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柯南之軒尼詩傳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九十一章 “O”與“X”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金敏英的槍口對準赤井秀一,怒喝道︰“我要殺了他給我姐姐報仇!”/p

    女人的聲音非常尖銳,赤井秀一有所預警,橫臂把四玫瑰攔在身前,當做盾牌。/p

    金敏英大喝道︰“把我姐姐放下來!”/p

    赤井沒有說話,身體緩緩靠到混凝土欄桿旁,猛地把女人推開,翻身跳到對向車道。/p

    金敏英只顧撲過去扶起四玫瑰,沒來得及開槍,任由赤井逃開了。/p

    ……/p

    “xo”站在原地,猛地抓住胸口,單膝跪地,汗水從額頭沁出,很快變成大滴大滴的水珠,跌落地面。/p

    他的脖子變紅變粗,青筋爆出,臉完全漲成了豬肝色,口中發出“荷荷”的粗氣喘息聲,忽然,他大聲喊道︰“不,不,我能應付,不需要你出來!”/p

    “啊!”/p

    “xo”揚天大吼,不斷用力狠扇自己的臉頰,打了一會兒,雙掌改成雙拳,用力錘擊太陽穴。/p

    那動似乎要把自己的腦袋砸裂!/p

    突然,他的動猛地一頓,雙臂僵在半空中,老人的眼楮重新睜開,那雙瞳孔閃過一道明亮的精光。/p

    “xo”走到莫斯卡托身邊,蹲下去,嘆了口氣,說道︰“抱歉,是我讓你們受苦了。”/p

    ……/p

    雪莉等人坐上工藤有希子停在機場的汽車,女孩一直低著頭,汽車發動,雪莉突然說道︰“苦艾酒,你知道他們現在在哪麼?”/p

    苦艾酒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听見雪莉的問話,滑了一下下巴,好奇地反問道︰“我還以為你不會和我說話,怎麼,你想過去麼?”/p

    女人的話里帶刺,雪莉默默忍住煩躁的情緒,點點頭︰“我擔心他們……”/p

    苦艾酒發出一聲響亮的嘲笑︰“你擔心他們?!哈!你去了又能做什麼!以你現在的樣子,你去了又能做什麼!”/p

    雪莉的眼眶里泛起淚花,工藤有希子打圓場︰“沙朗,她還是一個小女孩,說話別這麼重嘛。”/p

    苦艾酒白了工藤有希子一眼,雙臂橫抱身前,不再吭聲。/p

    整輛車里只有小女孩拼命壓抑的抽泣聲。/p

    阿笠博士小聲問道︰“啊,那位女士,我看要不我們還是去看看?”/p

    苦艾酒冷哼道︰“去什麼去!你難道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親身冒險麼?還不是為了你們的安全!!”/p

    車里的三個人都有想去的意思,苦艾酒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一點,一個人咬住牙就是不讓去,眾人僵持半晌,苦艾酒肩膀松了下來︰“唉,要去就去吧,不過得先變個樣子。”攤開雙手,“而且我可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p

    阿笠博士獻寶似的從背包里掏出一件帶顯示器的儀器,笑呵呵地說道︰“我能找到,我能找到。”/p

    ……/p

    大橋上。/p

    第一輛悍馬車里,代號百桃的女人注意力一直放在身後規模不斷升級的戰斗上,完全沒把身旁的“小女孩”放在眼里。/p

    柯南悄悄把右手覆住左手的手腕,女人沒有任何反應,柯南舔了舔嘴唇,挪了挪身子,從車的後視鏡里偷偷打量橋頭的戰斗。/p

    他看見赤井秀一翻到欄桿後面,猛地彈開左手腕上的手表,對準百桃“嗖”地射出麻醉針!/p

    百桃猝不及防,只來得及發出一聲︰“你!”整個人已經癱軟下來。/p

    柯南跳下汽車,悄悄躲到另一側靠海的欄桿下。/p

    東京大橋為了方便日後維修,靠海的兩側特別增加了半米寬的小甬道,柯南原地跳了幾下,手指抓住欄桿,翻了過去。/p

    ……/p

    “xo”扶起莫斯卡托,對眾人說道︰“現在到了關鍵的時刻,大家必須听我的,我可以帶你們離開這里!”/p

    金敏英幫姐姐把胳膊掰到正關節的方向,默然地看著“xo”,老人深吸口氣,發出命令︰“我們在大橋上一共安裝了兩排炸彈,第一排的位置就在離那輛悍馬車不遠的地方,退到那里,炸斷橋梁我們就能逃出生天!”/p

    “我剛剛看了一下手表,戰斗已經持續了5分鐘,距離這里最近的警局只需要4分鐘的車程,也就是說警察隨時可能從他們身後出現,所以真正著急的人並不是我們,而是他們!”/p

    “至于那個拿刀的大個子,更是不足為懼!”/p

    “xo”從悍馬車後面探出半個身子,槍口對準摩根船長的膝蓋,開出數槍,後者雙膝受傷,支撐不住身體,“ ”的一聲跪在地面。/p

    金敏英眼中充滿了驚喜,雖然外表沒有變化,但對心里問題有豐富經驗的女人還是從語氣和詞組的細微變化察覺到了什麼。/p

    “xo”說道︰“真正讓我感覺棘手的其實是軒尼詩,他躲在欄桿後面放冷槍,一個不小心,我們都有可能把命交在這里!尊尼獲加,你負責四玫瑰,我來照看莫斯卡托,朝香、卡穆,你們想辦法引爆這輛車,趁著沖擊波和濃煙,我們一起躲到欄桿下面!”/p

