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柯南之軒尼詩傳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九十三章 墜向海面的人【大結局】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xo”忽然變了眼神,槍口對準軒尼詩,冷聲道︰“很遺憾,我回來了。”/p

    軒尼詩眉頭輕皺,很快舒展︰“這里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你回來了又能怎樣?”/p

    “xo”憤恨地甩了一下胳膊,原地跳腳︰“可惡,該死的!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p

    “哼!”“xo”摸著胸口冷笑道,“他已經從這里徹底消失了,現在,再也沒有人能阻攔我殺掉你!”/p

    “不管怎麼樣!你都要死在我的前面!”/p

    軒尼詩快速反問道︰“你真的就這麼恨我麼?”/p

    “xo”舔了舔嘴唇,神情有些變化。/p

    軒尼詩續道︰“即便不是你,但我們和你的身體也確實共同生活過很長的時間。”/p

    “如果不是因為我一直在強調不能傷害你,今天的計劃本來不是這樣的。”/p

    “xo”冷聲問道︰“你是怎麼知道今天的計劃的?”/p

    軒尼詩說道︰“你知道卡穆麼?他是我們的臥底。”/p

    “xo”翹起嘴角,指了指耳朵,笑著說道︰“軒尼詩,沒想到吧,我這里能通話……”老人猛地變了臉色,“你在唬我?”/p

    軒尼詩模仿哈姆雷特的經典語句,笑著說道︰“騙你,還是沒有騙你,這是一個問題。”他一臉笑嘻嘻的表情,“xo”橫眉冷對,忽然扶著額頭啞然失笑,說道︰“看起來你還在思考嘛,很好,很好,能思考,說明你並沒有放棄生命,換句話說,這個時候殺掉你才有意義!”/p

    “xo”忽然重新抬起手槍,對著軒尼詩剛剛的位置開了一槍,他剛抬起頭,軒尼詩猛地撲到旁邊躲開了子彈。/p

    “xo”面目猙獰︰“我真是受夠了你這樣的小鬼頭,你和藍帶那個家伙,以為自己聰明,自大、自傲、自以為是,我恨不得早早殺了你們!”/p

    “砰”又是一槍,軒尼詩沒能完全躲開,左臂的三頭肌完全被子彈打穿,豁掉大片肌肉,拳頭大的傷口鮮血噴涌,細細碎碎的白色骨茬粘黏在肌肉上。/p

    軒尼詩捂著胳膊大吼一聲︰“啊!……”痛得在地上滿地打滾。/p

    “xo”眼神中的不忍一閃即逝,慢慢走到他的面前,垂下手臂,對準軒尼詩︰“這里的距離很高,但並非不可一試。我會跳到海里,逃出生天,而你將死在這里!”低下頭,用只有兩個人才能听到的聲音說道,“至于雪莉,我會用盡一生的時間找到她,然後替你好好‘疼愛’她的。”/p

    軒尼詩猛地翻起身,雙目通紅,張口去咬“xo”的耳朵,“xo”早有準備,推開軒尼詩的胳膊,一腳踏在傷口上。軒尼詩抻著脖子再次痛吼︰“啊!……”/p

    撕心裂肺。/p

    ……/p

    雪莉等人跑到離大橋還有段距離的海邊欄桿旁,遠遠看到這一幕。女孩的臉完全貼到冰冷的欄桿上,淚如雨下。/p

    ……/p

    打了一陣,“xo”退開一步,冷聲道︰“沒有時間和你繼續玩下去了,自衛隊的飛機很快會來,軒尼詩,我們再見吧!”/p

    這一槍,未來得及開出,琴酒突然從甬道上站起來,“xo”嚇了一跳,正準備轉身,琴酒掏出手槍一槍擊穿了“xo”的額頭。/p

    “xo”眼神瞬間渙散,雙膝一軟,癱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p

    ……/p

    琴酒翻過欄桿,站在軒尼詩面前,軒尼詩仍然在地上不停地打滾。/p

    琴酒說道︰“組織的直升機很快會來接我。”/p

    軒尼詩的頭上全是汗水,渾身不出抽搐,勉強把眼鏡睜開一條縫,咬牙說道︰“你,你是什麼意思?”/p

    猶豫這種情緒似乎從來沒有在他的臉上出現過,但這一刻,琴酒有了片刻的猶豫︰“前幾天你救了我一命,我還記著這份恩情。如果你選擇和我回去,我可以保證,組織會保住你的這條命。”/p

    這句話還有後半句,軒尼詩嘴唇蠕動,似乎想笑,但劇痛的傷痛卻抽走了他所有的力氣︰“你的意思是,是說,嘶……哈……你不能保證我的自由,是麼?”、/p

    琴酒點點頭,沒有必要在這個問題上撒謊︰“伏特加沒有把你打傷他的事說出去,但你和水無憐愛還有‘xo’的關系卻引起了組織的警覺,波本詳細調查了你的情況,你做的那些組織高層都已經知道了。”他並沒有說明到底是什麼事,只是續道,“看在你曾經的貢獻和我的面子上,組織肯定會你一命,但,我想你的後半生恐怕要在組織的監獄里度過了。”/p

