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漫威召喚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265、暴力!必定讓人愉悅!(宅家就是為國做貢獻!)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一下子完成了兩任務,蒂萬有些意外的看了眼班納。

    這些有學問的博士就是不一樣,講道理擺事實就會接受現實。

    “是不是該幫幫他,別讓他繼續到處逃亡呢?”

    還真別說,

    這個世界上能有資格幫到班納的,除了古一之外大概也只有蒂萬了。

    古一能直接抽取浩克的靈魂,壓得住這個大家伙,卻沒有任何勢力敢上門要人。

    蒂萬雖然壓不住,可他奶得住啊!並且神盾局、九頭蛇都是他的後盾,有人敢上門要人一巴掌給他拍飛。

    “要不,拉進英雄聯盟里?那用哪個英雄給他呢?”

    (征集,本章說投票)

    走神了會兒,

    蒂萬忽然神色一動,扭頭看向遠處的房屋中,一圈地震波橫掃而來掀翻了這棟岌岌可危的房屋,向著他腳下襲來。

    這是本用技能了啊,估摸著快頂不住了。

    他正要帶著身邊的飛起來躲過攻擊余波,索爾一錘子砸在地面上,硬生生是把那地震波給錘散了!

    本最為依仗的技能,在索爾面前也就是一錘子的事兒。

    看了眼索爾,

    蒂萬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原地等自己一會兒,一個《虛空行走》跳進了房屋廢墟里,出現在本的身邊,將手里一直托著的神聖光球按在他身上。

    後者身上的岩石崩碎的厲害,三成的位置露出了原先的岩石皮膚,可想剛才三分鐘他的戰斗有多激烈。

    蒂萬抬手向斜後方輕輕招手,磚頭、鋼筋被念力搬開,露出了被團成一團打成死結的里德——這肯定是憎惡的杰作。

    用念力給他打開死結,將其交給了本。

    “你們已經盡力了。”蒂萬安撫道︰“至少這次你們能參與到戰斗中,回去好好休息吧。”

    本和里德兩人聞言,臉上一致露出了失落的表情——沒有能堅持五分鐘嗎?

    “嘩啦啦!”

    一個巨大身影從廢墟中跳出,落地後腳一蹬直沖過來,蒂萬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手劃傳送門送里德兩人撤離,一手撐起魔法盾就攔下了對方的攻擊。

    相比遠程砸汽車,

    憎惡這一拳砸在魔法盾上泛起了些許波瀾,消耗了蒂萬2%左右的精神值。

    大概有一枚手榴彈的威力大小。

    腦中估算著,

    蒂萬手上動作不慢,掏出了《海克斯科技左輪槍》沖憎惡扣下扳機。

    “嗤拉——”

    藍色電流纏繞憎惡體表外,本來抬拳準備對魔法盾瘋狂輸出的它身體一僵,緊接著就恢復了行動能力。

    但拳頭卻落了空,蒂萬已經跟著傳送門離開房屋廢墟。

    憎惡下意識的沖出去,可等到了邊緣露頭時卻猶豫了。

    天空上飛著約翰尼,虎視眈眈的盯著它不說,地面還站著身著雷神鎧甲的索爾,眼中閃爍著熟悉的“戰斗欲望”,依舊處于熱搜的“魔法師”站在一旁淡淡然的與他對視。

    再後頭還有甦珊、以及緩過勁可以自己站起來的班納。

    更遠處有著不在少數的直升機轟鳴聲,為軍隊征戰多年的他清晰明白,美利堅部隊正在向這邊行進。

    等待他的下場,似乎只有

    憎惡沒有過多思考之後的問題,他有些混沌的大腦讓他瞬間鎖定了班納——那是它的執念!

    “浩克!”憎惡嘶吼道︰“浩克!出來和我戰斗啊!不要和個娘們一樣!就只敢縮在後面被一群娘們保護嗎?”

