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嫁之杜冰雁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6.第 16 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袁大哥!”

    沙平威終于在御花園一角的涼亭中找到了袁不屈。喘吁吁的叫了聲,立即坐在欄桿上休息。

    “你來做什麼?”袁不屈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你將氣氛弄擰了後一走了之,卻不允許我們這些受池魚之殃的人溜出來喘口氣嗎?”沙平威口里應著,心中仍有余悸。

    今夜是皇家宴會的第三天,原本開心的氣氛,因皇上提及要招袁不屈為女婿的事遭袁不屈拒絕而弄僵。

    袁不屈直接說出已有妻室的事。但皇上並不甚在意,直說不介意他有幾個小妾,只需把公主當正室便成。接著就是文武百官一齊涌上來的恭賀聲。原本一切應當很美好的,但因袁不屈站起身道︰“貧賤之交不可棄,糟糠之妻不下堂。請皇上原諒,微臣沒有打算納第二個妻子。微臣一介草莽武夫,擔當不起駙馬爺的重責大任!”所有好氣氛全告破滅。

    卑完,立即走遠,惹得皇上面色鐵青。文武百官冷汗直流,每個人心想這回袁不屈沒被丟入大牢也該革職了!

    “幸好皇上很了解你,更幸好我爹與房大人極力安撫,平了皇上的情緒,否則你豈能安然在此!”這等莽撞沙平威自認比不上。袁不屈簡直拿自己項上人頭開玩笑。

    “我不會娶別人來讓冰雁傷心。”袁不屈抬首看月。已經三天了!他好想她,卻無法立即回去。這種無聊的慶功宴與他格格不入,卻不得不虛應。升了官,發了財,受皇上寵信都比不上摟冰雁入懷的溫馨幸福。

    “你已惹怒皇上一次了,難道還想再惹第二次弄到拖累別人呀?咱們皇上雖是明君,但君無戲言,他說出口的事絕對不會收回,何況在文武百官面前。在這當口,你可別耍性格!快些回宴會上,好好與皇上說,他若能明白,必不會強迫你。你這樣一走了之,分明表示與皇上對上了。”這是父親教他說的話,沙平威一字不漏的傳達。

    袁不屈臉色沉重;他真的學不來圓滑巧舌那一套;哄得龍心大悅對他只有好處,可是只要一想到皇上打算把冰雁擠到偏房,他心中立即產生怒氣!去他的鬼公主!他絕對不會娶她的。

    “我還欠冰雁一個迎娶的儀式。”

    “要是你想如願娶她,就快些去與皇上解釋吧!到時弄僵了只會更難收拾。”

    袁不屈想了下,點頭道︰“我去找沙叔,你要不要一同去?”

    沙平威揮了揮手。

    “我被那票宮女嚇到了,先在此休息一下!”連續二天二夜,皇上允許宮女與官員**,就有一大票宮女朝他這個年輕小憋子下手!他兩個晚上都躲到屋頂去睡,避免受到侵犯!有些女人是很可怕的!

    袁不屈獨自走後,沙平威愜意的翹著二郎腿喝酒吃小菜,皇宮御院又廣大又美麗,看三天也看不完,到了晚上還是離人群遠一點好些,免得又被宮女纏上。

    亭子旁有一顆年老的榕樹,樹葉被風吹得沙沙響,沙平威好奇的湊過去看,冷不被一個尖叫聲嚇到!一個雪白的身影從樹上掉了下來,他直覺的伸出雙手將那白衣人兒抱了個滿懷,否則這小人兒不摔死也剩半條命了。

    李翠宇直撫著胸口喘大氣,一時之間還不明白自己掉落在大男人懷中。直到她順過氣才抬頭瞄到一雙詫異的眼,二張面孔近在咫尺.她低呼︰“你是誰?誰允許你在這兒?”

