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柯南之軒尼詩傳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九章 運籌帷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馬丁尼】/p

    真正的路易十三很快回來,他推開房門,聞到一股刺鼻的鮮血味道,馬丁尼躺在血泊之中。一個和自己穿著一樣衣服的男人,腳尖沖外躺在地上,他的身體沒有起伏,看上去已經死透了。/p

    路易十三三步並做兩步撲到馬丁尼身旁,把他抱在懷里,全然不顧渾身沾滿的鮮血急切地呼喚著他的名字︰“馬丁尼!馬丁尼!”/p

    門外的長廊上,一名侍者推車餐車走了過來,路過這間房間時侍者看見大門大敞,弓著身走進來︰“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麼?”/p

    他抬起眼楮忽然看見地上的鮮血,侍者肝膽俱裂,張開大口,喉嚨里積聚了爆炸性的力量,他的聲音尚未出來,路易十三已經如猛虎下山,猛地撲到他的身旁伸出左手死死掐住侍者的脖子,侍者下意識抬起雙手緊緊握住路易十三的手指,他用盡全身的力氣試圖把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指掰開,然而路易十三指如鐵箍,任侍者如何用力他的左手就是紋絲不動!侍者的雙腿開始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他忽然渾身一陣激靈,下體瞬間濕了一大片,一股混雜著鮮血腥臭的刺鼻味道彌漫整個房間,路易十三用右手捂住鼻子,眉頭深鎖,他的嗅覺遠超常人,這種味道對他來說猶如上刑一般難受。侍者的雙眼逐漸向外突出,他的掙扎很快平靜下來,路易十三松開手掌,侍者身子一軟,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p

    路易十三扒下他的衣服,與馬丁尼互換,他用布條勒住馬丁尼的傷口,蒙上自己的鼻子,把馬丁尼背在背上,從安全通道匆匆逃離這座酒店。/p

    臨到轉角,路易十三躲在昏黃的路燈下,側過臉抬起頭用怨毒的眼光惡狠狠獰視著這座酒店,他的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路易十三咬牙切齒地低聲重復著一個名字︰“皮斯科!”/p

    他眯起眼楮,背著馬丁尼,轉身融入夜色之中。/p

    雨夾著雪打在他的臉上,路易十三小聲安慰著陷入昏迷的馬丁尼︰“不要緊,不要緊,我馬上就能帶你到醫院,放心吧,你會沒事的。”/p

    “你會沒事的。”/p

    他的聲音很低很低,也不知馬丁尼到底能不能听到。/p

    0點55分,馬丁尼退出比賽。/p

    【波本】/p

    波本和四玫瑰站在原地對峙近5分鐘,她終于松開口風,輕聲說道︰“好吧,我確實問到一些訊息。”/p

    她的聲音細弱蠅蚊,如果不仔細听,幾乎無法听見。/p

    波本微微一笑,偏過腦袋,豎起耳朵把臉湊了上去。/p

    他的肌肉全部繃了起來!/p

    四玫瑰小聲說道︰“這是我問的第三戶人家,他告訴我這里確實有一戶非常可疑的人家。”她伸出右手指著波本身體後方的幾棟黑著燈的房子。/p

    波本回頭看了一眼,很快把臉轉了回來。/p

    四玫瑰的聲音越來越小︰“他還和我說……”/p

    波本繼續向前靠近,四玫瑰向左側身把左手藏到後背,波本的腦袋越靠越近,他的頭出現在她的攻擊範圍里!/p

    四玫瑰得意一笑,她的臉上浮現出猙獰的表情,四玫瑰不想殺他,更也不想他繼續跟著自己,所以她伸出左手直接劈向波本脆弱的脖頸。/p

    她要一擊打昏波本。/p

    波本眼神不變,他對她可能做出的行動早有預判,女人剛有動,他立刻做出反應。四玫瑰左手劈出來的剎那,波本忽然向前栽倒躲過帶著呼呼勁風的手臂,他用全身的力氣凌空前翻轉180°,雙手駐在地上倒立著用雙腳狠狠蹬踹在四玫瑰扁平的圓臉上,四玫瑰猝不及防,臉部受創,向後連退5步,波本受到反用力的影響,向後翻轉180°與四玫瑰拉開了一小段距離。/p

