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時節又逢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隨著太後壽誕將至,鎮國公府也漸漸忙了起來。府中上下,打掃修飾,事無巨細,無一不全。凌瑤每日在月影閣與府內奔走,為了太後的這個壽誕,她可謂是費勁了心思,絞盡了腦子。

    壽誕那日,鎮國公府早早便已經喧鬧了起來了,僕役婢女張燈結彩,掛彩飾的掛彩飾,搬桌椅的搬桌椅,熱鬧非凡。

    “這邊這邊。”凌瑤一邊指揮著幾個侍衛在朗翠園的一塊空地上搭著戲台子,一邊檢查著各項事宜的進展,“心點,別砸啦。”

    “那邊再過去點,好好,就這樣。”凌瑤端了杯茶水,飲了兩大口,“格格、格格……”剛歇了會兒,便听見了茯苓的叫聲傳來。

    “福伯說,讓您去廚房看看點心,師父們都做完了。”茯苓興奮地叫著,“大師傅好生了得,都按著您的圖,給做出來啦。”

    “格格、格格,”甦子又吼道,“甦管家說您在商行定的貨,商行的伙計給您送來啦!”

    “格格、格格,您去瞧瞧……”

    “停停!”凌瑤抱著頭大叫道,“一個一個說,你們格格我啊,都要累趴下了!”

    一番折騰,一切皆已準備妥當,凌瑤滿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而此時夠得上門第的王公大臣早已陸陸續續地入了府,宮里派來打前兒的太監也正好到了,那太監詢問了幾句,便出了府去,不一會兒,便听見一道高亢的聲音傳來,是太後身邊的總管太監榮海,“皇上、太後駕到!”

    一時間,台上台下的人兒皆起身叩首,“皇上萬安、太後金安。”

    郎翠園的院門口一直到看戲的亭子,中間鋪了一道約六七尺寬的長長的紅色地毯,地毯上面灑滿了各色各樣花瓣。那地毯上每隔一段路便有一道拱形的花門,那門身皆是用粉色、藍色、紫色的繡球花編制點綴起來的。地毯的兩邊是四盆大型的盆栽,里面栽植的綠色的樹木,被修建成“萬壽無疆”的字樣。

    從那人群中望去,只見弘歷著一身明黃朝服,攜眾人緩緩走來。弘歷的右側是太後,一身華服,雍容華貴,左側的那女子,看那一身行頭想來是當今皇後了,凌瑤見那女子,面容溫潤,想來是個好脾氣的人。弘歷的身後還跟著三位妃嬪模樣的女子,皆盛裝出行。

    “凌瑤呢?”一行人剛入朗翠園,太後就拉著鎮國公福晉問道。

    “太後瞧,在哪兒呢。”福晉笑了笑,指了指一旁戲台下還與樂師說著什麼的凌瑤說道。

    “快去,叫到哀家這兒來。”太後眉開眼笑,身後的榮海機靈地去請了凌瑤。

    “皇上吉祥,太後吉祥。”凌瑤看著二人,福了禮。

    這就是弘歷的生母,歷史上在位最久的太後,一生享盡榮華富貴的皇太後。凌瑤看著太後,淡淡地笑著,倒是一旁的弘歷,有趣地瞅著她。

    “這些都是你想出來的?”太後指著那些稀奇玩意兒說道,“快給哀家說說這都是些什麼啊?”

    “是,太後。”凌瑤上前扶著太後說道。

    凌瑤領著眾人穿過花狀拱門,便來到了看戲的亭子旁,那台上遙遙望去三座高席,居中的是皇上的,兩側乃太後與皇後之位,兩側各置辦了兩排六座的次席,皆是宗親王室的席位。亭子之下的兩側,各安排了兩排長長的位子,供各位大臣觀看。亭子正對面便是臨時搭建的戲台,戲台後面有個室,這室通向鎮國公西側的客房,供各位唱戲的人換妝歇腳。戲台的兩側皆是各種餐食酒水,那餐桌上的各色食物,滿目琳瑯。一切有序的進行著,這壽宴被置辦的有聲有色。

    “哀家听說,這都是你辦的?”待眾人入座之後,太後瞅著凌瑤笑道。

    “回太後,凌瑤為了給太後置辦這場壽宴,可是費了不少心思呢。”凌瑤嘟著嘴說道,“只要您能開心,凌瑤也是值了。”

    “凌瑤,好好給太後回話。”次席上的鎮國公低聲呵斥了一聲。

    “無妨無妨,哀家雖許久未見凌瑤了,但也不要太過生疏,這樣極好。”太後呵笑道,“這次壽宴凌瑤有心,該賞。”

    “太後,您都還沒看完凌瑤給您準備的壽宴呢,凌瑤怎麼好向太後討賞呢。”那凌瑤機靈一笑,“等您看完了,凌瑤再向您討賞,豈不是更名正言順啊?”