    當這種不知感恩的女人的救命恩人恐怕有些不值得!沙平威沒有得到預期中的感激涕零,反而是咄咄逼人的質問,當下想也不想的收回雙手,讓懷中的小丫頭經由自由落體定律跌到地上;不過也是先算準了亭子中鋪著地毯,跌傷的“傷”只會是自尊而不是其他。

    “你好大膽!我要你的人頭!”李翠宇跳了起來。一手捂著臀,一手指著眼前那個大熊似的粗蠻男人!竟然敢對堂堂的公主無禮!死一百次也不足以償罪!

    “小丫頭!你給我听著!”沙平威一手拎起她的衣領,很大人樣的斥責她︰“大爺我沒空陪你玩!小小年紀就學會耍手段!以為爬到樹上就可以吸引我的注意嗎?乖乖回房睡覺,別來妨礙我!”

    “我十五歲了!不許說我小!放開我!你太放肆了,我要叫人殺了你,還不快些放開我!”李翠宇拼命掙扎著,猛地一腳踢向他的脛骨,結果她又被丟到地上去了!而那個大熊男子在原地跳腳!百嘿!卑該!她穿的可是硬底皮靴哩!痛也要痛死他!哀著二度摔疼的臀,她四下找她的包袱!發現它仍掛在樹上沒有隨她一同掉下來。她對剛從樹上掉下來的事仍心有余悸,不敢再爬上去,只好讓那大熊來替她服務了!

    “喂!”她踢了他一下,以引起他的注意,並沒有發現他要拆人骨頭的眼光。“替我把小包包拿下來,快!”

    “你以為你是誰?”他吼了一聲,因為沒有打女人的習慣,滿腔怒意化成一拳挺向精雕的木栓,立即打下了一角!“我要你向我道歉!否則我會開戒打女人。”

    “你敢!你知道我是誰嗎?”李翠宇端起公主的架子,打算給這不長眼的軍人一點教訓!雖然她是個心地善良、連一只螞蟻被風吹走都會為之掬一把眼淚的好公主,但是對冒犯她又出言不遜的人她可不會對他太客氣!她這不是仗勢欺人,是伸張正義!所以她邊說邊逼近他,心想他若心存悔改,倒是可以放他一馬。畢竟他長得不錯,又不像其他人拼命對她巴結奉承。

    沙平威不甘示弱的瞪回去。這個小小爆女恁地大膽,拎著包袱看來像是要逃出皇宮,還一副凶巴巴的模樣;他的軍服顯示出他的官階,她竟然還不知道駭怕!不過她看來小不隆咚的,也許分不出官階大小,只當他是小嘍羅看了!可惜了一張好容貌,就是太潑辣了些!沒有大人管教的關系吧!沒關系,他不介意代為教導一些禮節。

    “你是誰?一個小爆女罷了!”

    “哼!睜大你的狗眼,我是個公主!憊不快跪下!”她不可一世的說著,等待著這個軍人對她三跪九叩。

    “公主?”沙平威哈哈大笑的指著眼前衣著平凡、灰頭土臉的小丫頭。“你要是個公主,那些穿金戴銀抹胭脂的女妖老宮女都是皇太後了!”

    “放肆!”李翠宇揚手便一個巴掌打下去,自是打掉了沙平威臉上的笑容。

    不過,十年風水輪流轉,只一下子,她立即面孔朝下趴在他的膝蓋上,二度受創的尊臀正在遭受第三波攻擊。她一時之間呆了!當她明白是怎麼回事後,才後知後覺的用力掙扎,但那抵得過他的蠻力!幸好他下手不重,可是侮辱得很徹底,這會兒她全身上下那里還端得起公主的架子?再顧不得什麼身分了!又羞又氣的哭了出來“放開我!放開找!我要叫我父王殺死你,哇…”

    這一哭,倒教他慌了手腳。

    “喂!小爆女!你不是企圖逃出宮嗎?你這種哭法連死人都會被你吵活了,更別說會引來多少禁衛軍了!”

