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分月色七分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生苦短,希望甜長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老實說,佟甜甜在幾個月前,就一直在思考2月14要怎麼過了。

    去哪里逛逛,或者去看電影,要預定什麼餐廳,買些什麼……想了一圈,又擔心會不會落于俗套,結果發現這些“俗套”,如今都是奢侈。

    真是物是人非。春天已經來了,隔窗也能看到迎春花開滿枝丫。

    短短兩個月,她清瘦了整整一圈,皮膚的光澤也黯淡了幾天,但她仍然躊躇滿志地工作。院長室內,林墨岳坐在辦公桌前,摸出一包煙,開始一根接一根重重地吸著,濃重的煙草味將整個房間充滿。

    他神情黯淡。

    佟甜甜幽長漆黑的美麗睫毛,微紅如醉的美麗臉龐,只是笑容不如以前明亮動人了,只見她抿嘴淡淡一笑︰“林院長,能不能別抽煙了,作為醫生,您應該知道,抽煙有害健康。”

    他掐掉煙頭,目光再次聚焦,微笑道︰“健康嗎?哈哈哈哈哈……心被刺了一刀,肆無忌憚的女人竟然殘忍得毫無顧忌,我還在乎什麼健康?”

    她冰冷地拒絕他,不允許他靠近她一步,這對于他來說,真是一場虐到心碎的戲,別人傷害了她,被傷害的卻是他,誰更痛?誰更愛?誰痛得無法忍受?誰愛得入心入骨?

    千萬道陽光灑射進來,她感覺到金燦燦紅彤彤的刺目光感。

    滿室陽光中,佟甜甜遞杯綠茶給林墨岳,說︰“你究竟什麼時候開始吸煙的?”

    她明亮得恍若發光,他接過杯子,暗自慶幸,這個小小的空間,是屬于他和她的。

    “自從和你分手後。”他盯著她說。

    佟甜甜忽然開始幻想道︰“你說,小磊哥是被陷害的,那麼,有沒有那種可能,就是一切重新復原?”

    林墨岳霍地站起來,拿起杯子扔到地上,杯子發出一陣凌亂響動,他的臉色異常難看,說︰“原來,你還想著這樣的結局嗎?”

    “難道這不是正常的思維嗎?”她反問。

    “你要是正常,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你義無反顧和我分手,一往直前投奔他的懷抱,到頭來,傷了我心,也傷了你自己,你到現在還不夠清醒,還期待他回來娶你嗎?”

    “對,我就期待了,怎麼了?”她完全沒注意他的臉色已經大變了。

    他勃然大怒,伸手怒指她︰“佟甜甜,我發現你真賤!我特麼比你還賤!”

    佟甜甜坐下,用蒼白的手指繼續翻桌面上的病歷,睫毛一顫,一滴淚落了下來。

    林墨岳也不再暴跳如雷,變得異常靜默,就如窗外飄落的一片片花瓣。

    “咕嚕”一串響,她的肚子餓得直叫。

    林墨岳緩和一下語氣,說︰“我帶你去吃飯。”

    只有刺眼耀目的美食能安慰她受傷的心靈了。

    林墨岳點了很多,幾乎擺滿一桌了。

    “能吃完嗎?”她問。

    “你卯足了勁吃,我又不嫌棄你。”他說。

    佟甜甜愣了一下,然後低聲說了句︰“對不起,墨岳,我知道我傷害了你,我會彌補這一切。”

    “沒有辦法彌補,除非跟了我。”

    她听了這句話,鼓著一邊腮幫瞪了他一眼,慵懶中帶著一點生氣︰“真過分!就算吃人嘴短……我又不是賣給你了,憑什麼!”

    他看了她一會,語氣很溫柔地說︰“除了這個,別的對我一點誘惑力都沒有。”

    他眼晴眯成了月牙,指著她嘴唇說︰“這里沾東西了。”

    然後撥開她本想自己去擦的手,靠過來,把嘴唇溫柔地貼了上去。

    他放開了她,笑了笑︰“擦干淨了。”

    佟甜甜火冒三丈,說︰“擦是擦干淨了,可是你未免太霸道了吧?”

    他結巴道︰“我……剛剛……也是斗膽擦的。”

    撂下這句話,他便開始低頭吃飯,嘴角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喂!林墨岳,你這樣忽冷忽熱,一會兒暴跳如雷,一會兒溫柔似水,實在應該去精神科去看看了。”

    “說得對,你可以幫我醫一下,我也覺得自己遇到你以後有點不太正常。”

    “你怎麼吃這麼少啊?”佟甜甜奇怪地問。

    “最近,胃口一直很差,有點厭食。”

    佟甜甜大驚︰“什麼?不會是得了厭食癥了吧?這還得了?你真讓我頭痛。這麼細細一端祥,你似乎真比以前更瘦了,眼楮下有濃重的陰影,臉色慘白慘白的,整個人好像一片樹葉搖曳在風中,搖搖欲墜。”

    林墨岳笑出了聲︰“還樹葉?搖搖欲墜?被你形容得感覺我要西去了。可能最近脾胃不大好。”

    晚上,佟甜甜坐在床頭追劇。

    電視中,深紅色的血隨著劍流淌,女主的身體好像被凍結了一般,只能定定地看著那雙無情的眼楮。最後,她拼盡全身的力氣,用沾染血跡的手,顫抖地撫上他的臉頰。

    她笑著說︰“認識你這麼久,我還以為你一貫冷血無情,連這身皮囊也是冰山雕琢出來的呢。”

    他問︰“你後悔嗎?”

