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強勢婚寵︰重生女特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4章 你猜猜我是誰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宋越軒回過神,下意識的擺出一個自認為風流倜儻俊美無雙的笑容,單手扶著門框︰“這位小姐,一個人住嗎?”

    宋燁歡看著他眼底毫不掩飾的垂涎,眼底閃過一抹厭惡︰“不,我是半個人住!”說完便要將門甩上。

    一把菜刀怎麼夠,她應該拿個手榴彈。

    “嗷嗷嗷——”應該是這種事干多了,宋越軒妄圖嫻熟的用手臂擋住關上的門,卻沒想到宋燁歡一個大力,鐵門如同綁了炮仗的絞肉機般差點將宋越軒的手臂絞斷。

    “疼疼疼——”宋越軒抱著被夾的手臂滿地打滾,抬頭,就看見宋燁歡抱著手臂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宋燁歡略帶嘲諷的笑容深深刺痛了宋越軒,他收斂起痛苦的神色,面帶輕浮的看著她。

    “行了美女你別裝了,我知道你這樣就是為了吸引我的注意,現在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又何必裝出這種樣子。”宋越軒開口,一幅“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不好意思說但我都懂你”的神色。

    宋燁歡傻眼了……

    被稱為自戀界的精英,不要臉界的翹楚的宋燁歡活了這麼多年,頭一次看見比她臉皮還厚的人。

    宋越軒這種人都能有如此自信,而她宋燁歡就算是再不靠譜,也比宋越軒強好嗎?

    真想讓蕪霜他們看看,他們之前對她的評價是多麼的膚淺。

    宋越軒看著她毫無反應,認為她正在認真思考自己的意見,趕緊趁熱打鐵道︰“我對你是真心的!相信我,以後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說完,宋越軒自信滿滿的看著宋燁歡,仿佛篤定她一定會答應。

    “……”已經無話可說的宋燁歡看著信誓旦旦的男人,陰惻惻開口︰“宋越軒,你是不是還沒問我叫什麼呢?”

    听到自己名字的一剎那,宋越軒瞳孔一縮,在低頭看見那一頭紫色的長發後,宋越軒突然產生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宋燁歡的住址是從甦月芬那里弄到了,甦月芬的辦事能力他一向是心服口服的……

    一股不真實的荒謬感涌上心頭,宋越軒帶著一絲絲的僥幸,顫顫巍巍開口︰“你……你叫什麼名字?”

    宋燁歡吐字清晰,一字一頓道︰“宋、燁、歡!”

    ……

    ……

    如花在一夜之間變成了神仙姐姐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宋越軒覺得自己可能得了白內障。

    就在宋越軒混混沌沌不知所措的時候猛地低頭驟然看見宋燁歡眼底浮現著淡淡的嘲諷,心頭莫名的怒火被澆上了油,瞬間爆炸開來。

    宋越軒喘著粗氣,心中充斥著不知名的怒火,燎得他渾身煩躁。

    哼,她明明知道自己是來找她的還不直說,偏偏等到自己一見鐘情表明真心後才說出來,肯定就是為了看他笑話。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女人。

    簡直和她媽媽一樣,壞到骨子里了。

    經過這件事的宋越軒更加堅定了將宋燁歡賣掉的想法。

    曾經心中的一絲不忍此刻蕩然無存。

    宋越軒笑著,眼底的狠辣一閃而過。

    *

    十分鐘後,宋燁歡坐在宋越軒的車里。

    嶄新而線條流暢的跑車,奢華的真皮座椅,最為亮眼的顏色足以說明這輛車的價值絕對不下百萬。

    畢竟是宋家唯一的兒子,受寵是理所當然的。

    也不知道她回去後,甦月芬能不能大發慈悲給她一輛電動車?

    宋燁歡嗤笑,憑甦月芬的德行,能給她輛帶輪子的就不錯了,要什麼自行車啊……

    “奶奶和淺明天回來,是特地回來給你接風的。”說道宋淺的時候,宋越軒眸子里明顯閃過一絲不屑。

    至于她們回來是給她接風還是給她下馬威,這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宋越軒繼續道︰“怕你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呆時間長了不習慣上流社會的生活,我今天特地帶你出去見識見識,省得丟我們宋家的人!”

    在宋越軒潛意識中,宋燁歡就和鄉下來的沒什麼兩樣,頭發長見識短,這不,隨便糊弄幾句就答應跟著他走了。

    他也沒說謊,確實是帶她出去見見世面,只可惜這個世面見完,她這輩子也差不多毀了,但在宋越軒眼中卻是理所應當。

    看了眼時間,宋越軒一腳油門,跑車如同離弦的箭飛了出去,帶起一陣塵土飛揚,疾馳而過的車讓小區門口幾個曬著太陽嚼著舌根的大媽們吃了一嘴灰。

    “我呸!”其中一個大媽對著離開的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惡狠狠道︰“不就是和那個女的一樣出來賣的嗎?神氣什麼啊?現在的小姑娘為了錢可真是一點臉都不要了,這種貨色放在我們那個時候,可是要被浸豬籠的!”

    大概每個地方都有這樣一群婦人,她們聚在一起無所事事,最喜歡做的就是整天包含惡意的家長里短搬弄是非。

    從前這個地方搬來一個為了尋求靈感的年輕女編劇,整天呆在家里足不出戶卻衣食無憂,明明很正常的一件事卻被這群嘴碎的婦女造謠她當小三被人玩弄懷孕偷偷在這里生孩子,閑言碎語卻傳的人盡皆知,到最後女編劇甚至出個門都被人指指點點。

    就在女編劇不堪受辱準備搬離這里的時候,幾個蓄謀已久的小混混在半夜強行撬開了她家的門,將她輪番玷污了。

    這件事在當時鬧得非常大,但到最後卻因為人證物證不足而不了了之。

    這群長舌婦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的幾句話就毀了一個女孩子的一生,但令人不恥的是她們絲毫不覺得羞愧。

    “這事能怪那群男人嗎?要不是這女的自己不檢點,誰會動她啊!再說,跟我們有什麼關系……”

    在女編劇搬走後不久宋燁歡就搬了進來,年輕而獨居的女性,再加上在她們眼里“一看就不正經”的穿著打扮,從此宋燁歡就成了她們新一輪的造謠對象。

    最先開口的女人姓黃,是十里八村中最八卦嘴最碎消息最靈通的女人,大家都叫她一聲黃姐。

    黃姐一說完就一臉倨傲的等著,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都瞬間被吸引,其中一個顴骨極高面相刻薄的女人急不可耐道︰“黃姐消息果然是最靈通的,快說說那個女的究竟是什麼來頭!”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