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斬盡天上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美人如玉劍如虹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相較于圈內大多數職業殺手,秦歌並沒有那麼多花里胡哨的東西,在不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只是個上大二的學生,是個走在茫茫人海中並不會引人注意的普通小伙。

    在他看來,能用生活偽裝自己,以至于有時候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像是一個殺手,其實這才是一個殺手的成功。

    難道殺手就必須要高冷裝酷,讓人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覺得你非常牛掰?

    在秦歌的那本《殺手的自我修養》里面有說過,這樣的殺手其實是不合格的。

    不管有沒有執行任務,秦歌都很自律,既然沒人愛沒人疼,那就自己對自己好點。

    他每天會準時吃飯、準時健身、準時休息、準時起床,至于那個名為“學校”的地方,他每學期平均去過的次數不會超過五次,因為他打內心里覺得學校里的學生跟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過多的去跟人接觸,也實在沒有必要,這倒不是因為他孤高自傲,而是因為他不想有太多的感情牽絆,哪怕是很普通的友情。

    至于愛情什麼的,他從來都沒想過,不敢想。

    這就是一個殺手的悲哀,再如何偽裝,那也終究只是偽裝。

    他有時候想過洗白,然後轉行,老老實實的找個能結婚的女朋友,再簡簡單單的過完余生,但仔細一想,轉行後又能做什麼?學習成績一塌糊涂,又不會做生意,又不想打工,又沒有手藝,電瓶車也不好偷,到頭來也只能做做殺手這樣子……

    又仔細一想,貌似“殺人”也是一門技術活,你得懂點化學、懂點物理、懂點藥理以及熱力學什麼的……

    然而生活就是如此操蛋,就算做殺手,那也要打工。

    秦歌從那個漫長的惡夢中醒來,極不情願的睜開眼楮。今天他必須得提前半個小時起床,因為他得將昨天從一伙文物走私販那里搶來的神秘文物送到博物館,這樣才算圓滿完成任務,之後才能從那個神秘雇主手中拿到報酬。

    孤兒院的副院長昨天打電話來說有幾個孩子生病,要動手術才行,這需要很大一筆錢,是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秦院長現在很需要拿到這筆報酬去救急。

    他既然決定收養那些孤兒,就一定會負責到底,就像當初收養他的那個家伙會對他負責一樣。

    從他入行以來,他執行任務得到的報酬都會交給孤兒院的副院長打理,自己不會留下一分,至于他自己的生活開銷以及學費什麼的,他都是靠自己打工賺來。

    所以在將那神秘文物送去博物館交差之後,他還得去那家咖啡館打工,雖然工作很枯燥,但也不算忙,閑暇之余還可以坐在吧台看看他最喜歡的《殺手的自我修養》,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在咖啡館看到開保時捷的美女客人。

    秦歌心里這樣美滋滋的想著,就要伸個懶腰來擺脫身上的懶惰,開始自己這充實的一天,但他卻發現渾身無力,那種無力感令他快要瘋掉,接著他又發現,自己看到的並不是自家臥房的天花板,而自己躺的地方也不是在床上……

    “睡眠癱瘓癥?”

    “我在做夢?”

    “不!”

    在看到那雙充滿滄桑的眼楮時,他便停止自己的猜測,因為有只干枯的手正放在他臉上輕輕地揉捏,真實的觸感告訴他這並不是夢。

    “把你的手拿開,我對男人沒興趣,更別說是老頭!”

    秦歌是很想要這麼說,但他出口後的聲音卻是“咿咿呀呀”的聲音。

    老頭與秦歌對視,臉上露出和藹笑容,問出三句話

    “你是誰?”

    “你從哪里來?”

    “你要到哪里去?”

