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時節又逢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九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國舅爺、弘明也上了馬,跟著弘歷去了。

    “人都走了,你還瞧著做什麼?”弘晝看著凌瑤隨弘皙離去的目光,神色一暗,輕輕地問道。

    “沒什麼,走吧。”凌瑤收回視線,擺了擺手,說道。

    “你心里還是有大王兄的,對麼。”弘晝定定地看著凌瑤,淡淡地說著。

    “什麼?”凌瑤愕然一驚,不明所以的瞪著弘晝。

    “我們都知道,那日在月影閣,你為了保全大王兄,不惜用鎮國公府去與甦府為敵,難道不是因你對大王兄的情意未了?”弘昆帶著些怒氣,“你到底是鐘意五哥的多,還是大王兄的多?”

    “我……”凌瑤正驚的不知說什麼,又听弘昆說道,“你若對大王兄余情未了,又何必對五哥處處留情呢!”

    “十三弟!”弘晝厲聲呵斥,“別說了,走吧。”

    弘晝上馬,見凌瑤肅穆地立在原地,輕輕地笑了笑,只是凌瑤看見那笑意帶著淡淡的苦澀,見他說道,“上我的馬吧,你的馬只等奴才過來牽了。”接著伸出手,“來吧。”

    凌瑤默默不語,只是定定地看著弘晝伸來的手,過了好一會兒,才遞出手,抓住弘晝伸來的大手,弘晝一個用勁兒,凌瑤便落入弘晝懷中,側身坐在了馬背上。

    弘昆的一席話,讓凌瑤的心怎麼也靜不下來了。一路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馬棚的,更不知,茯苓和甦子是怎麼把自己領回來的。

    她對弘晝是喜歡麼?她不知道在這個朝代,自己還有選擇的權利麼?看看那日阿瑪對著長姐的事兒的時候,她便知道,縱然是她,也無法改變命運的安排。即便是喜歡,從此恐怕只能隱匿于心中了。

    養心殿——

    傍晚時分,養心殿內。

    “大金川一役,岳鐘琪辦的不錯。”弘歷側身坐在龍椅上,說道。

    “岳鐘琪自入四川以來,每日與副將參議作戰之事,用盡心思,才得以大獲全勝。”甦召南附和著。

    “岳鐘琪實乃可用之才。”張廷玉說著,“大金川雖得一時安定,但也不可覷,亂民不能平息,必有再起之勢。”

    “臣以為,\攘外必先安內\,亂民助長了逆賊的氣焰,須殺一而儆百,懲而大忌!”鄂爾泰上前一步說道。

    “皇上,臣以為,亂民之亂,在于生計。大金川等地,自□□以來,田地荒廢,顆粒無收。所謂\民以食為天\,溫飽不得以解決,人心必亂!”甦格說道。

    “鎮國公所言極是,可眼下皇上登基不久,國庫存糧虛空,又怎麼安撫得了亂民之悠悠眾口!”甦召南側過身來,看著甦格。

    “國庫空虛!”弘歷蹙了眉。

    “皇上,近來南方山東、江甦、浙江等多地收成大好,若將東糧西調,定能解決燃眉之急。”甦格接著說道。

    “皇上,鎮國公所言極是。”張廷玉說道,“四川天府之地,若無戰事,歲歲年年皆糧草充足,如今為戰事所困,田地荒蕪,長此下去,必有大亂!”

    “不錯。”弘歷開了口,“甦格,即刻啟程,辦理\東糧西調\之事。”

    “臣領旨!”甦格單膝跪地,叩了禮。

    福青培躬著身子,提著拂塵走來,行了禮,說道,“皇上,甦貴人請您移步鐘粹宮用膳。”

    甦召南一听,暗中竊喜。

    “今日就到這兒吧,退下吧。”弘歷說著。

    “臣等告退。”眾人叩了禮退出了養心殿。

    “你去告訴甦貴人,朕今日乏的很,就不過去了。”弘歷打發著。

    “這……”福青培為難地立在原地。

    “怎麼?還有事?”見福青培揚言欲止,弘歷蹙眉問道。

    “回皇上,您這要是不去一趟鐘粹宮,恐怕奴才們受罪的就不是這耳朵了!”福青培苦笑一聲,說道。

    “怎麼?”弘歷疑惑。

    “萬歲爺,您都七八日沒進這這後宮了,奴才們的耳朵都被這後宮主子們念叨的起了老繭了!”福青培打趣地回著話,“唯鐘粹宮最甚!”

    “呵呵……”弘歷低笑一聲,“甦貴人愛念叨朕,不是一日兩日了。”

    “哎呦喂,您不知道,甦貴人一日不見您啊就寢食難安哦!”福青培苦叫連連。

    “哈哈!”弘歷聞言,朗聲笑了起來,“那去瞧瞧吧,免得她又來念叨你。”

    “謝皇上體恤奴才!”福青培機靈地叩了禮,起身揮了下手中的拂塵,朗聲道,“擺駕鐘粹宮!”

