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清靈容燁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無憂和白憧笙番外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無憂一睜開眼楮,看見的就是靈安寺朱紅的大門,冰天雪地里,那並不熱烈的顏色卻給了他別樣的溫暖。

    他是被遺棄在佛門前的棄嬰。

    未曾謀面的生母給予他的最後的愛或許就是好歹,將他留在了一個有吃有喝的地方。

    老住持為這個可憐的娃娃求了只簽,卻是命中有一桃花劫。

    遁入空門的人,卻命犯桃花,這可是大忌。

    因此整整二十年,無憂都未曾出過靈安寺,便是香客,都極少見。

    無憂倒也不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偷溜出去。

    只是他很珍惜自己與靈安寺的緣分,他在這里長大,就算是讓他伴著青燈古佛一生,他也心甘情願。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冬天出生,他自小的性子便是分外地清冷。

    悟性也很高,小小年紀就一已經參悟了佛門經典。

    將滿二十歲那年,老住持忽病,他便暫代了靈安寺的事務,也就是在這一年,他遇見了白憧笙。

    那個像是冬日里的暖陽一樣明媚的姑娘。

    他在經幡之後,也見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女子。

    她們求姻緣,求平安,求錢財。

    唯有白憧笙來靈安寺,求的是他。

    看見白憧笙的第一眼,就好像是一汪春水忽而淌入了無憂干涸冰凍的心田。

    那一股細細的流水沒有被他心上的堅冰吞噬,也沒有無聲無息地消失,而是費盡了心機地,在他的心上暖出絲絲裂縫,然後一點一點地沁入他的內心。

    一向冷靜的他慌了,也不是沒有大膽的女香客見著他容貌清秀而有幾分調.戲。

    可是那些人,他一向都很清楚應該如何應付。

    但是唯有白憧笙,他不知所措。

    他不敢看白憧笙那雙水靈靈的眼楮,不敢听她銀鈴兒似的笑聲,更不敢嗅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清香。

    可是,不管無憂怎麼竭力地想要忘記這些,卻總是忽然間就闖入了他的腦海。

    誦經時,打坐時,用膳時,甚至是……沐浴時。

    他身上襲來從未有過的暖意,宛如是在寒風中走了半生,終于遇上了一堆篝火,倔強地在他的生命之中熊熊燃燒。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這就叫,喜歡。

    這份喜歡未能逃開老住持的眼楮,他語重心長地去勸說著無憂要認清自己地身份與地位。

    他能給白憧笙的是什麼?只有一顆無用的真心。

    而白憧笙是明月一樣的人物,一直以來都是眾星捧月地生活著,什麼樣的人她沒有見過?

    無憂接受了老住持讓他閉關一段時間的建議。

    可本是他要清心寧神的閉關,他卻還是不能靜心。

    他在禪洞之中坐立不安,口中念著“阿彌陀佛”,心里想的卻是“不知何時才能見到白憧笙?”

    心煩意亂所帶來的燥熱幾乎要將他身上燃氣火。

    無憂忍不住出去透透氣,卻意外發現了山腳白憧笙遠去的背影。

    她的身後跟著一個風神俊朗的男子。

    “或許對與她來說,自己不過是一時興起的玩物罷了。”

    無憂撿起落在雪地里的那一串佛珠,苦澀地如此告訴自己。

    白憧笙說要還他一串佛珠,她說到做到了,並在佛珠上刻下了他的名字。

    “無憂……”

    他輕輕地摩挲著上面歪歪扭扭的字,卻皺起了眉頭。

    既然是無憂,可為何他的心卻如此沉重?

    “師傅,何為無憂?”

    “四大皆空,一心向佛,便是無憂。”老住持依舊是那一番佛理。

    可是無憂卻已經听不進去了,難道只有一心向佛才是無憂嗎?

    難道不能……向著其他的什麼嗎?

