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分月色七分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四十五張 你的出現就是錯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上車!”他命令道。

    她快步向前走,擦擦眼淚︰“要你管我?”

    他下了車,一把拽住她,巴不得捏碎她的胳膊,氣得兩眼冒火︰“佟甜甜,我再次警告你,你不要把我逼瘋!”

    “你不要警告我!我還有腿,我可以自己走。”她很固執。

    林墨岳執拗起來,就是死磕的那種,他近乎瀕臨絕望地看著她︰“佟甜甜,你知不知道,我因為你,好幾天沒睡著,我像個傻子被你耍得團團轉,我特麼現在超後悔,後悔認識你,為什麼我還像個傻子似的執迷不悟。”

    佟甜甜向他吼道︰“你簡直不可理喻!你睡不著跟我有什麼關系?你既然這樣後悔,就不要理我!”

    就像小兩口吵架一樣,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句句傷人。

    路人紛紛投來異樣的目光,一個大媽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來就勸︰“姑娘,有多大點的事,非得鬧成這樣,跟這小伙回去不就得了。”

    佟甜甜倍感難堪,再說,都是有知識的人,也不能在大街上丟人現眼,沒有公德啊,她甩開他的手,進了車。

    林墨岳還是沉著一張臉,發動了引擎。

    車內的空氣一度凝滯。佟甜甜只顧望著窗外,窗外的景飛掠而過。

    兩人像路人一樣默不作聲,一起上了樓。林墨岳打開門,佟甜甜跟隨。

    她感覺這樣僵持著也不是個事,她就主動示好,語氣平淡︰“要喝點綠茶嗎?”

    林墨岳聲調冷冷︰“你知道我不喝綠茶!”

    “那,泡杯咖啡吧?”她不甘心地問。

    他沒做回應,算是默許。

    佟甜甜幫他倒了一杯咖啡。林墨岳端起就喝,“呸!你想燙死我啊?”他吼道。

    “哪有喝咖啡一口悶的?不知道要嘗一下溫度嗎?真是狗咬呂洞賓!”她聲調冷冷。

    “佟甜甜!我告訴你,你別罵人啊!”他放下杯子。

    “你想這樣到什麼時候?我這樣做不對,那樣做也不對,到底怎樣做?你告訴我!”她逼急了,嘰里咕嚕像放鞭炮。

    林墨岳起身把門反鎖,拉起她用力把她按在牆壁上,靠近她,修長的手指狠狠捏住她的下巴,聲調更加冷漠︰“你知道嗎?我這幾天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我發現你的出現就是一個錯,你攪亂了我的人生。”

    “你的人生不挺好嗎?現在是副院長,一步一步高升。”她反駁。

    他滿臉怒色,不顧她的掙扎,狠狠地吻住她。她緊閉雙唇,雙手抗拒地捶打他的胸口,不管這麼掙扎,都無法掙脫開他如影隨形的雙唇。

    許久,他自己放開了她,兩個人都狠狠瞪著對方。這時候,電話響了,佟甜甜剛掏出手機,林墨岳提前看到“小磊哥”三個字,伸過手機,一下摔在地上。“砰”一聲,手機壯烈犧牲。

    佟甜甜異常平靜,緩聲說︰“林墨岳,你是不是瘋了?你能不能理智點?我手機招你惹你了?”

    林墨岳似乎還未解氣,但是還是慢慢鎮定下來︰“你對于我來說,就是錯!”

    早知道是這種結局,他巴不得自己不做這些無謂的掙扎,心灰意冷,心痛至極。

    “佟甜甜,你為什麼就耐不住寂寞?你就不能等等我?這麼迫不及待摟著那姓盧的睡覺!”

    她冷笑了一下︰“我不是因為寂寞才愛上他的。”

    “結果呢?他娶你了嗎?”他還是說中要害。

    “林墨岳,你不要這樣故意傷人好不好?他娶沒娶我是他的事,我的事,跟你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看來互相傷害在所難免。

    他心一沉,勃然大怒,手背青筋暴起,試圖再次逼近她。

    她平靜如水,站著一動不動,嘴角漸漸浮起微笑︰“林墨岳,我現在才發現,這麼久以來,你都是裝得,壓抑的,你的本性已經完完全全暴露出來了,你和你那了不起的媽媽都一個德性,都有暴力傾向。”

    他在失控的邊緣左搖右擺,這女人永遠有本事讓他失控。

    他極力控制好自己,緩聲說了一句︰“我們好好談談。”

    她輕描淡寫地說︰“有什麼好談的,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我長久對你造成的傷害,這幾天你仇也報了,氣也撒了,咱們互不相欠,兩清了。”

    “叩叩叩”

    林墨岳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進來吧。”

    護士伸出頭來︰“林院長,輸液室有一病人說感覺難受,讓您過去一下。”

    “好的,馬上到。”

    佟甜甜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想起許多事情來,愛情不全是美好的,因為它也伴隨著傷害和痛苦,她理解林墨岳這樣對她,一種感同身受,她也對他長久以來的執著所感動,如果不是當初他媽媽極力反對她,有可能她和他正過著讓人羨慕的幸福生活,因為有了反對,才有了後來的戀情,因為後來的戀情,才讓他如此暴躁沖動。

    她撿起地上破碎的手機,碎了終究是碎了,即便修好了,也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完好無損的手機了。

    她竟生出一絲悲哀來,她不爭不搶的個性讓她失去很多,如果當初她和林母斗到底,說不定命運會是另一番模樣,如果她自己去找盧磊,為自己爭取機會,會不會改變什麼呢?

