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分月色七分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四十二章 靜默就是告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佟甜甜勃然大怒,眼里再無笑意︰“能不能別鬧了?我現在還有什麼心情和你在一起胡鬧?”

    林墨岳冷著一張臉,似乎不太接受她的一掌,他低聲說︰“並不是胡鬧,更不是心血來潮,這一刻我早已期盼已久,我等的太辛苦,以至于我都忘記我們分過手,我覺得分久必合是自然規律,也是我們最終的結果。”

    佟甜甜氣極反笑︰“你又開始表白了?我現在焦頭爛額,哪有心思听你說這些,而且你知道,你現在說什麼都沒用。”

    林墨岳微閉著眼楮,沉默了一會。

    佟甜甜看他心緒不寧,又語氣緩和一點說︰“我以前刻意避開你,就怕你這樣,你看你,為了我,大老遠跑這里來上班,但是,我能為你做什麼?”

    林墨岳並不說話。

    窗外陽光斜射進來,金燦燦片。

    “為什麼突然不說話了?”佟甜甜感到害怕。

    “雖然我一直以來,都沒有訴說過我的內心,但我的沉默都在向你表白,每一天,每一秒。”他低低的聲音。

    微風吹動樟樹葉的聲音,“沙,沙,沙”。

    再堅硬如石的心,面對這樣的告白,心里也會動搖,不過,佟甜甜只是愣了幾秒,便恢復了理智。

    “你的心意我已經收到了,不用再說了,我要吃早飯了。”她打開包裝盒,準備喝粥。

    林墨岳情緒低落,靜靜找了個凳子坐了下來。

    佟甜甜佯裝若無其事,問︰“你也吃點?”

    “不吃了,你趕緊吃,怕要涼了,吃完上班。”林墨岳一如既往的低音。

    “曉彤和吳顏一大早就離開了,也不知去哪吃了?”她沒話找話說。

    “你和曉彤……”他欲言又止。

    “哎!女孩子之間的事,沒事,她總有一天會明白。”她用紙巾擦擦嘴唇。

    “艾主任對你……”他只說了半句。

    “我知道,這人不簡單,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刻意保持距離,再說了,要不是曉彤喜歡他,他對誰渣,也不管我的事!唉!做人的差距真大。”她起了身,隨手拿起包,扔了快餐盒。

    “走吧!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你非得要這樣照顧我。”她抱怨開了。

    “真是過河拆橋的人,吃飽喝足開始不領情了。”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圍著我轉,你應該多交些朋友的。”

    “濫交不如獨往!”他堅定地說。

    林墨岳眉目清俊,連微笑都淡得若有似無,似乎要比在學校時要成熟好多。

    坐上車,佟甜甜透過車窗看到一方藍藍的天空,她不由得仰起臉,任陽光灑滿臉龐。

    雖有陽光,空氣仍清冽,吸入肺中似乎隱隱生疼,因為打開車窗,她的鼻尖已經凍得通紅。

    林墨岳不解︰“這麼冷,為什麼還打開車窗?”

    “想與大自然親密接觸。”她微閉著眼楮。

    車子開得很平穩,他開起了空調,她變得異常安靜,幾睫碎發絨絨的,落在後頸窩里。

    林墨岳便不再說話,因為他知道,她一定又想起盧總了。

    她恍惚地靜靜坐在那里,像失去意識一般。

    她的情緒不知不覺發生了變化,仿佛思維瞬間已經飄到了遠處,就像突然有只無形的大手,一下子將笑容從她臉上抹得干干淨淨。

    曾經,盧磊每日的相伴,細心的呵護,卻因為工作的變故而不得不將她拋棄,那一階段的幸福令人羨慕,甚至讓人嫉妒。

    如此絢爛的幸福,終究是靠痛苦來成就。

    車內很靜,靜得讓他背脊泛出寒意。

    背叛讓她頃刻間落入無邊的地獄,過早失去親人,現在失去戀人。

    一時還不能從痛苦中走出來。

    他說︰“以前我不懂事,在大學里與你戀愛,分分合合,還是沒把關系處理好,都怪我。”

    他身上有干淨的氣息,淡淡的,很好聞。

    她說︰“不要舊事重提,我此刻的心情與以前的事無關。我只是偶爾感覺過得不太真實,一時幸福,一時失落,老天到底想怎麼虐我?”

    時間過得又快又慢,說說講講,已經到了醫院門口。

    佟甜甜下了車,把大衣裹緊點,縮著頭,向前走去。

    林墨岳叫了句︰“甜甜,答應我,要好好生活,不要想太多。”

    佟甜甜進了辦公室,趕緊關了門,尤曉彤和吳顏趕緊投來目光,詫異地問︰“有專職司機送?”

    她“嗯”了一句。

    尤曉彤直翻白眼︰“佟甜甜美女,你真是沒救了,當初是你一腳把人踹了,這下不是光明正大把他當備胎了吧?”

    佟甜甜做出萬般郁悶狀︰“尤曉彤,我可沒那麼缺德,他留給我那麼多美好回憶,你非要把我說得這麼丑陋!他是我的初戀,很純粹!”