    ……

    時過須臾,秦歌絕望的閉上眼楮。

    這個時候,他大概已猜到自己目前的情況。

    穿越了。

    做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青年,這種事他平常只在那些網絡小說里有看到,他不敢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難道是因為……

    他驀然想起昨晚做的那個夢。

    在那個夢里,他出于好奇,便不顧一個殺手的職業操守,打開那個裝有神秘文物的長條形銅盒,想要看看里邊究竟是什麼珍貴文物,竟給那麼高的報酬請他去搶,但在打開後他就被一團黑霧籠罩,頓時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身體不受控制的在黑暗中穿梭,隱約中,他看到一把黑色長劍在身旁飛來飛去,似是在引導他去往某個地方……

    “你看他的眼楮,好有靈性,而且他沒有哭耶,真是個乖寶寶。”這時一道小女孩的聲音傳入秦歌耳中,打破他的思緒。

    秦歌眼珠轉動,看到一張精致的就如瓷娃娃般的臉,這是一個約莫八歲左右的小女孩,而自己,此刻正被她抱在懷中。

    “我靠!”秦歌脫口而出就是一句髒話,但當他真的發出聲音時卻還是“咿咿呀呀”的聲音。

    秦歌再次絕望的閉上眼楮,穿越也就罷了,特麼居然還是個嬰兒……

    秦歌快哭了。

    為什麼就不能像那些小說里面的主角那樣穿越到一個富二代身上?更狠一點的穿越到一個皇二代身上,要麼就穿越到一個帥哥身上,並且還是那種與漂亮妹子有婚約的帥哥,再不濟,那也要穿越到一個成年人身上,然後來場人生的逆襲。

    干嘛老子就非得穿越到一個嬰兒身上?

    還有,現在不是都流行穿越時帶個什麼逆天的、可以一路開掛的系統麼?

    特麼我的系統呢?

    在哪,你快給老子出來!

    這特麼都什麼劇本?

    還有這小女孩和這老頭是誰?一個是爸?一個是媽?晚來得子?

    “噢謝特!媽惹法克!這到底什麼鬼?誰快來救救我?”

    想著想著,秦歌直接就哭了,哭的很傷心。

    “哎呀,師父你把我的小師弟給嚇哭啦!你快走開呀!乖寶寶不哭不哭啊,師姐會保護你噠,咱們不理師父這個糟老頭子。”

    聞言秦歌停止哭泣,心里稍稍的好受了些,原來事實跟他自己腦補的不同,這小女孩並不是他媽,而是他師姐。

    想想也是,這世上總不至于有人會那麼禽獸吧……

    “小師弟果然是喜歡我噠,你看我一哄他就不哭啦。嗚嗚嗚,真是太可愛啦!”小女孩將自己的臉蛋兒貼在嬰兒秦歌的臉上蹭啊蹭,眯著眼楮說道“小師弟,等你長大後一定是個大帥哥,到時候你可要娶我哦,不然我就不照顧你啦。”

    秦歌將臉面向一邊,他現在是真的無話可說,這算是童養夫嗎?

    雖然一時間秦歌很難接受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已經發生的事,也只能慢慢接受。

    ……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間已過去一年。

    秦歌滿一歲。

    在這一年里,秦歌已慢慢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但日子也總得過下去,而通過那老頭和小女孩平常的交談,他也漸漸知道一些事。

    首先,這個世界是一個叫做“劍仙大陸”的世界。

    那個小女孩,也就是他的師姐,姓任名玉虹。

    任玉虹,美人如玉劍如虹,秦歌覺得這是個很不錯的名字。

    而跟秦歌一樣,任玉虹也是被老頭收養的孤兒。

    至于那個老頭,秦歌並不知道他的名字,就連任玉虹也不曉得,只是叫他“師父”。

    而他目前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叫“鬼劍山”的地方,他和師姐還有師父住在山巔的小院子里。

    他還確定,自己之所以會來到這個世界,正是因為那神秘文物,並且那神秘文物也跟他一同來到這個世界,只是被老頭給藏了起來。

    秦歌通過這一年收集而來的信息就這些,沒有其它的。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

    在一歲零一個月的時候,秦歌學會走路和說話,並用樹枝在地上寫出自己的名字——秦歌。

    從此,他在這個世界也叫秦歌。

    這個世界的語言和文字,跟他前世所在的那個世界一樣,但他並不知道此間原因。

    在三歲的時候,秦歌開始每天跟任玉虹一起看書,藏書房里的書有很多,怎麼也看不完。

    四歲的時候,秦歌開始跟任玉虹一起練習劍法,他知道這個世界是以“修道者”為主,而修道者需要吸收天地靈力到體內,體內靈力越強,境界就越高,繼而能展現的能力就越多,比如一劍飛天斬敵千里什麼的。

