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母貓是女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一十二章海棠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一行人有說有笑的走出了三樓,在葉文這個鼎香樓老油條的帶領下,眾人坐著摩天輪電梯來到了五樓。

    五樓的裝潢風格較之三樓又大不一樣,相比于三樓的金碧輝煌,到處布設金絲楠木、瓖嵌珍惜藍鑽的豪奢風格,五樓的整體格調要幽雅柔和的多。

    入眼即是深沉的紅木所鋪設而成的走廊和大廳,之前用來瓖嵌點綴的藍鑽在這里被雕刻修飾成了一朵朵花蕊,而整個走廊以及天花板上,則被天才的設計師布設成了一片花的海洋,鳶尾花的紫色爛漫搭配顆顆碩大的紫鑽點綴花蕊的部分,同時這浪漫的色調在燈光的渲染下顯得愈發高貴且幽深。

    這紫色的浪漫鳶尾花被設計師放在了走廊的入口處,經歷了一樓的繁華、三樓的喧鬧,再來到五樓,瞬間就被這暗雅的燈光以及浪漫的花色洗滌了眾人浮躁的心靈。

    穿過這條花海長廊,一路上可見玫瑰與紅鑽、紫羅蘭與粉鑽,茉莉花與白鑽,迷迭香與淡淡的紫鑽,還有郁金香與迷亂的金鑽,踏在或純情、或浪漫、或優雅、或肅靜的顏色各異的紅木地板上,視線之中遍布花的情調以及鑽的璀璨,來過這里的幾人看起來還比較正常,秦歌卻是驚訝的像個小孩兒一樣左顧右盼,處處留情,眼楮深陷于花色之間,靈魂止步于幽靜之上。

    他有些震撼的搖了搖頭,想起前世那些爭相模仿之下被創造出來的千篇一律的建築,他突然覺得那更像是一堆沒有創意的垃圾。

    穿過花海之後,迎面即是會客前台,兩位青春靚麗,穿作得體的職業女性笑容可掬的沖幾人彎了彎腰以示歡迎。

    “你好,我問一下,玫瑰庭現在還有位置嗎?”,葉武沖兩人淡淡一笑,隨後掏出自己的身份證以及銀行卡問道。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玫瑰庭已經被預定出去了,您看能不能換一個包廂?”,前台小姐語氣溫柔道。

    葉武皺了皺眉,隨後尷尬的退到了後面,順便把一臉N瑟模樣的葉文推到了前面,這地方葉武還是頭次來,要說輕車熟路,還是葉文這臭小子門清兒。

    “現在還有什麼包廂?”,葉文裝模作樣的整了整西裝,然後干咳一聲,拿捏著聲音問道。

    這廝裝腔作勢的模樣差點兒惹得身後的葉武一腳踹上去。

    “請您稍等,我需要查詢一下”,前台小姐歉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彎腰 里啪啦的在電腦上打了幾下,隨後起身笑著回道︰“您好先生,目前只剩下海棠閣、碧露庭、迷迭香坊這三個包廂了”。

    “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這三者的價位情況?”,葉文皺眉問道,這三間包廂他恰好都沒去過。

    “當然可以,海棠閣的價位大約在六十萬左右,碧露庭的價位大概在三十萬左右,至于迷迭香坊,這間包廂的風格可能不太符合您的需求,它的價位在五十萬左右”,前台小姐繼續微笑回復道。

    葉文卻是直接鎖定了這不太符合自己需求的迷迭香坊,他把胳膊撐在前台的桌子上,撩撥一笑道︰“這迷迭香坊為什麼不太符合我的需求,你要是這麼說,那我還非就訂它不可了”。

    前台小姐忍俊不禁的捂嘴輕笑道︰“先生您別誤會,我並沒有貶低您的意思,只不過這迷迭香坊是情侶專屬套房,您要宴請的客人比較多,迷迭香坊可能放不下這麼多位客人”。

    葉文尷尬的直起身來,只覺得臉上有些燒紅。他本來還想著能表演一出裝逼打臉的戲份,無非就是前台看不起自己,不讓自己預定比較特別的包廂,然後自己帥氣出場,用金燦燦的錢砸的前台哭爹喊娘、跪地求饒。只可惜,丫的設想和現實的出入多少是有點兒離譜。

