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強勢婚寵︰重生女特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參加自己的葬禮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葉宋死了。

    在游戲里叱 風雲多年最擅長一槍爆頭的葉宋在現實世界里被一顆子彈狠狠的貫穿了天靈蓋,一槍斃命。

    葉宋又活了。

    此時的她,一襲黑衣,胸帶百花,戴著一頂將頭頂遮得嚴嚴實實的帽子,在一片低低的綴泣聲中,參加自己的葬禮。

    看著懸掛在正中央的黑白相框中英氣逼人的女孩,听著牧師沉重莊嚴的嗓音敘述著她的豐功偉績,葉宋面容扭曲,咬牙切齒的表情將身旁剛才面遺體時懵懵懂懂的小男孩嚇得嚎啕大哭。

    小男孩的母親趕緊將他抱起,一邊輕聲哄著一邊向葉宋投去歉意的目光。

    還沒等到葬禮結束,葉宋就沖了出來,因為動作太急,途中不小心扯到了腰,疼得她微微皺眉。

    她不擇手段歷經周折從a市跑到h市來參加自己的葬禮,或多或少都存著一點僥幸的心理。

    她沒有死,沒有重生到另外一個人的身上,更沒有招惹那個可怕的男人,這一切都是一場夢罷了……

    而現在,她終于可以死心了……

    幾個年輕的女孩從旁邊經過,輕輕的交談聲傳入葉宋的耳朵里。

    “唉,葉小姐年紀輕輕的,怎麼就因急病去世了呢……”

    “太可惜了,這可真是天妒紅顏啊!”

    “听說葉小姐醉心事業,26歲了連男朋友都沒有交過,真是太可惜了……”

    葉宋︰……我日

    她葉宋,表面上是h市葉家的大小姐,在家族企業里工作,年紀輕輕便身居高位,是眾多同齡人傾羨的對象,但她真實身份是雄踞國際排行榜之首的王牌特工,reaper佣兵團的最大boss,代號“葉煞”。

    身為黑暗世界的王者,她的死,看似意外,葉家為了掩飾便對外聲明她是因為急病去世,但事實怎會那麼簡單。

    但如今的情況,葬禮都辦完了,葉家肯定是回不去了,更何況葉家于她而言不過是為了隱藏身份罷了,回到reaper也不現實,不僅僅因為她的身手在換了身體後也受到了巨大的影響,短時間根本回不到巔峰狀態,而且就算她表明身份,借尸還魂這種事本就玄幻,十有八九會被研究所那群科研狂人當成小白鼠切片。

    所以葉宋這個名字也不能再用了,她現在的名字,叫宋燁歡。

    一向囂張跋扈的她終于勉強產生了一絲多愁善感的情緒。

    但她的心態一向良好,不過是片刻的功夫,宋燁歡就將負面情緒一掃而空,臉上又揚起漫不經心的笑容。

    淪落到這種地步了,不手刃前世取她性命之人,不在這個世界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怎麼對得起她前世“煞神葉”的稱號,將來她掛了,面對同樣變成鬼的昔日老友,怎麼圓她生前裝下的13?

    瞬間滿血復活壯志凌雲的宋燁歡猛地挺直了腰。

    “嘶——”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想起了自己“負傷”的事實。

    這點疼痛對以前的她來說根本可以忽略不計,但偏偏這個身體嬌貴的要命,而且特別怕疼,剛才那麼一扯,疼的她眼淚差點掉下來。

    伸手扶住腰,心里暗自將那個讓她“光榮負傷”的男人咒罵了千百遍,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此時的姿勢和路邊遛彎的老奶奶出奇的一致。

    等到罵出氣了,宋燁歡抬頭,眸光掠過人群時,瞳孔驟然緊縮,充滿了不可置信。

    怎麼會是他?

    他不是在a市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確認自己沒有看錯的宋燁歡悚然一驚,趁著對方沒有發現自己,正打算以光速撤離現場。卻沒有想到,剛才那麼一眼,瞬間便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穆煜城轉頭,漆黑的瞳孔里閃過一絲暗芒,劍眉微微蹙起,疑狐的望著身後不遠處鬼鬼祟祟的少女,面露警覺。

    宋燁歡僵著脖子,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邊不動聲色的準備離開,心里暗暗驚嘆他絲毫不輸于她的警覺性。

    畢竟是z國第一名門穆家欽定的繼承人,受著精英教育長大的穆煜城,怎麼可能是個酒囊飯袋。

    穆煜城此時並沒有穿正裝,一身黑色的長風衣將襯得他身材更加修長挺拔,很明顯是來參加葬禮的。

    宋燁歡顧不得回憶她前世和穆煜城有什麼交集,能讓他專門來到h市來參加葬禮,一想到他在佔有她時那雙散發著狠厲嗜血的眸子,想起他這兩日殺伐果斷逼得她差點跳河的雷霆手段,宋燁歡深知落在他手里的下場。

    可就在這時,一陣風毫無預示的迎面吹來,將宋燁歡頭上那頂大得離譜的帽子吹開,露出一頭極為惹眼的紫毛,淺紫色的長發在空中飛舞。

    宋燁歡動作迅速立即將帽子拽下來遮住頭發,但看見穆煜城瞬間變得凌厲起來的眸子,以及空氣中驟然傳來的強大的壓迫感,顯得她的動作有那麼點……多余。

    那還等什麼?跑啊!

