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柯南之軒尼詩傳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九十章 橋頭激戰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幾天前,苦艾酒又一次找到軒尼詩,告訴他們她從一個可信的人嘴里得到了一些非常可靠的消息,“xo”一伙人並未離開日本,而且還在計劃趁著雪莉從美國飛回來的時候將她劫持。/p

    軒尼詩、赤井秀一和江戶川柯南根據苦艾酒的線索提出很多種被劫持的假設,其中一種一如今天發生的一切,幾個人準備按照計劃執行逃脫與反抓捕的計劃。/p

    軒尼詩明目張膽跟著車隊就是計劃的開始。/p

    ……/p

    軒尼詩的身體完全俯在摩托車上,緊緊咬住第二輛悍馬車,掏出手槍,對準前面車的後胎開出一槍,四玫瑰從後視鏡里看見軒尼詩的動,連忙調整車的方向,子彈沒能擊中目標,打在柏油路上,留下一個清晰的彈孔。/p

    四玫瑰啐罵道︰“該死的!”/p

    卡穆搖下車窗,探出半個身子,舉起手槍瞄準軒尼詩準備開槍。/p

    他坐在車的右後方,軒尼詩看見手槍指著自己,連忙把摩托車轉移到悍馬車身的左側躲到卡穆看不見的地方。卡穆只能憤怒的用力捶打車門,氣呼呼縮回腦袋。/p

    莫斯卡托如法炮制伸出腦袋,這次軒尼詩有了準備,莫斯卡托剛搖下車窗,軒尼詩已經開出一槍,四玫瑰躲閃不及,子彈打在後車門的位置,發出“叮”的一聲響,嚇得莫斯卡托連忙縮回脖子,再也不敢伸出來了。/p

    前車剛剛駛上東京大橋,四玫瑰對著對講機憤怒地說道︰“‘xo’先生!甩不掉軒尼詩,該怎麼辦!”/p

    “xo”面沉似水,問道︰“尊尼獲加,炸藥在什麼位置?”/p

    金敏英說道︰“東京大橋三分之一和三分之二的位置。”/p

    “xo”調了下眉毛,對著對講機說道︰“四玫瑰,不需要理會他,我們在大橋上裝有了兩排炸彈,駛過三分之一的地方,我會立刻炸斷這座大橋!”/p

    得到肯定的回答,四玫瑰露出得意的笑容,瞄了一眼後視鏡,軒尼詩仍在舉槍瞄準車胎,女人的臉上重新掛上冰霜。/p

    這座大橋長達4000米,距離大橋三分之一的位置還需要至少4分鐘!!/p

    ……/p

    車駛得飛快,要在這種情況下維持手槍的穩定非常困難,軒尼詩不得不反復抬起落下手臂,平復心情。/p

    等了一會兒,他終于看準一個時機,突然連續開出三槍!/p

    第一發子彈射出槍膛,四玫瑰早有準備,悍馬車打著擺子幾乎呈“s”形轉向道路的右側;第二發子彈緊隨第一發子彈後面,卻打到與車輛完全相反的最左邊;第三槍則完全偏向右側,悍馬車剛剛擺正,第三發子彈似早有預料一樣準確無比的擊中悍馬車微微偏右的左後輪上,輪胎發出“砰”的一聲巨響,車胎漏光氣,干癟下去的輪胎膠皮與地面拍打出“啪嗒啪嗒”的聲音,悍馬車的車身一陣劇烈的晃動,後車輪上的膠皮隨著橫向的偏移脫落,鋼制的輪轂在地面摩擦出一串炫目的火星。/p

    四玫瑰下意識踩死剎車車速突然下降,車里的人受到慣性的影響,紛紛撲向前方,車體後半部位的摩擦阻力突然增大,悍馬車整個車身橫著甩了過去,橫向停在大橋中間。/p

    軒尼詩連忙對著前輪開了一槍,前輪瞬間癟了下去,這輛車再也動不了了。/p

    這輛車壞掉的時候的車頭向左,日本車的駕駛室在右邊,四玫瑰推開車門跳下汽車,招呼同伴從車的右側下來,拽出通話對講機,急道︰“‘xo’先生,我們的車壞了,怎麼辦!”/p

    金敏英悄悄放緩車速,“xo”如何能不知道女人的小心思,不過他並沒有放棄那一車人的想法,忙道︰“把車停下來吧,我們回去接應他們。”/p

    車沒有駛回去,“xo”、金敏英、朝香走下車,掏出手槍,同時開火壓制軒尼詩,給同伴的匯合爭取時間。/p

    子彈密集如雨,軒尼詩不敢停留,扔下摩托車,兩步跳過混凝土澆築的攔路牆,躲到另一個方向的行車道上。他的動已經很快,可“xo”的一發子彈還是擦破了他的左大腿。/p

    軒尼詩被壓制得不敢露頭,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他突然听到四玫瑰等人突然傳來的一陣驚呼。/p

    悄悄豎起手機,從手機屏幕上可以清楚地看見一個身高接近兩米,胡須超過膝蓋的老人頂著眾人的子彈大步走向他們!/p

    軒尼詩瞳孔收縮,失聲叫出那個人的名字︰“摩根船長!”/p

    ……/p

    4個小時前。/p

    苦艾酒猶豫很久,還是把那些消息告訴給琴酒知道,忙著轉移資料的琴酒動突然一頓,眼中精光閃爍︰“你說‘xo’要劫持雪莉?”/p

    苦艾酒說道︰“沒錯,我收到了非常可靠的消息。”/p

    琴酒摸著下巴。/p

    苦艾酒說道︰“我收到了他們的邀請,幫,幫黑麥威士忌(赤井秀一)化妝。”/p

    琴酒擺擺手︰“不用因為我特意說出那個代號,我知道上次的事我欠他們一次。”嘴角露出笑意,“我不是一個會欠別人人情的人,這次我會出手幫他們。”/p

    男人的手抬起女人的下顎︰“不用在我面前藏著你的情緒,告訴我這個消息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我出手幫忙麼?”/p