    吳顏“哧”的一笑︰“算了算了,咱也別往她傷口撒鹽了,其實呢,這兩個男人都是不可多得的,誰得了誰美去!可惜啊!我的顏值一直不在線,要不,還輪到你嗎?”

    幾個人都笑成了一團。

    吳顏問尤曉彤︰“你那位,最近對你可好?”

    尤曉彤撇撇嘴︰“唉!忽冷忽熱,這人的節奏我實在應付不來,前一秒還熱情似火,下一秒就冷冰冰的,反正,忽冷忽熱快把我給折騰死!”

    “她到底愛不愛你?”吳顏笑著問。

    “實話告訴你吧!這個問題我想了千遍萬遍,我也不知道。”尤曉彤很無奈。

    “那你還談什麼戀愛?”吳顏不可思議看向她。

    她無所謂地說︰“又不是多選題,只能先談著。”

    佟甜甜感覺自己頭有點暈,她拍拍腦門,還是感覺整個人都恍惚了。

    “那個,溫度計……”她有氣無力地說。

    結果,一量,吳顏嚇一跳︰“39度4,你燒成這樣,怎麼不吱聲?”

    尤曉彤趕緊找林墨岳,讓他安排人來給她輸液。

    她微閉著眼楮,影影綽綽可以看到一個人在她面前忙來忙去。他的身材依舊高大,巨大的陰影遮住了光線,她小聲說︰“謝謝。”

    “甜甜,我們之間不要這樣客氣。”

    她嘆了一口氣,輕輕搖頭︰“總是麻煩你。”

    他自嘲地笑笑︰“是我太自不量力,你也別誤會,我僅僅是出于朋友的立場幫忙而已。”

    她臉色蒼白,不願意再說話。

    許久,她才說︰“墨岳,你家境優渥,所以你永遠不明白,什麼叫奮斗,因為你生來就不需要奮斗。但我不一樣,我自卑啊,我無論在學校,還是走上工作崗位,總想做得更好,贏得別人的尊重和自信。”

    他停了一會兒,仿佛笑了笑,聲音很輕,透著難以言喻的傷感︰“甜甜,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好的,我覺得你很優秀。”

    燈光照在他身上,襯得他眉目更加分明,分明是那麼熟悉,又分明那麼陌生。

    最後,她說︰“我想休息一會。”

    他悄悄關了門,外面走廊里有風,吹在他身上,他覺得有點冷。

    晚上,佟甜甜在回家的路上,她打起精神看車窗外的街景,城市熙熙熙攘攘,車如流水馬如龍,一片繁華景象。

    就像一場虛幻的夢,如果可以醒來,她願一切不曾發生。

    她頭靠著車窗,不去回想。

    剛下車,林墨岳就迎了上來,她拼盡力氣喊了一句︰“你怎麼沒回去?不是說有事嗎?”

    “看,我給你帶來了剛烤好的椰蓉面包。”他笑了。

    她露出一個久違的微笑︰“虧你不怕麻煩,跑這麼遠。”

    進了屋,林墨岳沖了兩杯熱奶,坐了下來。

    絕望,失意,在這一刻好像遠離了她。

    她笑得像個孩子,邊吃邊說︰“剛烤好的真香。”

    她一直覺得像林墨岳這樣的人少之又少,如今這時代,誰不是轉頭就忘,另結新歡,朝秦暮楚?

    沒想到還有他這樣的傻子,偏執地,固執地,不肯忘。

    她想起曾經有人對她說過︰“因為你沒有遇上,所以你不懂得。”

    當時她覺得嗤之以鼻,覺得簡直是荒謬,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生死相許,有什麼可以敵過金錢或者物欲?

    現在,可算明白了。

    林墨岳就是這樣的傻子!

    “想不想出去玩?我陪你。”他問。

    “不要!外面的世界太吵!我想安靜。”她立馬拒絕。

    “那去安靜的地方走走。”他拉起她,不由分說向外走,剛走了一小段路,就遇到一小吃灘。

    阿姨招呼到︰“小伙子,來,買點章魚小丸子給女朋友吃吃。”

    “不是他女朋友。”佟甜甜辯解。

    他似乎很意外,看了她一眼,才說︰“我還真沒見過你這樣的,人家都巴不得別人誤會是他女朋友,就你急著撇清。”

    佟甜甜不再說話。

    “不過,無所謂了。”他忽然笑開了,“以前是,現在不是,說不定,以後是呢。”

    佟甜甜一時沒反應過來,黝黑的大眼楮里滿是錯愕。

    阿姨笑了,說︰“還撒謊,看你倆多般配,不是男女朋友,就已經是夫妻了吧?有娃了嗎?”

    佟甜甜一口米糕差點噎住,她咳咳兩聲,嗆了好一會。

    她橫了林墨岳一眼︰“就不該和你一塊出來,總被人誤會。”

    “誤會的感覺挺好,我不介意。”他反以為榮地說。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