    這地圖炮開的,讓蒂萬嘴角抽了抽,心中默默思考該給它什麼送終方案。

    同時,

    他回頭瞄了眼班納的位置,後者本來有些微微膨脹的身體,在他目光掃來時立即恢復平靜。

    要不是班納腦門上一閃即逝的綠色,蒂萬還以為是自己錯覺呢。

    浩克那麼怕奶的嗎?

    不管如何這是好事兒,有了控制浩克的辦法不是。

    憎惡自然也瞧見了這一幕,很是憤怒的恥笑著︰“浩克是個大娘們!浩克你就是個大娘們!”

    赤果果的激將法,偏偏對浩克又極為有用。

    班納身上綠色又開始蔓延了,浩克的憤怒很輕易的就被憎惡的語言給調動起來。

    這讓憎惡眼前一亮,嘲諷的聲音更加洪亮了。

    可班納低聲說了些什麼,意外的把浩克又給壓制了下去。

    “不!”憎惡咆哮道︰“你這個大娘們!給我出來!和我正面打一場啊!遄

    “轟轟轟轟——”

    數枚小型導彈的轟炸掐滅了憎惡的嘲諷,緊跟著鋼鐵俠騷包登場,“ 當”一聲降落在地打開面罩,奇怪的左右掃了一圈。

    “你們這麼多人是在歡迎我嗎?”他的毒嘴被動再次開啟︰“好吧,我來了,我會解決這個怪物的,你們回家去找媽媽吧。”

    這是懟他們一群人沒用,群毆一個目標都拖沓這麼久呢。

    本來就壓著戰斗欲望的索爾,很是不耐的道︰“我認識你,上次那個被我劈傻的鐵殼子。”

    “什麼!”托尼跳腳了︰“你的偷用你媽媽的披肩經過她的同意了嗎?地球能自己解決問題,你最好回你的原始部落喝奶去吧!”

    索爾糖糖一阿斯嘉德大太子,何曾受過這個侮辱?

    說不過這個鐵殼子沒關系,他會用錘子讓對方閉上嘴!

    蒂萬無奈的站在針鋒相對的兩人中間,很是苦惱道︰“給我一個面子不要添亂了,都閉嘴ok?”

    他的面子足以撐起和事佬的身份,托尼冷哼一聲別過臉,表示自己不屑于莽夫計較。

    索爾“哼”了更大的一聲,至少嗓門要比你大!

    托尼不服,回敬了一聲更大的冷哼。

    索爾又

    “夠了!”兩人小孩子行徑讓蒂萬惱了︰“誰再發出聲音,我奶到你們失聲信不信?”

    這個威脅對托尼極為有效,立即蓋上鋼鐵面罩,來了個眼不見心不煩。

    索爾雖然不知道“奶到失聲”是什麼意思,但沒了托尼挑釁,他還是要給蒂萬這個面子的。

    “轟!”

    憎惡沖破了廢墟出來,沖著人群咆哮著露出比屎黃色肌膚更屎黃色的牙齒!

    正處于怒氣未消的托尼、索爾兩人,一個掌心炮、一個飛錘意外配合默契的,把這個齜牙的惡心東西給又轟飛了回去。

    蒂萬眉頭一跳——搶我人頭?信不信我剁了你們!

    “你們就只會以多勝少嗎?”里頭傳來憎惡的嘶吼︰“看我不一個個捏碎你們的頭蓋骨!來呀!你們進來啊!”

    這家伙學乖了,不主動露頭找轟了。

    托尼立即是要升空起來準備應戰,索爾跟著接過雷神之錘大踏步向前,兩人大有比試誰先拿下憎惡的意思。

    這蒂萬怎麼能忍?

    他大喝一聲︰“放著我來!誰敢動?我奶他!”