    她的身體失去了熱度,再也支撐不住,向後倒去,說出兩字︰“不悔。”

    ……

    佟甜甜關了電視機,輕輕嘆了一口氣,自語道︰“都什麼狗血劇情!”

    “叩叩叩”

    “來了!”她跳下了床,穿上拖鞋,打開門。

    吳顏和尤曉彤提著啤酒和燒烤來了。

    “驚不驚喜?意外不意外?”尤曉彤說著。

    佟甜甜壓低語氣說︰“意外!挺意外!簡直就是驚嚇啊,現在都幾點了,你們還睡不睡覺?”

    吳顏嘿嘿一笑︰“不是擔心你最近失眠嗎?我們來陪你了。”

    “失眠?我為什麼要失眠?我可告訴你們,我的字典里就沒有失眠兩字,我那麼喜歡睡覺,有什麼事值得我徹夜未眠?”她擺好了桌子。

    三個人開始融入歡快的氣氛中。

    尤曉彤對著佟甜甜調侃道︰“我早對你說過了吧?自古紅顏多薄命,你看你,長著一張好看的皮囊,但是,這心總是無處安放?”

    吳顏瞅瞅她,糾正道︰“你的心安放在哪?”

    “我啊,不是在艾主任那兒收著了嗎?”

    “拉倒吧!你以後可能比甜甜死得更慘!”

    “喂!吳顏,你個大嘴巴!你能不能不要損我?”

    佟甜甜笑了,笑得很燦爛!

    “哈哈哈哈哈……你們真逗!來,第一杯酒,敬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

    “來來來,喝喝喝。”

    吳顏吃了一口烤肉問︰“曉彤,我問你啊,這艾主任給過你什麼承諾沒?”

    “沒有。”她弱弱地答道。

    “那你還跟他談下去?”

    “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我現在也沒別的追求者。”

    “不是,前天丁大壯你那家伙聯系我,問你現在什麼情況?我看他對你心不死啊。”

    “沒用,我對他沒感覺,你知道感覺很重要,愛情這事將就不來,我和他接吻,我都覺得惡心,和艾主任就感覺心潮澎湃,舒服,享受。”她一臉陶醉的樣子。

    佟甜甜反問︰“你都不看男人的人品嗎?始于顏值,終于人品,你不知道這道理?”

    “你那小磊哥人品好,不照樣拋棄你!”她狠狠一擊。

    佟甜甜很贊成︰“說得也對,我竟然無話可說。”

    “叩叩叩”又是一陣敲門。

    “都這個點了,誰這麼不識趣啊?”佟甜甜叨叨著。

    她有點不耐煩地打開門,驚訝的表情︰“你怎麼又回來了?你不是已經回去了嗎?”

    “給你帶點面包,早上放在微波爐里熱一熱就好。”林墨岳探出頭來。

    “進來吧,林院長!我們都在呢。”吳顏喊道。

    林墨岳橫掃了一下桌子,看到凌亂一片。

    “你們狂歡呢?”

    “對對對!三個女人的狂歡!你也來吧,坐下坐下,林院長,我們真為你驕傲,你可是我們同學啊。”尤曉彤倒是客氣了起來。

    林墨岳說︰“我們之間不需要這樣見外,隨意一點就好。”

    尤曉彤呵呵笑了笑,示意他坐佟甜甜旁邊。

    林墨岳很听話,向佟甜甜旁邊挪了挪。

    吳顏又開始發憨言了︰“我就說嘛,你倆才是天生一對,你們從校園走向醫院……”

    “停停停!會不會說話?什麼叫從校園走向醫院?多難听啊!應該叫從校園走向婚姻。”尤曉彤搶著說。

    “婚姻?還早呢,你這話說得為時過早……”吳顏爭辯道。

    林墨岳明白她倆的意思,但是好話被說得越來越糟,越來越不堪,就趕緊制止道︰“不用說了,我懂!來,謝謝你倆的心意,我干了這杯酒。”

    四個人一起喝了一杯。

    時鐘一分一秒過去了,吳顏和尤曉彤叫了出租車回去了。林墨岳執意要自己步行回去。

    “主要是現在天太晚了,你這樣步行還得半小時。”佟甜甜焦急地說。

    “沒事,我早早回去可能也睡不著,正好消消食。”他解釋。

    “我送送你吧。”佟甜甜跟著他到了門口。

    “不用,我一個大男人,哪能讓你送?你這不侮辱我的嗎?”他笑了。

    佟甜甜也笑了,說︰“你走人行道,不要……”

    “好了,我又不是小學生。”他向她擺擺手,示意再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