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創造了舊日之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群星歸位之日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一輪青月瓖嵌在黑色螢幕般的夜空之上,夜霧彌漫,如同一層銀色的輕紗,將千萬繁星遮蔽,使其黯淡失色。

    “群星歸位之日....眾神甦醒之時....”

    “偉大的.....”

    “您是....舊日的支配者...”

    “您是....的掌控者...”

    “您是一切的源頭...您創造一切的....”

    “啊!!!”

    景川從睡夢中驚醒,從床上直接坐了起來,不斷地深呼吸,渾身是汗,臉色慘白,雙眸之間布滿了血絲︰“呼呼,呼呼....”

    無形的聲音在房間內回蕩起來,周圍仿佛有什麼眼楮正在注視著景川,讓景川不由有些恐懼。

    又是同樣的夢,只不過這次,景川听到的內容更加詳細了。

    夢中充斥著詭異的圖案與詭異的人,他們似乎一直在頌唱著一個名字,而夢中的自己似乎就是在祭壇中央,不怒不喜,宛如機器一般,沒有任何的表現...這種感覺...就好像沒什麼實體,空蕩蕩。

    無論如何,現在的景川已經不想睡覺了,他不想在回到那個詭異的祭壇,面對那些不知道是人還是什麼未知的生物。

    景川,長相也算是英俊,就讀于米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習成績不好也不差,也算是老師平時記不住的華國留學生之一。

    直到一個月前的一個夜晚,全宿舍樓都被景川的慘叫聲驚醒之後,景川的生活從此就不再平凡。

    那是景川第一次做夢,夢到的是相同的場景,只不過第一次做夢景川還不清楚自己夢到的是什麼,只是感覺很恐怖。

    之後,景川每天晚上都會做到這個夢,而且每次驚醒之後,都感覺周圍有什麼眼楮在注視著他,這讓景川的精力越來越弱,舍友們也發了很多牢騷,景川迫不得已只能出來租房住。

    就算是換了個環境,噩夢依舊不變,依舊繼續。

    只不過隨著噩夢的變化,景川也開始能听懂一部分的內容,只不過這部分的內容用一種難以形容,景川從未見過、听過這樣的語言。

    不過最讓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句“群星歸位之日,眾神甦醒之時”。

    什麼是眾神?什麼又是群星?

    景川若有所思的抬頭,望向星辰大海,繁星被烏雲所遮蔽,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坐了不知多久後,天逐漸開始泛白,窗外晨光明媚,陽光通過窗戶斜射入了房間內,這時,景川才站起身來,準備為一天的勞累而奔波。

    “現在是華盛頓時間的早上八點整,本市......”

    景川頂著個黑眼圈,精神萎靡不振,拿出冰箱里冷藏的面包,糊弄地吃了兩口後,準備出門看心理醫生。

    他已經請了一周的假,幾乎把整個紐約所有的心理醫生看了個遍,醫生們只告訴他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平時少看點電視劇、,放松心態之類。

    天地良心,自己以前確實看,不過自從做噩夢以來,吃飯都沒精神,這種娛樂方式早就被自己停了不知道多久。

    將餐具收拾好,渾渾噩噩的開始穿衣,景川只感覺自己大腦充滿了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感覺。

    那股源自靈魂深處的疲倦不停地沖撞,景川感覺自己如同一只行尸走肉,毫無生活的意義。

    景川不知道自己怎麼出的門,只感覺自己剛出門就已經抵達了此行的目的地,中途的過程空蕩蕩的,沒有絲毫印象。

    紐約大學醫學中心,這就是景川的目的地。他來到這里主要的想法就是開點藥,刺激一下精神,讓自己不要在這種狀態。

    接著哥倫比亞大學學生的身份,景川成功預約上了心理輔導。

    之所以回來到紐約大學的醫學中心,主要是因為紐約所有有名的醫院基本上都被景川逛了個遍,本來還算富裕的身家現在也已經寥寥無幾了。

    “您好,我最近感覺...自己的精神不太正常,經常听到一些人在我腦子里說話。”