    四玫瑰摸著臉上被踢中的部位怒不可遏,她的長相雖然普通,可再丑的女子也會愛惜自己的臉。她的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四玫瑰銀牙咬碎怒斥大吼,她再不顧忌對方組織成員的身份,下手不再容情。/p

    四玫瑰的行動非常快,波本向後連退數步,開口調笑道︰“姑娘,我不是故意的,別這麼大的火氣。”/p

    四玫瑰杏目圓睜,沒有理會他的話轉而飛快伸出左拳擊打他的面部,波本縱身一躍躲開了她的攻擊。/p

    四玫瑰咬牙切齒地從衣兜里掏出了一瓶裝著白色藥片的瓶子,打開蓋子,準備倒出藥片服用,忽然四玫瑰想到了給她藥片的人的叮囑,她深吸口氣站在原地猶豫不決,握著藥瓶的右手不斷來回屈伸,過了有一會兒,四玫瑰咽下一口唾沫,沉著臉把藥瓶蓋好蓋子重新塞回衣服兜里。/p

    波本開口問道︰“那是什麼啊,警官小姐?”/p

    他直接點破了她的身份。/p

    四玫瑰怒哼一聲︰“不告訴你,警官先生!”/p

    他們剛才用到的招式都是警察經常用到的技巧,兩個人雖然都刻意改變了招式的模樣,可對這些技巧爛熟于胸熟的二人卻毫不費力地同時看出了對方的真實身份。/p

    只不過四玫瑰是組織安插在韓國警方的臥底,而波本則是日本公安安插在組織的臥底。/p

    兩個人又拆了幾招,波本瞅準機會下腳倒勾住四玫瑰的腳踝向外側用力,她穿著短裙,不方便大幅度分腿。波本借用力一勾,四玫瑰驚呼一聲,兩膝下意識內扣,雙手捂著裙子開口的地方一屁股跪坐在地上。/p

    波本360°扭轉身體,他的右腿像鞭子一樣帶著呼呼風聲掃向她的臉,四玫瑰緊張地咧開嘴巴,緊閉雙眼,她感受到即將面臨的沖擊,喉嚨里發出歇斯底里的尖叫。/p

    一陣勁風中,波本的腿穩穩停在她的臉前。/p

    褲腳堪堪掃到她的睫毛。/p

    波本放下腿,蹲下去把手指豎在四玫瑰的嘴唇前,他的嘴里持續發出“噓”的聲音,四玫瑰眨眨眼,波本搖搖頭示意她保持安靜,他拍著腦袋側耳傾听白佛村的動靜。/p

    寂靜的黑夜里突然傳出一聲悶響,隨後是摩托車發動的聲音,一道黑影波本二人身後的地方沖出住宅區,沿著出村的方向躥出白佛村,向著市中心疾馳而去。/p

    波本站起身大叫道︰“不好!那個家伙真在這里!他要跑!”/p

    他低頭看了一眼摔得不輕的四玫瑰,伸手把她拉了起來︰“我沒有車,你開車了麼?”兩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決定暫時放棄爭斗。四玫瑰揉揉被摔疼的屁股,把車鑰匙拋到波本手里,兩個人跑到村外,四玫瑰冷哼一聲,拉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p

    波本挑了挑右眉,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室里。/p

    這是一輛自動擋的車,波本把檔位撥到“d”檔,汽車轟鳴著竄了出去,波本看了四玫瑰一眼︰“你听說過我?”/p

    四玫瑰搖搖頭︰“你是說讓你開車這件事麼?”/p

    波本點點頭。/p

    四玫瑰笑著說道︰“這麼說你很會開車嘍?看起來我的運氣不錯。”/p

    她的話不知是真是假︰“我沒听說過你,讓你開車不過是因為,”她的臉不知道是被踢紅還是害羞的紅了起來,“我剛剛拿到駕照,不怎麼會開車……”/p

    【宋席實】/p

    10分鐘前,宋席實搶了20億韓元,躲在家里心滿意足地呼呼睡著覺,枕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p

