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與女主斗智斗勇的日子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2章 鏡中花水中月 3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為了將此次五大門派兩大家的會議打點妥當,喬正青提前了大半個月開始籌備。

    當初得到曼陀教教主會如約而至時,喬正青真是松了一口氣,他派弟子前往時心中也忐忑不安,唯恐下一秒就看到那出去的弟子的頭顱被掛在他山莊門口。

    幸而季子衿沒有發,竟然還答應了參加此次大會,可謂是讓喬正青舒心不少。

    想他剛接任莊主一位不久,雖然在許多事上他都處理得游刃有余,但對上那曼陀教教主還是難免會有幾分底氣不足。

    “正青哥哥!在忙什麼呀!”

    正在喬正青感慨萬千的時候,少女嬌俏的聲音就在背後響起,不用猜也知道,是他那小未婚妻孟棠來了。

    對于這個可愛懂事的姑娘,喬正青自然也是歡喜得很。

    “明天就是幾大門派聚首的日子了,我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漏下的。”

    孟棠恍然地點了點頭,下一刻她便又笑嘻嘻地抱著喬正青胳膊撒嬌︰“正青哥哥那麼厲害,肯定可以把此次會議辦得很好的!”

    對于孟棠這樣的話喬正青還是很受用的,他失笑,伸手刮了刮孟棠鼻梁︰“就你嘴甜。”

    孟棠吐了吐舌頭,下一秒又像是想起什麼不高興的事皺起了鼻子。

    喬正青一看她這樣子就知道這丫頭肯定又遇著什麼不樂意的事兒了。

    “棠兒怎麼了?”喬正青關懷地問道。

    孟棠皺著鼻子一臉不樂意︰“我听說正青哥哥明天還請了那曼陀教的教主翊笛?”

    “你請她甚,萬一到時候我們找到神物,她出爾反爾據為己有怎麼辦?”孟棠輕哼一聲憤憤道,

    喬正青當然自己的小未婚妻嫉惡如仇的性子,听了這話也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只是給她解釋道︰“無論如何那翊笛的能力是我們幾大門派公認的,她若是肯幫忙自然是好的。”

    “更何況翊笛此人雖然性子差了點,但是人品但還是信得過的。”

    孟棠听了喬正青這話明顯更不滿意了,但她也只是哼了聲就罷,沒有再多說什麼。

    畢竟她拎得清輕重,她自然知道翊笛此人的能力強勢到何種地步,她當然也不會傻到因為一個翊笛去惹喬正青不痛快。

    “棠兒知道啦,但是正青哥哥一定還是要小心為上。”孟棠一本正經地拽著喬正青的袖袍叮囑著,那張皺著的小臉上也竟是擔憂。

    喬正青倒是知道孟家和曼陀教一直不大對付,雖然不知道緣由,但是喬正青倒也知道孟棠這是擔心他的。

    于是他安撫性地伸手揉了揉孟棠腦袋安慰著︰“棠兒放心,我自是有數的。”

    孟棠听了這話才露出笑來滿意地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啦!”

    “爺爺讓我今天不要太吵著你,我就先回去啦!明天見哦!”孟棠一邊說著就已經一邊蹦蹦跳跳地往門口去了,跑到門口還回頭給喬正青揮了揮手示意自己要走了。

    鬧得喬正青哭笑不得︰“好,那棠兒小心些。”

    “知道啦!”

    直到踏出君落山莊時孟棠才收起了那一副笑顏如花的模樣來,她回過頭去望著那威嚴的君落山莊,目光沉沉讓人看不透她眸中情緒。

    只一眼她又轉回頭去,又恢復成那副小女兒家的憨態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無論孟棠有多不待見曼陀教,該來的還是會來。

    六月十四。

    君落山莊廣迎四方來客,喬正青更是起了個大早。

    幾大門派中,以孟家來的最早。

    對于孟棠的這個未婚夫婿,孟家看在孟棠的面子上可謂是給足了面子。

    “正青哥哥!”

