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清靈容燁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865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不出半日,容若假冒郡主,買凶殺人,欺君罔上,加害皇嗣,草菅人命等等罪名,傳遍了整個朝京。

    那些素日里被欺壓過的百姓、商販,五一不拍手稱快。

    白清靈听容錦凰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只覺得是出了一口惡氣,但同時,還是有些擔心常樂顏的身體,

    “阿顏如何?身子沒事吧?”

    “皇嬸有些傷心過度,但有容卿姐姐和二花……不對,容姻,想來終會無礙的。”

    白清靈點了點頭︰“也好,在笙兒和你成親之前解決了這個人禍害也算是可以安心了。”

    從容若敢傷容錦凰開始,她便對這個看著長大的“佷女”沒有了半點寬容。

    若她不死,那死的就是容錦凰,世理如此,也沒有什麼好強壯憐憫的。

    容錦凰皺了皺眉頭,思索再三,還是問出了口,

    “母後,您當真,要將姐姐嫁給文家的公子?”

    “嗯,”白清靈點了點頭,臉上是不容置疑的神色,已經不願意多說,起身離開。

    容錦凰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伏在案前玩棋的白憧笙,依舊還是一臉無知的單純模樣,可總感覺失落了什麼神氣。

    她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白憧笙,

    “你說,姐姐日後要是想起來,會不會怨恨我,明明知道一切,卻什麼都沒有做?”

    楚臨輕輕地揉了揉她地頭,安慰道,

    “可是你現在說,她能想起來嗎?這麼久了,她一個人都沒有想起來,或許對于大公主來說,這樣才是最好,無憂沒能邁出最重要的那一步,所以天意也收回了賜予他們的緣分。”

    容錦凰一時無言,如果無憂能夠再堅持一些就好了。

    哪怕是白憧笙失憶之後,他要是能夠再堅定一些,至少,白憧笙不會現在就嫁人。

    而到了如今,容錦凰仿佛看家見了白憧笙的未來,那郁郁寡歡的晚景。

    同前世的自己一模一樣。

    無憂大夢一場,被陣陣的敲鑼打鼓聲喚醒,陣陣的藥香告訴他此刻身在醫館。

    手上似乎有些空落落的,他放眼過去,已經不見了那串佛珠!

    他愣了愣,卻放棄了尋找。

    伊娉婷從屋外進來,見他坐起,欠了欠身說道,

    “皇後娘娘有令,大師醒來後,即刻離開京周。”

    無憂的垂了垂眼簾,自知地點了點頭,謝過之後走出惠民醫館。

    京周的主街上飄揚起紅綢和金箔。

    今日是戎國大公主出嫁的日子,萬民同樂。

    他不知,亦不感興趣。

    無憂只知,自己離開京周,才是對白憧笙最好的。

    花轎上紅色的經幡飄起,和風吹進了花轎,掀起了白憧笙的蓋頭。

    她神色木然坐在里面,對于這場盛事無動于衷,仿若與她沒有半點干系。

    他走在人群後,與前行的花轎擦肩而過。

    嗩吶聲起,喧鬧停在了記憶之後。

    白憧笙耳畔忽而傳來別樣的聲音,

    “不期而遇,自是緣分。”

    誰在說話?她抬起了頭,好像听見了一道清澈無比的聲音。

    如春日的澗水一般,悅耳動听。

    眼前的紅色淡去,腦海中閃過一副畫面︰

    自己站在一片雪地里,前方是一座白皚皚的一片山林,她將什麼東西掛在了一處樹枝上,人影消散,記憶卻還沒有被斬斷。

    白憧笙看著那處的樹枝,眼前更為清晰,飄搖的手串之上,刻著“無憂”二字。

    “無憂?”

    她喃喃自語,困惑著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記憶。

    不覺抬起了自己的手腕,卻掉出一串珠子,她想起這是上花轎之前容錦凰悄悄戴在她手上的,說是護身符。

    白憧笙看著,同方才恍惚見到的很像,她附身拾了起來。

    轉過兩顆珠子,果然看見了“無憂”。

    思緒飛揚,她仿佛又看見了一個人的背影,站在靈安寺前,正往那黑洞洞的門廊里走。

    她想起來了,這不是祈願,而是一個人的名字!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