    無憂早已動了凡心,再怎麼誦經木魚,也終究是自欺欺人。

    或許是上天在懲罰他的懦弱與躊躇,當他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白憧笙卻已經忘了他。

    但這次,他還是毅然決然地離開了靈安寺,朝著自己的心之所向。

    這次,是無憂,奔向了白憧笙。

    因為動了情,所以他才會央求自己的師傅去救白憧笙。

    因為動了情,所以他才會在京周城外徘徊,捕風捉影地打听白憧笙是否安好的消息。

    因為動了情,所以他才會義無反顧地前往南境,在杳無音信的時候,不願意相信她已經離開。

    因為動了情,所以他才會不顧旁人的眼光跪在宮門前,只是為了能夠看白憧笙一眼。

    因為動了情,所以他才會在白憧笙跳出花轎的那一剎那,跪求熟識的人能夠帶著自己追上去。

    他求一個結局,求一個能夠和白憧笙相守一生的結局。

    “我會好好照顧她,從此她就是我心中的神明。”

    她缺失了所有的記憶,卻唯獨想起自己。

    無憂再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能夠阻擋自己不去愛她。

    因此他住進了京周的公主府,而對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充耳不聞。

    一心一意地,他陪著白憧笙看花開花落,雲卷雲舒。

    他手把手地教她寫字作畫。

    那些他不曾陪伴白憧笙的時光,全部在她的余生,一點一點填滿。

    他向白憧笙講起兩人的相遇,相識。

    其實只有短短的幾日。

    可是對于無憂來說,這卻是將所有本該他陪伴著她走過的歲月,他很慶幸,白憧笙是他命中注定的劫,而不是萍水相逢的緣。

    失憶之後的白憧笙,在靜養之下,想起了以前點點滴滴,而填滿後來時光的那些日子,也讓她這一生都過得滿心歡喜。

    不管她有沒有記憶,她都記著自己愛過一個無憂。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白憧笙用本能愛著無憂,而無憂用時間將她刻骨。

    他無比慶幸,自己當初邁出了那一步。

    才知道,原來就是白憧笙當初走向自己的路,需要多大的勇氣。

    無憂盤起了漆黑如墨的長發,他更將俊俏,如同謫仙一般。

    “接下來的時光里,你只需要站在原地就好,以後皆由我奔向你。”

    他身前站著小腹微微隆起的白憧笙,兩人共同眺望著遠處如火的夕陽。

    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但可能兩人此生,還有個遺憾,便是未能見到無憂的生父母。

    沒有什麼別的,他只想感謝他們,將自己留在了靈安寺,這樣才能遇見白憧笙。

    兩人依舊常去靈安寺探望老住持,他纏綿了病榻許久。

    但是每一日都沒有忘記為無憂和白憧笙,還有他們的孩子誦經祈福,求了所有的上上簽。

    白憧笙誕下一個男嬰,在孩子滿月酒那日,老住持交給了無憂一個盒子。

    里面是他的生母留給他的東西。

    年入數十萬兩白銀的錢莊地契和田產商鋪一類,原來無憂是商賈人家的遺腹子。

    他順著地契上的地址一一找了過去,宗族已散。

    費盡功夫才找到知曉當初事情的兩位耄耋老人。

    無憂的母親原是世家小姐,在外游歷時與經商的父親相識相知相愛。

    這門當戶對的親事本該是一樁令人艷羨的姻緣,卻被愛慕的母親的情仇所害。

    亡命的途中,將方才出生不久無憂留在了靈安寺。

    他們用自己的性命,企圖換來自己孩子的一世無憂。

    原來這個名字,就是他的母親所取。

    這兩位耄耋老人,也是在主子的庇佑下僥幸逃脫的下屬,他們沒有忘記當年的恩情。

    而守著家主的產業,等待著無憂的歸來。

    在知道自己並非是棄嬰時,他心感慚愧。

    其實這麼多年,無憂心中多少對自己未曾謀面的生父母都有埋怨。

    到頭來才知曉,原來自己的今生是用他們的一生才換來的。

    所幸如今,他還有妻有子。

    “幸好有你。”

    曾經白憧笙如同飛蛾撲火般地奔撲向無憂,落得一身的遍體鱗傷,卻是人間值得。

    因為那束光,終究還是照亮了她的余生。

    他們彼此都將對方當成是自己生命里的光,照亮了所有的時光。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