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清靈容燁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866章 全文完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白憧笙忽而一陣心慌意亂,掀開頭上的紅蓋頭,闖了出去。

    幾乎是本能,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再讓他走進那個叫靈安寺的地方!

    她從花轎之中闖了出來,在眾人面前扯掉了自己的鳳冠,奪下一匹駿馬,一騎絕塵。

    敲鑼打鼓的聲音隨著飛揚的馬蹄逐漸消散。

    低低的輕笑聲在寂靜的大街之上分外刺耳,紅喜疑惑地抬頭看了一眼同乘一匹駿馬的容錦凰和楚臨。

    白憧笙都已經逃婚了,這兩人怎麼還能笑得出來?

    注意到一旁異樣的目光,容錦凰稍稍收聲,拍了拍楚臨的手臂。

    于是楚臨咳嗽了幾聲,正色道︰

    “這大公主逃婚了,我們得去瞧瞧。”

    他說著,夾了夾馬肚子,在眾目睽睽中之下,不緊不慢地走到了新郎面前。

    容錦凰臉上帶了幾分歉意︰

    “文公子,此事是我們容家對不起你,等尋回皇姐之後,一定給文家一個交代!”

    也不等文家公子反應,楚臨忽而一揚馬鞭,帶著容錦凰揚長而去。

    明明沒有完全想起,可是從京周到靈安寺的路程嗎,卻走得那麼順其自然,好像走了無數次,哪怕沒了記憶,眼楮卻還記得。

    從來香火旺盛的靈安寺,今日卻緊閉著大門。

    白憧笙翻身下馬,三步並作兩步跑上前,拼命地敲打著朱紅色的木門,

    “開門!無憂!我要找無憂!”

    佛門深沉,紋絲未動。

    殷紅的血跡從白憧笙的指間沁了出來,隨後趕來的容錦凰拉住了她。

    “皇姐!”

    白憧笙停了下來,轉頭看著容錦凰,滿含淚水。

    “阿凰,無憂是誰?你告訴我無憂是誰?”

    容錦凰嘆了一口氣,卻馬上開口。

    一陣陣的馬蹄聲由遠而近,白憧笙不覺看過去,魁梧的雲奎身後,跳下來一個清瘦的人影。

    他轉身之際,與白憧笙記憶之中的那個背影重合。

    “白憧笙!”

    無憂脫口而出不再是“大公主”,而是她的名字。

    亦如在南境,找她時候的懇切。

    “無、憂?”白憧笙看著他的模樣,呢喃著他的名字,淚水奪眶而出。

    她甚至都還沒能找回與他的記憶,可是心,就是本能地追隨著他。

    白清靈和容燁聞訊趕來,無憂轉身,跪在了他們面前。

    “陛下,皇後,懇請再給無憂一個機會,讓我好好照顧大公主!”

    看著白憧笙安然無恙地站在自己面前,無憂比任何人都要高興。

    他原以為,自己遠離才是對白憧笙最好的,現在終于明白,自己陪著她,才是白憧笙的心願。

    她本能地愛著自己,他又怎能,再次對此視而不見?

    “你閉嘴!”白清靈怒氣沖沖,本想越過他直接走向白憧笙,可是無憂卻爬起來,擋在了她前面。

    “皇後娘娘,這是我和憧笙的選擇,您不敢干涉!”

    白清靈听駐足,她沒想到無憂竟然會說出這種強硬的話。

    容錦凰和楚臨相視一眼,同樣也有些意外,看來這人還是得逼一把才行啊。

    無憂再次跪了下來,額頭重重地叩在地上碎石中,

    “求皇後娘娘再給我一次機會,無憂此生絕不會再辜負大公主!”

    白清靈看向他身後的白憧笙,雖然什麼也沒有說,但也同樣滿眼懇求地跪了下來。

    容燁走到白清靈的身邊,輕聲勸道︰

    “這是笙兒的心願,就遂了她吧。”

    容錦凰有些緊張地看著白清靈的臉色,掌心冒汗。

    白清靈咬緊牙關,沉默了幾秒,轉頭怒瞪著容燁︰

    “文家那邊你去解釋!我是管不了了!”

    “好好好,朕去說朕去說,你別生氣。”

    容燁給容錦凰使了一個眼神,追著白清靈離開了。

    白憧笙破涕為笑,在容錦凰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看著台階下的無憂。

    他眉間帶著一點殷紅,那是白憧笙用命刻下的朱砂痣。

    容錦凰如釋重負地長嘆一聲,倚在楚臨的懷里,仰頭看著楚臨,他在她的眉間輕輕啄了一下,

    她笑了笑,問道︰

    “什麼時候去戚城看煙花?”

    楚臨做出一番思索狀,

    “不如明年的這個時候去如何?”

    “為什麼今年不去?”

    “因為孤想在戚城,擺滿月酒。”

    …………

    全文完。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