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漫威召喚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263、大浩克和小版納(宅家就是為國做貢獻!)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蒂萬給浩克、或者說是班納的肉體,奶得太多太多——都溢出來的那種。

    這導致他“嗨”了整整三個小時,依舊是沒有要好轉的跡象。

    “我這毒奶還是個控制技能啊。”蒂萬看了眼班納流的滿地哈喇子︰“而且控制時間還很長。”

    再又等了一個小時,蒂萬忍不住了。

    不能把時間都浪費在等待上啊!

    在班納驚恐的眼神中,

    他掏出了一把《短劍》,對著班納赤果的身體上不住比劃著,偶爾眼神還往他“肥厚”的褲子上飄。

    你生命力多得溢出來是吧?那我給你增加“消耗”吧!

    “班納,委屈你一下,挨幾下就完事兒了!”蒂萬“笑”吟吟道︰“放心,我下手很快的!”

    班納︰Σ(ゲ°⑸°;)ゲ!!!

    旺盛生命力的班納,被蒂萬那一副“解刨笑”給驚得彈射坐起,自投羅網的把短劍捅進了他手臂中,卡在臂骨上才是沒有刺穿。

    蒂萬︰(▔ ▔)

    趁著班納還沒有喊出聲前,蒂萬果斷拔劍、搓球、毒奶一氣呵成,剛剛刺出的傷口原地復原。

    班納張著嘴巴,原先想要喊幾聲發泄,可手臂傷口已經痊愈感覺不到疼痛沒了喊叫的本源。

    就跟要打哈氣時硬生生被懟了回去一樣,難受的他臉都快皺成包子臉。

    超級糾結的難受!

    蒂萬眨了眨眼,吹著口哨把“凶器”塞進黑色裂縫里,咳嗽一聲轉移話題。

    “現在情況很明顯了,你有兩個靈魂,而且他的比你的要強壯的多。”

    “”班納沉默數秒,憋出了一個單詞︰“它。”

    英語的他、她、它是不同的發音和單詞,這是否定了浩克作為人的存在,將其定義為“異類”。

    這個觀念可不利于接受彼此,必須得改!

    蒂萬端起魔法師的架子︰“他!你應該感謝他,因為你一直在試圖殺死他,而他卻沒有殺死你。”

    班納提著寬松過分的褲子站起來,這玩意也不知道是什麼質量的,再如何破爛關鍵部位卻遮擋得嚴嚴實實。

    班納對此習以為常,眉頭緊皺盯著蒂萬︰“為什麼這麼說?因為で因為我的靈魂更弱小?”

    “賓果~”蒂萬打了個響指︰“我雖然不知道浩克是怎麼形成的,但他是從你身上分裂出來的靈魂,就像是同卵雙胞胎,彼此的血型、器官、乃至dna都高度相似。如果有一方需要的話,隨時可以替代對方,而靈魂和肉體是不一樣的,靈魂具有吞噬性,更別說你們兩個還是共用一個身體。”

    班納沉默了。

    他不懂得魔法,這是科學尚未涉及的領域。

    蒂萬作為他唯一認識的魔法師、且能制服浩克,他的話具有很大的權威性。

    所以

    他一直在嘗試殺了で、浩克而不得,浩克隨時能吞噬了他卻沒動手?

    這種以德報怨的說法,讓班納這位心善的知識分子想法發生了巨大動搖。

    蒂萬趁熱打鐵,繼續灌輸著其他理念。

    “我剛才在浩克的眼中看見了恐懼,這種眼神我太熟悉了,我的敵人經常露出那種眼神。”

    “開始我也以為這是對我釋放的,後來我發現我錯了。”

    “在浩克主宰身體的期間,他對我只有不死不休的追殺,他的天賦很奇特,可以吞噬憤怒來強化自己的肉體,所以他不會去恐懼敵人。”

    “他的恐懼,是源自于你,就如同一個孩子恐懼厭惡、憎恨乃至要殺死他的父親一樣,他會那麼的暴躁也和這種成長環境有關。”

    “因為一次意外,他從你的靈魂上獲得新生,這不怪他,就如同孩子是無辜的一樣。”

    “他就如同孩子似的一張白紙,而你一直憎恨他、厭惡他、乃至一直嘗試著殺死他,他生活沒有愛、只有恐懼和死亡充斥全世界,野獸在面臨危險尚且知道要齜牙,更何況是一個人類的靈魂。”

    “班納,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或許你該嘗試著和他好好談一談。”

    班納被蒂萬說動了,

    在認識到浩克是切實存在的另一個靈魂後,他開始理解浩克的暴躁,並陷入一種自責狀態中。

    如果說浩克是個孩子,那麼班納這位“父親”絕對是失敗的。

    他有些痛苦的把雙手叉進頭發中,想要舒緩一下什麼,全然沒有意識到那肥碩的褲子掉落地面。

    蒂萬斜眼瞄了下——果然啊,體型越大的人那里就越成反比。

    趕忙掏出一件《抗魔斗篷》給班納披上,那地方女的他會很有興趣,男的就算了。

    這個動作喚醒了班納。

    他抿了抿嘴唇,道︰“請問,你能把他和我分開嗎?”

    “分開?”蒂萬看了眼系統,沒有動靜,面露為難道︰“靈魂魔法是極為深奧的魔法,我暫時沒辦法做到這個程度。而且靈魂需要依附肉體才能久存,把他永久從你身體內抽離出來,他會因為靈魂衰弱而死的。相信我,那種遭遇無比漫長而痛苦。”

    班納嘴唇蠕動了一下,沒能繼續說下去。

    蒂萬卻有話說︰“而且,我懷疑你們兩個的靈魂一死一買單懂嗎?”

    為了證明自己的說法,

    蒂萬再次召喚靈魂觸手,對著班納眼楮道︰“浩克,我對你沒有惡意,我只是想讓班納接受你,所以不要再發怒了好嗎?否則我還奶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釋放的善意被接受了、還是威脅起作用了。

    這一次靈魂觸手,一次就拽出來靈魂浩克。

    蒂萬掏出了一把《暴風大劍》遞給班納,示意無法動彈的靈魂浩克︰“靈魂是可以被攻擊的,你可以嘗試攻擊他,不過最好輕點,否則我會來不及救你。”

    班納︰“”

    他看了眼手里的《暴風大劍》,又想到了之前蒂萬拿的那把小短劍——你怕我下手重,還給我這麼大的武器?

    有求于人,班納也不能要求太多。

    他沒敢去看靈魂浩克的眼楮,

    繞到了靈魂浩克的背後,舉著大劍猶豫了數秒,最後輕輕在靈魂浩克的左胳膊上劃拉了下。

    班納觸電一樣的丟掉大劍猛地往後跳,捂著左胳膊瞪大眼楮,那里有些一絲絲的血跡滲透出來。

    浩克靈魂受到攻擊,為什麼會反饋到他的身體上?

    蒂萬站在一旁笑而不語——老子的《靈魂試煉》,就是通過攻擊靈魂給本體施加傷害的啊!

    換個卡瑪泰姬的靈魂魔法,你指不定連靈魂都瞧不見咧。l0ns3v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