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願你與時光安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就算螻蟻般渺小我也要貪心到再貪心的遍尋我可能的未來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我時常在想,如何度過有意義、不遺憾的一生。

    臨走時,能坦坦蕩蕩地告別這個世界。

    那就是,去全身心的沉浸體驗這個世界送給我的一切。

    去勇敢的愛,勇敢的傷,如同每次都是第一次一般。

    專注的成長,拼盡全力,去成為我想要成為的人。

    “就算螻蟻般渺小,我也要貪心的再貪心的遍歷我可能的未來”。

    不知道你們有什麼喜歡的樂器,我一直以來最喜歡吉他,彈給心愛的女孩得閑了彈彈喜歡的曲子自娛,彈得好了組個樂隊在舞台上發光。

    可惜,成年人的日子沒有那麼多余裕,工作已經很累了,周末只想躺著。

    最近跟一個吉他手朋友喝酒,聊到這個事。

    是不是新鮮感過了。

    是這樣的,原來這個人總是莫名其妙的心疼你,明明你吃了,這個人也心疼你,怕你吃的不好,怕你穿少了,就連過馬路都怕你不會過。

    可是後來,這些都慢慢變成了,你怎麼總在餓,你怎麼這麼多衣服,你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了。

    以前從無話不說到後來的無話可說,可能這就是新鮮感過了,也不愛了。

    我見過你愛我的樣子,所以你不愛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我們總是在失去之後才學會該如何去愛。

    多虧日子還有難過和失落,讓我們在一場場身不由己的努力中進化成更好的自己。

    許多人在感情中受傷後,會變得畏懼。不再相信愛情,可能是害怕受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成為一種揮之不去的魔咒,提醒著不要重蹈覆轍,給未來的戀情,投下揮之不去的陰影。

    朋友問我,你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現在還相信愛情嗎?我很確定地回答說,當然。

    我想愛情可能跟空氣很像。你無時無刻不在呼吸,空氣也一直存在,你不能因為看不到空氣就說世上沒有空氣,你也不能因為空氣里有二氧化碳就說空氣里沒有氧氣,那不論你信或者不信,愛情終究是愛情,他依然還在那里。

    即便後來的“我們“沒有在一起,但終究會有對的人替代舊的人,待到那時,你便可知這種種變數,皆是尋常。愛過的人都知道,對過去再想念,也挽回不了什麼。一段感情如果能讓人學會如何去愛,也算是對方留給自己的禮物吧。只能提醒自己,對過去有多感嘆,對現在就要有多珍惜。

    慢慢大家會明白的,無法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其實是人生的常態。

    分開的人後來不在一起,也要在各自的天地里,幸福地生活著,才不辜負曾經相愛一場。

    談戀愛的最初,就是想要幸福。最簡單的愛,是能在懂愛的時候,有個人愛著你,你也愛著他,再好不過。如果可以的話。

    祝你們都能遇到這樣的他,六十歲也年輕,光明坦蕩,笑容燦爛,以身試法,告訴你世界終究美好,就算不好,也還有他,至少值得冒個險,伸手抱一抱。

    以前是很重要,但那也只是以前。

    總有一天,愛情會變得和親情一樣重要,你也會明白,所謂的愛,轟轟烈烈是經過,平平淡淡是歸宿。

    世上沒有完美的愛情。即便是兩個感情看上去很不錯的人,也會有想要放棄的時候和大聲爭吵的經歷。

    難能可貴的是,兩個人即便是爭吵,也想要和好;即便是感情出現了裂縫,也想要修復和改善。

    或許,比起一帆風順的愛情,那些一起扛過大風大浪的愛情更能讓人懂得珍惜。

    時間從來不會改變愛情,只是換了一種形式表達。

    兩個心存愛意的人,會在相互陪伴的歲月里,變得越來越默契,那些一起邁過的坎、闖過的關,都會讓兩個人的心越貼越近。從前,甜言蜜語是愛,如今,默默守護是愛。

    心里有你的人,會陪著你很久很久,從青絲到白發,從時間的這頭,到時間的盡頭。

    我以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害怕告訴他,總覺得他可能不喜歡我,我再怎麼爭取都是沒有用的。

    那時候的他對于我來說,就像一罐永遠也打不開的鳳梨罐頭,吃不到,也舍不得丟,慢慢的就過期了。

    但越長大越明白,有些東西是要自己去爭取的,你不說,別人怎麼知道你喜歡呢,等到真正失去的時候,只能一個人抱著枕頭哭。

    反正能好好愛的時光就這麼幾年,不說出來真的是可惜了。

    我們總是在失去之後才學會該如何去愛。

    多虧日子還有難過和失落,讓我們在一場場身不由己的努力中進化成更好的自己。

    許多人在感情中受傷後,會變得畏懼。不再相信愛情,可能是害怕受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成為一種揮之不去的魔咒,提醒著不要重蹈覆轍,給未來的戀情,投下揮之不去的陰影。

    朋友問我,你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現在還相信愛情嗎?我很確定地回答說,當然。

    我想愛情可能跟空氣很像。你無時無刻不在呼吸,空氣也一直存在,你不能因為看不到空氣就說世上沒有空氣,你也不能因為空氣里有二氧化碳就說空氣里沒有氧氣,那不論你信或者不信,愛情終究是愛情,他依然還在那里。

    即便後來的“我們“沒有在一起,但終究會有對的人替代舊的人,待到那時,你便可知這種種變數,皆是尋常。愛過的人都知道,對過去再想念,也挽回不了什麼。一段感情如果能讓人學會如何去愛,也算是對方留給自己的禮物吧。只能提醒自己,對過去有多感嘆,對現在就要有多珍惜。

