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豆皮大偵探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226求婚套餐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不知道,”二爺見如意和許四五爺他們都是一臉茫然,“好了好了,說吧,別賣關子了。”

    “你們等會就知道了。”顧長安沒有回答,朝青山使了一個眼色後,就拎著一個大大的便當盒往後面的廚房走。

    二爺看著顧長安的背影罵了一聲︰“臭小子不安好心,還吊我老人家胃口了。”

    罵完其他人還沒說什麼,二爺自己就笑了,“臭小子的廚藝不錯,老五,小四,你們晚上就在這吃吧。”

    五爺是日常在二爺這里蹭飯的,欣然答應。

    許四是難得遇到二爺肯開口留飯,他怕自己客氣兩句二爺就當真,也不推辭滿口應下。

    如意看著八仙桌上若有所思,便當盒之前放的地方有一個冰凍的濕痕。

    青山假裝不經意的起身,“我去花圃看看。”

    說完動作飛快地走出了院子。

    “都快吃飯了,還去花圃做什麼?”

    五爺狐疑的聲音在堂屋里響起,二爺輕嘆了一聲︰“唉!隨他去那邊一個人呆一會。”

    “也是,背著那麼大一個黑鍋,這麼多年來,青山過得真是不容易。”五爺反應過來,也以為青山是去偷偷躲起來一個人療傷呢。

    二爺又轉頭看向如意,吩咐道︰“你去廚房幫幫長安呀。”

    如意一愣,突然起身向院外跑,“啊!廚房里呆不下那麼多人,我去叫天狼和豆皮它們回來。”

    “……”二爺瞪眼。

    搞什麼鬼?

    “如意今天怎麼怪怪的,不會是跟長安鬧別扭了吧?”五爺也看出不對勁了。

    半個小時後,顧長安雙手端著一盤魚從廚房里出來,小心翼翼地放在堂屋里的八仙桌上。

    許四幫忙扶了一下盤子,夸道︰“喲!長安你做的豆豉燜酒糟魚啊?賣相看起來比謝家碼頭的還要正點。”

    二爺已經跟五爺在喝酒,二爺掀了一下眼皮掃了那魚一眼,“這就是你說的特別的禮物?不過是一條酒糟魚而已,誰沒吃過一樣。”

    說完,二大爺又繼續抿他不到二兩的小酒。

    倒是五爺湊過去聳著鼻子聞了又聞,“很熟悉的味道。”

    說完見桌上沒筷子就直接上手扯下魚尾吃了一口,一口入嘴後,五爺兩眼瞪得圓圓的愣了一秒後三兩口吃完手里的魚尾,連魚刺都一口吞進了肚子里。

    手里一空,五爺又往盤子里伸,還沒踫到盤子,盤子就自己動了起來,離他的手越來越遠。

    “放下!”

    五爺怒喝,順著盤子里的酒糟魚移動,撲過去搶奪,抬眼間正對上他二哥的嫌棄的冷眼,唬得一哆嗦︰“是老魚婆的味道。”

    這當然不是老魚婆的味道,而是老魚婆做的豆豉燜酒糟魚的味道。

    二爺聞言,再也無法保持淡定,直接撕下魚肚上的肉塞進嘴里,五爺等著那魚身上最嫩的那片肉消失在他二哥的大口中才反應過來,趕緊下手搶下一截魚鰭肉。

    許四在一旁看得發愣,一條酒糟魚而已,至于嗎?。

    兩個老大爺用了不到三分鐘就把一條半斤大小的酒糟魚給瓜分了一個干干淨淨,五爺還為了一個魚頭對二爺出手了。

    “反了你了!”二爺氣得抬手就是一掌呼在五爺的額頭上,留下四個醬色的指痕。

    五爺縮了縮腦袋,躲到許四身邊啃著他冒著生命危險搶過來的魚頭。

    到嘴的魚頭飛了,二爺向站在一旁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顧長安,氣直接向他撒了出來,“你是不是傻,這麼多人你就做一條魚怎麼分?”

