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母貓是女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一十三章感情和利益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活該,誰讓你丫追……追我的,這馬上就入冬了,身上穿的衣服都比較厚實,跑起來不累才怪”,秦歌上氣不接下氣道。

    “你少廢話,你丫要是不吐槽我,我至于廢這麼大的力氣追你嗎?對了,我鞋呢?靠,我鞋呢”,葉文看著空無一物的手上,險些跳起來的喊道。

    秦歌一臉鄙視外加嫌棄的看了眼七歪八斜的穿在葉文腳上的硬底皮鞋,無力吐槽道︰“腦殘,你中間不是因為追不上我,所以把鞋穿上了嘛,就你這智商,難怪連迷迭香坊是干什麼的都听不出來,這名字都快糜爛到家了,任誰都能听出來,也就你還二乎乎的去問人家”。

    “滾你丫的,真當老子看不出來你是什麼意思?就你這個悶騷的性子,沒有事找我會主動跑起來?說吧,把我勾引過來有什麼事?”,葉文的氣息稍微平緩下來後,凝神問道。

    秦歌愕然的看了眼葉文,有些不可思議道︰“額,這你都能看出來?卻看不出來迷迭香坊的用途,你丫到底是傻還是精啊”。

    “切,知道什麼叫做大智若愚嗎?身為一個笑料制造機,能夠恰當的制造出令氣氛活躍的笑料並且還能偽裝到讓任何人都看不出來的程度,你覺得老子會傻嗎?”,葉文很享受秦歌顫抖震驚的目光,他再次干咳一聲,故作高深玄妙道。

    秦歌笑罵道︰“先別臭貧了,說正經的,我有個問題想要听听你的見解,希望你能如實回答”。

    “這麼嚴肅?行吧,你先說,我再考慮要不要如實回答”,葉文挑眉道。

    秦歌左右看了一眼四周,確定沒人後,才附到葉文耳邊輕聲問道︰“你覺得溫姐這個人,到底是更重感情還是更重利益?”。

    “這個問題不應該是我問你嗎?她是你老姐又不是我老姐”,葉文撇了撇嘴,一副不願意搭理秦歌的樣子。

    秦歌皺眉道︰“廢話,我和她一共認識還不到五天,從哪兒了解她去?”。

    “那你想讓我怎麼回答,就是說從哪些角度去分析這個問題?”,葉文問道。

    “就從你對她的了解,以及你所知道的一些關于她的事去分析就好”,秦歌輕聲道。

    葉文沉思了片刻,然後措辭回答道︰“我說的不一定對,你可以借鑒一下,但別全信。我其實也才剛和溫秋認識不久,且對她的主要了解也基本停留在這次合作上,要不是葉家主攻娛樂影視方面,溫家這次應該不會找上葉家,畢竟葉家現在的整體實力並不是很強,在四大家族的實力排名中也屬于吊車尾的存在,別覺得我是在說廢話,突出強調這一點只是為了告訴你我其實也不是很了解溫秋”。

    “我對她的了解開始于溫家提出要和葉家合作之後,當時大概是五月份吧,溫家向葉家發出合作邀請offer後,我就在老爺子的命令下開始通過各種渠道了解這個神秘的女人,不過像溫秋這種女人,在網絡上基本沒有留下任何信息,起初我的調查工作做的很費勁,那段時間,我耗時一周查遍了所有和溫秋有關的關鍵詞,但其實也沒多少,並且很多都是一些無聊的博主隨意杜撰的花邊新聞,不過後來等我把所有的信息全部籠合後,卻意外發現了一個秘密”。

    “當時我通過查閱所得到的信息基本都是有關溫秋在燕京周邊的各大城市布設商業帝國的事跡,起初我以為她只是單純想要開疆擴土,擴大溫家的布局面積,不過後來我在網上搜索關鍵詞溫秋的時候看到了一篇帖子,標題名好像是叫什麼“震驚!看過來!細數那些流落在外的豪門少爺小姐們”,剛看到這個的時候,我還挺不屑的,心道這估計又是某C震驚部的小道新聞,不過當時出于好奇,我還是點進去看了看,結果就在里面發現了一條有關于你的消息”。

    “那上面的第一條便是有關于溫家豪門流落在外的公子哥的消息,他說溫家有一個年約十八歲左右的少爺至今還流落在外,一旦這位少爺被找到,將成為溫氏商業帝國的新一代接班人,當然,這些你可以當做是扯淡的廢話,他說的唯一一句有用的話是這位少爺最有可能流落的城市是芬南、煙門、綠島、韓州等六個城市,你知道為什麼這句話最有用嗎?因為我之前所總結的溫家在外所布設的商業帝國,完全就是以這六個城市為核心展開的,要知道,這六個城市里除了煙門以外,其他五個都屬于較小的城市,以溫家的實力和戰略眼光,如果單純是為了商業布局的話,絕對不會選擇這五個城市”。

    “後來我的想法得到了印證,溫秋第一次來葉家洽談合作事宜的時候在初步合同里添加了一條附屬要求,就是要葉家無條件的幫助她在全市範圍內尋找一個人,而那個人的照片也被溫秋放在了合同里,那個人,就是你”。

    “所以我之所以要說這麼多,就是想讓你明白,溫家的商業布局完完全全是為了尋找你,如果沒有你的話,溫秋不會來芬南,更不會與葉家合作,而我也不會在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還能憑借對照片的印象留住你”。

    “我知道你小子為什麼要這樣問,無非就是覺得在剛才的比賽里,溫秋對利益的追逐要高于對你的感情,其實這一點真的是你多慮了,當然,這一點大家都能理解,你從小就生活在孤兒院里,性格中難免會有敏感多疑、孤僻善變等因子存在,所以你現在會這樣想也很正常,但這件事在我說完之後,想必你對她的了解已經有了一個新的發展,就是說,如果沒有你的話,她何必賺這十五億?又何必要李家的地標?懂了嗎臭小子”,葉文只覺得自己的文采真特麼飛揚,今兒晚上他已經先後講了兩個冗長的故事了,這要是換成沒有文學細胞的普通人,絕對講不出來。

    听完葉文的話,秦歌靠在牆角上靜靜的沉思起來,這件事正如葉文所說,自己剛才可能敏感的認為溫秋是一個唯利是圖,利益至上的商人,但這一切都要基于一個前提,那就是如果沒有自己,溫秋壓根不會來到芬南,更別說貪圖李家的一塊地標了。

    想著想著,他自嘲一笑,他哪里是單純的敏感多疑,孤僻善變,接連兩世的孤兒生涯,早就讓他變成了脆弱到一踫就破的玻璃花瓶,並不是他想要這樣多疑敏感,只是他根本無法抑制源自靈魂深處的自卑和絕望。

    ()

    ︰。手機版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