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漫威召喚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266、劍魔首秀︰虐殺時刻!(宅家就是為國做貢獻!)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硬接下憎惡一記勢大力沉的劈砍,蒂萬心中大定。

    這個殘缺品,連常態下浩克十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

    他順手一推猩紅巨劍,沿著大劍的劍刃削向底部,在憎惡收劍的當口切在了劍柄的護手上,在經過六暴風換取來的最純粹暴力的加持下,力量之大令措手不及的憎惡無力反抗,大劍被蒂萬頂著用劍柄捅在了它自己胸口上。

    “咳呃——”

    這一下力道著實不輕,憎惡被懟的直接是岔了氣,步伐本能跟著後退卸力。

    蒂萬手中的猩紅巨劍,尤若靈活游蛇般絞殺向憎惡的手掌,意圖逼迫他放棄大劍以保全手掌,繳了他的武器。

    但經過短暫的交鋒,憎惡過往的戰斗經驗也告訴它,如果沒了這把武器將會處于絕對的劣勢。

    這時候他展現了老兵的決斷——為了戰斗力可以適當舍棄一些什麼。

    它果斷抬起左手抓向猩紅巨劍,用肉掌牢牢握住了本該削向他持劍手掌的劍刃,寧願舍棄手掌也不棄劍!

    “好果斷!”

    蒂萬心中為憎惡的選擇點贊,但該下的狠手也一點不帶含糊的。

    猩紅巨劍下壓、而後猛地回抽,憎惡那足以抵擋炮彈的屎黃色皮膚,就這麼被他輕描淡寫的切掉了四根手指,僅剩下大拇指孤零零的還長在那里。

    就這蒂萬根本不滿足,

    他抽劍原地旋轉身體,猩紅巨劍劃過一圈帶著勢能砍向憎惡右側,憎惡唯一的選擇只剩下提劍格擋。

    “當啷!!”

    兩把大將撞擊在一起,迸濺出金屬踫撞獨有的火花,慌忙下防御的憎惡蓄力不足被砸的身形晃動。

    蒂萬手臂一縮抽回猩紅巨劍,繞過大劍的封鎖劍尖前捅,依舊是刁鑽的直擊憎惡持劍的手掌。

    “噗呲——”

    猩紅巨劍刺穿了憎惡再次用以阻擋的左掌,蒂萬一轉劍柄直接攪碎了整個手掌。

    這次他沒有再乘勝追擊,傲然的持劍站在原地,不屑的看著憎惡連連後退撞在了一面牆上。

    比劍?

    本法爺這些年被逼著練劍的日子,你根本無法想象!

    以上過程說起來復雜,但實際上只過了不到三秒時間,蒂萬和憎惡在外界只是簡單的一個照面,左手掌就變成了一地爛肉。

    而且看蒂萬那游刃有余的模樣,這似乎還不是他的全力?

    不管全世界觀看直播的人如何興奮,憎惡杵著大劍陰晴不定的盯著蒂萬,左手手腕還在滴落著紅色的血液,被攪碎的傷口很不均勻,這加大了傷口愈合的難度。

    但憎惡並不甘于服輸,否則它也不是在見過浩克的恐怖後,依舊是對其窮追不舍。

    他所求得,就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戰斗啊!

    現在不正是嗎?

    在全紐約、全美利堅、乃至全世界的矚目下,他正和一個足以讓他興奮的對手戰斗!

    憎惡的熱血沸騰了,它興奮的仰頭咆哮一聲,悍然舉劍削著左手臂上的血肉,露出一根沾染著血水的臂骨。

    那一股子狠勁,讓蒂萬有些動容。

    憎惡主動撲向蒂萬,高舉大劍看似毫無章法的劈頭就砍。

    蒂萬熟練的舉劍格擋、而後故技重施再次順著劍刃削過去。

    但這次憎惡是有備而來的,

    在蒂萬削劍的半途也是跟著削劍,最終結果是兩人不分先手的用劍柄對撞在一起,巨大劍刃就架在彼此的肩頭,因為距離的縮短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打在臉上。

    兩人磲G露的肌肉緊繃,陷入了互相角力的階段,彼此都在竭力將劍刃靠近對方脖子,卻誰也無法取得勝利。

    “哈哈哈!”憎惡忽然是狂笑著︰“來呀!一起去死吧!”

    它瘋狂的放棄了角力,任憑蒂萬的猩紅巨劍切向它的脖子,但同時也舉起左手被削尖的臂骨插向蒂萬的右眼。

    這是同歸于盡的打法啊!

    可憎惡根本不會想到,蒂萬這具數據化身體根本不存在要害一說,戳眼楮和戳在身上一個意思,所受傷害並不會因此增加。

    他現在大可以頂著這一刺,一劍切掉憎惡的腦袋結束戰斗。

    可他沒有,他選擇了放棄攻擊後撤躲避攻擊——今天暴露了他可能更勝于魔法的近戰能力,不能在暴露數據化模式。

    底牌不多留一些,怎麼去陰人?

