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李世民的後台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7章 閻立本悔學畫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這是什麼道理?”

    此時的閻立本已經沒話說了,他已經試過了那簡單的支撐了,硬度和承重都符合了標準。

    甚至超出了標準許多,並且這東西最關鍵的是不怕火燒啊!

    如果是所有的東西全部這樣搞的話,走水這種事就會降低不少的損失了。

    現在的宮殿,大部分都是木制的,連成一片的,一旦走水,那損失可是相當的大的。

    這一刻閻立本再也忍不住了,想要問秦到底是為什麼。

    秦笑了笑,對閻立本說道︰“我說老閻,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

    閻立本的表情頓時凝固了。

    過了一會兒,閻立本道︰“老夫牙口最近不太好,太硬的東西吃不下去……”

    “你想什麼呢?”

    秦直接打斷了閻立本的話語,然後說道︰“我說了,這東西若是可以代替大梁,你就要給我做一副畫的!”

    “行!”

    閻立本立刻就說道︰“別說一副,就算是十副,我也給你做,只要你告訴我為什麼!”

    “為什麼?”

    秦看了閻立本一眼,然後搖了搖頭︰“老閻啊,不是我說啊,你已經老了啊,時代變了,現在如果讓我教的話,我也只會教年輕人了啊!”

    “年輕人?”

    閻立本看了秦一眼,然後說道︰“年輕人應當多學習做文章,不應當做這些事情,學的好了,就會被人當做僕人一般的指揮來指揮去!”

    “……”

    秦听了閻立本的話,頓時感覺這家伙話里有話啊!

    這是在說我?

    我會的很多啊!

    我被李世民指揮來指揮去?

    不應該啊!

    老子是在幫李世民的忙吧?

    這個時候閻立本又說道︰“你看我,小時候也喜歡讀書,做文章這種事,在跟我一樣年紀的人里面,也算得上是好的,可是呢?我的丹青之道要比文章做得好,于是我就是個忙碌命,你看吧,我問你一個問題,你也要我作畫,陛下看到了什麼東西,感覺很不錯,他也要我去作畫,我被人像個奴隸一樣吆來喝去的。”

    “……”

    你丫的不會拒絕吧?

    人家有求于你,你可以拒絕啊,雖然李世民是皇帝。

    你難道就不能像李白一樣嗎?

    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你為什麼要舔著臉的去當個照相機?

    人家那是有求于你好不好?

    你也可以提要求的嘛!

    咱就不一樣了啊,李世民雖然有求于我,但是我就不同了,我敢提要求啊!

    不滿足我的要求,我就不干呀!

    看看,之前李世民說沒錢,我給他出了個主意,錢不就來了嘛。

    這些話,秦自然不會去跟閻立本說的。

    “我又不是要教人家作畫,我是想教人建築!”

    天工開物之中有這麼一個分類,秦其實就是想讓閻立本找個年輕人過來,學習一下,到時候在自己這邊當個老師什麼的。

    閻立本可是匠作大將,他知道的人肯定比自己多,而且還能靠譜一點。

    “老閻,你可是匠作大將!我準備成立一個書院,專門教人匠作之事,你看你來我這里放一個副院長如何?你干脆辭官好了,反正你也不想被人使喚,來我這,你就使喚別人了。”

    秦這話一說,閻立本的表情頓時凝固了。

    臥槽!

    老子不過就是裝個逼罷了,只是說明老子很受用的。

    辭官是不可能辭官的。

    我家大業大的,辭官之後,我怎麼養活一家老小?

    “陛下不會允許我辭官的,唉!”

    閻立本唉聲嘆氣的對秦說道︰“我若是辭官了,我一家老小怎麼活啊!”

    “你以為我給的錢比陛下少?”

    秦看著閻立本,然後說道︰“你只要過來,陛下給你的俸祿,我給三倍!”

    秦知道的,李世民就是個死扣,俸祿絕對不會多的,三倍換一個閻立本,絕對劃算!

    只要閻立本給自己多畫幾幅畫,留著當傳家寶多好?

    還缺錢嗎?

    這可是一本萬利的好事情啊!

    可是閻立本一直不為所動,不過听到三倍俸祿的時候。

    閻立本的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吾兄閻立德與我本事差不多,你可以考慮一下他。”

    閻立本對秦推薦了一下他的哥哥。

    “他也很不錯?”

    秦只听說過閻立本,並不知道他有個兄弟叫做閻立德的。

    “他是將作少匠,我二人從小教育都是一樣的,所以,我會的,他也會。”

    閻立本對秦說道。

    “哦?”

    秦听了這話,頓時就愣住了,這閻家難不成是工程世家?

    這樣子的話,他們家的孩子會不會更加好一點?

    畢竟是將作世家,基因里面的傳承暫且不說,這從小耳聞目睹,學習起來必定很快啊!

    “你的孩子或者你哥的孩子呢?他們的本事應該也學了不少吧?”

    秦對閻立本問道︰“從小耳聞目睹的,言傳身教,他們應該本事也學了一點吧,不如來我這里,學習一點關于建築的知識,以後就算是當不了官,也能學個一技之長,餓不死啊!”

    “……”

    閻立本听了這話,頓時就不想跟秦繼續說話了,立刻就轉移了話題︰“這不是說要作畫的嘛?不說這些了,我們來作畫吧。”

    “……”

    秦一臉幽怨的看著閻立本,然後說道︰“到時候你把你哥閻立德喊過來,我來跟他聊聊!”

    說完以後,秦就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筆墨紙硯,請閻立本作畫了。

    ………………

    長安城。

    衛國公府。

    李靖準備了十條干肉,遞給了自己的女兒。

    “玲瓏,我好不容易才求陛下將你送過去的,你一定要好好說話,求他收你為徒!”

    李靖看著李玲瓏,一本正經的說道︰“此人軍法謀略,比為父也不遑多讓,可是他還未及冠,為父已經老了,他絕對要比為父更加的厲害,以後的成就一定在為父之上,你可不要像在軍中一般,拜他為師,一定要好好的學,將來爭取能夠像平陽昭公主那樣!”

    “女兒知曉了,可是父親,陛下意欲封你為王,為何你拒絕了?”

    李玲瓏有些不太清楚為什麼李靖拒絕了封王,而且她當時看得出來,父親是故意放走頡利可汗的,如果不是程咬金,說不定這頡利可汗真的逃走了。

    “這些道理,以後你就問他吧!”

    李靖嘆了口氣,然後說道︰“他小小年紀,竟然擁有我們這些人的思想了,不知道他經歷了些什麼啊。”

    李玲瓏看著自己的父親,過了一會兒,對李靖抱了抱拳,然後說道︰“女兒去了,女兒一定會成為像平陽昭公主那樣子的巾幗英雄的!”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