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斬盡天上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二十三章 千里送豬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壓在扎格斯背上的陌問似是快要斷氣嗝屁,面紅耳赤的昂起頭看向秦歌,語氣十分艱難的問道“你要等的……就是茶姐?”

    秦歌目前還有些不確定,說道“應該是她吧……”

    少時。

    苗茶茶從天而降,落在秦歌身邊。

    她看看那高高碼起來的一堆,再看看最下邊被鎮壓的怪物,不由皺起眉,覺得這就是一群瘋子,但也沒有多問。

    魔叮叮問道“茶茶阿姨,你來做什麼?”

    苗茶茶將手中那截被白布緊緊包裹的東西遞向秦歌,很嚴肅的說道“之前牙牙她很著急的找到我,說是秦大大在戰斗的過程中肚子會餓,要我務必要把這根紅燒豬蹄送來給秦大大吃。”

    聞言眾人集體沉默下去。

    這特麼的什麼鬼?

    千里迢迢的跑來……就只是為送一根紅燒豬蹄?

    你就算是帶把大砍刀來也好啊!那至少也能表明你的心意。

    那紅燒豬蹄到底是有多好吃啊?

    全場只有安芝芝目光發亮,覺得這是理所應當的事,“真的嗎?那快拿來給我吃!”

    秦歌凝視著苗茶茶手里的那截東西,眼簾低垂,他自然知道那並不是什麼紅燒豬蹄,想來應該是苗牙牙自己的腦補

    他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一直在等著被送來的獵魔之刃。

    但他卻不敢伸手去接苗茶茶遞來的那根“紅燒豬蹄”,因為他感覺到很不適,還有種心悸的感覺。

    “月搖,你拿著。”

    “哦。”甦月搖滿臉疑惑,從大棍兒背上跳下,走過去從苗茶茶手里接過那截東西。

    安芝芝有些不開心,“秦歌,你為什麼不把豬蹄給我吃啊?”

    秦歌說道“這是獵魔之刃。”

    听到秦歌這話,眾人忽然明白什麼。

    雖是頭一次听說“獵魔之刃”這種存在,但此前卻有種東西叫做“喋血之刃”,只要把那玩意兒拿在手里,殺山洞族的那些天外來客就跟切菜似的,毫無壓力。

    “原來老秦你一直在等的就是這玩意兒啊。”藥不然笑道。

    在甦月搖接過喋血之刃後,秦歌果斷一句“散開”,便一把將安芝芝提起夾在腋下飛身而退。

    緊接著壓在怪物身上的眾人也都陸續散開。

    在眾人散開之後,便有恐怖的氣息爆發,堅硬的冰面頻頻炸裂,此前被大家合力鎮壓的怪物明顯是被激怒,咆哮著撲向還留在原地的甦月搖。

    甦月搖雖然很害怕這怪物,但想到手里的獵魔之刃,她一時也是信心滿滿。

    只見她飄然向後一躍,從容避開那怪物狂猛一擊,隨即動手拆開獵魔之刃上的白布。

    在白布被拆開的瞬間,便有一種詭異的氣息散發,迎面追向甦月搖的怪物明顯是害怕那種詭異的氣息,猛地一個急停,龐大的身軀顫抖著,不敢再靠近甦月搖,並緩緩向後退去。

    見此情形,眾人臉上俱都露出笑容。雖然搞不懂這具體是什麼原理,但也是不明覺厲。

    煉妖鼎前,秦歌面無表情的看著甦月搖和那怪物,表面上他很淡定冷靜,然實則他心里已是樂開了花,在興奮狂跳。

    那“龍哥牌分析神器”,果然是神器!

    不過在同時,秦歌也有些害怕,渾身發涼,很不想靠近甦月搖,這是因為他本身也是極魔,並且那獵魔之刃正是根據他在魔化後從體表取下的身體組織經過神器分析後再制造出來的大殺器。

