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願你與時光安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追悼思念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冬日,江城城北墓地。

    甦晚情撐著傘一步一步拾級而上,走到一塊空墓前停下。

    這里,曾經是她死後睡的地方……

    甦晚情蹲下身,輕輕的撫了撫空空的墓碑,這里,應該是貼著她的照片的地方……

    看了看陰沉沉的天,甦晚情勾起一抹笑。

    既然老天她重活一次,她絕不會再那麼傻。

    那麼,冷夜冥,秦雨詩,他們欠她的,一樁樁,一件件,她都會親手奪回來……

    驅車回到家,甦晚情走遍別墅的每一寸地方,過往的一幕幕在腦海里重現。

    客廳,她曾跪在這里求冷夜冥不要打掉她的孩子……

    廚房,秦雨詩曾在這里毀掉她的一雙手……

    主臥,她曾在這里被冷夜冥打斷雙腿……

    浴室,她就是在這里絕望又孤寂的死去……

    將浴室門一點點關上,甦晚情眼里滑過一絲決絕。

    看著手機上的日期,甦晚情笑了,真是個特別的日子啊。

    晚上七點半,演員已就位,好戲,也該登場了。

    “啪嗒!”一聲門開了。

    “你……回來了啊。”甦晚情站起來,看到秦雨詩的那一秒,她頓了頓。

    甦晚情故作驚訝的張了張嘴,掩去眼楮里的一抹冷意︰“雨詩?你……你不是……出國了嗎?”

    甦晚情邊說邊往秦雨詩面前走去,最後在秦雨詩面前一步的地方站定。

    “晚晚,我出不了國了……我什麼也沒有了。”

    和前世一模一樣的說辭,甦晚情看著秦雨詩說著說著低低的哭了起來。

    甦晚情一把將秦雨詩抱住︰“別哭別哭,會好的,一切都會好的。”

    “晚晚,以後我就只能和你相依為命了。”

    秦雨詩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看起來像是傷心無助的樣子。

    但那伏在甦晚情肩膀的清秀的一張臉上,卻是難掩的微微激動,她終于也踏進了這座別墅。

    “對了,雨詩,你怎麼會和阿夜一起回來?”

    甦晚情慢慢將秦雨詩推開,一臉關心的看著她,出聲問道。

    秦雨詩的眼里劃過一絲慌亂,張了張嘴便被冷夜冥打斷。

    冷夜冥溫和的看著秦雨詩,眼里還含著一絲感激,淡淡的道︰“沒什麼,發生了點小意外,她剛好救了我一命。”

    “啊!那還好你們兩個人都沒有受傷,雨詩,快坐下喝杯水壓壓驚。”

    甦晚情詫異了一下,連忙看了看他們兩個有沒有受傷,又將他們拉到沙發邊坐下,忙活著給他們倒水。

    冷夜冥端著茶杯朝秦雨詩開了口︰“雨詩,以後你就在這住下吧,我會給你在冷氏安排一份工作的。”

    秦雨詩點點頭,她的眼楮閃著光,她離她的目標又近了一步,太好了……

    又轉過頭沖著甦晚情毫無感情的說︰“甦晚情,你去給她安排一間房。”

    甦晚情溫婉的笑了笑應下來,朝秦雨詩打了聲招呼便帶著女佣朝樓上走去。

    走到二樓轉角處,甦晚情停下腳步,扭頭看著樓下相談甚歡的兩個人。

    一個是她的丈夫,她的青梅竹馬,她愛了十年卻從來沒給過她希望的人。

    一個是她的好友,她的閨中密友,她有求必應最後卻奪走她的一切的人。

    甦晚情深深的看他們一眼,繼續往前走去……

    重活一世,她早已劫後重生,在劫難逃的,另有其人。

    第二天,甦晚情照常用早餐,看著下樓來的秦雨詩,微微笑了笑,招呼她坐下。

    “晚晚,我住在這里,會不會打擾你和夜冥啊?”