    “軒尼詩看不見我們,只能沖我們最有可能出現的大路上開槍,躲到欄桿下面,就是躲進了他的視野盲區!”/p

    “趕快行動!”/p

    在場的都是黑衣組織里有代號的成員,做起事來毫不拖泥帶水,听到可行的命令,立刻行動起來。/p

    ……/p

    控制摩根船長的科恩還在調整尸體的動,一連串刺耳的警笛聲從身後響起,科恩猶豫片刻,一咬牙,按下控制器的紅色按鈕。/p

    摩根船長動一頓,隨後從里到外,帶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在東京大橋上下起了一場混雜著血和肉的腥雨。/p

    科恩坐進汽車,從另一個方向離開了現場。/p

    ……/p

    警車從逆向車道趕到橋頭,被眼前的一幕嚇得說不出話來,他們接到報警說有人駕駛摩托車持槍追擊兩輛悍馬車,萬沒想到竟然演變成了眼前的激戰!/p

    大量的汽車堵在橋頭,卻沒有一輛敢靠近。/p

    老警察拉住年輕警察蠢蠢欲動的身體,告誡道︰“你要干什麼!不要命了麼!”/p

    年輕警察問道︰“前輩,這不是立大功的好機會麼!”/p

    老警察搖了搖頭︰“你真的以為在警校學習一段時間就能成為‘蘭博’一樣的人麼?!”/p

    ……/p

    橋上“轟”的一聲又炸出一聲巨響,從悍馬車里冒出滾滾濃煙,借助黑煙的掩護,“xo”的人從眾人視野里消失,快速向欄桿下移動。軒尼詩抬起手槍對著煙霧幾次準備開槍,又很快放下,猶豫片刻,赤金秀一從後面跑了過來,二人對視一眼,同時貼著欄桿向前移動。/p

    正走著,一個女人突然從欄桿另一側露出整個上半身,金敏英左臂撐在欄桿上,右手上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軒尼詩二人。/p

    軒尼詩大叫糟糕,萬沒想到他的動早已經被敵人算好,此刻右側是行車道,左邊是欄桿,前後都沒有掩體,可謂完全暴露在敵人的槍口下。事出突然,根本來不及做更多的反映,軒尼詩猛地跳了起來,準備翻回欄桿另一側,利用煙霧隱藏身影。金敏英對軒尼詩毫無興趣,她的目標只有赤井秀一,軒尼詩跳起來的時候,剛好把身後的赤井秀一暴露出來,女人連開三槍,赤井秀一胸部三處中彈,躺在地上一動不動。/p

    “噠噠噠”,手槍里傳來空彈的聲音,金敏英落回欄桿那側,更換彈夾。/p

    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直升機螺旋槳旋轉的劇烈噪音,螺旋槳的風吹開濃煙,一架黑鷹直升機懸停在東京大橋正上方。/p

    直升機的艙門大開,穿著黑色衣服,留著金色長發的琴酒操縱著機載沖鋒槍,槍口對準大橋中間,子彈像瀑布一樣傾瀉而出,“xo”等人原本已經跑到悍馬車旁,琴酒的子彈落在悍馬車前,“xo”不敢弄險,趁著濃煙尚在,指揮眾人翻閱欄桿,躲到逆行車道。/p

    “xo”眯起眼楮,脫下外套交給朝香︰“朝香,舉著衣服跑到那邊去,注意低頭保護自己!”/p

    欄桿只有1米5高,不蹲下來根本不能起到保護的用。/p

    朝香“嗯”了一聲,抓住“xo”外套的一角,縮起脖子,飛快跑向遠處。/p

    琴酒從濃煙的縫隙里看見飄舞的衣服,槍口下意識轉向那邊,“xo”趁機從另一側探出上半身,手槍對著飛機打出一梭子子彈,子彈打在鋼制的機甲上,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琴酒馬上轉回槍口,朝香超出眾人預料,站起來對著直升機連開數槍,其中一槍恰好擊中駕駛席的操控台直升機突然在空中旋轉起來。看出機會的金敏英等人紛紛起身還擊,連四玫瑰也咬住牙關舉起完好的左手開槍射擊。/p

    駕駛直升機的基恩蒂驚慌失色︰“琴酒,不好,直升機的操控失靈了!”/p

    琴酒左手抓住安全帶,右手按住沖鋒槍的扳機,沖鋒槍漫無目的噴突出一長串火舌,猶如天空中的煙火。/p

    “xo”說道︰“不要再管他,炸毀大橋,我們快走!”/p

    ……/p

    直升機盤旋著緩緩墜向海綿,基安蒂勉強控制住直升機,琴酒看準方向,縱身撲出,一把抓住東京大橋靠海一側的甬道。/p

    從上空看,琴酒落在大橋最左邊的甬道,在他的前面,柯南化妝成灰原哀的樣子同樣躲在甬道上;橋面靠左的公路上是那輛被炸毀後冒著滾滾濃煙的悍馬車;中間欄桿的左側,軒尼詩緊緊貼在下面,一點點靠近“xo”;因為直升機的逼迫,“xo”帶著眾人躲在欄桿的右側。/p

    琴酒抬起頭,走過去一把抓住柯南,吃驚地喊道︰“你是雪莉!?你怎麼變小了?”/p

    “xo”劫了一輛逆向行駛的汽車,听見琴酒的聲音,停下腳步,深吸口氣,說道︰“你們先走,到第二個起爆點等我,我要把雪莉帶走!”/p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