    她哭得更大聲,坐在他腿上,雙手又抓又捏的直打他胸膛。

    “別哭了,好好的一張臉哭得像猴子屁股…”

    “啊…”霎時收住哭聲,她朝他大叫︰“說什麼?你敢說我的臉像…像…”她說不下去。

    沙平威吁了口氣,見她雙頰涕淚縱橫,好笑之余心中竟泛起了一股疼愛。真可憐!這麼小便被送進宮,莫怪她想逃了。

    “現在就不像了,像一朵芙蓉,很好看的。你知不知道妄想偷跑出宮會犯大罪的!不如這樣好了,我向皇上求情,請他將你賜給我,我送你回家。你還小,待在宮中不適合。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你才想逃?”他解下領巾替她抹臉,粗手粗腳的抹疼了她的嫩臉。

    但她並沒有推開,只是好奇的瞪他。他居然真當她是想逃出宮的宮女?還以為有人欺負她呢!這個人粗魯了些,卻也是個頗善良的人,還要請父王將她賜給他呢!一思及此,俏臉不覺泛起紅暈。

    “你在胡說些什麼呀?皇上才不會將我賜給人呢!”她一下子便忘了適才的不愉快,只新奇的看著這個不討人厭的男子。明亮的廊燈映照出他飛揚的神采,他有一雙赤子的眼。

    沙平威搔搔後腦勺,有些懊惱“對哦!我已經拒絕皇上冊封的美人了,這會又回頭跟他要,我那敢?”

    “你也是打勝戰回來的將領嘍?”她打量他披膊上的鷹形標志,猜想他的官位。“你是誰?”

    “我是沙平威,袁將軍的手下。”雖已被封為將軍,但他仍不習慣新身分,依然自認是袁家軍的屬員,那樣比較自在。

    原來他就是沙太師的兒子呀!李翠宇上下打量他;可一點也沒有大將軍該有的威嚴沉肅。難怪她不怕他!他與袁不屈相同的熊腰虎背,她理應擔心這種大塊頭的,但是她沒有…瞧瞧她,還坐在他腿上呢!這是否代表她怕的只有袁不屈那種死板嚴肅的人呢?駭怕到父王一意允婚,她立即想逃亡!不過也實在是夠倒楣,她好不容易才爬出閣樓的窗口,一路辛苦又冒險的走在長廊的脊背上,嚇得半死後決定“腳踏實地”想攀樹枝下來,卻失足跌落。

    “你也是個將軍了嘛,權勢很大唷。”

    “還不足以大到可以幫助你。”他很愧疚的說著︰“但是,你不可以莽撞行事,宮中禁衛森嚴,你逃不出去的!被抓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反正以後我爹會天天進宮,我叫我爹爹罩著你一些,就不會有人敢欺負你了,好不好?對了,你叫什麼名宇?”他熱心的老毛病又犯了,老是以強者自居,想去保護弱小。

    李翠楞了一下,笑道︰“我的閨名叫翠宇。”

    綁宮的那端似乎有著動,原本已熄的燈立即全部點亮,人聲沸騰了起來。

    李翠宇跳下他膝蓋,心中大致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怎麼了?”沙平威也緊張起來,想到有人發現小爆女不見了,這下子一傳開,她一定得吃苦頭。

    “你快回前面的酒宴上,可能是公主又不見了,才會有大批人馬在找;這邊你們是不能來的,給人發現了,有事的是你!”她推著他走。

    “那你呢?會不會有事?”他不肯走,拉住她小巧的雙手問著。

    李翠宇楞了一下,月光下看不清雙頰上的紅潮,心頭猛地泛過一波震湯,忙收回雙手背在身後。

    “我不會有事的,你快走呀!”