    孟棠乖巧地跟在孟家主孟豫身後,在看到喬正青過來迎接的時候當即眼楮一亮,但出于自己爺爺在場也乖乖地壓住了自己的腳步。

    孟豫對這個有了夫君忘了爺爺的丫頭也是沒脾氣,只能哼哼兩聲以示不滿。

    好在喬正青倒是知禮,恭恭敬敬地給孟豫行了禮,孟豫心里這才痛快了點。

    孟棠也拉著孟豫撒嬌︰“爺爺爺爺,我可以去陪正青哥哥嗎?”

    孟豫心里十二萬分個不樂意,但看著自家孫女那小女兒家的嬌態最後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去吧去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我老頭子一個是看不懂的咯!”

    孟棠嘻嘻一笑,連忙朝著喬正青奔了過。

    看著喬正青和孟棠之間的互動,饒是孟豫也只能笑著捋胡子,雖說他舍不得自家這個小孫女,但是看著這兩個人這副模樣倒也覺得般配。

    當初定親為得不過是給孟家尋個後路,孟家日漸式微,昔日君落山莊的少莊主喬正青,可不就是給孟家送上來的肥羊嗎?

    老人家一開始雖是抱著利用的心態,可是真正看著兩個孩子郎情妾意的樣子,心里自然也會覺得滿意了。

    幾大門派陸陸續續到齊入座,孟棠就緊緊跟在喬正青身後忙前忙後。

    這狀似無意的舉動,卻正是在昭告這在場所有人,她便是喬正青未來的妻子,也是君落山莊未來的女主人。

    喬正青可不知道孟棠心里那麼多彎彎繞繞,只是覺得這個丫頭這樣跟著自己忙怪累著她的,心里也不由得多了份憐惜。

    眾人落座後以茶代酒互相寒暄,倒是百獸司的司主提出了疑問︰“這雲谷主為何還未到場?”

    這百獸司司主口中的雲谷主正是醫谷谷主雲經知。

    這江湖之中武林上下對這個醫谷谷主的脾氣也算是略知一二,若說那曼陀教教主翊笛喜怒無常脾性妖冶,那這個醫谷谷主雲經知的脾氣也是排得上號的古怪。

    醫谷谷主雲經知,救人全看心情,他不想救得人就算你把刀架他脖子上他都能告訴你︰“不救,活不了”。

    雲經知不救的人,他的弟子自然也是不會出手相救的,理由很簡單︰

    “谷主說了,沒救了,救不了。”

    于是那個或許還有救的人就因為惹了他不痛快,直接變成沒得救了。

    雲經知脾氣如此古怪,可卻沒人敢對他不敬還是有原因的。雖然他怪是怪了點,但是但凡他出手要救的人就沒有人是不會活的。

    大有起死回生的神話傳說。

    這也是為什麼曼陀教教主脾氣怪了點就被大家喊打喊殺,而雲經知脾氣怪了點卻都是怪別人惹了他。

    畢竟誰也不知道,下一次面臨死亡那個能救自己的人會不會只有雲經知。

    所以百獸司司主這個問題一出來立馬就有人給雲經知打圓場︰“醫谷山遠水遠的,雲谷主來得晚一些也是不可避免的嘛!”

    這話當即得到了一眾人的附和︰“對對。”

    “是啊是啊,醫谷路途遙遠,而且雲谷主事務繁忙,哪像我們這些閑人!”

    “就是就是。”

    為雲經知說話的人實在太多,竟沒一人說雲經知是擺架子。

    也是這時不知是誰嘟嚷了句︰“說來奇怪,怎麼這曼陀教的人還沒來?”

    此話一出,眾人算是找到了發泄口開始義憤填膺地指責季子衿。

    “哼!那妖女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如此場合她竟遲遲不到,可有將我等放在眼里?”

    “妖女就是妖女!”

    “呵,邪教中人也配與我等同座?!”