    再者說,

    穩操勝券的局面,穩扎穩打才是王道。

    憎惡不知道蒂萬藏拙的想法,自以為是自己的瘋狂嚇退了對方,笑得越發的瘋狂了。

    “哈哈哈哈!這就怕了嗎?”憎惡狂笑著揮舞著大劍︰“來啊!殺了我啊!和我一起去地獄吧!”

    蒂萬一邊化解著憎惡的瘋狂攻擊,力保自己不要被攻擊到,偶爾抓到機會也會反擊一下,可憎惡不管不顧的全都用左手臂格擋下來。

    結果就是,

    雙方大打數十個回合,看似憎惡姿態瘋狂一直在攻擊,蒂萬只是疲于防守。

    但蒂萬從頭至尾都毫發無傷。

    反觀姿態瘋狂的憎惡,左手臂血肉都被削到關節處了,蒼白的臂骨上掛著肉絲、血跡,再搭配上它那丑陋的瘋狂面容,根本不需要處理就是恐怖電影的絕對大BOSS。

    可瘋狂狀態下的憎惡,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問題。

    它只有久攻不下的煩躁,最後演變為憤怒質問︰“你就只會躲避嗎?來啊!像個男人一樣和我肛正面啊!來殺了我啊!”

    蒂萬接著一次巨劍對撞擊退憎惡一步,自己則是抽身拉開距離,猩紅眼楮盯著憎惡眉頭上挑。

    想要一場轟轟烈烈的死亡?

    憎惡病態的在咆哮︰“來呀!來上我啊!像個男人一樣!”

    明明是聲嘶力竭的求戰,可蒂萬怎麼听怎麼不對味......

    重點是這句話曾經和露易絲在“角色扮演”時,對方也是說過的——當時他還很興奮呢!

    那一場惡戰簡直是......

    現在換成這麼個惡心玩意說出口?

    “嘔——”

    蒂萬干嘔了一下,決定不戲耍這個可憐的家伙了,不然他怕自己會被惡心死。

    他將左手搭在了劍柄上,用雙手握著猩紅巨劍——之前,他大多只是單手持劍,只有在角力時會才會搭把手。

    這個姿態釋放的認真信號,被憎惡接受到了。

    它興奮的再次仰頭長吼一聲,而後一往無前的向蒂萬發起沖鋒。

    蒂萬同步發起了沖鋒,兩個高大的身影眨眼間跨越短小的距離,劍刃撞擊身影由急速轉為靜止。

    這次雙方沒有僵持,一觸及分緊接著就是下一次踫撞。

    沒有花里胡哨!

    就是樸實而致命的對攻!

    “當啷啷——”

    “鏗鏘——”

    “撕啦——”

    •••

    各種金屬的踫撞、切割、撕扯動靜作響,僅有一只手能操縱大劍的憎惡,在蒂萬的快攻下根本不做任何防御,就是以攻對攻和你硬剛到底!

    可現實不是日本中二動漫,不是你意志堅定就能增幅實力的。

    眼花繚亂的對攻了數十次後,

    強大的反震終于是讓憎惡無法再握住劍柄,在最後一次對攻中大劍被高高彈飛,旋轉著插在了十多米外的土地上。

    憎惡尤自不肯服輸,揮動左臂的尖銳臂骨刺擊上來。

    但它的攻擊距離注定無法快過手持武器的蒂萬,被一劍從肩頭整個削平!

    憎惡依舊是困獸猶斗,還在顫抖的右手艱難握拳砸向對面,再次被蒂萬毫不留情的一劍削斷手臂。

    可即便是雙臂被斷,勝利微乎其微,憎惡依舊是不肯放棄用腿去踢,蒂萬同樣是毫不留情的削斷了它的雙腿。

    憎惡被削成了棍子,躺倒在自己的血泊中,眼神中卻依舊凶狠異常,蒂萬但凡敢靠近它絕對會用牙齒試圖咬死他!

    “這是一個純粹的戰士啊。”

    蒂萬沒有想到憎惡丑陋的外表下,是一顆不懼死亡的戰士之心,這讓原先打算下手了解它的他遲疑了一下。

    “還有什麼遺言嗎?”蒂萬用惡魔那低沉的磁性嗓音道︰“作為一名戰士,你毋庸置疑是合格的,你唯一的錯誤只是與我為敵。”

    哎呀,怎麼忍不住就中二了......

    倒是憎惡或許因為“被承認”的緣故,臉上的瘋狂稍稍褪去,隨後就是越加茂盛的瘋狂。

    “殺了我!”憎惡仰頭望向天空︰“魔法師,我看過你的視頻,用那一招,殺了我!”

    要最絢麗的葬禮煙花嗎?

    好!

    滿足你!

    蒂萬單膝跪下,手中猩紅巨劍插入地底一半,同時天際上有著一摸猩紅血光在凝聚,在黑夜中顯得尤為的詭異。

    不是金光?

