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時節又逢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七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雖說阿瑪命她反省,倒也沒禁她的足,只是這兩日她也沒了心思去月影閣,只終日悶在府里,著實無趣極了。

    見今日日頭大好,凌瑤喚了茯苓、甦子,出府走走。

    一路上凌瑤東看看、西瞧瞧,一會兒搖頭,一會兒蹙眉,引來茯苓好奇。

    “格格這是怎麼了?”茯苓側著頭,不解地問道。

    “每每上街,都是這樣,真是無趣極了。”凌瑤搖著頭說道。

    “格格的樂趣太奇怪了,這些自然是入不了格格的眼楮里的。”茯苓聲地嘟囔一句,偷偷地看了一眼凌瑤的側臉。

    “唉、唉、唉!”凌瑤連著嘆了三聲氣,沒精打采地在街上閑晃著。

    “駕!”只听隔壁街上傳來一道策馬聲,那馬蹄聲便由遠及近。只見一男子駕著一匹黑馬揚長而去。

    “嗯,有了!”凌瑤打了個響指,頓時來了精神。回過身來問道,“哪兒有馬?”

    “當然是城南馬場咯!”茯苓說道,“那馬場是官府給京中公子哥們建的,用來練馬打發消遣的。”

    “咱們去馬場!”凌瑤揚了聲,說道。

    “使不得!”聞聲,茯苓頓時驚叫一聲,“格格從沒騎過馬,咱還是去別處玩耍吧!”

    “對啊,格格。”甦子走上前來,“馬場那麼危險,格格咱們別去了!”

    “你們沒听過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馬場,本格格今兒個是去定了!”凌瑤不理會他二人的勸阻,叫了車夫朝城南走去。

    “格格,咱還是別進去了吧。”茯苓皺著臉,拉著凌瑤的衣角說道。

    城南一處空地,是為王公大臣們建的馬場,尋常人家是進不得的。但看這歇腳謝、馬棚草場、僕人雜役,便知非一般人可享受的,更別說那些四下的侍衛和那難得一見的上等良駒了!

    “格格,您又不會騎射,咱到這里做什麼呢!”茯苓跺著腳,一臉的不樂意。

    “我不會騎馬嗎?”凌瑤詫異地看著茯苓,按理說,大清是滿人的天下,而滿人更是馬背上的民族,且不說男子,官宦之家的女子都是要學的!

    “哎呦,我的祖宗,別說騎馬了,上次溺水之前您可是連府都不出的主兒,哪會什麼騎射之事!”茯苓差點要暈過去了,“格格你不會又忘記了吧!”

    “是嗎?”凌瑤想了想,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試試唄!”

    在現代,她穆曉婉可是一等一的馬術高手,大一那年試戲,因一場馬戲,被劇組的嘲笑一個多月,她便潛心學騎馬。一年多了,雖不能說與這大清朝的人相媲美,至少也算游刃有余了吧。想她在現代為了演戲而學的馬術,在這大清朝竟用來打發時間,倒也值了!

    “格格、格格!”茯苓見凌瑤走向馬棚,緊跟在身後,生怕出了什麼差錯。

    “噓!”凌瑤回過頭來,對著茯苓作了個噤聲的手勢,“既來之則安之!”

    “……”茯苓張了嘴,卻又被凌瑤的目光瞪了回來,鼓著腮幫子不敢出聲。

    “給我找匹上等的馬兒來!”凌瑤見那馬棚旁有一亭,里頭擺著一方石桌,一個官模樣的男子在里頭登記著什麼。凌瑤上前說道。

    “喲,您是?”那官見來人,忙起了身,福了禮,問道。

    官雖不知來人是何身份,但也機靈,看著凌瑤的一身行頭,便知是大戶人家的姐,遂客氣地問道。

    “我們主子乃鎮國公府上的凌瑤格格,還不快去給我們格格牽馬去!”茯苓揚著聲,神氣十足地說著。

    “奴才不知格格到此,失了禮,還望格格恕罪!”官听聞茯苓的引薦,連忙出了亭,在凌瑤地面前行了禮,“奴才福子,給格格請安,格格吉祥!”

    “起吧。”凌瑤擺著手,“去,給我找匹好馬來!”

    “好 !”福子連忙起身,跑進馬棚,牽了匹棗紅馬兒來,“格格,您瞧這馬兒,毛色發亮,身子健朗,性子又溫和,您試試!”

    凌瑤圍著馬兒走了一圈兒,仔細打量的一番,瞧著那馬兒倒也乖巧听話,凌瑤說道,“就它了!”