    秦雨詩一臉糾結,似乎是很不好意思的問她。

    听著秦雨詩的稱呼,甦晚情心里泛起冷笑,面上卻不露痕跡。

    甦晚情拉住了秦雨詩的手,親切體貼的說︰“怎麼會,我們是朋友啊,你安心住下,不要想那麼多了。”

    “謝謝你,晚晚。”秦雨詩眼楮紅紅的,一臉感動。

    甦晚情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臉,給她擦了擦眼淚,像是對待最好的姐妹。

    “吃飯吧。”說著,便從鍋里舀出一碗熱粥放在秦雨詩面前。

    秦雨詩覺得那紅色的曲奇餅十分好吃,邊吃邊問︰“晚晚,這曲奇餅是你做的嗎,又好看又好吃。”

    吃著吃著,秦雨詩便覺得手臂有些癢,只當是被蚊蟲咬了,沒放在心上。

    “是啊?你喜歡吃的話到時候我多做點。”甦晚情的眼楮眯了眯,看著她撓手臂的樣子不經意的笑了笑。

    吃吧,多吃點,吃得越多等會就越痛苦。

    過了一兩分鐘,秦雨詩撓手臂的頻率愈來愈高。

    甦晚情看了看她布滿紅點的手臂,一把拉過來,面上驚詫不已又充滿擔憂︰“雨詩,你這是怎麼了。”

    “啊,晚晚,早餐里有紅豆嗎,我紅豆過敏。”秦雨詩拼命的撓著手臂,皮都快撓破了。

    甦晚情也不攔她,只是驚慌的站起身來,“你紅豆過敏啊,我不知道,曲奇餅里有紅豆,對不起,雨詩。”

    甦晚情一臉內疚,看似手忙腳亂的想要幫助秦雨詩,實則“不小心”的打翻了粥碗……

    滾燙的粥灑在了秦雨詩的腿上,燙的她跳起腳來大叫“啊!好燙!”

    “小蘭,小蘭快拿冰塊冰水來。”甦晚情朝著廚房里的女佣大喊。

    甦晚情拿著冰塊給秦雨詩冰敷,冰塊敷在剛剛燙傷的地方,疼痛的感覺更加劇烈了。

    秦雨詩又癢又痛,不停的邊撓邊扭動身子。

    “發生什麼事了?”冷夜冥听到聲響從書房走出來。

    看到這一幕快速奔到樓下︰“這是怎麼了?”

    “夜冥,我沒事,就是過敏了……”秦雨詩停下撓動的手,淚眼朦朧的看著冷夜冥。

    甦晚情在心底冷笑一聲,也打著哭腔說︰“阿夜,雨詩還不小心燙傷了,你快帶她去醫院看一下吧。”

    “我沒事的,不用去醫院了,怪麻煩你們的。”秦雨詩這個時候還不忘展現她的“懂事”以及寄人籬下的不安。

    沒等秦雨詩的話落音,冷夜冥抱起秦雨詩便往外走,步伐急促。

    看著冷夜冥絲毫不把她這個妻子放在眼里,甦晚情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醫院,甦晚情看著冷夜冥因為秦雨詩受得一點小傷,把整個醫院弄得雞飛狗跳。

    甦晚情覺得有點好笑,她和自己的丈夫十年的相處,比不過一個只救他一次的女孩。

    而她所謂的好友表面惴惴不安,卻心安理得的享受著這一切。

    甦晚情低下頭給秦雨詩抹藥,一邊安撫她︰“雨詩,對不起,這次是我沒注意,真的對不起。”

    “晚晚,這怎麼是你的錯呢,我不會怪你的。”秦雨詩心里恨恨的,但表面還是可憐柔弱的樣子。

    甦晚情溫柔的朝秦雨詩笑了笑,只是笑意未達眼底。

    想起前世,秦雨詩奪走她的丈夫,害死她的孩子,毀掉她的雙手,最後……甚至殺了她。

    甦晚情擦藥的力道更重了。

    雨詩,你將我弄得一無所有,我不過是先向你討點利息,你又哪里有什麼資格怪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