    顧長安沒有不高興,反而笑呵呵地往廚房跑,“還有還有,想吃多少我都給做。”

    如意領著豆皮它們回來的時候,顧長安正好第二次從廚房里出來,二爺和五爺拿著筷子跟在他的身後。

    這次顧長安端著一個更大的盤子,里面並排裝著兩條豆豉燜酒糟魚。

    還沒等顧長安把盤子放在八仙桌上,他手里的盤子就被二爺和五爺搶著端走了。

    顧長安忍不住搖頭笑出了聲,遞了一雙筷子給許四,然後拉著有些不知所措的如意往廚房走,“先洗手。”

    洗完手的如意帶著一盤豆豉燜酒糟出來,八仙桌上的那兩條魚已經只剩下小半條,二爺和五爺兩個眼神火辣辣地盯著如意手上的盤子。

    如意倒退兩步,“這是我的,你們的再等兩分鐘。”

    “咦!如意,不對呀!你盤子里的豆豉燜酒糟魚為什麼跟我們的不一樣?來來來,讓我們替你嘗嘗,更不會是長安起了什麼壞心思吧?”五爺提著筷子就往如意的盤子里夾。

    顧長安從如意身後趕到,“五爺!有您這樣的嗎?吃著我做的魚,還說我的壞話。”

    “沒!我就想嘗嘗,這盤魚真的跟我們的不一樣。”五爺打著哈哈,似真若假地說道。

    趁他們不備,橫插進一雙筷子,戳向魚肚子,“讓我嘗嘗。”

    說時遲那時快,顧長安一手端盤,一手握住了二爺師父的手,“這盤是給如意的,你們吃這盤。”

    “嘖!給如意的怎麼了,我們還不能吃了。”二爺酸溜溜地開口。

    顧長安但笑不語。

    “喵嗚!我知道!”小狸“咪咪”叫,被巧克力兩爪合抱,捂住了嘴。

    “汪汪!小狸不能說哦!這是旺財粑粑給如意小姐姐的驚喜。”巧克力等小狸乖巧地眨眼表示明白了,才松開它,“幸虧他們听不懂我們的語言。”

    這時,青山從外面抱著一個電飯煲大小的紙盒進來。

    “那是什麼?”許四不敢參合二爺和五爺的事,起身關門,把冬夜的寒冷關在屋外。

    “有人給如意的禮物。”青山賣了一個關子,特意沒有說是誰送的。

    二爺五爺和許四都同情地看向顧長安,你的情敵出現了。

    顧長安老神在在,“你先吃著,我替你開箱。”

    箱子打開,里面還有一層厚厚的空氣氣囊,顧長安用小刀輕輕劃破塑料空氣氣囊,撕開一道口子,伸手進去。

    這時,正在吃魚的如意“哎呀”一聲叫了起來,含著嘴巴盯著顧長安滿臉通紅。

    “怎麼啦?是被魚刺卡住了嗎?”二爺著急地起身想去廚房拿醋,手腕卻被如意拉住不放。

    只見如意搖搖頭,慢慢從嘴里吐出一個戒指。

    “噗!”許四笑噴了。

    “哦!是有人求婚啊!”

    二爺和五爺曖昧的眼神在顧長安和如意兩人身上掃來掃去,難怪不讓他們吃如意那盤魚呢。

    如意羞紅了臉,合上手掌,把戒指緊緊握在手心里。

    “如意你早知道嗎?”五爺好奇,剛剛他就覺得不對勁,二哥讓她去廚房幫忙,她還借著找豆皮它們跑了。

    如意是猜到了一些,不過那只是她的猜測,她一個姑娘家也不能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啊。

    這個時候,即便再爽朗的女孩子,也會跟如意一樣,羞得不好意思看人了。

    “想要我們如意嫁給你,一個求婚戒指就大發了嗎?”二爺終究不忍心見如意害羞,出言刁難顧長安,“還是說豆豉燜酒糟魚是你準備的定情信物?”

    顧長安正愁無法開口表白,“當然不止是戒指,豆豉燜酒糟魚是我賄賂你們的,求你們幫我求求如意,讓她答應嫁給我,我以後給你們和如意做一輩子的豆豉燜酒糟魚。”

    說完,他從紙箱里取出一盆開滿金黃色花朵的三角梅來,“這盆流金歲月才是我送給如意的定情信物。”

    流金歲月是何沖那個朋友,三角梅大師張大師培育出來的新品,雖然不如九重妖塔珍貴,卻因為是新年開花的品種,又能耐0c以上的低溫,打破了三角梅不耐寒的先河,十分難得。

    顧長安把流金歲月放在八仙桌上,走到如意的身邊,握著她的手蹲下,“嫁給我,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

    如意含羞帶怯地飛了顧長安一眼,點點頭,握著戒指的手松。

    顧長安從如意的掌心取過戒指,把它套進如意的手指,然後緊緊抱住了如意。

    如意感覺有滾燙的液體滑進她的衣領中,她抬起手也緊緊抱住了顧長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