    從任玉虹口中,秦歌得知這個世界的修道者共有五個境界,由低到高分別是聚氣靈境、御氣丹境、破罡玄境、游魂化境、太白仙境。

    秦歌一直都想試試怎麼吸收靈力,這個世界的修煉之法,再結合自己前世的殺手技巧,他覺得自己今後一定會成為一個很棒的殺手。

    但不知為何,老頭就是不讓他聚氣修煉。

    ……

    在五歲的時候,除練劍之外,秦歌每天還要跟任玉虹一起學習琴、棋、書、畫,以及兵法謀略之類的知識。秦歌很聰明,不管什麼一學就會,甚至都不用教,無師自通。

    這倒也不是他真的很聰明,只是因為他前世好歹也是個大二的學生,盡管那些知識在原來的那個世界作用不大,比他有學識的人比比皆是,但在這里,他完全就是天才。

    而在他五歲那年,他還學會喝酒、學會寫情詩、學會唱情歌,令他師姐任玉虹崇拜的不要不要的。

    其實任玉虹很高冷,她的眼楮里總是藏著事情,她經常會一個人坐在懸崖邊看著山下的景色發呆,只有跟秦歌在一起的時候,她才會笑。

    在秦歌滿六歲的時候,任玉虹已經長成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但在那天夜里,任玉虹卻獨自一人背著行禮下山。

    秦歌並不知道任玉虹為何會突然下山,問師父,師父也不說。在那一刻,看著任玉虹一人一劍慢慢消失在夜色中的孤單背影,秦歌才猛然意識到自己已經離不開那個他一直覺得很煩的小姑娘。

    他哭著挽留,各種撒嬌,想盡一切辦法,但終是沒能留住任玉虹。

    在任玉虹離開後的那幾個月里,秦歌每天也獨自一人坐在懸崖邊看著山下的景色發呆,他多麼希望師姐會突然出現抱住自己,然後捏自己的臉。

    可是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他總覺得,師父和師姐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後來老頭又從山下帶來一個跟秦歌年齡相仿的小女孩,那個小女孩患有一種很嚴重的病,一直躺在床上,不管什麼都需要人服侍,秦歌雖然很不情願,但師命難違,他每天都會細心照顧那個小女孩,將其當成自己的工作,這一晃就是兩年過去。

    在秦歌八歲那年,那個小女孩的病被老頭治好,她當天就被老頭送下山,在那一刻,秦歌覺得自己得到解脫,想要偷老頭的酒去慶祝一番,但當那個小女孩真的離去後,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才發現自己很舍不得她,很後悔沒有多跟她說說話,很後悔這兩年總是對她冷冰冰的愛理不理。

    以至于,相處整整兩年,他連她姓什麼叫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叫她“病丫頭”。

    ——有些東西,等到失去後才想要去珍惜,卻已經錯過。

    在很多年以後,秦歌才知道,那個小女孩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

    此後的日子,秦歌不管做什麼都是孤單一人,神秘少言的老頭也經常不在山上,漸漸的他也習慣。

    事實上,他在前世就已習慣一個人。

    他每天都很努力的學習這個世界的知識,想要快點長大,然後離開這個呆膩的地方下山去找師姐,等再長大一些……就娶師姐做老婆。

    這是他和他師姐的約定。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轉眼間,又是八年過去。

    秦歌已滿十六歲。

    只要再熬兩年,等到十八歲,老頭就會答應讓他下山。

    他以為自己會很順利的熬完最後兩年,然後下山去找他天天都在想念的師姐,但他怎麼也沒想到,就在那天夜里,一場大火燒光他生活十六年的小院子,一場惡夢突如其來。

    當秦歌離開自己房間時,發現老頭正倒在廢墟里的血泊中,一個渾身散發著寒氣的女人正提著沾滿血的劍站在老頭尸體旁邊。

    “師弟,好久不見,你終于長大了。”

    女人緩緩轉過身。

    火光中,她的面容很清晰。

    秦歌怎麼也沒想到,再一次見到任玉虹時,會是以這樣的方式。

    下山的這些年,她到底經歷過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是……是你殺了師父?為什麼?”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秦歌雙眼布滿血絲,聲音發顫。

    任玉虹的臉上掛滿疲憊,她並沒有回答秦歌,轉身朝著夜色深處走去,只留下一句話“師弟,現在的你太弱,弱的跟條狗一樣,你還沒資格被我殺。”。

    “等到有一天你覺得你可以殺死我的時候,再來找我,為這個老東西報仇。”

    ……(未完待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