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分月色七分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四十四章 迎來事業的巔峰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女人天生大都是感性的動物,但佟甜甜一開始就孤冷清寂。從小生活在沒有愛和溫暖環境中,她不懂何為被愛,也不會懂得如何愛人。但是盧磊在她懂得孤獨寂寞的年齡,填補了她的空缺,讓她知道了被愛的感覺,被呵護的溫暖。

    “你和思念哪個更遠?”這句歌詞真正道出了佟甜甜的心境。那麼久的孤寂讓她覺得回憶開始縹緲而不真實,她學會了發呆,在書桌前發呆,在辦公室發呆,在床頭發呆,在公車上發呆……發呆成了她每天的必須做的一件事。

    比思念更遙遠的是熒屏里的盧總,那憔悴的面容,強顏的歡笑,都在漸漸遠去。

    “ 里啪啦”是綻放煙花的聲音。

    她想起小時候,盧磊寫春聯,她負責打漿糊,用面在鍋里煮好,糊在門框上,貼上對聯,連雞圈,豬圈都不放過。

    那時候,她幾乎天天粘著他玩,他會逗她︰“如果,我也放煙花給你看,你長大後就嫁給我。”

    她笑著拼命點頭︰“一言為定。”

    成長意味著失去,這些過去終究成了記憶,她望著絢爛的煙花,生出太多復雜的心緒,纏纏繞繞一年又一年,怎麼會沒有枝葉藤蔓在心間。就算是溪水清澈見底,也會有落葉漂浮,這一歲走到盡頭,里面裝著的人和事,相逢和別離,都已成為記憶在腦海中來回播放。

    “美女,醫院到了,請下車。”司機提醒她。

    她“喔”了一聲,拿起包,拉開車門,呆呆地下了車。

    她疲憊地邁著腳步,也許是近幾天沒睡好的原因,她最近總是出現眩暈的感覺。

    艾主任的身影晃進她的視線,他禮貌性地打了聲招呼︰“嗨!早!”

    要是以前,她肯定比他還熱情,但她的心情,無論怎麼調適,都無法上升到以前的高度,她輕輕應了一聲︰“早!”

    “我得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知道嗎?你晉升了!你獲得你期望的那樣榮譽了。”他眼中透著真誠。

    “謝謝你提前相告。”她淡淡回答。

    經過急診室時,她分明看到林墨岳正在和兩個護士在說著什麼,躺在病床上的人似乎沒有了半分知覺,身上插滿了管子,在氧氣罩下,那個人的臉色蒼白得像紙一樣。

    她頓時有了可笑而又可怕的念頭︰是不是沒有了知覺就不會再痛苦了?

    吳顏推了她一下︰“你怎麼不去辦公室啊?恭喜你啊!你晉升了,而且,墨岳成了副院長。”

    她驚愕地看著她,不可置否地說︰“什麼?什麼?副院長?什麼意思?”

    “哎!這是結果,具體的原因還得問林墨岳,他爸爸一直是我們醫院的大股東,現在他憑借自己的實力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這是股東大會一致意見,有可能他是下一個接班人吧!”她拉著她回辦公室。

    尤曉彤也拍手叫好︰“所以,你倆是不是要請客啊?”

    佟甜甜一臉平靜,仍舊茫然地站在那里︰“請客是小意思,關鍵我……唉!請就請吧!”

    “好好好!今天可要好好宰你一次,為了紀念我們最後一次待在一個辦公室,我們今天要去奢華的大酒店吃一次。”吳顏期待的眼神。

    佟甜甜一怔︰“什麼?什麼?你等會,什麼叫最後一次待在一個辦公室,我被發配到哪兒了?你們說!”

    “好像院長今天剛出的通知,你被發配到林墨岳的辦公室了,牌子都換了,副院長室。”尤曉彤認真地說。

    真特麼晦氣!昨天還和林墨岳這家伙撕破臉了,今天就整到一個辦公室了,她佟甜甜倒是哪輩子造了孽。

    “算了,這頓飯甭吃了!我也不請了,恭喜什麼呀!簡直是我的災難!”她無力地坐在椅子上。

    “你怎麼能這樣啊?你雖然不是副院長,起碼是陪著院長的醫生,多光榮啊!”吳顏開始起哄。

    她一臉不高興,嗆了她一句︰“這都哪跟哪?我不是院長,為什麼要去院長室工作?我們醫院什麼時候定的規矩。”

    “砰”的一聲,門開了。

    “剛定的規矩!林醫生,不!林院長說如果接受這一職務,必須要帶一助手,你是他欽點的!”院長把頭伸了進來。

    三人一起起了身,恭恭敬敬地立成一排。

    院長說完,關了門。

    尤曉彤和吳顏幸災樂禍地跳了起來。

    “哎呀!真是好!這下好了,我再也不用擔心有人和我搶用電腦了。”吳顏笑著說。

    尤曉彤又補一刀︰“我再也不用帶三分早餐了。”