    坐在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醫生面前,景川簡略的做了一個自我病情介紹。

    那醫生眼角有些許魚尾紋,听到景川說完話後,立馬掏出一張“達沃斯認知偏差評定量表”來,對著景川微笑道︰“您好,我是邁爾克,既然如此,我們先來做個表吧。”

    達沃斯認知偏差評定量表,它是用于精神分裂患者,尤其是妄想癥患者的認知偏差評定,是比較基礎的表格,更重要的是在醫院做一次要收費幾十刀。

    景川迅速做完表格,邁爾克醫生看了會兒表格,與另一個禿頂醫生竊竊私語了一段後,又帶著景川做了一連串的鑒定:精神分裂癥認知功能成套測驗、Peter版的妄想問卷、Hoddock版的精神癥狀評定量表。

    這些測試折騰了景川半天,最終在邁爾克醫生和禿頂醫生的專業眼光下,得出了一個結論︰景川其實根本就沒有精神疾病。

    最後,邁爾克醫生推了推金絲邊框眼鏡,對著景川委婉地開口道︰“要不先生您去州立精神疾病預防中心去專業鑒定一下?”

    本來邁爾克醫生打算直接告訴景川你沒啥病,不過看景川這幅樣子...還是委婉一點吧。

    “謝謝。”

    景川有氣無力地說了一句,他實在是不想告訴邁爾克醫生,自己就是從精神疾病預防中心出來的...

    邁爾克醫生看著景川離去的身影,正準備在記錄本上寫下關于景川的記錄,但腦海中卻恍惚一陣,竟讓他忘記記錄這件事兒,下一刻,他便感覺自己的內心猛然傳來一股渴望的感覺......

    邁爾克醫生搖了搖頭,將自己內心的欲望驅散,只感覺是自己的錯覺。

    景川朝著邁爾克醫生道謝,嘆了口氣後準備離去,這每天晚上的低語已經擾亂了景川的生活,這股惡魔般的語言在自己心間徘徊,隱隱作痛的腦殼更是無一不在彰顯它的存在。

    景川已經要被這聲音給逼瘋了!

    告別了醫院,一路上景川都不知道自己是以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回到了出租屋里,打了門脫了鞋,正準備稍微休息一下,那股陣陣的疼痛感竟再一次傳來!

    “偉大的.....”

    “您是舊日的支配者,您是永夜的掌控者。”

    “您是一切的源頭,您是創造一切的主。”

    “求求您...拯救您的信徒...”

    一道清晰的聲音從自己的腦海中爆炸開來,景川只感覺仿佛有一根銀針從自己的太陽穴插入!

    景川跌倒在地上,額頭磕到了鞋架的角落,不過他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只覺得精神上的疼痛已經讓他難以忍受!

    他蜷縮著身子,呻吟聲不由從嘴里響起,景川的慘叫聲歇斯底里起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慘叫漸漸低落,最終停止。

    意識在漸漸消失,景川只感覺自己的身軀逐漸輕盈起來,周圍的景象在迅速地遠去,自己隱隱約約可見的詭怪光影漸漸變得真實起來。

    他好像來到了一個祭壇上空,在祭壇的周圍,一道道的人影伏跪在地上朝拜著祭壇。

    參拜祭壇的人不多,大概只有四五人,但皆衣著華麗,黑發褐瞳,是輪廓較深歐美人種,他們的眼神里流露出一抹不可言明的狂熱。

    為首老邁地貴族戴著絲綢禮帽,身穿白襯衣、黑馬甲,神情尊崇,將額頭完全伏在地上,尊崇的開口說著,但語言中卻隱約透露著一抹迷茫︰“您最忠誠的僕人正遭受偽神教會的搜查,請您降下旨意,解救您的僕人....”

    隨著火焰熊熊燃燒,點點星光沒入景川身軀之中,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景川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誰?我在哪兒?這是什麼情況?

    景川下意識的抬起了頭,半空之中,黑色簾幕之上,一輪赤紅色新月高懸穹頂,寧靜照耀。

    在紅月之側,繁星閃爍著光芒!

    “群星歸位之日,眾神甦醒之時!”

    ()

    ︰。手機版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