉,這孩子。”福晉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

    “是,大格格。”巧兒福了禮,扶著福晉離開了。

    “凌瑤,你靜靜,切不可傷了自己。”芷蘭對著屋里說著。

    “走吧,讓她一個人靜靜,就沒事了。”沅淇輕嘆一聲,拉著芷蘭離開了。

    繞過翠竹軒,沿著鵝卵石鋪的道,轉進一庭,芷蘭與沅淇坐了下來。

    “長姐見過鄂爾泰大人府上的五公子麼?”沅淇蹙著娥眉,憂傷地看著芷蘭。

    “見與不見又有何區別!”芷蘭嘆聲道,“終究是要嫁的。”

    “長姐也是願意的麼!”沅淇暗了雙眸,聲的問道。

    “你這是什麼話!”芷蘭嘆了口氣,“自古以來,婚姻大事,皆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尋常人家的女子皆是如此,何況你我之人!婚姻之事豈是你我可以定奪的!”

    “是啊……”沅淇倒吸一口涼氣,淒婉一笑,看著遠方,若有所失。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