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劍道第一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裁縫給出的三個答案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有意思。”

    甦奕自語。

    他意識到,融合了沈牧的生前的道業後,無形中,屬于沈牧的記憶和情感,也正在影響自己的心境。

    根本無法排斥和斬除。

    因為他和沈牧,本就是同一個人!

    “我便視之為心魔,他日斬殺雪琉時,便是拔除心魔之日!”

    甦奕眸光湛然,不急不躁。

    有了融合觀主道業力量的經歷,讓甦奕在對待沈牧的道業力量時,早已駕輕就熟。

    誠然,這個心魔會隨時爆發,甚至是影響他的心志。

    可對甦奕而言,無疑是一個難得的磨煉!

    “不恨前世吾不見,恨前世不知吾心之堅也。”

    甦奕思忖時,開始梳理沈牧的修行經歷。

    對他而言,沈牧的道業力量,同樣有可取之處。

    比如沈牧的悟性、天賦、以及對劍道的理解,皆可以化為己有!

    除此,讓甦奕驚訝的是,沈牧的記憶中,有著大量珍貴稀罕的古籍,不止有傳承道經,還有諸多和修行一道有關的道藏,以及過往先賢所著的典籍,內容之豐富,堪稱包括萬象,應有盡有。

    而今,這些沈牧曾閱讀過的古籍,皆被甦奕一一梳理後,融入他的記憶之中。

    也是這時候,甦奕明白了許多事情。

    魔之紀元,並不存在于當世,而是位于和當世並存的異時空!

    若把歲月比作一條長河。

    魔之紀元和當世的關系,就好比歲月長河中分出的兩條支流。

    在魔之紀元,最強大的道統是魔道!

    只不過和當世的魔道不一樣,魔之紀元的魔道傳承,已經衍化為一個修行文明!

    在魔之紀元,同樣有羽化之路,有羽化登仙之路,有數不盡的修行世界,以及億萬萬的各族生靈。

    像沈牧所在的宗族,便是魔之紀元中最古老的宗族勢力之一,所執掌的大道傳承,同樣和魔道有關。

    六欲魔門,則被視作是魔之紀元的“三大聖地”之一。

    這一切,對甦奕而言,皆是以前不曾了解過的。

    在回憶那些典籍中的內容時,也不禁有耳目一新,大開眼界之感。

    “當初在玄黃星界,那來自幻之紀元的秦沖虛,就是橫跨歲月長河而來,降臨玄黃星界時,也一舉毀掉了玄黃星界的登天之路。”

    “如此看來,幻之紀元和魔之紀元一樣,皆是位于異時空的修行文明。”

    “而按照沈牧記憶中的古籍記載,唯有一小撮最頂尖的人間仙,或者憑借一些禁忌神器的力量,才有能耐橫跨歲月長河,將自身力量投射到另一個時空位面。”

    “這無疑意味著,那秦沖虛的本尊,要麼是幻之紀元的一位人間仙,並且是最頂尖層次的那種!”

    “要麼是掌握某種禁忌神器,才能夠在當初橫跨歲月長河,將力量投射到玄黃星界。”

    “至于那個雪琉,應當也是如此。”

    想到這,甦奕眉頭微挑。

    若雪琉已成人間仙,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不過,甦奕並不在意。

    不同的紀元文明之間,以歲月長河相隔離。

    而早在烏鴉嶺深處時,那雪琉的一縷分神出現時,也僅僅只能寄托在天祈身上。

    如此可見

    ,雪琉縱使恨不得殺死自己,相隔著不同的時空和歲月長河,她也鞭長莫及。

    也只能找老裁縫進行幫忙!

    想到這,甦奕心中一動,掌心一翻,一塊玉簡浮現而出。

    這塊玉簡,出自老裁縫之手,當初在紫霄台一戰中,由漁夫轉交給自己,記載著甦奕想要知道的一些答案。

    甦奕分出一縷神念,開始翻閱玉簡。

    在玉簡內,裁縫回答了三個問題。

    可當看過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時,甦奕已皺起眉頭,眸光變冷。

    按照裁縫所言,當初,毀掉觀主故土“琳瑯秘境”的那一批神秘凶手,竟和護道古族雲氏有關!

    這是一個甦奕萬沒想到的答案。

    六大護道古族,分別是周氏、鐘氏、聞氏、天火靈族虛氏、青鸞靈族風氏,以及雲氏。

    其中,古族雲氏最為神秘低調,極少涉足世間事情。

    哪怕就是在這次的紫霄台一戰中,雲氏也不曾參與進來。

    很久以前,世間便流傳一個傳聞,說古族雲氏的先祖,乃是真仙後裔,貴不可言!

    也有傳聞說,古族雲氏的根腳,可追溯到太古以前的歲月,祖上曾走出過諸多人間仙,其宗族底蘊之古老,遠在其他護道古族之上!

    可甦奕思來想去,都沒想出,觀主何時和古族雲氏結怨。

    換而言之,觀主一生縱劍天下,根本不曾和古族雲氏有過任何來往,更別提結仇了。

    “難道,老裁縫是故意栽贓陷害古族雲氏?”