    軒尼詩雙目緊閉,盡力忍受肩膀的疼痛,他對琴酒說的“所做的事”並不好奇,已經做了這麼多,無論哪一件被組織知道,他都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口鼻間發出兩聲無奈的笑聲,從救下廣田雅美那天開始,他就已經預感到早晚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p

    琴酒說道︰“我這里還有第二個選項,讓你死在這里。”/p

    “如果你不能接受組織的監禁,看在你救過我的份上,我可以在這里殺掉你。”/p

    “我只能再給你30秒的思考時間。”/p

    ……/p

    人生的路將到盡頭之時,人類到底能看到什麼一直眾說紛紜,有的說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回憶一生的全部經歷,有的說會大腦放空什麼也看不見,有的說你會看見上帝,有的說會看見死神或牛頭馬面,也有的說,在臨死之時,你會看見自己最想念的那個人。/p

    這三十秒鐘,軒尼詩只看見了一副圖畫,那是《盲行》的最後一個篇章,一棵盛開的櫻花樹下,一個女人伏在懷中男人的尸體上默默流淚,花瓣飄下,落到血泊里。/p

    軒尼詩在心中對自己提出了一個問題︰“到底有沒有一個人,會為了我的死而哭泣?”/p

    ……/p

    堤岸的欄桿旁,灰原哀早已泣不成聲,她幾次試圖跑過去,都被苦艾酒死死拽住。/p

    女孩踢她、咬她、踹她,苦艾酒就是不松手。/p

    灰原哀哭著說道︰“讓我過去,讓我過去,他們的目標是我,讓我去換軒尼詩,苦艾酒,你快放開我!”/p

    苦艾酒也緊緊咬住嘴唇,她的牙齒很用力,一縷鮮血從牙齒上流了下來。/p

    ……/p

    琴酒問道︰“你考慮的怎麼樣了?”/p

    軒尼詩嘆了口氣︰“我還是想要活下去,帶我走吧,好死不如賴活著。”/p

    琴酒輕輕點了下腦袋,走過去,扶起軒尼詩。/p

    一架直升機出現在視野盡頭,琴酒說道︰“組織的救援到了。”/p

    軒尼詩低垂腦袋。/p

    琴酒說道︰“還有點時間,你能給我講講這次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麼?”/p

    軒尼詩低聲說道︰“你能來到這,應該是苦艾酒向你報的信吧。”/p

    琴酒沒有接話,軒尼詩也沒有等他開口的意思,直接說道︰“我們也是收到了苦艾酒的消息,她從一個剛由大阪抵達東京的組織成員口中听到了今天的這個計劃。”/p

    “‘xo’今天會從機場把雪莉劫走。于是我們決定將計就計,設計一個對策,幫助fbi除掉‘佩羅克’。”/p

    琴酒問道︰“雪莉為什麼會變小,還有,那個人絕對不是雪莉,到底是誰變成的她?”/p

    軒尼詩沒有理會琴酒︰“看起來我們沒有時間再說了。”/p

    直升機停在半空中,一名黑衣人放下軟梯,琴酒讓軒尼詩去抓軟體,抓了幾次,軒尼詩都因為疼痛松開了手。/p

    軒尼詩忽然說道︰“原本計劃在東京港動手,在這里動手是我在自主張。”/p

    直升機的聲音太大,琴酒听不清楚,大聲反問道︰“你在說什麼?”/p

    軒尼詩微微一笑,沒有再開口,任由琴酒解下腰帶,把他綁在軟梯上。/p

    直升機緩緩拉高,琴酒在軟梯對側抓住軒尼詩。/p

    腳下的地變成了大海,軒尼詩突然問道︰“你知道福爾摩斯是怎麼死的麼?”/p

    琴酒皺著眉頭,緊了緊手掌︰“你要干什麼!”/p

    軒尼詩說道︰“我不想被監禁,也不想你因為殺了我而抱憾終生。”/p

    “我的人生已經足夠精彩了,我不希望它以枯燥的監禁結束。現在,我只求你一件事。”/p

    軒尼詩解開綁住自己的腰帶,盯著琴酒的眼楮︰“我只求你一件事。”/p

    “雪莉!”/p

    他所求的事只有這兩個字,琴酒卻瞬間明白他的意思。/p

    軒尼詩雙腿用力一蹬,整個人向上竄出半米,琴酒的視線一直落在軒尼詩的眼楮上,眼見軒尼詩離開軟梯,琴酒第一次說出了有悖組織的話︰“你放心吧,雪莉的事我會幫你照看的!”/p