    “誰啊,這麼晚,”他嘟囔著打開手機,眯起一只眼看了看屏幕上的號碼,這是一個陌生號碼。/p

    “不認識的號碼?不接。”宋席實把被子蓋在頭上,轉過身繼續睡覺。/p

    今天晚上,白佛村似乎來了不少串門的人,躺在床上,宋席實偶爾能听見遠遠飄來的“梆梆梆”的敲門聲。/p

    枕邊的電話一直在響,打電話的人似乎不達目的誓不罷休。/p

    他被吵得不耐煩起來,眯著惺忪的睡眼憤怒地接起電話。他決定,如果打電話來的人沒有正事,他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p

    電話里的聲音非常平靜。/p

    宋席實忽然瞪大了掛著眼屎的眼楮,那雙充血的眼楮里布滿了驚恐,哪里還有半點睡意!/p

    他連忙爬下床,取出藍牙耳機連好戴在耳朵上,說來也巧,就在這個時候,村里突然傳出一聲女人的尖叫。/p

    宋席實嚇得魂不附體,他手忙腳亂抓住那把藍色的手提箱,推開門,從二樓的外走廊樓梯上連滾帶爬地跑下來,臨近地面,他腳步一軟,忽然歪著身子單膝跪倒在地上。/p

    宋席實不敢停留,草草彈掉身上的塵土手腳,並用地跑到摩托車的旁邊,發動摩托車,向著電話里指定的地點急匆匆趕去。/p

    【皮斯科】/p

    愛之灣站在路易十三的“肩膀”上,她沿著路易十三尋找到的方向繼續尋找,耗時2個小時,終于順利找到宋席實消失的地方,那里是一個叫做白佛村的村子。/p

    村子里面監控設備稀少,偶有的監控也模糊不清,看不清楚視頻里的人到底是誰。借助這些監控,只能勉強猜測出犯人大概的位置是在白佛村的西南方向。/p

    “白佛村?”30分鐘前,愛之灣曾向皮斯科匯報過四玫瑰開著她的現代悅動駛進白佛村;15分鐘前她又匯報道︰“波本乘坐出租車停在白佛村的門口。”/p

    皮斯科心中清楚︰“他們恐怕已經先他一步找到了犯人的位置!”/p

    皮斯科今天的座駕是一輛租賃來的奔馳s300,時間緊迫,皮斯科粗暴的把他的司機趕到副駕駛,自己坐進駕駛室里,發動汽車,奔馳3秒提速百公里,呼嘯地載著三個人直奔白佛村。愛之灣一直關注著筆記本上的監控,車速飛快,搖晃的也非常厲害。撐住身體,愛之灣把筆記本電腦穩穩夾在雙腿中間,她盯著屏幕忽然出聲道︰“皮斯科,犯人駕駛摩托車離開了白佛村!”/p

    原本的司機坐在副駕駛上扭過頭詫異地問道︰“他怎麼會跑出來?難道……”/p

    愛之灣剛要回答,皮斯科瘋狂轉動方向盤,奔馳的輪胎發出刺耳的摩擦聲,車身一陣劇烈抖動。皮斯科猙獰地說道︰“他們已經找到他了!”/p

    油門被踩到底,這場馬丁尼自做主張舉辦的抓人比賽,漸漸接近尾聲,所有參與的人,都開始行駛最後的手段。/p

    皮斯科不想輸,他想贏。/p

    他知道自己守舊的行為方式已經遭到一些人的反對,比如馬丁尼,一如當年自己剛加入組織時反對以前的老人墨守成規一樣。/p

    可他不想學那些被年輕人淘汰掉的老人,他要贏得這場比賽,他要用事實告訴其他的人,他依然是他,依然擁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p

    深夜的首爾行人稀少,車輛也少,他越開越快,車身因為過強的風壓甚至發出顫動的嗡鳴。/p

    愛之灣揮著路線,轉過一個彎,她喊道︰“注意,就在逆向車道!”/p

    皮斯科抬頭看去,一個男人騎著摩托車從對向車道駛來,他的車速不快,不過憑借車身的小巧,總能穿行在汽車無法通過的小路上。/p

    在他身後,一輛現代悅動開著遠光燈轉過彎角。/p

    皮斯科猛地向左轉動方向盤,汽車在地面劃出一條優美的弧線,他闖過雙黃線調轉回車頭的前進方向。/p

    身後的現代追了上來,坐在駕駛室里的波本眯起眼楮,他右打方向盤,悅動擦著奔馳強硬地擠了過去,悅動的整個左側的車漆全部劃成了一條一條白色的痕跡。/p

    奔馳的車身微微偏向右側,坐在主駕駛室里的皮斯科讓開一把方向盤大聲啐罵︰“混蛋!”悅動搶在奔馳前面,皮斯科發起狠來,油門一踩到底,加速更快的奔馳直頂頂撞在現代右側的車輪上,寧靜的公路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奔馳的前保險杠整個陷了進去,悅動的左後輪則歪成一字型,在地上拖出一條長長的火星。/p

