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時節又逢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八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再看凌瑤與那男子,還在周旋。

    “嘿,你口氣不!”紅袍男子憨笑道,大叫著說道。

    “我認識你麼?追著我做什麼!”凌瑤不悅地瞪著紅袍男子。

    這麼一說,倒把紅袍男子給怔住了,撓了撓頭,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你的樣子倒也有趣。”凌瑤笑道,“走了,你慢慢發呆吧!”

    “嘿,怎麼說話呢!”紅袍男子漲紅了臉,又追了上去。

    “九,快把她降住!”趕來的著靛藍色長袍的男子朗聲喊道。

    “駕!”紅袍男子加快了速度。

    “哈哈……就憑你!”凌瑤輕蔑地睨了他一眼,加快了步伐。

    眼看著凌瑤漸行漸遠的身影,著深黑色暗花長袍的男子說道,“白給九撐了場面了!”

    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挑眉,接到示意,兩人加快了速度。只見這兩人馬速飛快,繞到了凌瑤的前頭。凌瑤見半路殺出兩人,勒了韁繩,轉頭向一旁的樹林躲去。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凌瑤那馬兒,一個勁兒往前沖去,前方一棵倒塌的樹杈橫在半道兒上,嚇的馬兒嘶叫一聲。而紅袍男子也沒有發覺,繼續前進,眼看兩匹馬兒就要撞倒在一起,眾人一驚。

    只見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甩出長鞭,纏上凌瑤的腰身,一個用勁,凌瑤便飛了起來,那馬兒被絆倒在地,慘叫一聲。

    而另一邊,聞聲趕來的兩男子,一個躍身,一左一右架住紅袍男子,安穩落地。

    “放手!”凌瑤落入那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的懷中,怒視著眾人。

    “我可是救了你!”那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冷著臉,說道。

    “怎不說是你們的馬驚了我的馬!”凌瑤掙扎著,“真是倒了霉,遇到你們這些瘟神了!”

    那明黃色長袍男子大手一揚,只听“啊”的一聲驚呼,凌瑤摔倒在地。

    “喂!”凌瑤爬起身來,與那男子四目相對。

    凌瑤一怔,好一張薄情寡性的臉!

    那男子跨在棗紅色馬兒背上,著一身明黃色長袍,面如中秋之月,略顯蒼白,眉如漆墨勾畫,微帶冷峻,嘴角微微上揚,雖怒時而若笑,即視而有情。

    那男子正面無表情地看著凌瑤,雙眸深邃不見底。

    “哈哈!”那紅袍男子定了定神,朗聲說道,“你是哪家的丫頭,騎術不錯哦!”

    “我大清乃‘馬背上得天下’,像我這樣的騎術不過爾爾,又算得了什麼!”凌瑤不以為意,撇了撇嘴。言下之意,這紅袍男子的騎術就更失水準了!

    “誒,你這丫頭!”听得出這其中的深意,那紅袍男子叫道。

    “你不知這馬場乃官家的麼?”身著深黑色暗花長袍的男子目不轉楮地盯著凌瑤。

    “我既然進得了,那自然是知曉的!”凌瑤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得意地說著。

    這男子她是認識的,那日在月影閣的便是他。想來這便是國舅爺了。

    “嘿,怎麼是你啊!”那著靛藍色長袍男子便是弘明,見他跨步上前看了看凌瑤,這才認出來,說道。

    “哈哈!”身後傳來一聲笑意,凌瑤回過頭,遠遠地便瞧見和親王弘晝與履親王貝勒弘昆迎面而來。

    兩人走近之後,躍身下馬,沖著身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行了禮,“皇兄!”

    “起來吧。”那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抬了手。

    “皇……兄?!”凌瑤愣住了,呆立著直愣愣地看著那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

    一時間腦海里思緒萬千,這是大清的天子?!這是大清帝國的乾隆帝弘歷!!雖看這些公子哥們的行頭,便知非富即貴,但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面前的乃是大清帝國的天子!

    “皇上萬安!”凌瑤連忙福了禮,凌瑤心里打著鼓,不知道這會屈膝算不算晚?

    “抬起頭來!”只見弘歷肅聲說道。

    凌瑤心里打著顫,思緒了片刻,抬起了頭,對上了弘歷那高深莫測的眸子。

    “哈哈……”弘歷見她倔強地瞪著自己,朗聲笑著,“你那會子的潑辣勁兒哪去了!”

    “我……”凌瑤竟無語以對,他是皇帝,大清的天子,她固然不敢與其力爭。

    “哈哈……”見凌瑤吃了癟,眾人一陣哄笑。

    “臣弟這是錯過了好戲?”弘晝見眾人神態異常,不禁詫異,“凌瑤?”弘晝指了指還在跪著的凌瑤,挑了眉。

    “凌瑤?”國舅爺蹙了眉,“可是鎮國公赫舍里家的?“

    那日雖然在月影閣與她有過一面之緣,但那日這丫頭臉上化了妝容,他自然沒有認出來。

    “是是。”弘明上前搶聲道,而凌瑤卻轉過頭去,瞪了他一眼。

    “國舅爺好記性,正是甦格家的三格格。”弘晝朗著聲說道。

    “素聞甦格家的格格毓出名門,皆是有規矩的女子,沒想到竟也有這等性子的丫頭!”著暗紅色長袍的男子上前,“我們是領教過了!”