    凌瑤拉過馬兒,抬腿上了馬,隨即掏出一定銀子,“賞你的!”隨即勒了韁繩,“駕!”地一聲,策馬而去。

    “哎,您走好 !”福子接過銀子,樂開了花。

    “格格、格格!快回來!”茯苓與甦子跟著後退追著,喚著,慌了神。

    雖說這十五歲孩童的身子不夠靈活,但駕起馬兒來也夠用了。凌瑤飛快地向前跑去,暢游飛馳。

    “哪兒來的女子?”見凌瑤策馬而過,幾位公子慢慢地停下了馬兒,有人出了聲。

    “倒真是位女子!”只見一名身著暗紅色長袍男子,騎在高頭大馬上驚詫出聲,此男子姿容既好,神情亦佳,最佳爽朗的笑,清澈見底。

    “走,瞧瞧去!”有人出聲道。

    “駕!”那幾名男子策馬隨去。

    听見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及近,凌瑤不禁回過頭去查看,只見四、五名男子朝著她的方向疾馳而來。凌瑤不願生事,便加快了腳程。

    “喲,還較起勁兒來了!”那名紅袍男子揚了眉,說完□□一個用力,馬兒便飛馳而去。

    “九弟!”見男子莽撞離去,幾名男子跟在身後,一同追去。

    “駕、駕!”紅袍男子的馬兒奔跑的飛快,不一會兒便追上了凌瑤。

    “你是哪家的丫頭,竟跑這馬場里來了!”紅袍男子朗聲問道。

    凌瑤斜睨了一眼紅袍男子,並不說話,加快了速度。

    “我問你話呢!”紅袍男子見凌瑤沒有理睬自己,詫異地追問道。

    “想知道,追的上我,我再告訴你吧!”凌瑤勾起嘴角,揚鞭而去。

    “嘿,你給我站住!”紅袍男子先是一怔,馬兒停了下來。

    “九這是吃癟了?”追上來的男子中,一名身著藏青色長袍的男子打趣道。

    “好個伶俐的丫頭,看我不降了你!”紅袍男子來了勁兒,追了上去。

    “哈哈……”人群中又是一陣哄笑,“咱去看看九是怎麼降了那丫頭的?”著深黑色暗花長袍的男子提議。

    “走,瞧瞧去!”眾人一致說道。

    接下來的情景可想而知,只見那紅袍男子在前面追趕著凌瑤,身後隨著五六名男子,頓時馬場里好生熱鬧。

    “站住!”紅袍男子喊道。

    “那得看你的本事了!”凌瑤在前頭得意一笑,不理會男子的叫喊。

    “這丫頭,馬騎的倒是不錯!”那名著深黑色暗花長袍的男子說道,“九有苦頭可吃了!”

    “哈哈……”眾人哄笑。

    “四弟,要不咱打個賭,瞧瞧九要花多少功夫才能降住那丫頭?”身著靛藍色袍子的男子提議道。

    “這倒是個好主意!”身著灰綠色袍子的男子策馬上前,“王兄想怎麼個賭法!”

    “說到賭注,你倒機靈了,那你說說怎麼個賭法!”著深黑色暗花袍子的男子揚眉笑道。

    “金子銀子未免俗氣的很,贏了嘛就到我府上暢飲一番,當然這酒錢得九出才好。輸了的嘛,就罰他到皇兄的養心殿外站上一日,給皇兄做做侍衛可好?”灰綠色袍子的男子笑著說道,駕著馬兒圍著大伙轉了一圈。

    “嘿,這倒是個好主意!”著靛藍色長袍的男子挑眉說道,“要是九沒能捉住那丫頭,就讓四弟把九捉去當差,定要站上個一整日才好!”

    “哈哈……”著深黑色暗花長袍的男子朗聲一笑,“你這子,該不會是上次被九灌了酒,還記在心上,想趁機看好戲吧!”

    “嘿嘿!”著灰綠色長袍的男子干笑一聲,“皇兄怎麼說?”轉了身問道。

    “隨你!”一直未開口出聲的男子發了話,那男子著一身明黃長袍,嘴角上揚,似笑非笑。

    “好 !”听到男子的發話,著灰綠色長袍的男子揚起鞭子,“今日定要捉九一個現行才好!”說完“駕”的一聲,揚鞭而去。

    “那我就再加二十兩銀子,也替六弟加上,壓九降不住那丫頭!”著靛藍色袍子的男子大聲叫道。

    “哈哈……”著深黑色暗花袍子的男子朗聲一笑,“這兩人是料定了九降不住那丫頭了,那我就給九個面子,壓二十兩九贏。”

    “四弟怎麼說?”靛藍色袍子男子眼中閃著亮光,問道。

    “九怎會輸與女子。”著明黃色袍子的男子挑了眉。

    “四弟怎會知道九不會輸?”靛藍色袍子男子蹙眉,問道。

    “皇上的意思是,真捉了九去當差,要丟了他國舅爺的臉面了。”深黑色暗花長袍男子揚著鞭子說道,“你還是和六弟準備好去他府上與他拼個酒罷!”

    “哈哈……”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朗聲笑著,“走,瞧瞧去!”說著與深色暗花長袍的男子攜伴而去。

    “誒,四弟干嘛不早說,害我白白去了銀子!”說著便策馬追去,一路喊道,“六弟,別追了!”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