    苦艾酒宛然一笑,芳華盡顯。/p

    琴酒的視線在女人的臉上停留兩秒鐘才挪開,咳嗽一聲,臉上難得一紅︰“你先去忙吧,‘xo’暴露了組織的很多場所,我需要把組織的財產轉移走。”察覺到旁邊人的視線,琴酒眼神一冷,“咳咳,我沒時間再和你廢話!”/p

    ……/p

    苦艾酒一扭一扭的走了,琴酒盯著苦艾酒背影的眼楮幾乎要噴出火焰,掏出電話︰“科恩,有一個任務交給你,你把試驗品80號帶出去,我們有一個實戰項目可以測試一下他的性能!”/p

    科恩楞了一下,反問道︰“你是說摩根船長?”/p

    “不不不,琴酒,摩根船長是寶貴的實驗體。即便是你也不能這麼輕易使用他!”/p

    琴酒冷聲道︰“科恩,听從我的命令!我現在是東京的負責人!”/p

    稍喘口氣,琴酒的語氣變得柔和一些︰“科恩,我們現在需要轉移,摩根船長的尸體目標太大,我們沒辦法在不引起日本警方注意的情況下轉移它。”/p

    科恩那邊沉默片刻,嘆了口氣︰“是,我知道了。”/p

    ……/p

    軒尼詩躲到混凝土護欄後面的時候,科恩剛好帶著摩根船長登場,摩根船長的身體強度原本就遠超常人,筱冢醫生在他的表皮下面植入一些鋼板,雖然增加了超過40斤的重量,但摩根船長的大腿肌肉依然能夠完美承載,除了速度大幅下降,並沒有其他的副用!“xo”等人的子彈大部分打在鋼板上面,發出“乒乒乓乓”的脆響。/p

    科恩遠遠躲到一邊,像操縱機器人一樣用遙控器遠程操縱植入在摩根船長腦內的控制器做出相應的反應。/p

    試驗體80號並不完善,尚不能執行扣動扳機的命令,所以摩根船長沒有帶槍,只是拎著兩把長刀緩慢向眾人逼近。/p

    子彈一發發打在他的身上,摩根船長腳步不變,雖然眾人都很清楚他的攻擊方式只有長刀,但這種逐漸逼近、緩慢疊加的壓力才是最恐怖的。/p

    幾個人都下意識咽下口水。/p

    金敏英大喊一聲︰“且戰且退!”女人第一個離開掩體,手中的槍不斷噴吐火舌,“到了車那邊就是我們的勝利!”/p

    她的話給眾人提了醒,“xo”忙道︰“趕快走,離境的船已經安排好了!”/p

    這些人的注意力完全被摩根船長吸引,軒尼詩趁機從牆後露出腦袋,一槍擊中莫斯卡托的右大腿,後者應聲倒地,鮮血灑了一地。/p

    “xo”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莫斯卡托心中大怒,他很清楚軒尼詩剛才完全有機會殺掉莫斯卡托,可之所以不射殺,並非出于仁慈,而是為了讓他陷入兩難的境地。/p

    如果帶上腿部受傷的莫斯卡托,他們的行動必然減慢,如果丟下傷者不管,“xo”很可能會離心離德,即便能夠逃出生天,以他為核心的“佩羅克”也將不復存在。/p

    這是一招攻心的陽謀,卻偏偏正中他的軟肋。/p

    “xo”急中生智,命令道︰“四玫瑰,抓住那個老頭,用他當擋箭牌!卡穆,你去背莫斯卡托,朝香和四玫瑰負責壓制軒尼詩,尊尼獲加,你和我全力阻攔那個怪物!”/p

    說到最後,老人罵道︰“我tmd,組織到底研究出了一個什麼怪物!”/p

    四玫瑰听從命令,伸手去抓“阿笠博士”,赤井秀一擋開女人的胳膊,裝出老年人奮力搏斗的笨拙樣子。/p

    四玫瑰冷冷一笑,讓開赤井秀一的手臂,低頭撞到他的懷里。/p

    若是真的阿笠博士,四玫瑰只消抬肘猛擊男人下顎就可以把他制服,但赤井秀一並非常人,對四玫瑰的動早有預料。/p

    女人尚未抬手,他已經一臉驚恐地把腦袋挪到一邊,四玫瑰的這一肘從老人的右臉頰劃了過去,非但沒有擊暈敵人,反而把自己的右腋露給了赤井秀一。/p

    老人抓住女人的右臂猛地向下一掰,只听女人右琵琶骨“ 嚓”一聲脆響,整條右臂軟踏踏反關節垂到身後,隨後是一聲驚人的尖叫。/p

    “啊!……”/p

    金敏英方寸大亂,失聲喊道︰“姐姐!”/p

    女人調轉槍口對準赤井秀一,“xo”忙阻攔道︰“你要干什麼!”/p

    女人甩開男人的手,一反常態的失了風度︰“干什麼!你這是怎麼了!一點也不像我認識中的那個人!連這麼簡單的事都沒看出來麼?!那個人根本就不是阿笠博士,我們中計了!”/p

    “xo”還要說話,女人已經越過他,怒喝道︰“給我躲開,我要殺了他給我姐姐報仇!”/p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