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斬盡天上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一十九章 燃燒!【三更】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子桑不孤喘著氣,抬頭凝視那座冰山之巔的秦歌。

    雖然他此刻感到很憋屈,如果自己狀態好的話,也不至于這般被動,但是這也沒辦法……憑什麼人家就要等到你狀態好的時候再來跟你打?就不能趁你狀態不好的時候來跟你打?

    沒這個道理。

    所以這只能認。

    在這會兒時間里,因為秦歌不停的消耗和騷擾,子桑不孤根本就沒有一點恢復,反而是消耗的更多。

    相反,剛達到太白後期,有沒有受什麼重傷,並且身上還有很多天品靈石的秦歌正是處在巔峰狀態。

    秦歌既然是要消耗子桑不孤,為自己爭取到足夠的時間,那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停下來讓子桑不孤歇氣。

    在短暫的安靜之後,子桑不孤四周突然傳來呼嘯之聲,只見道道模糊的鬼影在虛空中閃爍,發出哀嚎慟哭的聲音,令人頭皮發麻。

    那每道鬼影,實際上都是一道破壞力很強的劍氣。

    “鬼影萬重!”

    秦歌這招的基礎,便是建立在“牧劍訣”之上,因為這招的本質是用神識操控劍氣進行攻擊。

    子桑不孤心一橫,咬緊牙關,渾身驟然散發出騰騰黑色魔氣,並燃燒成極魔焰籠罩自身。

    那些鬼影尚未靠近子桑不孤,便皆盡化為虛無。

    “我這條命,是夏前輩用命換來的,所以……在完成約定之前,我不能就在這里倒下。”子桑不孤凝視冰山之巔的秦歌,那清澈的雙眼散發出黑色的魔氣,頃刻間變成兩個詭異的黑洞。

    與此同時,有一種恐怖的氣息籠罩天地間,令人身心沉重。

    後方觀戰的陌問和魔叮叮相視一眼,然後又一同看向秦歌,很是擔心。

    子桑不孤能在突然間爆發出這樣的極魔之力,就像是他已恢復到巔峰狀態,這並不是因為他已經恢復消耗,而是因為他正在燃燒自己的血脈和靈魂。

    這是他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力量!

    他這是打算孤注一擲!

    隨著血脈和靈魂燃燒,子桑不孤已陷入一種近乎癲狂的狀態,口中發出怪異的笑聲,令人聞之心慌。

    現在他的心中只剩下秦歌……對秦歌的恨!

    冰山之巔,秦歌眼簾低垂,雙手十指快速律動,捏出道道法訣。

    瞬時有陰森飄渺的氣息籠罩在天地間。

    只見數尊巨大的惡鬼石像從天而降,落在子桑不孤的四周,形成一種玄妙的陣型。

    見此眾人目光一震。

    風起簾驚訝道“這難道是……”

    陌問說道“不錯,這應該就是‘閻羅殿’。”

    安芝芝問道“就是那些故事書中陰曹地府里的閻羅殿嗎?”

    魔叮叮覺得自己這個媽媽好可愛,說道“應該不是,而是一種靈技。”

    那些從天而降的惡鬼石像在落地之後仿佛是活了過來,各自手中拿著奇怪的刀劍法器,將子桑不孤團團圍繞,並開始低聲頌唱。

    只見子桑不孤雙手抱頭,發出痛苦的吼叫聲。

    見此藥不然目光發亮,贊道“老秦真的是可以啊!這麼多絕活,這我看子桑不孤這孫……”

    然而他一句話尚未道盡,便見被“閻羅殿”困住的子桑不孤毫無預兆的消失不見。

    眾人心頭一沉。

    無疑,這又是極魔閃!

    在子桑不孤消失的同時,站在冰山之巔的秦歌瞬時只感到背後一涼,不敢遲疑,立時閃身飛走。

    子桑不孤的致命一擊落空,仰頭發出野獸般的咆哮,狂暴至極,正要繼續追擊秦歌,不料腳下突然一緊,卻是被一條黑白相間的小蛇給纏住了腳。

    正是早已被秦歌安排埋伏在這里的子玄玉。

    子玄玉嘿嘿一笑,蛇口大張,吐出一道靈力小劍。

    正是秦歌早已放進子玄玉口中的九重煙,天地一劍!