    “呀!你們都什麼人?有你們這樣的朋友嗎?我平時怎麼對你們的?你們真是忘恩負義,白眼狼!”她真有點生氣了。

    她像個被拋棄的孩子,輕輕收拾一下辦公桌,不再說話。

    尤曉彤和吳顏仍舊一副無情無義的表情,不做一點挽留的舉動。

    佟甜甜心中五味雜陳,簡單收拾一下抱著大箱子向二樓走去,左拐個彎,敲了敲門,室內像是無人。她直接打開了門,赫然看到︰副院長林墨岳的辦公牌,在他的辦公桌前她看到牌子上寫著︰佟甜甜副主任醫師。

    她放下盒子,環視一下辦公室,辦公室似乎比之前的大了不少,兩大盆綠植在初春的陽光照樣下,愈發綠意。

    “是啊!春天了,我都忘記現在是春天了。”她喃喃道。

    而吳顏和尤曉彤正在樓下反省。

    “曉彤,我們是不是太絕情了?”吳顏後悔的語氣。

    “我們也是為她好,我們治不好她的病啊,如果盧總真的拋棄她,只有林墨岳能治好她的病。”她說。

    “能治好她的不是她自己嗎?如果一味地刻意去忘記會更加痛苦,不是嗎?”吳顏撇撇嘴。

    “你沒談過戀愛,為什麼這麼懂?”

    “唉!悲催啊!我天天看小說悟出的唄!你要是有什麼好的人選,可以推薦一下,我也老大不小了,再這樣耗下去,我媽該著急了。”

    兩人說說笑笑完全難以預料樓上的情況。

    “砰”一聲,副院長室的門被打開了。

    林墨岳進來了,他旁若無人地脫下白大褂,接著松了松領帶。

    “是你讓我換辦公室的?”她直截了當問。

    他冷笑一聲︰“你以為你是誰?佟甜甜,我告訴你,你不要自信過頭,醫院里比你優秀的人大有人在,比你漂亮的人我雖然沒去觀察過,但我相信一定有!我為什麼要選你?”

    都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了,他的脾氣還是這樣拗!每句話都是冷冰冰,他骨子里的居高臨下,頤指氣使還是沒變。

    她也不好再扳起臉來,畢竟,曾經也是親密的關系。

    “那,林院長你忙,我就不打擾你了,有什麼事你就打電話,我去食堂吃點飯。”她拿起包包欲走。

    “吃飯?你現在的飯是固定的。”他的聲音悶悶的。

    “什麼叫固定的?”她不解。

    “你現在所有的飯,都得陪我吃。”他解釋。

    “憑什麼啊?”她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憑你蠢!”他又罵了她一句。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小飯館,點了三個菜,坐了下來。儼然不像親密的關系,因為氣氛相當冷,以至于端菜的服務員忍不住問了句︰“怎麼?你們光吃飯,不見你們說話,是吵架了嗎?”

    佟甜甜感覺尷尬極了,干笑了一下,解釋道︰“沒有,沒有,是因為菜太好吃了,我們太累了,所以只顧吃了。”

    服務員笑了笑離去了。

    林墨岳吃了幾口飯,抬頭看了她一眼,她很警惕,一直和他保持安全距離。

    他的眼楮里還泛著血絲,淡淡說了句︰“我以後不會煩你了,你放心,一直以來,是我太自信,是我高估了自己在你心中的位置,我才知道,你心里根本沒有我,你愛別人的時候全盤托出,你愛他愛得太滿,所以,失去時才會這樣撕心裂肺。”

    像被擊中心靈般,她瞬間明白,林墨岳一直在生她的氣,生自己的氣,她放下筷子,和他對視。他的眼不再是星星眼,疲憊不堪,帶著憂傷。

    他迅速閃躲,低頭繼續吃飯。

    “我沒那麼容易被擊垮,所以,收起你所謂的擔心,我過得很好,我會越來越好,我抽身的本事你又不是沒見識過,我會遺忘得干干淨淨,徹徹底底!”她像發誓般。

    他在心里舒了一口氣,確實如此,看似柔弱的女子,在經受重大的挫折面前,哭哭鬧鬧後,會立刻清醒,擺脫那些困頓,重新出發。

    但他說出來的話卻拒人于千里之外︰“你忘不忘和我有什麼關系?”

    這就是命運!兜兜轉轉的事,人是多麼渺小,竟然無法扭轉糟糕的命運。

    這頓飯吃得還算順利,兩人吃完仍舊一前一後走,雖然在別人看來,這兩人外形如此般配,但是行為一直像在鬧別扭。

    佟甜甜傲嬌的個性並不討好他,林墨岳心中的火又開始蹭蹭涌了上來。他坐上車無情地一個人把車開走了。留下佟甜甜無助的在路邊跺腳。

    “喂!姓林的!這不是一個男人的氣度!你個大豬蹄子!”她開始大喊。

    盡管這樣折磨她,他還覺得不能解恨,自從知道她喜歡摟著那家伙睡覺,他就無法與她心平氣和說話,越想越生氣,既然不能走到最後,為什麼這麼傻?

    但是,一想到她獨自一人坐在大街上在哪傷心難過,他又掉轉方向盤。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