    “哦!”遠遠傳來“公主”的叫聲,看來這小爆女是不會有事了!他才有些放心的揮手。“我爹是沙紹。我會請他老人家關照你的。”

    眼見他已走遠,李翠宇咬了咬下唇,猛地低喚了聲︰“沙平威。”

    “嗯?”他回首。

    “你娶我好不好?”她說完,不敢看沙平威下巴掉到胸前的蠢面孔,提起裙跑回後宮的方向。

    直到她雪白的衣角再也看不見,沙平威還呆呆的站在原地!這時候他才有些深刻的感覺到這個宮女相當的美麗;他一直沒注意的,直到她說要嫁給他…第一次有女人向他求婚,他想不呆也難皇上最後的讓步是︰袁不屈可以同時迎娶二位妻子當正室,並且由皇上親自主婚。仍堅持要把公主嫁入袁府。

    所以皇宴完畢後,袁不屈沒有直接回家,與沙家父子一同到沙府研商對策。

    平常話多的沙平威顯得有些魂不守舍的痴痴呆呆,悶聲不響的坐在書房角落。

    談話的自然只有沙紹與袁不屈了。

    “三天後就要正式下詔了!我們必須在三日內說服皇上改變心意。該死!現在全城的人都知道我要娶公主的消息!我不要冰雁受傷害!”袁不屈如同困獸般的在書房內踱步。

    “子韌,你心神全亂了,是想不出好法子的。”沙紹冷靜的提醒他。

    “明日我向皇上辭官。”

    “別意氣用事。你這樣等于打了皇上一巴掌,事情更不可能干休。你以往沖動是你一人的事,現在你不能不一秒記住域名:" ..  "樂*文*書*屋

    冰雁想。你很清楚與皇上決裂,遭受皇上怒氣的會是誰。若皇上決意召冰雁入宮呢?皇上是個明君,但他有他的面子要顧…唔!昌平公主是皇上最寵愛的小女兒,不如咱們從公主那邊下工夫。”沙紹拂著胡子,走了幾步,不等袁不屈細問,即道︰”明日咱們進宮覲見皇上,要求私下讓你倆培養感情;只要公主不鐘情于你,向皇上反應,到時皇上的一廂情願也告破減,他絕對不舍得女兒受委屈。這法子如何?”

    袁不屈坐在椅子中,全是抗拒的臉色。

    “當然不是真要你們去相處,而是你不妨向公主坦誠你與冰雁的事,請她成全。到時公主肯幫你,請來皇後說服皇上更見功效,就無需用玉石俱焚的方式與皇上交惡了。”

    “倘若那公主嬌縱又蠻橫呢?”對于冰雁以外的女人,他提不起好臉色,更不知道哄女人的手段,更別說去扮演讓人同情的角色了!

    沙紹搖頭。

    “會讓咱們聖上如此疼愛的公主,絕對不會是蠻橫嬌縱的。這是目前最可行的方法了,不妨一試。你先到客房休息一下,醒來後咱們進宮見皇上。”

    已是四更天了!沙紹傳喚佣人準備房間。

    袁不屈道︰“我先回府看看冰雁。”

    “事情尚未解決,先別惹她擔心比較好。”沙紹建議著。

    他想了想,又坐了下來,滿肚子的怒氣無處發泄!但沙叔的顧慮是對的,與其惹她擔心,不如待事情解決後給她一個好消息。想必現在的她,心頭也同樣難受吧?這會不會是數日來一直存在她心頭的不安呢?

    次日清晨,沙氏父子與袁不屈又被急召入宮。而整個皇宮亂成一團!

    公主失蹤了!

    內容由. 手打更新

    這大消息在皇上命令下不允許走漏出去。所以皇宮以外沒有人得知。而因為公主的失蹤牽涉到她的婚姻大事,所以才召來他們三人。

    公主留下的手絹寫了幾行字。大意是她不嫁袁不屈,若她父皇有心要她幸福,就讓她嫁給沙平威。最後她說,她決定去玩一個月再回宮。

    不僅皇上看了呆楞不已,連沙氏父子與袁不屈都為這件事的急轉直下而錯愕不已、無法反應。

    而皇上的意思很簡單,既然事情牽涉到他們,他們就得負責找回公主,婚事可以研商,但前提是要把完整無缺的公主找回來,限期半個月。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