    軒尼詩笑著點了點頭,身體受到重力的用,加速度墜向海面!/p

    “咚”!/p

    人影墜入海中,只濺起很小的浪花,海面瞬間飄起一圈殷紅的鮮血。/p

    琴酒低頭默默注視著海面,海浪如山峰層層疊疊,卻沒有任何一點生命的跡象。/p

    等了一會兒,仍不見人影冒出,琴酒擺了擺手,直升機不敢多做停留,帶著“噠噠噠”的風扇旋轉聲消失在天邊。/p

    ……/p

    雪莉跪在地上,無助的哭泣著。/p

    ……/p

    百桃載著柯南離開大橋,兩個人躲到一旁靜靜注視局勢的演變,親眼看見軒尼詩墜入大海後,女人問道︰“江戶川同學,你說軒尼詩為什麼要在大橋上突然發難呢?”/p

    “他在這里動手豈不是在給自己增加風險麼?”/p

    柯南咬了咬手指頭,說道︰“茱蒂老師,我。”柯南去掉臉上的偽裝,百桃也去掉了偽裝,露出留著黃色短發的美國女人的臉,柯南說道,“最開始我以為他那麼做是為了幫助你隱瞞身份,可,可看他後來的動又不太像。”/p

    “我們明明已經知道了大橋上有炸彈,在這里動手,我想不懂,他為什麼偏偏要選擇這里動手?”/p

    兩個人同時長嘆一聲︰“唉……”/p

    ……/p

    ……/p

    三日後。/p

    東京大橋案已經連續三日佔據頭版頭條,毛利小五郎拄著面,不停咂吧著嘴,吊著眼楮語氣不善地問道︰“小蘭啊,這都幾點了,柯南那個小鬼頭怎麼還不回來?”/p

    毛利蘭從廚房里走出來,收撿桌子上的酒瓶︰“爸爸,你又喝這麼多的酒!柯南他今天要和同學出去玩,晚一點才會回來。”/p

    ……/p

    米花小學門口/p

    柯南問道︰“灰原,你今天不和我們一起去麼?”/p

    灰原哀穿著一身淡粉色的t恤衫,茶色的短裙,臉上畫了一層淡妝︰“嗯,我今天些事,明天我們再一起出去玩。”/p

    光彥湊到女孩身旁嗅了嗅︰“哇,灰原同學今天好香啊。”/p

    柯南似乎想到了什麼,剛要開口,步美已經跑過來拉住柯南的手︰“柯南同學,既然灰原同學今天有事,我們就先去吧,走嘍,少年偵探團,出發!”/p

    元太應和道︰“出發!”/p

    ……/p

    走出校門口,轉到西門的小巷,灰原哀停下腳步,看著眼前的人,掏出一枚膠囊,笑著問道︰“你是想看我這個樣子,還是要看我原來的樣子?”/p

    小巷里的人紅著臉摸了摸左眼角下的疤痕,干咳一聲,羞澀地說道︰“嗯,都行,都行,你怎麼樣,都好看。”/p

    那個人小聲說道︰“而且你如果在這里吃藥變回來,咳咳,不是沒有衣服穿麼?”/p

    女孩跺了跺腳,那個人哈哈大笑。/p

    灰原哀默默走過去,悄悄拉住那個人的手,眼眶里不自覺地留下淚水︰“那天我以為你真的死了。”/p

    小巷里的人蹲下去,摟住女孩的肩膀,說道︰“對不起,對不起,那天的事其實是我求琴酒幫的忙,讓你擔心了。對不起,沒能告訴你實情,因為只有你真的認為我死了,那些fbi才會相信我真的已經死了,他們才會徹底放過我。”/p

    “靠著那天的事,我終于脫離了那個組織,也擺脫了fbi。”那個人摸了摸灰原哀的頭發,小聲說話,如同熱戀中的情侶,“不說那些了,這算是第一次的正式約會麼?”/p

    灰原哀扭捏地點了點頭。/p

    身後,元太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好啊,灰原同學,你不來和我們玩居然是在這里見大叔麼!”/p

    光彥的臉上帶上一些莫名而來的委屈︰“灰原同學,你竟然為了這樣一個大叔不和我一起玩!”/p

    步美說道︰“奇怪,這個大叔怎麼看起來這麼面熟?”/p

    柯南難過地捂住了臉。/p

    灰原哀擋在小巷里的人身前,那人推開灰原,走到四人面前,元太咽了口唾沫︰“怎麼,你還要打我們不成,大人是不能欺負小孩的!”/p

    那個人笑著說道︰“你們好,初次見面,我叫做瑞•伯恩,以後我們會經常見面的。”/p

    瑞•伯恩沖柯南眨了下眼楮,後者伸出手和男人握了握手。/p

    兩人相視一笑。/p

    ps:書友們我是者卓老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瑞•伯恩,reborn,重生。/p

    全書完/p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