    “皇上駕到!”福青培行在前方,揮手甩了下拂塵,喊道。

    “皇上萬安!”鐘粹宮一行人早已跪在殿前。

    甫到鐘粹宮大門,就瞧見甦雲苓一身盛裝,跪在門口接駕。

    “起來吧。”弘歷伸出手,拉起甦雲苓,“晚間夜涼,以後就不要在門口接駕了!”

    “臣妾想早點見到皇上嘛!”甦雲苓巧笑一聲,隨著弘歷入了殿。

    “朕听說,你又念叨朕了,就過來看看你。”弘歷入座後說道。

    “今早去皇後宮中請安,才知皇上好幾日不進後宮了,皇後著急,讓咱們姐妹想想法子。”甦雲苓說道,“想來不是皇上不想入後宮,乃是不想我們這後宮姐妹們啊!”

    “這兩日朝政繁忙,朕也乏的很。”弘歷說道。

    “那皇上怎有功夫出宮賽馬去!”甦雲苓搶聲道。

    “你怎知朕去了城南馬場?”弘歷眯起雙眼,厲聲問道。

    “臣妾……臣妾……只是,私下……多問了幾句……”甦雲苓見弘歷冷著臉,心謹慎地說著。

    “私下?”弘歷沉聲道。

    “皇上恕罪!”甦雲苓見狀不妙,撲著跪在弘歷面前。

    “你歇著吧,朕去瞧瞧皇後。”弘歷漠視著甦雲苓,抬腳跨出了鐘粹宮。

    “主。”婢女折喜看著還跪在那地上的甦貴人,連連上前扶起,顫著嗓子說道。

    “滾!”甦雲苓怒喝一聲,推開了折喜。

    甦府——

    “哼,‘東糧西調’!”甦召南冷哼一聲,“竟能想出這招!”

    “那父親在四川安插的糧商不是沒了用武之地?”甦文蹙眉說道。

    甦召南,九門提督,甦貴人甦雲苓之父。甦貴人得皇上寵幸,甦召南更握有兵權,甦氏一族在朝中不乏位居高官之人。甦召南長子甦武,領侍衛內大臣,官居正一品武官,甦召南次子甦文督察院左督御史,官拜正三品文官。

    “哼,斷我的財路!”那甦召南狠狠地將手中的茶杯砸向地面,恨恨地說著。

    “老爺,什麼事?”那僕人應聲而今,看著一地的狼藉。

    “沒你的事,出去。”甦文怒斥一聲,遣了僕人。

    “哼,甦格,你竟三番五次地與我作對,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讓你如此得意。”甦召南若有所思,看著前方。

    “父親的意思是?”甦文上前問道。

    甦召南招了甦文,附在耳邊輕輕地說著。

    “妙!”甦文大贊一聲,說道,“我這就派人去辦。”

    景仁宮——

    夜深了,紫禁城的宮燈將人影拉長。景仁宮內,流金般的燭光微微搖曳。

    皇後拿了一枚銀簪子,挑了燭芯,那燭光又盛了些許。

    皇後坐在寢榻上,手執詩書,低眉看著。不一會兒,景桃端著茶水進了殿。

    “娘娘,您喝口茶。”景桃福了禮。

    “眇眇兮愁予,裊裊兮秋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身後傳來一聲淺笑,“屈原筆下的湘夫人,定沒有朕的皇後美!”

    “皇上萬安!”兩人一見來人,連忙福了禮。

    “外頭的奴才竟也不知通傳,讓皇上在此候著!”皇後嗔怒道。

    “不打緊,這樣的場景,朕也有些時日沒見過了。”弘歷伸出雙手,扶起皇後。

    “皇上怎這個時辰過來了?”皇後柔聲問道。

    “朕心里念著你,便過來了。”弘歷拉著皇後的手,坐在寢榻上,景桃見狀,機靈地退了出去。

    “臣妾听聞,皇上讓九弟隨鎮國公去了?”思及此,皇後不禁凝眉,憂慮萬千。

    “傅恆需多加磨練,甦格老練,閱歷豐富,讓他跟著甦格,歷練歷練總是好的。”弘歷說著。

    “九弟性子急,歷練歷練也好。”皇後舒了眉頭,起身伺候弘歷寬衣。

    “今日清早,同傅文一道出了宮。”弘歷隨口閑聊著。

    “四哥也有好些日子沒入宮了。”皇後頓了頓,含笑問道,“近來可好?”

    “好著呢。”弘歷笑著說道,“白白掙了銀子,哈哈。”

    “怎麼一回事?”皇後見弘歷嘴角上揚,好奇地問著。

    “下回你見了他,自己問去吧。”弘歷上了寢榻,“來。”沖著皇後招了招手。

    皇後巧然一笑,明滅不定的燭光,映得她泛著微微的暈光,煞是迷人。

    弘歷定定地看著身下的皇後,深邃的眼眸,幽暗不見底,喃喃低語,“無縱鬼隨,以謹繾綣。”

    只見皇後莞爾一笑,欲語還羞,垂了眼簾,雙頰已是一片緋紅……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