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嫁之杜冰雁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7.第 17 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小姐,前廳有位姑娘稱是你在京城的朋友,要見你呢!”紫甦走入說著。

    杜冰雁愣了下。她才回杜家,居然就有客人來訪?她在京城並沒有朋友呀!離開長安已有六天了,揚州城內遍傳著各種不利于她的謠言,只需一天,她已完全能感受!

    “有報上姓名嗎?”她問著。

    “她說小姐見了她即可明白。”

    “那——請她來這兒吧!”有個人可以聊聊也是好的。

    不一會,回廊那端出現一個雪白身影,輕盈的跳了過來,挾著清亮嬌嫩的聲音︰“杜姊姊!杜姊姊!我們又見面了!”

    呀!是她!是那個在洛陽萍水相逢的李翠宇!

    杜冰雁欣喜的迎了過去,扶住她雙手。

    “翠宇!你怎麼知道我在揚州的?有家人陪同嗎?怎麼來的?”

    李翠宇指著身後的兩名彪形大漢,噘著嘴道︰“喏,若不給他們跟,他們會自殺,不敢讓我走。不過這一次總算脫逃成功了!原先我去了袁府找你的,但是佣人說你回揚州了!我便命他們弄來馬車,日趕夜趕的來江南找你了!我來玩一個月好不好?”

    “當然好!但家人不會擔心嗎?”她看得出翠宇身後兩位男子面色擔憂,想來是翠宇的率性惹他們駭怕吧!

    “我有告知家人了呀!別擔心了!咱們出去玩兒吧!剛才一路行來,覺得景色怡人,還有好多美麗的船在湖中行走,我想去坐坐看!”李翠宇雙眸發亮,興致勃勃。

    “哦,那叫畫舫!我家也有一艘,停泊在湖邊,咱們可以乘著看人耍雜技。”

    “那好!咱們快走呀!”

    杜冰雁失笑道。

    “瞧你,一臉的風塵也不嫌累,先休息一會吧!我先叫人給你們打理房間,你洗把臉,也讓你的隨從喘口氣。快用午膳了,午後咱們再去泛舟,那時的藝技才好看。好不好?”

    “哦!也好。”

    正要領李翠宇到客房休息,她的大嫂卻向這邊走了過來。她臉色沉了沉,恐怕又要來道是非了!不知他們在外頭又听到了什麼,覺得臉上無光,非要來對她叨念才覺得開心。

    “暖暖,听說從京城來朋友啦。”大嫂林氏尖酸的說著。斜睨著一身風塵的李翠宇,完全不把她放在眼內。

    “她是我在京城的朋友,特來找我游玩。”

    林氏皮笑肉不笑道︰“看來你在京城沾染了不少惡習,未出閣的姑娘家學人游玩,莫怪大將軍不要你了!小姑娘,你是那兒人呀?爹娘都不管教的嗎?”

    “放肆!”兩個壯漢同時嚴厲的低喝,一左一右拔出了劍。

    “退下!”李翠宇小孩兒似的面孔霎時蒙上一層威肅凌厲的貴氣,教人不敢直視。

    “是!”兩個手下收回劍,恭立一旁。

    “怎麼回事?”杜知祥淡淡的問,心知必是她們又找女兒的麻煩。

    “爹!小姑的朋友要殺人呀!他們一定是江洋大盜,要來咱們家殺人偷錢的呀!”林氏哭得煞有其事。

    “娘騙人,姑姑的朋友才不會是,”杜恂從長廊跑來,想來是听說林氏過來特意跑來的,

    “少給我丟人了!站一邊去!”杜清輝怒斥了聲,將妻子拉起來推在身後!

    給她這麼一鬧,明日不知道又有多少流言可以供人說了!杜知祥怒瞪林氏一眼,再傳回頭看女兒“他們要住下來嗎?”

    “是的,爹爹。”冰雁輕聲回答,眼中有些落寞。

    杜知祥不舍的拍拍她的肩。

    “別讓他們動不動就拔刀弄劍,咱們的人禁不起嚇。難得你有朋友來,盡管盡地主之誼,明白嗎?”

    “謝謝爹。”杜冰雁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來。

    杜知祥轉而看向李翠宇,看得出她是高貴人家的女孩兒,頗有威儀,必定來歷不凡,卻教他沒見識的媳婦給得罪了!此時正冷著一張臉。

    “姑娘家居何處?”

    “長安。”

    “不知令尊從事何業?”

    “芝麻綠豆官。”李翠宇揮了揮手,感覺杜父為人還不錯,只是羅嗦了些。壞人是杜姊姊的嫂子,改天一定讓她吃苦頭!她轉身挽住杜冰雁“姊姊!我們去走走吧!”

    杜冰雁點頭,與她一同到客房。兩個狀漢如影隨形

    杜家二兄弟中,只有老大娶了妻子,應說她們該和睦的,卻是林氏雖然出身富貴之家,卻向往官家千金,又因放出不利杜家小姐的流言被杜夫人罰抄女戒,這筆帳不僅記在杜冰雁頭上,更移怒到京城來的一女二男。

    “其實你大可不必回揚州承受這些蜚短流長的!就有這麼一些吃飽撐著的閑人喜歡造謠生事。你這一回來更給他們好題材,太不值得了!”李翠宇進攻桌上十來盤糕點蜜餞,不時的騰出空隙與杜冰雁談天。

    杜冰雁有一下沒一下的撥著古箏,淡雅的笑著。幾日來有翠宇陪伴,日子快樂許多,行得正,做得當,要是為了一時的意氣用事想不開自縊,最多只落得外人說她“受冤屈”的話題;也許評價不會再是負面的,但那又如何?她的生命是父母給予,她的今生托付給了袁不屈,即使輿論一再責斥她無恥賴活,暗示她得以死昭志;佣人間的嘀咕看戲心態,外頭天天打探她的近況消息,最終想看的便是她何時因“人言可畏”而自縊。

    一個被世人指責的女人,命運即是如此。她若不死,倒教世人失望了。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