    托尼聞言在空中一個靈活的180°轉身,懸空著打開鋼鐵面罩要好好和蒂萬理論一下,野外boss可是大家都能刷的。

    但一連串的光亮打斷了他的質問。

    不理解什麼叫“奶他”的索爾,因為停步稍晚,被蒂萬活生生連續奶了好幾發。

    “啊~”

    索爾以奧丁之名發誓,這聲音絕對不是他故意發出的!

    只是那種感覺那種感覺比和簡那個啥時的巔峰都要美妙得多得多得多!

    堪比酣暢淋灕的一場大戰後獲得勝利的那一瞬間,讓他大腦迎來人生的珠穆朗姆峰!

    到底是阿斯嘉德人,體質遠超常人,雖然爽但之後的牙關是緊緊咬著。

    他很是努力的憋了十數秒,臉色都是有些潮紅了,才是硬挺過了第一次體驗“嗑生命力”的關口,緊隨著就是潮水般褪去的平淡。

    這一刻,他只覺得對什麼都索然無味。

    他有些渴望之前那瞬間的巔峰了,但又不能直接開口和蒂萬說吧?

    于是,

    他默不作聲的一掄錘子上天飛走了,徑直向著他和簡愛的小屋飛去——他現在急需另一半來填充他的空虛!

    索爾被奶的都“逃了”,托尼哪里還敢多bb?

    尷尬的現場是待不下去了,這里有蒂萬在事情相信會被完美解決,托尼干脆蓋上鋼鐵面罩呼嘯著離去。

    打不過、說不得,我還不能跑嗎?

    蒂萬︰“”

    我的威懾力這麼大的嗎?

    這時候,

    里頭的憎惡像是回應剛才蒂萬的話︰“魔法師?那就來吧!像個男人一樣和我正面戰斗!”

    蒂萬︰“”

    這晉級任務,來的有點時候啊!

    他的戰力值不知不覺間,已經是來到了白銀i的臨界點,一直不知道該如何觸發晉級任務,沒想到擔心被搶人頭吼一嗓子就給觸發了。

    別的任務可以放棄,晉級任務那固定獎勵的高級裝備合成卷軸,絕對是不可能放棄的。

    首先是“在大眾面前”這個任務條件。

    蒂萬抬頭看了眼天空不遠處的幾架直升機,那些大多是新聞直升機,上頭搭在的不是機載機槍,而是某種意義上更為可怕的“長槍短炮”。

    那麼只要把憎惡喊出來現場直播,條件就能完成。

    他毫不猶豫的喊道︰“所有人都退後!我要和他單獨戰斗!誰敢插手,我奶到他生活不能自理!”

    這個威脅絕對是“核彈”級別的,

    約翰尼幾人慌忙是掉頭跑路空開場地,越過幾個不怕死想要靠近拍照的,生拖硬拽的直接拉走。

    ——隊長要單挑,怎麼能讓你們這群找刺激的人破壞了?

    蒂萬很滿意的點點頭,沖里頭喊道︰“憎惡你出來,我們單挑!”

    憎惡也是個耿直的人,完全沒有想過這會不會是陷阱,真的就大踏步走了出來。

    瞧見只有蒂萬一個小胳膊小腿的對手,他很是猙獰一笑。

    蒂萬回以微微一笑,但被面具擋住沒有被看見。

    他現在的確是小胳膊小腿,可是晉級任務的要求是“使用最原始的暴力戰勝”。

    什麼是最原始的暴力?

    很不幸,

    就是蒂萬平日里最嫌棄的拳拳到肉——近身格斗,是最直接原始的暴力。

    也就是說,

    這次和憎惡的對戰中,他不能使用魔法、乃至是法師英雄的技能,才能確保這個晉級任務100%完成。

    那麼能使用的就只剩下《浴血屠戮》、《致命打擊》、《德瑪西亞正義》三個技能,《靈魂試煉》這個因為特殊性,保險起見還是封鎖了。

    “就只剩下這麼點了?想要戰勝憎惡沒辦法了。”

    想要完成這個晉級任務,看來需要暴露一些壓箱底能力。

    嘆息間,

    他的身體在快速拔高,體表的衣服虛幻間變為了血紅色的肌肉,赤果的身體只有關節處有著角質層包裹,右掌心從無到有具現了出了一把猙獰巨劍,劍柄中泛著的猩紅光芒同他胸腔中的猩紅色遙遙呼應,在極致暴力中注入了超乎尋常的美感。

    蒂萬抬手摘下了《幽魂面具》,露出他那被惡魔頭冠包裹的凶惡面孔,眼中閃動著猩紅之色攝人心魂。

    “Βa!Πpπeiνaeνaieuxpiσto!”