    慢慢大家會明白的,無法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其實是人生的常態。

    分開的人後來不在一起,也要在各自的天地里,幸福地生活著,才不辜負曾經相愛一場。

    談戀愛的最初,就是想要幸福。最簡單的愛,是能在懂愛的時候,有個人愛著你,你也愛著他,再好不過。如果可以的話。

    祝你們都能遇到這樣的他,六十歲也年輕,光明坦蕩,笑容燦爛,以身試法,告訴你世界終究美好,就算不好,也還有他,至少值得冒個險,伸手抱一抱。

    我也不曉得什麼才是愛,是用時間去判斷嗎,還是某一個特別偉大的瞬間,又或是源源不斷的溫馨小細節。

    愛,真的好辛苦。而這一刻,你只不過是讓我少喝點,給我帶了杯奶茶,笑的有點溫暖,我就武斷的以為這是愛了。好吧。你說只是喜歡,心動,有一點感覺。那干嘛要弄清楚呢。干嘛要說真的假的呢。

    你對我好,我感到自己是被愛的了。我已經有點幸福了。

    現在談戀愛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愛情是一種消耗品,要有足夠多的喜歡,才足以撐過後期漫長的磨合。

    愛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

    就好比每次吵架,你都恨不得踹對方一屁股,但某個時候,你又會因為對方一件不經意的小事而感動。

    愛就是一個兩個人一起修修補補的過程,消耗掉的再補回來,空了的再一點點補上。

    很多人不明白,一開始快速地在一起,僅有的一點點喜歡很快被消耗殆盡,然後又快速分手。

    到頭來說羨慕能夠一起牽手走過很多年的情侶,你覺得是你遇不到對的人。

    這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百分之百對的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換句話說,你所能見到的默契和長久,只是因為他們願意彼此靠近。

    也許一段感情里,最怕的就是一個人很忙,一個人很閑,一個人的圈子很大,而另一個的只有他,一個人心思敏感,而另一個人又不愛解釋,彼此關系逐漸疏遠,不是因為不愛了,而是因為差異太大造成的矛盾和誤會讓彼此都累了,你我突然就這麼散了。

    我仔細想了下自己桃花不多的原因。

    我是很快的跑完了那種愛談戀愛本身大過于愛一個人的階段。

    很年輕的時候我就確定,我只會喜歡頂配男孩,我也只想跟頂配男孩戀愛。所以我無法接受跟一個人在一起後還是有機會後悔,還是有機會發現許許多多比他更好的人,我是俗人,這一定會消磨我對他的愛。

    我就是喜歡一個人不僅僅在我心里獨一無二,在別人眼中也是閃閃發光的存在。

    可能我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可能我的愛更像追星。可能更普通的人也應該有人愛。但我能愛上的總是目之能及的最好的人,如果不是最好,我總覺得我可以配得上更好的。

    這樣的戀愛其實很辛苦,各種各樣的辛苦,我也都體會到了,但我發現很值得,自己對他們的喜歡並不會被時間沖散,反而是每繼續接觸一次都能反復印證當初的心動是正確的。

    我覺得很好的事情是,他是個值得的人,哪怕沒有我的愛意濾鏡,他也是個完全值得的人。

    我很開心青春里有這樣的人的身影。

    在一段感情中,他是誰比他對你有多好重要的多。因為“他是誰”代表大局觀,代表盡管分手後,也依舊對他這個人充滿認同。

    你要努力成為一個別人值得去愛的人,而不是強求別人,喜歡這樣糟糕的你。

    好的感情應該是共同進步,不是三個月的新鮮感也不是捆綁式戀愛。

    我不是那種圖新鮮感的人,我的愛只會越來越深對你越來越好,如果你發現我不如以前,對比現在你和剛開始對我的態度。

    陳奕迅在《十年》里唱︰“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我不會發現我難受”。

    小時候以為那兩個字是“如果”,長大後通過推理分析明白,那兩個字應該是“分手”。

    有一天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相隔十年,還能讓人顫抖和難受的兩個字,其實是“你好”。

    活在這個分手只需要拉黑,沒有結果的年代,我不願祝你早日脫單,更希望你能遇到一個慢熱但懂得珍惜你的人。

    熱鬧的人易散場,慢熱的人最長情。你要知道,以十倍速度接近你的人,也會以十倍的速度離開。

    剛在一起的時候,有個人願意打車去15公里以外的店給你買一碗螺螄粉,他一定很愛你。

    惟願你們結婚以後,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從臥室到客廳給你倒一杯熱水,他不會覺得麻煩。

    慢慢相愛,慢慢磨合,慢慢相互信任,直到走向婚姻,這都需要一個過程,愛情需要儀式感,在一起幾個月或者一年就結婚我還是覺得太過草率,都沒有好好互相了解就步入婚姻,很容易有各種各樣的問題。

    前段時間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詞叫做“無需回應式””友情。

    說的是現在很多朋友的相處,不用刻意聊微信,不會時不時聯絡,但這並不影響你們的關系。你們依然時刻惦念對方,想發消息就發,不用在意對方回不回,甚至大家聊著聊著就不見了,然而幾天後卻還能接著聊,彼此不會尷尬也不用有顧慮。

    這種相對方式,有很舒服吧。

    我不是那種圖新鮮感的人,我的愛只會越來越深對你越來越好,如果你發現我不如以前,對比現在你和剛開始對我的態度。

    這世上從來不缺讓人心動的新鮮感,但長久的陪伴卻實屬難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