    但是,在這個社會里,現實永遠是殘酷的,它約束著你前進的腳步,把你飛翔的翅膀折斷讓你看著湛藍的天空卻無法遨游。

    林墨岳長久壓抑住心中的沖動,怒意,終于在這幾天爆發。

    他一頭扎進工作中,不去想任何事。

    春天終于來了,黃色的迎春花開滿小徑,佟甜甜獨自一人走在小路上,放空大腦。

    她想起了汪國真的詩《只要明天還在》

    只要春天還在,我就不會悲哀,縱使黑夜吞噬了一切,太陽還可以重新回來,只要申明還在,我就不會悲哀,縱使陷身茫茫沙漠,還有希望的綠洲存在,只要明天還在,我就不會悲哀,冬雪終會慢慢消融,春雷定將滾滾而來。

    是啊,春天已經來了,花已經開了,生活還得繼續,一切總會好起來的。

    她剛到出租屋門口,盧母的身影晃入她的眼楮。

    她忙叫了一聲︰“阿姨,您怎麼找到這兒來了?”

    盧母眼眶噙滿淚水,上前摸摸她的頭,說了一句︰“孩子,為難你了,我們誰也沒料到是這樣的結局啊。”

    佟甜甜唇角露出一絲笑意︰“沒事,阿姨,我挺好的。”

    “磊子公司遇到那麼大的事,他也沒對我們說起,直到听說他要定親了,我們才知道這一切,是我們對不起你,我也勸過他,我說咱不能做陳世美,他說,為了公司,只能舍棄他自己的幸福,說,這叫大愛……”她顯然說不下去了。

    “阿姨,您不用說了,我都懂!”

    佟甜甜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她拉著盧母進了屋。

    盧母從包里拿出一張卡,執意讓她收下︰“這是作為補償的現金卡,你看,孩子,你住這地方條件這麼差,我們心里也不是滋味。”

    佟甜甜堅決不收,顯然被成功激怒了︰“阿姨,我之前接受你們很多恩惠,這輩子也報答不完,我不會收這卡的。”

    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不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短暫的靜默之後,她對盧母說︰“阿姨,我今天有點累,想早點休息。”

    盧母明顯感覺這孩子有一點冷淡和疏離,覺得說再多都是一種打擾,只好離去。

    原來世界上真的沒有“永遠”,哪怕是親密的關系。

    依然是熟悉的城市,滿天的星光撲面而來,從光明到黑暗,從繁華到寂寞,仿佛只是瞬息間的事。

    佟甜甜說是累了,倦了,但是躺在床上睡不著。

    “叩叩叩”有人在敲門。

    林墨岳提著一大包吃的進來了。

    佟甜甜一個骨碌翻了起來,波瀾不驚地問︰“你怎麼又來了?你不是不管我了嗎?”

    “我擔心你會餓死!你晚飯沒吃吧?”他也是面無表情。

    他到了廚房,開始做飯,炒了“山藥炒木耳”、“芹菜百合”、“香腸蒜黃”,都是些常吃的小菜。

    佟甜甜也不好拒絕,一個人的時候,不想做飯,也沒有胃口,兩個人,起碼為對方吃一點,也有了吃飯的氣氛。

    佟甜甜連連贊嘆︰“脾氣大,但是廚藝還是不錯的。”

    林墨岳露出一絲笑意︰“如果你不嫌棄,我以後做你專職廚師,你願不願意?”

    她“哈哈”笑了起來︰“我哪敢讓院長當我廚師啊?萬一,那天火一上來,罷工是常有的事。”

    林墨岳眼尖,看到桌子旁多了很多營養品。

    “這些都是你買來的?”他問。

    “不是,阿姨剛才來過。”她放下筷子。

    “說了什麼?”

    “就是一些歉意的話,給我一張卡,我拒絕了。”

    “拒絕得好!我以後養你。”

    她又“咯咯”笑了,“我現在能養活自己,我不依賴任何人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為了忘記你,開始依賴小磊哥,後來不知不覺發現離不開他了,現在他離我而去,我再也不會去依賴誰,我要活出自己,再去愛。”

    林墨岳笑了笑︰“終于長大了,人,還是經歷大事才能成熟。”

    兩人說說笑笑,時間過得很快,林墨岳收拾好一切,準備回去。

    佟甜甜對著他的背影說了三個字︰“謝謝你!”

    林墨岳會心一笑,謝謝你總比對不起好!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