    宋燁歡迅速將頭上礙事的帽子撇下,一頭淡紫色的及腰長發被高高梳起,隨著她瀟灑利落的動作在空氣中甩出飄逸的弧度,整個人的動作敏捷而帥氣,但在宋燁歡偏頭的瞬間,身形高大身手同樣敏捷的男人緊隨其後。

    若是在平時,宋燁歡一定會欣賞穆煜城,甚至可能會佩服他,因為同為習武者,宋燁歡非常清楚能練就如此敏捷的身手和反應能力有多麼不容易。

    但是此刻,她只想罵娘。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宋燁歡甚至在余光里看見了他的衣角。

    “小姑娘!前面有車!”

    在路人的驚呼中,宋燁歡偏頭,看見一輛突然出現的車直接橫在了馬路上,擋住了她的去路。

    對普通人來說,用車堵人這一招可謂是百無一失。

    但普通人中,很明顯不包括宋燁歡。

    宋燁歡的唇角揚起一抹不羈的笑容。

    來的正好!

    就當眾人都以為她會停下來時,宋燁歡徒然加快了速度,在無數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突然凌空而起,雙手在車頂上借力一推,整個人干脆利落的從車上翻了過去。

    “哇!好帥,這是在拍電影嗎?”

    看似身形嬌小的女孩竟如此身手不凡,路人紛紛駐足驚呼,穆煜城眸光一沉,修長的雙腿凌空一躍,穩穩落地,直接朝著宋燁歡的方向掠了過去。

    察覺到肩膀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穩穩鉗制住,宋燁歡的徒然繃緊了神經,猛地側身擺脫了他的鉗制,同時一記手刀毫不留情的朝著穆煜城劈了過去。

    看似勢如破竹的一下被男人輕松躲過,穆煜城眉心緊蹙,想要將宋燁歡雙手反剪到身後。

    穆煜城在年幼第一次學習武功時便在心里暗暗發過誓不與女孩子動手,而此時的情況很明顯超出了他的預想。

    而宋燁歡的目的就更簡單粗暴了,如果落在他手里,不說別的,就憑借她在他中毒失去意識的情況下把他睡了,就這一條理由就足夠被穆煜城千刀萬剮。

    雖然她也是被人算計的……

    更別提在這之後她都做了些什麼……

    宋燁歡就是單純的想將他撂倒後方便跑路,但在穆煜城再一次輕而易舉的躲過她的進攻,對上男人那雙帶著嘲弄的眼神後,她被激怒了。

    身為佣兵女王,她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戲弄過!

    “耤I穆煜城,你要是個男人就跟老子打一架,別娘們兮兮的就特麼知道躲!”清甜軟糯的嗓音,就如同她甜美的長相一樣,但說出的話卻讓人大跌眼鏡。語氣里更帶著一股子濃郁的囂張,仿佛高高在上的王者般不可一世。

    穆煜城單手背在身後,另一只手輕而易舉將她的拳頭擋開,握住她的手臂,精致削薄的唇貼近她的耳畔,灼熱的氣息帶著淡淡的煙草味打在她的耳畔,笑容有些邪佞,意有所指道︰“我是不是男人你難道不清楚嗎?嗯?”

    宋燁歡頓時臉頰爆紅,不是害羞,是被氣的。

    能讓一向“厚臉皮”的宋燁歡紅臉,穆煜城也是個人才!

    在過去,哪個臭小子活膩味了敢對佣兵女王這麼說話?

    宋燁歡怒極反笑,虛眯起雙眼,湊到男人的唇邊,淺笑︰“確實不太清楚呢,畢竟……”說到這,她別有深意的朝著男人某處看了一眼,繼續道︰“用不用我幫你介紹醫生啊,穆先生……”

    反正得罪他的事情多了去了,破罐子破摔的宋燁歡干脆反調戲了回去,總之在這種情況下,面子絕對不能丟。

    那晚的一幕幕從宋燁歡腦海中閃過,雖然房間昏暗,但她還是依稀看清了男人修長的身形和勁瘦的腰身,身材什麼的,簡直堪稱完美。

    別的先不說,穆煜城體力是真的好,事情已經過去兩天了,但是宋燁歡到現在還腰酸腿痛,所以看醫生這句話,多多少少是有點違心的……

    但沒辦法,面子不能丟!

    這叫什麼?

    死要面子活受罪。

    清甜的嗓音驟然在耳邊響起,穆煜城愣怔了一瞬,但在听到宋燁歡的話後本漠然的臉上瞬間變得陰雲密布,連同眸子都瞬間冷了下來。

    對上宋燁歡那雙清澈卻又充滿玩味的眸子,穆煜城笑容帶著些許涼薄,說出的話如同從牙齒里迸出來一般帶著狠厲︰“既然如此,不如找個時間重新體驗一下,包君滿意……”

    “啊?還有下次啊”宋燁歡故作詫異道,清澈的瞳眸里帶著狡黠,眉宇間隱約浮現出桀驁不馴,“放心,不會有下次了……”

    說完,反手便是一拳頭,直接朝著穆煜城門面而去。

    ------題外話------

    新人新文,求小仙女們多多支持啊~筆芯~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