    既然能克制現在魔化變成怪物的子桑不孤,那自然也能克制秦歌本人。

    那所謂的獵魔之刃,是一柄顏色紅得發黑、形狀怪異的短劍,材質像是一種水晶,實在是跟“美”這個字沾不上邊,只給人一種很邪異的感覺。

    似乎那是件邪惡的東西。

    甦月搖見那怪物很懼怕自己手里的獵魔之刃,一時間戰意高昂,毫不畏懼,直接飛身而上,一劍刺向那怪物的胸膛。

    那怪物下意識的用胳膊去抵擋,但胳膊卻是輕易的就被獵魔之刃刺穿。那散發著黑光的鱗片,竟是毫無抵抗之力。

    隨後眾人便听到那怪物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似乎正在遭受極大的痛苦。

    這搞得甦月搖都有些不忍心再下手。

    煉妖鼎前,藥不然揉著自己的腰部,搖搖晃晃的走到秦歌身邊,“老秦,你那玩意兒到底是用什麼做的?這麼叼的嗎?要不給斑爺也來一把?”來

    秦歌說道“世上僅此一件,是專門用來克制極魔的殺器,就跟之前的喋血之刃能克制山洞族一樣。因為獵魔之刃的制造成本遠比喋血之刃要高,所以只能搞出這麼一件。”

    “專門用來克制極魔?”藥不然皺起眉,卻是抓住了秦歌這句話的重點。

    這時眾人的視線也都落在秦歌身上。

    這豈不是就代表……獵魔之刃也能克制秦歌自己?

    他為何要造出這種能夠克制自己的東西?難道就只是為了對付子桑不孤?

    秦歌灑然一笑,說道“如果有一天,我也變成那樣的怪物,想要傷害你們,如果實在是阻止不了的話,也可以用那東西。”

    陌問雖然有些不相信最強的終極惡魔會被一把看上去平平無奇的短劍給克制的像孫子一樣,但此刻正在發生的事實,也令他不得不相信。

    “世間之大,無奇不有。”陌問發出感慨。

    安芝芝突然抓住秦歌的手,仰面盯著秦歌,說道“我絕不允許有人用那個東西來對付你!”

    此時,另一邊。

    甦月搖手持獵魔之刃,在使出一套最基本的劍術之後,那怪物已是遍體鱗傷。

    那本來可以無限恢復不死不滅的極魔之軀,現在竟是無法再愈合分毫。

    終于,甦月搖一劍插進那怪物的心髒。

    那怪物渾身一震,然後身軀變得僵硬,無力的跪在地上,接著又無力的仰倒下去。

    怪物身上的黑色魔氣頃刻蕩散,體表黑鱗脫落,身軀開始變小,不多時便恢復成子桑不孤原來的樣子。

    眾人小心翼翼的湊上前。

    秦歌站在子桑不孤前方,俯視著他,淡淡道“結束了。”

    子桑不孤的表情很平靜,和剛剛那個狂暴的怪物似乎完全沾不上邊。他抬眼看向秦歌,緩緩道“或許,這真的是命中注定,我真的……盡力了。秦歌……你能讓我……再看她最後一眼麼?”

    秦歌什麼也沒說,只是讓開身。他知道,以前的子桑不孤,是步知舞很尊敬的師兄。

    站在秦歌身後的眾人也都讓開身。

    此時此刻,步知舞正在煉妖鼎前盤膝而坐,如入無人之境。

    子桑不孤努力昂起頭看向步知舞,目光中滿是溫柔,說道“謝謝……”

    秦歌問道“有什麼想對她說的?”

    子桑不孤輕輕搖頭,對秦歌說道“既然……你與全世界為敵也要保護她,那我希望……你會……一直貫徹到底,余生……請你保護好她……”

    秦歌說道“我會的。”

    子桑不孤緩緩閉上眼楮。

    再也不會睜開了。

    卻就在這時,安芝芝突然擠開人群撲上前去,迅速來到子桑不孤身邊,拔出插在他胸膛的獵魔之刃,然後警惕的看著眾人。

    秦歌問道“芝芝你干嘛?”

    安芝芝將獵魔之刃藏到身後,警惕的向後退去,像是生怕有人會上來跟她搶,嚴肅說道“我要把它給毀掉!它會傷害你!”

    秦歌心頭一軟,說道“不用那麼麻煩,你自己把它收起來就好。”

    此際眾人心頭也是一松,剛剛見安芝芝那急匆匆的樣子,以為她是要搞什麼大事兒呢,沒想到只是因為這事兒。

    “那也不行,只要它還存在,那就對你有威脅。”安芝芝很倔強。

    秦歌無奈道“但是這東西很費錢,如果就這樣毀掉,我會很心疼。”

    安芝芝問道“多少錢呀?”

    秦歌說道“成本起碼好幾十億。”

    “這麼貴嗎?”聞言安芝芝目光一亮,“那我還是收起來吧,以後把它敲碎了拿去賣錢。”

    眾人集體暈倒。

    這特麼還是人說的話嗎?

    ……(未完待續。)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