    蒂萬沒有遲疑,繼續向里面投入著全部的精神值,很快是就吸收了所剩不多的精神值。

    但他沒有選擇立即釋放,而是再次大量的在【峽谷商店】中購買《藍水晶》。

    晶瑩剔透的《藍水晶》被念力襯托著懸浮在他周邊,排列成有序的陣列緩慢旋轉——經過之前的測試,念力接觸裝備也是可以起效的。

    他邪魅的惡魔身軀上時不時飄起縷縷血霧,肉翼張開足有五米長度,精神力化作猩紅的光彩從他雙手涌入猩紅劍柄中,惡魔雙眼、發亮胸膛、巨劍劍柄同步閃爍著猩紅之光。

    那畫面,如夢如幻!

    而這次,

    蒂萬注入了足足兩千塊《藍水晶》的精神值,終于是感受到了《德瑪西亞正義》的極限!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充能了多少,也沒想過這一記技能砸下來,會毀了布魯克林多少的街道。

    他只是想送一名戰士離開。

    “轟!”

    一道響徹天際的轟鳴,不知道當大了多少倍的猩紅巨劍從天空上落下,那巨大的劍刃沒有了金光的閃耀,若有撒旦的制裁之刃墜落凡間,最後狠狠的轟擊在了目不轉楮盯著的憎惡身上。

    詭異一幕出現了!

    這一柄變異的擎天巨劍,並沒有帶著憎惡直插地底,而是詭異的沒入了憎惡的胸腔中,沒有絲毫的威力外溢。

    等擎天巨劍完整的插入憎惡身體後,血紅的裂紋尤若蛛網般遍布它的全身,緊接著“ 擦”一聲碎裂為漫天血色光點,消散漫天歸于虛空。

    自始至終,

    除了攻擊目標憎惡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目標被這宏大的一擊影響到。

    蒂萬不確定這是因為他開啟了數據化模式?還是因為第一次滿充能的使用《德瑪西亞正義》?還是因為憎惡本身的關系?

    他半跪在地思考著問題,久久沒有起身。

    直至被一陣怒罵吵醒。

    “那個該死的混蛋!”一道中氣十足的喝罵轉來︰“他竟然敢殺了它?你們知道那是多麼重要的實驗素材嗎?還有!把那個該死的布魯斯•班納交給我!他可是軍方通緝的逃犯!”

    “NO!這是隊長讓我保護的人!我不會交給你的!”甦珊聲音很是堅定︰“我勸你放下最好閉上嘴,不然我會忍不住把你剛瓖上的牙拔下來。”

    “什麼?你難道以為我帶來的軍隊只是擺設嗎?”那聲音威脅著。

    這一招對普通人或許有用,可對甦珊幾人?

    “fme  up!”

    “熔岩巨獸!”

    “甦珊站到我後面,子彈打不穿我身體。”

    “我要拔掉那老家伙的牙!”

    •••

    一陣喧鬧中,

    蒂萬回過神來,站起身來先是將周邊密密麻麻的《藍水晶》放地上,使用《虛空行走》跳到了對峙的兩方中間,猩紅雙眼居高臨下盯著站在坦克進入艙口的羅斯將軍。

    後者饒是久經沙場的將軍,

    冷不丁被一個惡魔這麼盯著、還是剛剛虐殺了憎惡的惡魔、而且中午還毫不留情的打掉他滿嘴牙,臉色頓時是有些不自然。

    雖然依舊是冷著一張臉,可眼神卻忍不住飄忽開不敢與之對視。

    作為將軍尚且如此,其他的士兵又怎麼敢與之對視?

    目光所過之處,所有士兵都是本能的低下頭,手中的槍械更是早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放下了。

    不戰而屈人之兵,蒂萬已經是有了屬于自己的氣勢。

    他倒也沒有說什麼,身體縮小變回之前的裝束,剛才消失不見的《幽魂面具》重新出現在臉上。

    “班納從現在開始由我罩著了,你可以回去找你們總統讓他來要人,不過我放話在這,他要是敢來的話,我一定會把他剝光了吊在斯塔克大廈樓頂。”

    毫不客氣的威脅了對方一句,蒂萬轉身帶人走回剛才放下的《藍水晶》,隨後撥了一小堆給甦珊,剩下全部收進黑色裂縫里。

    然後打開傳送門,帶著一直沉默不語的班納率先走進去。

    臨關門前,他回頭道︰“你們先回去總結,明天過來再商量學習魔法的事兒。”

    約翰尼幾人趕忙應是,現在蒂萬就是讓他們磲G奔指不定都能照做呢!

    蒂萬擺擺手,關閉了傳送門。

    甦珊抱著多到需要用念力裹著的《藍水晶》,笑的跟朵花兒一樣,哪里還在意什麼羅斯將軍了,催著里德啟動飛行器,趕著回去好好研究怎麼使用這些魔法裝備。

    羅斯將軍就這麼目送著他們離開,自被蒂萬看了那一眼後,就沒有再發出任何一聲。

    那噬魂奪魄般的目光,接下來肯定是會陪伴他許久。

    而根絕他之前和蒂萬對抗的經驗,這次班納有了對方的庇護,他的超級士兵計劃恐怕......

    是該考慮後路了。

    這一刻,

    他只覺得自己徒然老了許多,筆挺的腰部也跟著佝(g u)僂了下去,原先有神的雙眼也跟著黯淡了許多。

    屬于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嗎?

    ()

    ︰。手機版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