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強勢婚寵︰重生女特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5章 莫不是瘋了吧?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黃姐一說完就一臉倨傲的等著,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都瞬間被吸引,其中一個顴骨極高面相刻薄的女人急不可耐道︰“黃姐消息果然是最靈通的,快說說那個女的究竟是什麼來頭!”

    “我就說嘛!誰家正常小姑娘把頭發整成她那樣,跟山雞似的,果然是出來賣的!”

    黃姐一臉不屑的又啐了一口,尖銳的嗓音驟然響起︰“我可跟你們說了啊,這小浪蹄子就住在我們家樓上,這一天天啊,這屋子里可從來沒缺過男人呢!”

    “這我可听說了啊,前幾天就咱們小區,有個男的開著豪車半夜送她回家,那車啊,死貴死貴的,跟這個還不是同一輛,肯定不是同一個人!”其中一個婦女乍有其事的開口,仿佛親眼見到一般。

    “我說啊,這個小浪蹄子肯定是被老男人包養了,還水性楊花不知羞恥的又勾搭上一個!”有人一臉厭惡的開口,可眼中卻有一絲絲的嫉妒。

    她們嘴上雖然看不起,但如果事情真的落在她們頭上,一個個肯定是搶破頭都要上的。

    話題被終結,她們又聊起其他的話題,但流言卻漸漸流傳開來,對宋燁歡未來產生了不小的影響,當然,這是後話。

    *

    這邊,宋越軒帶著宋燁歡穿過一條奢華的長廊,又經過一道隱蔽的暗門,進入一個異常開闊的房間。

    開門的一瞬間,炫彩奪目的燈光瞬間將宋燁歡籠罩,舞池中妖嬈的舞娘舞動著身軀奪得滿堂彩,喧鬧的聲音不絕于耳,長長的賭桌上無數富豪一擲千金,只為奪美人一笑。

    衣香鬢影,推杯換盞,奢華無度,這種會員制只對有權有勢的人開放的地下賭場從前的葉宋沒少光顧,可對于宋燁歡來說確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燈光下,宋燁歡狹長的鳳眸微微眯起,劃過一絲危險的暗芒。

    走在旁邊的宋越軒側目,看著宋燁歡精致無雙的側臉,對這個顏值忽高忽低飄忽不定的妹妹,最終一切復雜的情緒都化成了對金錢的貪婪。

    宋越軒叫過一個服務生耳語了幾句,服務生恭敬點頭,帶著他們饒過人群,在賭桌的另外一頭,找到了宋越軒想找的人。

    賭桌前,一個又矮又胖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正罵罵咧咧的坐在那里,旁邊的幾個人正一臉諂笑的奉承著。

    男人面前本來堆積如山的砝碼此時已所剩無幾,他扔掉了手中的煙頭,猶自不解氣,將旁邊打扮著花枝招展的女人拽過來狠狠的捏了兩把,臉上的怒氣才漸漸消散。

    “鮑總……”女人窩在鮑總的懷里嬌滴滴的喊道,旁邊的人群發出猥瑣的笑聲。

    “鮑總,原來你也在這里,真是太巧了……”宋越軒強忍著惡心走到他面前一臉驚訝道,仿佛他遇見鮑總真的是偶遇一般,同時不留痕跡的將宋燁歡退了出來,一臉諂笑。

    宋越軒本來想將宋燁歡打扮一番在帶過來,但是怕這里的人再把她打扮出一個觸目驚心的效果,更擔心鮑沒有耐心的直接走人,于是只能暗含僥幸的直接將人帶過來。

    鮑總大名鮑輝,早年靠著挖煤起家,現在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板,在業內以財大氣粗貪財好色出名。

    經常被美女用這種借口搭訕,但是被男人倒還是第一次,鮑總細小的眼楮瞥了宋越軒一眼,客套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旁邊面無表情的宋燁歡吸引了全部目光。

    “哎呦……”原來把全部重量都壓在鮑總身上的女人因為突然松手失去了唯一的支撐,重重的摔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

    女人憤怒的起身,憤憤不平的瞥了一眼旁邊幸災樂禍的人們,然後狠狠的瞪著宋燁歡,眼中滿是狠毒。

    “是啊……好巧,這位是……”鮑總色眯眯的盯著宋燁歡,眼中滿是垂涎。

    宋燁歡被他直白到不加掩飾的目光盯得渾身發毛,宋越軒忙不迭道︰“這就是我妹妹宋燁歡,要說你們之前就應該見面的,都是燁歡太調皮,但沒想到這麼快就又遇見了,看來你們這是天定的緣分啊……”

    宋燁歡听到這話猛地翻了個白眼,被宋越軒滿嘴瞎話張口就來的本事佩服的五體投地。

    宋越軒就差直接說“今天我就把她送給你了”鮑總哪里還有听不出來的道理,看宋燁歡的眼光更加的肆無忌憚。

    宋越軒趕緊推搡宋燁歡一下“燁歡,這位就是鮑總,愣著干嘛?叫人啊!”

    不把鮑總哄開心了,他的跑車怎麼辦?要不是為了跑車,他才沒那個興趣給宋越軒扯這條線。

    在宋越軒眼里,宋燁歡能跟著鮑總都是撞了狗屎運了。

    宋越軒認為推宋燁歡這一下已經用了力氣,但宋燁歡卻如同腳下生根了般立在那里一動不動。

    “怎麼?宋小姐這是不願意嗎?難道是看不起我們鮑總?”之前那個摔倒的女人陰陽怪氣道,言語中盡是嘲諷和不屑。

    “不就是個私生女嘛,裝清高給誰看呢!”

    “欲擒故縱唄,真以為這樣鮑總就會高看她一眼嗎?”

    “哼,看上去挺清純的,沒想到心機這麼深,看來之前何初初說她勾引別人男朋友,也是真的嘍!”

    “嘖嘖嘖……”

    可能是覺得被拂了面子,鮑總的神色驀地陰沉下來。

    宋越軒大概沒想到他們會突然舊事重提。

    宋燁歡曾經做過的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他們私下嘲笑一番也就罷了,但千不該萬不該在此時此刻提起。

    宋越軒生怕鮑總心生不滿,趕緊將宋燁歡推出來︰“誤會,都是誤會……那個燁歡,快點跟鮑總道歉!”

    宋燁歡︰“……”

    她從進這個屋子後開始仿佛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但現在卻平白多了一堆罪名?

    居然還想讓她道歉?

    莫不是瘋了吧?

    看著宋燁歡依舊無動于衷,宋越軒猛地推搡了她一把,心不在焉的宋燁歡驟然被人打擾,條件反射的出手,眸光卻在掠過桌上那瓶尚未打開的紅酒上時一頓。

    宋燁歡抄起那瓶紅酒順手朝著宋越軒的臉上甩去,看似隨意的一下,但紅酒瓶卻像長了眼楮一樣毫無偏差的朝著宋越軒的眼眶處砸了過去。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