    甦奕眸光閃動。

    可最終,他搖了搖頭。

    他了解裁縫,這老陰貨雖然陰險卑劣,可也不是輸不起的人。

    在這件事上,他既然願賭服輸,就不會耍什麼ど蛾子。

    深呼吸一口氣,甦奕繼續看第二個答案。

    第二個答案和瘸子老魏的下落有關。

    讓甦奕皺眉的是,同樣是護道古族雲氏,在當初活擒了瘸子老魏!

    “看來,有必要去古族雲氏走一遭了!”

    甦奕眼神冷冽。

    他雖猜不透其中緣由,可只需去一趟,自可真相大白!

    第三個答案,則和雪琉有關。

    按照裁縫的說法,他竟是雪琉的師叔!!

    當得知這個真相,甦奕都不禁怔住,感到匪夷所思。

    老裁縫,竟來自魔之紀元?

    這實在出人意料。

    “不對,按照沈牧宗族的古籍記載,要想從異時空橫跨歲月長河而來,要麼得擁有人間仙的道行,要麼得掌握某種禁忌神器。”

    “哪怕如此,也僅僅只能將自身的力量,投射到當今天下,其本尊不可能親自降臨。”

    “難道說,在當世的老裁縫,僅僅只是一道分身?”

    想到這,甦奕不禁揉了揉眉宇。

    事情,好像越來越復雜了。

    “罷了,等以後收拾那老裁縫時,或許就能獲知答案。”

    甦奕不再多想。

    現在的線索太少,僅憑揣測,根本無法得出正確答案。

    更別提,老裁縫這家伙,一向詭計多端,他或許的確是雪琉的師叔,但其中說不準另有不為人知的玄機!

    “當務之急,是盡快去古族雲氏走一遭!”

    甦奕做出決斷。

    ……

    翌日一早。

    甦奕找到空照和尚,道︰“你是否有辦法找到老裁縫的藏身之地?”

    空照和尚搖頭,“很難,並且我交給你的千機符已經暴露,憑借此物,注定也不可能再找到那老家伙。”

    說到這,他心中一動,想起一件事,道︰“或許,可以從四海樓入手!”

    “四海樓?”

    甦奕一怔,這是神都星界最頂級的商行,勢力遍布星空各界,擁有著難以想象的潑天財富。

    空照和尚道︰“不錯,當初我曾救老裁縫一命,事後把老裁縫接走的,正是四海樓那個幕後老板。”

    甦奕若有所思道︰“那個自詡‘賬房先生’的家伙?”

    四海樓的幕後老板,是一個極神秘的家伙,一向以“賬房先生”自居。

    “就是他。”

    空照和尚道,“當時的老裁縫負傷嚴重,差點一命嗚呼,在這等情況下,他選擇讓四海樓的賬房先生來接,明顯是完全信得過對方。”

    甦奕點了點頭,道︰“明白了,等我去古族雲氏走一遭,就去找那位富可敵國的賬房先生聊一聊。”

    “你去雲氏做什麼?”

    空照和尚愕然。

    “等回來再跟你說。”

    甦奕說著,已朝皆空寺外行去。

    背後傳來空照和尚的嚷嚷聲︰“雲氏背後,站著‘神玄劍齋’,那可是太古時期頂尖的劍修道統,曾走出過許多真正的劍仙!你可一定小心一些!”

    甦奕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表示明白。

    “世事紛攘,恩仇不斷,如甦道友這般曠達的人物,終究也不可避免,只能奔波其中。”

    青釋劍仙輕嘆。

    兩天前的傍晚,甦奕才從紫霄台返回,今日清晨就啟程前往古族雲氏,若非身不由己,何至于如此奔波?

    “或許,這才是甦道友之所以強大的原因所在。”

    皆空劍僧道,“世事紛攘,自仗劍斬之,如此,方能磨礪出最鋒利的劍心。”

    ……

    金霞神山。

    古族雲氏的祖庭。

    神都星界最頂尖的名山福地之一。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以金霞神山為中心的方圓三千里之地,皆如禁區,不經古族雲氏允許,無人可入!

    古老雄渾的金霞神山上,飛泉流瀑,茂林修竹,各種古老的建築鱗次櫛比,儼然一派仙家福地的景象。

    今天的雲氏宗族內,喜氣洋洋,到處張燈結彩,一場喜宴即將拉開帷幕。

    族長次子雲朝峰,即將在今日和青鸞靈族風氏族長的女兒風靈姿成婚!

    雲家的一眾大人物,以及風氏一族的一眾大人物,都已到齊。

    除此,雲家還邀請了一些其他古族的賓客。

    甚至,不乏一些太古道統的大人物受邀而來。

    稱得上是高朋滿座,大能雲集。

    事實上,別說一般的角色,便是世間一些一流勢力的掌權者,都不夠資格前來古族雲氏赴宴!

    喜宴已經擺開,但成婚儀式還未開始。

    所有賓客,皆在閑聊。

    所談論的話題,幾乎都和三天前的紫霄台一戰有關!

    沒有人知道的是,紫霄台一戰的主角甦奕,正獨自一人朝金霞神山的方向掠去。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