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嫁之杜冰雁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第 1 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貞觀年間,天下承平,文治武功齊備。

    揚州城內,有家武館名為“揚威武館”;它之所以出名,並不是因為武館里的武功教授有什麼特殊之處,而是因為武館的主人李升明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

    打從李玉湖十五歲及笄之後,她的美貌就廣為大眾盛傳!揚州城內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揚州城有兩朵傾城名花。一朵是城東“揚威武館”的花冠李玉湖;另一朵花魁則出落在城北大富杜家的小姐杜冰雁。

    見過她們的人形容得好…杜冰雁是縴塵不染的出水芙蓉,高貴得即使爬上了天梯也摸不著她的衣角;而李玉湖則是一朵嬌艷的玫瑰,美得驚人,但卻渾身帶刺,有心攀折的人會先給刺得遍體鱗傷。想娶她?可以!只要你本事夠不會被打死的話!但光本事夠還是不行,先決條件是家中要有萬貫家產!因為李升明的貪婪遠近馳名。並不是他不想早日把女兒嫁出去,而是他精打細算的想撈一條大肥魚!

    深藍色的蒼穹星光點點,遠處天際混沌暗沉,正是一日中最為困倦的時候,卻有幾處院掌燈,侍女匆匆往來,忙碌無聲。

    紫甦點著燭台,步入宣院。

    兩個守夜的侍女坐在矮桌邊,一手撐著額頭,腦袋一點一點,睡得迷迷糊糊,到底睡不安穩,叫從門縫卷入的寒風吹得直打寒顫,睜開睡意惺忪的眼楮,待看見眼前的人,又是一個激靈,終于睡意全消,戰戰兢兢站起來。

    紫甦抬手攔下她們的問安,輕聲道:“小姐睡得如何?可曾起夜?”

    其中一名侍女揪著衣裳下擺,小聲回話:“小姐自昨夜睡下,一直安眠至今,不曾醒來。”

    紫甦點點頭,還要再問,卻听到內院傳出些許動靜,隨後,一個方才睡醒、綿軟中夾雜著幾分沙啞的嗓音問道:“什麼時辰了?”

    紫甦無暇再問,忙打起珠簾步入內。

    燭光浮動,暖香融融,掀起層層帷幔,杜家ど女杜冰雁便坐在床頭。

    還不到最冷的時節,地龍卻早早就燒起了,在這暖如暮春的室里睡了一夜,杜冰雁白皙無瑕的臉蛋,此時也漫著一層緋色紅暈,襯著她一身白衣若雪,黑發如墨,饒是紫甦這麼多年來早就見慣了此景,眼下猛的看去,還是不免心頭一窒。

    杜冰雁掩口打了個小小的哈欠,又迷糊問道:“什麼時辰了?”

    紫甦回過神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方才迎上來,笑盈盈道:“早著呢,天還沒亮,小姐再睡一會兒。”

    杜冰雁不甚清醒,眼皮仍在打架,抱著枕頭呆坐片刻,甩甩腦袋,似乎要把困意甩開,含糊道:“不能睡了,今天小恂入學,我答應送他去夫子的含章院的。”

    她不想再睡,可眼皮似乎墜了千斤之重,總是不顧她的意願往下垂,若無外人相助,只怕過不了多久就要失守。

    紫甦清楚其中內情,出生時小姐不如尋常嬰兒一般,只堪堪四斤重,生來孱弱,經多年調養,如今終于跟常人無異,只是每逢天冷,便忍不住嗜睡,晨起尤為困難。

    見小姐蹙眉努力與睡意抗爭,紫甦放下燭台走上前,將自己的手捂在她臉頰邊。

    杜冰雁不曾防備,驚得發出一聲短促的鼻音,困擾許久的睡意,終于被這一雙冰涼的手趕走。

    她抬手摸摸紫甦的手背,問道:“好涼,外頭很冷嗎?”

    紫甦道:“屋頂降霜,水缸里結了一層一秒記住域名:" ..  "樂*文*書*屋

    薄冰,看樣子,過兩日該下雪了。”

    “又到冬天了呀。”杜冰雁輕聲呢喃,她原是大隋太傅庶女,親身母親姨娘生下她便過世,嫡母便帶著身邊撫養,可能太傅府中女嬌娥並不多,只有庶長女和杜冰雁,杜冰雁在大隋生活15年,卻因出身低不成高不就,家中嫡母把杜冰雁如親身女兒帶大,就希望她嫁到娘家安伯候府,可不盡人意,杜冰雁在一次去寺廟的路上出事,等到醒來時卻是在揚州杜府,成為杜家ど女杜冰雁。

    候在外頭的侍女听到動靜,捧著盥洗器具魚貫而入。

    杜冰雁讓人伺候著梳洗更衣,妝罷,紫甦拿來一件白狐披風給她系上。

    此時外頭天色才有幾分微明,群星隱去,東邊天空飄著幾絲朝霞。晨風凜冽,寒冷的氣息吸入鼻腔中,上至腦竅,下至四肢,此刻方才完完全全甦醒過來。

    侍女簇擁著杜冰雁跨過一道院牆,來到杜家主母居住的棲院。

    與宣的寧靜舒緩不同,棲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找不到一個睡眼朦朧的之人,所有人各司其職,緊繃而又有序。

    杜夫人如今三十過半,看著卻只有二十七八歲的模樣,白皙緊致的臉龐不見一根皺紋。

    杜家夫妻伉儷情深,多年來只育下二子一女。

    大公子杜清輝與二公子杜褚輝乃一對雙胞胎,多年後,又誕下ど女杜冰雁。

    她見杜冰雁這麼早來請安,奇道:“難道是我今日起晚了?”

    杜冰雁幾步上前,偎進她懷里,帶著幾分小小的自得,嬌聲說道:“不是娘親起晚了,是我早了。”

    內容由. 手打更新

    杜夫人攬著她,憐愛的點點她的鼻頭,笑問:“難得暖暖起這麼早,不知是為了什麼?”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