    “你倒是慣會算計。”一旁的弘歷似笑非笑地看著凌瑤。

    凌瑤睨了一眼弘歷,沒有接話。

    “凌瑤!”鎮國公佯怒道,瞪了凌瑤一眼。

    “哈哈,這孩子啊……”太後嗔笑道,“好好!”

    “我倒要看看她能折騰出什麼好玩意兒來。”弘明在次席上嚷著,惹得眾人一陣呵笑,“這幾日,都沒見著她,每每過府要找她玩,要不就是閉門謝客,要不就是出府辦事去了,這般神秘,想必是有些看頭的。”

    “這些嘛你倒是不要再猜了,這一會兒便可知曉了。”國舅爺在一旁打趣道。

    “既然大家伙都這麼有興致,你就趕緊給我們看看吧。”傅恆早已按耐不住了,嚷嚷著。

    “啪啪”凌瑤得意地笑了笑,怕了拍手,便見兩排身著奇異服飾的女子端著點心走了過來,一一給眾位分發。

    “喲,鎮國公這婢女的服飾真是少見。”惠妃高氏叫道。

    “這發髻也是新奇。”眾人之中又起聲道。

    “不過最新奇的想必還是這個吧。”皇後指了指桌前的餐點,細看了下,又笑道,“凌瑤格格給我們說說吧。”

    “回皇後娘娘的話,這是沙拉,只是供餐前調劑的。”凌瑤莞爾一笑,“只是些水果加了蜂蜜、牛乳、糖粒的玩意兒,酸酸甜甜的,餐前吃著最是開胃。”

    “哈哈,我倒是還沒見這般吃法。”弘皙笑道,“當真是稀罕。”

    “太後您嘗嘗看。”凌瑤上前,夾了塊遞給了太後。

    “嗯,確實不錯。”太後點了點頭,笑道。

    “那就請太後滿滿品鑒吧。”凌瑤示意道,便見那婢女便開始一道一道地上著菜肴。而那戲台子上也已經咿咿呀呀的唱起了戲來了。此時唱得是《麻姑拜壽》,不一會兒功夫,餐桌上已經擺了不少,眾人們也一道吃了起來。

    席座上,太後不是和一旁的弘歷說著菜肴,而弘歷的視線也中時不時地落在凌瑤身上,幾個王爺貝勒國舅爺時有說笑,酒水喝的不多,只是弘明與傅恆時不時地說著什麼,惹得眾人一陣哄笑,又皆看向凌瑤,而凌瑤此時正忙碌在戲台上,並未看出什麼異常來。

    戲台上的戲換了一出又一出,王親們也都熟絡了起來,氣氛也活躍了不少。此時戲台上正唱的是《天女散花》,正熱鬧的時候,便听見一個太監叫道,“和親王到、履親王府十三貝勒到。”

    “兒臣來晚了,恭祝太後萬壽無疆。”弘晝攜弘昆在席前跪著行了禮。

    “你倒是還知道來啊!”太後嗔怒道。

    “兒臣這是給您尋壽禮去了。”弘晝笑了笑,一旁的隨從便拿了個錦盒,遞了上去,榮海見狀,忙接了下來,在太後的跟前打開來了,“太後,是國色天香圖啊!”

    “快,哀家瞅瞅。”太後笑道。

     窨醋藕脛縲Φ潰 疤 笥值靡桓奔炎鰲!br />
    “快收起來吧。”太後樂的合不攏嘴嘴,“你兩也快坐下吧。”

    那戲台上的戲又接著唱了起來,眾位王親又是給太後祝壽敬酒,又是各自找人喝了起來。酒酣之際,見弘明嚷道,“太後,弘明恭祝您鳳體安康,健康長壽。”

    “哈哈,好、好。”太後看著弘明,“你們只管作樂,不必顧慮哀家。”

    “那怎麼成,這可是給您祝壽的,怎麼好讓壽星晾著,我們自己作樂?”瑪爾笑道,先皇膝下女兒甚少,成年的皆已出嫁,京中能數得出有位的格格並不多,而瑪爾深得太後喜愛,說起話來倒也不拘謹了。

    “瑪爾,怎能這般與太後說話。”恭親王坐在次席首位,寵溺地看著女兒。

    “哎,無妨。”太後笑道,“瑪爾一向如此,你又何必拘泥。”

    “這孩子也太沒規矩了。”恭親王笑著說道。

    “阿瑪終日只知道訓斥人家,好沒意思。”瑪爾嘟著嘴回著嘴。

    “王叔不訓你,只怕也有人會訓你!”弘晝戲謔道,輕輕地睨了身側的弘昆,只見他皺了皺眉頭,沒有接話。

    “我!”瑪爾看了一眼弘昆,立刻噤了聲,坐回了席上去,惹得眾人又是一陣哄笑。

    “太後。”甦文行了禮,“臣听聞,凌瑤格格為了此次的壽宴,還專門請了月影閣的人給您排了戲,連這戲都是凌瑤格格自己編排的呢。想來也是別開生面,也不知排的是哪一出啊。”甦文淡淡的說辭,讓席位上的幾人皆是一怔,默不作聲。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