    “九你還好意思說,虧得我和大哥白白去了四十兩銀子!”弘明沒好氣地抱怨著,繼而又轉身對著凌瑤笑道,“不過凌瑤的騎術確實不錯,輸的也值。”

    “什麼銀子?”那紅袍男子轉過身來,見著弘明說道,“我們打了賭,四十兩銀子壓你降不住這丫頭,皇兄和國舅爺竟也耍賴,白白害的我們去了四十兩銀子。”

    “哈哈!”那紅袍男子咧著嘴,“竟有這事?”

    “可不是嗎!”著灰綠色袍子的男子乃弘皙,見他一路走來,淡淡地看了看凌瑤,拿出銀子笑道,“歸九了!”說完便將兩定銀子拋給了紅袍男子。

    “我們應當讓這丫頭出二十兩,誰叫她不爭氣!”弘明打趣道。

    “對、對、對,六弟說的對,應當她出!”弘皙也叫屈道。

    “你們!”凌瑤氣呼呼地瞪著那一唱一和的兩人。

    不一會兒,只見凌瑤起了身,走到那紅袍男子面前,伸出手,那紅袍男子皺著眉,不解地看著凌瑤。

    “這銀子是你我二人一同贏得的,可不要分我一半!”凌瑤說道。

    “我兄弟打賭,怎麼就得分你一半了?”那紅袍男子撓撓頭,喊道。

    “你想啊,要不是有我,你們能看得了這麼一出戲麼?這看戲自然要出銀子的啊!”凌瑤雖是對著紅袍男子說的,但卻意有所指。

    “得,這丫頭是向皇上與我索要銀子呢!”國舅爺大笑一聲,“好個機靈的丫頭。”

    “國舅爺謬贊了,凌瑤自知唱了戲,當然得索要銀子啊,不然這戲不是白白唱了麼,也不枉皇上和您看了這麼久啊!”凌瑤供著手,俏皮地笑著。

    國舅爺!想來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李榮寶家的兒子,當今皇後富察氏的兄弟了!歷史書上記載,李榮寶有九子二女,只是不知是其中的哪一位!

    “哈哈!”紅袍男子一拍腦袋,“原來是這麼回事!該要該要!每人再來二十兩,不許耍賴!”那紅袍男子嚷嚷道。

    這麼一說,眾人只得紛紛拿出銀子來。

    “這下合你的意了?”見那紅袍男子得意洋洋地舉著手中白花花的銀子,沖著凌瑤咧嘴笑道。

    “我大清天子看戲,這索要銀子的,你可是曠古至今第一人吶!”國舅爺揚了揚手中的馬鞭,笑道。

    凌瑤順著那男子的話看去,只見弘歷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全然漠視。

    “哈哈!”眾人又是一笑。

    “五哥是怎麼認識這丫頭的?”紅袍男子問道。

    “這位是國舅爺家的老麼,傅恆傅侍衛。”弘晝接著道。

    “傅侍衛吉祥。”雖然弘晝只說了他的官職,凌瑤還是行了禮!

    這可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傅恆,弘歷第一位皇後富察氏親自教導在宮中的弟弟,嘉勇郡王福康安的父親。憑著弘歷對其的偏愛,平步青雲,恩寵優渥。雖在乾隆初年只授了侍衛,但他今後的仕途一片光明,是他九位兄弟中最出色的一位。

    思及此,凌瑤不禁多看了一眼傅恆。眉毛英挺,姿容較好,是個有品有貌的才俊!

    “大王兄、六弟,你是認識的。”弘晝說道。

    “王爺吉祥、六貝勒爺吉祥。”凌瑤福了禮。

    莊親王允祿之六子弘明,自然是沒什麼說的,歷史上也沒什麼名氣。只是這理親王弘皙,少年得志,康熙長子胤之子,身為嫡長孫,弘皙深得□□皇帝康熙的喜愛,因而也是乾隆帝的眼中釘。凌瑤見今日兩人策馬奔騰,不久便反目成仇,不禁感慨起來。

    只見弘皙生的俊俏,這要是在現代,定是個迷倒無數少女的大暖男!但又想到他的結局,凌瑤不禁一陣惋惜,真是天妒藍顏啊!

    “你同我們就免了吧。”弘皙抬了手,笑道,“下次定要給我和六弟掙回這四十兩!”弘皙打趣道,只是那看著凌瑤的雙眸,灼灼生輝,似有什麼在閃耀著。

    弘歷定定地看著凌瑤對著每個人福禮的神態,一臉的高深莫測,深邃的眸子里說不出盛著什麼。

    “去六弟府上!”弘歷收回視線,沉著聲音說道,策馬離去了。

    “走,喝酒去!”傅恆躍身上馬,“定要喝他個痛快!”

    “走!”弘皙駕馬上前,與傅恆並排而行。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