    秦歌的速度很快,這時已飛身到另一座冰山之巔,與之前那座冰山相隔較遠,才剛站穩腳,身後便傳來轟隆一聲巨響,仿佛天穹塌陷。

    只見一朵巨大的蘑菇雲沖天而起,傳來狂風陣陣。

    秦歌在狂風中穩住身形,輕輕抬起右手,一條小蛇飛來纏上他的手臂。

    眾人見此目光大亮。

    “秦歌干得漂亮!”

    藥不然粲然笑道“有一說一,老秦這種打法真的很惡心人啊,不跟你剛正面,只跟你玩陰的。”

    眾人覺得藥不然這話很有理。

    這種打法很無恥,太特麼無恥了!

    但事實上,如這種關乎生死的戰斗,只要能克敵,又在乎什麼打法?

    並且這本就是秦歌的風格,他並不會因為別人的看法而改變。

    如果真的等到秦歌選擇剛正面的時候,那又有幾個人能擋他?

    冰山之巔。

    子玄玉說道“主人,剛剛那招貌似沒多大用啊。”

    秦歌單膝著地,凝視著前方遠處那團翻滾的蘑菇雲,“但他的極魔閃在短時間內只能用一次,不可能連續使用。而且他現在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換取力量,所以只要拖延到足夠的時間,耗也能把他活活耗死。”

    一念及此,秦歌兩手快速捏出法訣,就要再次使出“閻羅殿”困住子桑不孤,不想就在這時,遍體鱗傷的子桑不孤就如鬼魅般出現在他身旁。

    在剎那間,秦歌心頭發涼,感受到一種死亡的威脅,還未有所反應,子桑不孤便抓著一顆黑色的能量球按在秦歌的胸膛上。

    “極魔元!”

    只听轟隆一聲巨響。

    秦歌的身體倒飛而出,像是一道發射的箭矢,射穿那一座座堅硬的冰山,最後又深深的瓖進一座冰山的山體之中。

    觀戰眾人本以為秦歌能繼續消耗子桑不孤,但卻沒想到情況會突然反轉。

    這太過突然,令人防不勝防。

    難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子桑不孤能接連使出極魔閃?

    風林婉大叫一聲,就要飛身上去找秦歌。

    在場眾人之中,只有風林婉親身領教過極魔元的威力,在那時,即便有女武神之力層層防御,她也險些命喪黃泉。

    事實上,若不是安芝芝潛入海底找到她及時為她治療,她早已去真正的閻羅殿報道。

    子桑不孤看也不看,很隨意的一掌揮出,虛空中有黑色的魔氣凝聚成一只大手將風林婉拍飛。

    隨後子桑不孤身形閃爍,出現在秦歌所在的那座冰山前,又一拳擊碎冰山。垮塌的碎冰尚未接觸到他,便被極魔焰焚燒成虛無。

    “哈哈哈哈……秦歌……你死定了!”子桑不孤面龐猙獰,好似一頭狂暴野獸。

    在燃燒靈魂和血脈之後,他早已神志不清,陷入癲狂。

    現在他滿心恨意,滿腦子想的都是要將秦歌碎尸萬段。

    少時,一道無形的力量在垮塌的冰山中將秦歌帶到子桑不孤面前。

    子桑不孤伸出一手掐住秦歌的脖子將其提起,另一只手緊緊握拳,並被極魔焰包裹。

    那重重的拳頭一次又一次的落在秦歌臉上。

    秦歌的臉頓時變得血肉模糊,牙齒混著淤血肉塊四處飛濺。

    此時秦歌的胸膛上已多出一個透明的窟窿。

    之前的極魔元,直接就將他的身體擊穿。

    眾人見秦歌落入子桑不孤之手,一時也沒再管那麼多,紛紛飛身而上。

    卻有極魔焰形成一道護罩,將眾人抵擋在外。

    “秦歌!”

    “老秦!”

    “孫子,特麼你有本事沖我來!”

    “……”

    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根本無法沖破那道黑焰護罩。

    卻就在這時,眾人後方傳來一道虛弱的聲音“讓他打……那只是法相分身。”

    眾人聞言一愣,然後一同回頭看去,只看到胸膛有個大窟窿的秦歌正無力的坐在那里。

    “芝芝,快……奶一口。”

    安芝芝擦干眼淚,急忙跑向秦歌。

    在奔跑途中,她便拉下衣領露出肩膀。

    ……(未完待續。)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