    當然,這廝區區一個配角,卻還妄想做我們主角大大才可以做的事,簡直就是痴心妄想,純屬活該。

    “那就訂海棠閣吧,我之前還預定了一間其他的包廂,現在可以取消嗎?”,葉武得意一笑,直接上去把葉文扒拉到了後面,然後抬眸問道。

    “請稍等”,前台小姐熟絡的接過了葉武遞來的身份證,在機器上輕輕一刷,然後笑問道︰“請問您之前預定的包廂是月季閣嗎?”。

    “嗯對,就是這個”,葉武點頭回道。

    “已經幫您取消了”,前台小姐把身份證遞還給葉武後,接著問道︰“要現在幫您預定海棠閣嗎?”。

    “預定吧,直接刷卡就好”。

    “請稍等”。

    十秒鐘後,前台小姐把銀行卡連同就餐房卡一齊遞給了葉武,然後其微微彎腰,微笑說道︰“預祝幾位就餐愉快,五樓會客前台時刻為您服務,請慢走”。

    葉武笑著收起了銀行卡,然後沖前台小姐點了點頭,轉身帶著一行人走向了位于五樓左手邊第二個位置處的海棠閣。

    “行了,這有什麼可丟人的,不就是犯了一次二嘛,反正以後還得犯,早犯晚犯都的犯,提前習慣一下也是好事兒”,看葉文有些尷尬的低著頭跟在人群後面沉默的走著,心情稍有好轉的秦歌壞壞一笑,湊上去調侃道。

    葉文抬頭白了眼幸災樂禍的秦歌,一臉憤恨道︰“臭小子,你是心情又好了是吧,還是皮又癢癢了,再嘲諷老子小心我揍你”。

    秦歌不以為意的笑了笑,然後歪著頭繼續調侃道︰“我心情好是不假,可是你心情壞啊,你說是不是只要你一受挫,我就該迎來好運了?”。

    “放你丫的屁,合著老子倒霉你丫就開心了唄,我算是發現了,你小子除了看上去是個純良少年外,骨子里、思想里壓根就是一個壞種”,葉文笑罵道。

    秦歌卻是故作深沉的干咳一聲道︰“我向來如此,你怎麼才發現?對了文哥,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剛才是怎麼拿捏自己的嗓音的,也太像鴨子叫了,是和口技大師學的嗎?我也想學,可惜師出無門,你要不把你的老師引薦給我,這樣咱倆以後就是同門師兄弟了”。

    “我一鞋底拍死你丫的,還學老子,你小子別跑,丫的,你以為老子是鴨子啊,還跟人學,臭小子”,葉文又氣又笑的追著一路小跑的逃竄而去的秦歌,一邊笑罵一邊脫鞋道。

    等到兩人越過眾人,早早的跑到海棠閣的門口後,皆累的氣喘吁吁的靠在牆角上彎著腰大口呼吸起來。

    “丫的,這看著也不遠啊,怎麼跑起來這麼累”,葉文捂著岔氣的腰間,呼吸喘急,滿頭熱汗道。

    秦歌也是累的不輕,起初听說葉武從房卡上看到的海棠閣的位置是左手邊第二個包廂,他還以為離的應該挺近的,結果沒成想這第二個包廂距離走廊處竟然足足有兩百多米,關鍵是這兩百多米並非是直線距離,兩人來回在迷宮似的小道里竄了半天,才費勁兒的找到這隱藏在簇簇花海中的海棠閣。

    ()

    ︰。手機版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