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清靈容燁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楚天和容卿番外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楚天和容卿番外

    楚天覺得自己和容卿的相遇,滿是冥冥之中。

    他身為皇子,雖然外出游歷,但也依舊懷著一顆濟世之心,他不想當一人之下的皇帝,因為他覺得,只有深入民間的傾听才能更好地治國平天下。

    所以出楚天選擇成為皇兄的眼楮。

    他本在最為野心勃勃的宸國,但是當初因為皇嫂的事情,戎國和周啟,鬧得很不愉快,他才想著去戎國探探情報。

    原本只是在戎國閑來逛去罷了,可是覺得自己這樣無所事事,又看不懂了這人間的許多道理。

    听聞幕山書院是容若最富盛名的書院,他便以布衣之身前往求學。

    在去那里,他見到了容卿。

    一個溫柔得如同木棉一樣的女子。

    前往幕山書院的路上,正值雨季,他撐著一把油紙傘,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車道旁。

    他是個寄情山水的詩人和君子,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地,看著煙雨朦朧的戎國。

    然而不時地飛馳而過的車馬濺了他滿身的泥水,並打亂了他地好心情。

    就在他打算打道回府的時候,一輛華貴的馬車停在了他的身邊。

    小小的車窗內,出現了一張清秀雋美的容顏。

    她並不高傲,反而是攀著窗欞,探出頭,關切而禮貌地問道,

    “閣下也是要去幕山書院嗎?”

    女孩兒長長的青絲落進楚天的紙傘,宛如一支柳條,輕輕地撩動著他的心靈。

    楚天本不是喜歡搭便車的人,但是在女孩兒如水墨一般的眼簾下,他鬼使神差地登上了她的馬車。

    卻不想這一上,就是上一輩子。

    容卿,多麼溫柔又好听的名字。

    起初,他並不知道容卿是攝政王府的郡主但從舉止和穿著來看,必然知曉是身份不凡之人。

    楚天便扮成是求學的寒門子弟,從此就賴上了容卿。

    溫潤而聰慧的容卿成為了幕山書院最得意的學生,而楚天裝成了一個“愚生”,借著那次雨中相遇的緣分,成天追在容卿身邊請教問題。

    所有的名正言順,其實都是居心叵測。

    這一點,在容卿教了楚天兩年都不見起色之後,就被發現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容卿難得倒豎了柳眉。

    她想讓楚天書說真話,並不是已經厭煩了他,而是希望他能夠振作起來,免受書院其他人的笑話。

    她知道他不是這樣的人。

    楚天笑著點了點頭,他並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他。

    他只想知道,自己在容卿心里,是否佔據了一定的位置,哪怕只有一點點,他也會很開心。

    就在那天,楚天知道了容卿原來是戎國的郡主,容卿知道了楚天是周啟的皇子。

    就在那天,兩人的眼楮里,彼此都瓖嵌了對方的影子。

    第一次,楚天覺得原來啊,身份和名聲,竟然那麼重要。

    重要到他覺得自己唯有名揚天下了,才能配得上那麼知書達理的容卿。

    以前的楚天,多多少少,還有著幾分游手好閑的逍遙心思。

    但是他現在心中滿是容卿,便絞勁腦汁地想著,該如何將那些無知肖小的嘴巴堵住。

    謠言雖止于智者,但是有人的地方,就不免有些蠢蛋。

    尤其是那些吃不到葡萄還偏生說是葡萄酸的人。

    他自是無畏,但是容不得,容卿跟著自己,受哪怕一個字的風言風語。

    楚天不願意看容卿為自己辯解時候的蹙眉和紅臉。

    從最初相識,容卿便會為自己據理力爭,跟別提她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後。

    容卿一直,在維護著楚天的自尊心。

    她從來不曾問過,楚天為何要隱瞞身份,又為何要千里迢迢地來到這里。

    因為她從一開始就對他抱以了全部的信任。

    就連容卿自己也並不清楚這份無條件的信任是來源于何處,但是莫名的,自己就是選擇全然相信了楚天的所有語言。

    他只是恰好要來幕山書院求學而已。

    可能會有一點點的不同,但是用意,也差不上多少。

    只是後來,楚天留在幕山書院,純粹就是為了留在容卿的身邊。

    楚天收到了皇兄要來戎國的消息,他知道,皇兄是為了戎國的小公主而來的。

    年幼時,他一直都不懂得皇兄為何對那個襁褓之中的小丫頭念念不忘。

    在遇見了容卿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喜歡上一個人,可以是一念之間,可以是一雙眼楮,也可以是一張溫柔的笑臉。

    楚天刻意得,讓周啟的使團,繞來了幕山書院一趟。

    當浩浩湯湯的人馬盤踞在了半山腰。

    整個幕山書院才知道原來那個最不起眼的學生,才是真正鳳毛麟角的天之驕子,坐擁著一個國家的殊榮。

    可是楚天卻發現,容卿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那麼開心。

    後來被皇兄一針見血地指出,他這樣鬧了一番,容卿望向他的視線,便會阻擋在成千上百的視線之外。

    她再不能一個人,安安靜靜,靜靜悄悄地看著楚天。

    看著他讀書,看著他寫字,甚至是看著他愣神。

    盡管無論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楚天都能在人群之中一眼找到容卿。

    楚天不知道怎麼才能讓容卿安心,盡管她從來都是和顏悅色,端莊大方。

    但是他還是向她提親了。

    就在幕山書院的後山,在一片落英繽紛的桃林里,他用一根開滿桃花的樹枝,向容卿許下了余生的承諾。

    容卿卻意味深長地笑著,仿佛一切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然後迅速地從他手中奪下了桃枝︰

    “你可不能反悔啊。”

    她眼中裹挾著閃爍的狡黠,那俏皮的模樣讓楚天失了神。

    兩人相視而笑,宛若一對神仙眷侶,既是門當戶對,也是兩情相悅。

    後來承襲了皇位,楚天即位的第一件事,就是迎娶容卿。

    千里紅綢,紅陽如血,照亮了從戎國到周啟的路。

    楚天要昭告的不是兩國,而是整個天下,容卿是他的妻,是他此生的唯一。

    他許了她一個余生,一個安居樂業的大周,一個只有他們兩個人相擁的皇城。

    延續著,大周帝後相濡以沫的佳話。

    政務繁雜,可是只要有她相伴,所有的一切便能迎刃而解,化險為夷。

    他是一代明君,她亦是一代賢後,還是他的妻,更是他最好的朋友。

    繁華的定京街頭,人們偶爾會看見素衣的兩人,領著一雙兒女,在小攤上飲上一壺茶水,體味市井的熱鬧非凡。

    褪.去了錦衣華服,他們也而不過就是安享人生的一家人而已。

    可是當這個國家需要他們的時候,

    楚天會是那個身先士卒的明君,而容卿也是母儀天下的皇後。

    他們一起守著自己的國,護著自己的家。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