    皮斯科按下車窗抻直脖子對著悅動的方向哈哈大笑兩聲,悅動的車輪歪成那個樣子,那輛車絕對不可能繼續前進了。/p

    皮斯科收回腦袋,踩踏油門,奔馳像喝醉的羚羊一樣搖晃著向前躥出5米遠,車的前端突然發出“噗噗”兩聲輕響,隨後是“轟”的一聲巨響,奔馳的車頭蓋隆起一個不小的鼓包,發動機的部位冒起濃濃白煙,車停在路上,再也不動了。/p

    皮斯科未完的笑聲噎在嗓子口,喉結滾動,臉色陰沉。/p

    他推開車門走下汽車,波本和四玫瑰同樣走下汽車,5個人彼此對視,面面相覷。/p

    【基爾】/p

    給宋席實打電話的人是軒尼詩,他一共打了三通電話,直到鈴聲響了3分鐘後宋席實才終于接听了電話,那邊的“喂”字剛要出口,軒尼詩故高深地首先開口說道︰“別說話!我是來救你的。”/p

    他沒有留給宋席實思考的時間,接著說道︰“宋席實,別說話,你的房間可能正在被人監听!我是國際刑警,巴頌乍侖蓬。”他又強調一遍,“我是來救你的。”/p

    軒尼詩盯著摩托車專賣店電腦屏幕上的訊息說道︰“首先我需要你相信我,你叫做宋席實,男,32歲,家住xxxx,3個月前你曾購買過一台雅馬哈摩托車,並且在購買之後不久對車輛的後備箱進行改裝過。我說的對不對!”/p

    宋席實剛要提問,軒尼詩立刻說道︰“不用回答,如果覺得我說的對,你就繼續听下去。”他听見宋席實吞下一口口水的聲音,軒尼詩克制住笑意,繼續說道,“听我說,你現在的情況非常危急,如果你仔細回憶,應該能回想起今晚很多不同尋常的地方,”宋席實聯想到今晚格外頻繁的敲門聲,心中已經信了9分,“你今天搶到的藍色手提箱是世界級殺手組織的重要財寶,他們已經派出殺手要除掉你!他們正在逐漸接近你!!”/p

    軒尼詩停頓2秒,稍稍留給宋席實一點反應時間,繼續蠱惑道︰“立刻帶上藍牙耳機,听我的指揮,用摩托車離開現在的居住地。”/p

    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四玫瑰受到波本驚嚇,尖叫起來。/p

    宋席實著實嚇了一跳,他本就賊人膽虛,軒尼詩的聲音听上去又像是電影里經常出現的正面人物的聲音一樣中正平和,再加上四玫瑰突然發出的刺破耳膜的尖叫。/p

    宋席實再沒有懷疑,或者說他心虛到不敢懷疑。/p

    他連滾帶爬騎上摩托車,奪命奔逃。/p

    好在他沒忘記扣上藍牙耳機。/p

    軒尼詩問道︰“你現在正從什麼方向駛往什麼方向?”/p

    宋席實冷汗直流,他左看右看,舔著嘴唇說道︰“我在全羅南道西往東方向。”軒尼詩查看地圖,露出笑意,他說道︰“你听好,一定要沿著我說的路走,我會在京畿道上的兒童公園等你。放心吧,只要見到我,你就安全了。”/p

    他放下手機,收拾現場,匆匆走出摩托車專賣店。/p

    另一邊,韓國sk電信公司營業大廳。/p

    這里是電信公司的總部,員工們都已經下班回家,整個辦公大廳只有一台電腦發出人的幽藍光芒,坐在電腦前,水無憐奈輕輕放下耳機,櫻唇彎成月牙,她笑著自語︰“兒童公園麼。”/p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