    伴隨著惡魔的低語,

    《浴血屠戮》被激活,血紅色迷霧爆裂開,他背後的肉翼如地獄之花盛放開,本就壯大的體型再次漲大數圈,雖然還是比對面的憎惡小了些許,可展翅懸空的賣相要比它來得酷炫的多。

    那是邪惡到骨子里的美!

    蒂萬,第一次以他數據化模式的惡魔形象降臨人間,手中猩紅巨劍直指丑陋的憎惡,側面又承托得蒂萬邪魅非凡。

    而這一幕,

    也是通過了天空上直升機內的鏡頭,以電子信號的形式傳播向世界各地,直擊無數人的內心,牢牢刻印在那腦海深處!

    蒂萬忍不住中二的用沙啞嗓音輕語著——這場合不說點裝逼的話,他渾身難受!

    “殺戮∼啊∼(顫音)”

    “暴力!能讓我暫時忘記這枷鎖!”

    “暴力!必定讓人愉悅!”

    “來!和我戰斗!”

    “哈哈哈哈哈!!!”

    一陣中二的過場對白,蒂萬竟然有著幾分熱血沸騰的感覺,振翅向著憎惡撲去,猩紅巨劍由上而下劃破黑暗劈下。

    憎惡前面也震驚于蒂萬化身惡魔,這一下竟然是沒能及時反應過來,無奈只能抬手去格擋猩紅巨劍,同時暴退著躲避後續的致命攻擊。

    現在只能期望對方的猩紅巨劍不夠鋒利,否則它只能斷臂救命了。

    不想,

    蒂萬前撲的身形詭異一頓,猩紅巨劍的劍尖從憎惡手臂前劃過,裝備欄中六把《暴風大劍》增幅的巨額攻擊力,在他的非人力量下,很是輕松的切割出了一道細小的傷口。

    “嗤——”

    猩紅巨劍輕松砍進大地中,沒有絲毫的阻礙。

    以這鋒利的劍刃,他本可以直接砍斷憎惡的手臂,但很明顯他收手了。

    憎惡得以全身而退,可那只是蒂萬的施舍。

    它怒視著蒂萬低吼道︰“為什麼?”

    “為什麼?”蒂萬的聲音帶著低沉的磁性,正如他的形象一般邪魅︰“你認為你能殺掉我嗎?挑戰我吧凡人!我就在這!”

    因為他有必勝的信心,所以他不屑于佔那麼這個便宜。

    甚至,

    一把《暴風大劍》憑空出現在手中,拋出後插在憎惡的身前。

    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拿起這把我施舍的劍,與我公平一戰!

    憎惡會如何應對?

    它雖然也因為被輕視而憤怒,但戰士的本能讓他清晰明白有武器和沒武器的差別。

    “用你的施舍斬下你的頭顱?如你所願!”

    憎惡拔起腳邊的《暴風大劍》,一個跳斬劈向蒂萬。

    蒂萬手中猩紅巨劍招架,硬接下這勢大力沉的一記劈砍,懸浮的雙腳重新踏上大地,傳導出的力量令地面裂紋橫生。

    但蒂萬,終究是挺著身體接住了!

    蒂萬嘴角起一個妖異的弧度——無法力量碾壓我,你一個削弱版浩克,憑什麼和我斗?

    暴力!果然是讓人愉悅啊!l0ns3v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