    “我看就應該挫挫那妖女的銳氣!”

    各種聲音四起,皆是對季子衿的討伐之聲。

    這要是讓季子衿知道了估計得噴這群不要臉的一臉口水。

    說什麼醫谷山高水遠,分明最遠的是她曼陀教,在雲經知那里就是可以理解可以解釋,到了她季子衿這兒怎麼就成了擺架子不把他們放在眼里了?

    雖然她的確不把他們放在眼里吧,但是這麼說出來的意思就不一樣了好嗎!

    但是季子衿對這些都不知道,她對早到和趕時間這兩個詞沒有丁點兒概念。

    在她看來她肯答應喬正青去都是給了喬正青偌大的臉面了,還非要她早到的話豈不是也太給他面子了?

    既然江湖中的人都認定她是邪教是妖女,那她就讓他們更深刻地感受一下什麼叫反派風。

    只是讓季子衿意想不到的是,在她姍姍抵達君落山莊時,另一個會議的主角也才不緊不慢的趕到。

    那腳步四穩八平的,連氣都沒喘一下,可見得是多麼從容不迫。

    季子衿挑了挑眉,有些感興趣地多看了那白衣男子兩眼。

    那人像是察覺到了季子衿的打量,也回過頭來。

    四目相對。

    一個出塵若仙氣度非凡,一個嬌艷似火自帶三分邪魅。

    截然不同的氣質,卻又讓人莫名的覺得合拍。

    “翊笛?”

    一秒記住域名:" ..  "樂*文*書*屋

    “雲經知?”

    兩人同時出聲,話音落下均是一笑。

    相較于季子衿身上那讓人退避三舍的邪氣,雲經知身上更多的是讓人不敢高攀的清冷,哪怕笑起來也是那樣的淺淡。

    只讓季子衿咂舌,這一世的愛人似乎和以前的很不一樣,這讓她來了很大興趣。

    樂*文書*屋"快穿之與女主斗智斗勇的日子里"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60/160203/ </p>

    季子衿合扇一拱手,眉眼含笑︰“久仰雲谷主大名,果真是聞名不如一見啊!”

    “客氣。”雲經知不動聲色皺了皺眉。

    ps:書友們我是者錦鯉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翊笛此人他早有耳聞,她的名聲在江湖中算不得太好,甚至是備受爭議。

    但是雲經知卻是極其欣賞像翊笛這樣的人物,十分合他的脾氣。

    樂*文書*屋"快穿之與女主斗智斗勇的日子里"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60/160203/ </p>

    季子衿微微側身抬手十分禮讓,可以說對于她感興趣而人她一向都很給那人面子︰“雲谷主請?”

    詭若和千譎跟在季子衿後面不敢吭聲,根據他們對教主多年的了解,估摸著他們教主是對這個醫谷谷主來了興趣,不然哪有這麼好脾氣?

    內容由. 手打更新

    “教主不如一起?”雲經知卻沒有像傳言中那樣不將人放在眼里,反而邀請季子衿同行。

    這倒是驚掉了他身後兩位的弟子下巴。

    什麼時候他們的谷主這麼好說話了?還允許女子近身了?這還是曼陀教教主!

    白英和白前紛紛覺得這世界都魔幻了。

    但季子衿可不知道雲經知那些古怪性子,雲經知一邀請她也不推辭,兩人就那樣並行著往君落山莊里行去。

    留下風中凌亂的四個人。

    千譎︰“我覺得教主這樣不行。”

    詭若︰“我也覺得不行。”

    白英︰“我們谷主這樣才不行。”

    白前︰“……這些不是重點,我們谷主和那個曼陀教教主一起進去真的沒問題嗎?”

    眾人︰“……”

    誰知道呢?

    四人看著那幾乎快聊起來的兩個人紛紛有些頭痛。

    聲名遠揚的醫谷和臭名昭著的曼陀教居然友好相處,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魔幻的了嗎?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