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章 搞啥呢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你當倆孩子干什麼呢?

    拖延時間唄。

    甦青湖說從這兒到家這段路能想出來弄到肉票的辦法,就給他們買肉。倆人這就開始鑽空子了。

    還振振有詞呢,“你又沒說不讓停下來想好辦法再走……”

    甦青湖是那麼好糊弄的人嗎?

    她都不帶生氣的,直接點頭︰“也行,你們在這邊想,想好了記得回家。”

    說著往前走了兩步,像是想到了什麼,停住腳步,回頭沖猶疑不定的兩人勾唇一笑,“哦,對了,忘告訴你們了,這肉什麼時候買我說了算!”

    最後四個字說得那叫一個一字一頓,力求讓倆崽子听清楚。

    “媽,媽你等等我!”二蛋迅速追上。

    大蛋笑眯眯地跟上,從甦青湖手里搶過裝了飯盒茶缸的兜子,沖她靦腆笑笑,沒說話。

    甦青湖也沒說什麼,他拎著就拎著唄,九歲的孩子了,拎個還沒書包重的兜子還是可以的。

    一路上,兩個孩子不停地想著辦法,不停地去問甦清湖這個辦法有沒有達到她說的合情合理合法的標準。

    甦青湖全程就一句話︰“你覺得呢?”

    她問完話,你還不得不回答。這四個字,把倆孩子差點打擊得體無完膚。

    最了解自己的人是自己,現在這種情況,跟自己從自己話里找漏洞一樣,一找一個準兒,自己都把自己辯駁倒了,還怎麼翻身……

    路都走三分之二了,倆人眼見無望,直接蔫了。

    襯著明晃晃的日頭,別提多可憐了。

    “其實,我有辦法。”甦青湖斜看了倆崽子一眼,收回視線,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只要今天還有肉剩到現在,那就可以當天吃到肉。”

    被倆崽子提醒了買肉要肉票之後,她現在說話都謹慎多了,開口就先加個前提條件。

    大蛋二蛋眼楮瞬間亮了,巴巴看著她,等她繼續說下去。二蛋甚至撩起小汗衫下擺,殷勤地湊近她,給她扇風。

    甦青湖停住腳步,拍了拍二蛋的腦袋,“行了,別搞這一套腐蝕我。還有,你肚皮都露出來了。”

    二蛋無所謂,“媽你涼快了就行,我是男孩子,露就露唄。”

    滿臉都是我要奉獻我有限的力量,讓您賓至如歸的狗腿樣兒。

    “為什麼摘劉家的石榴花?”還是摘禿的那種……

    二蛋坦蕩,“她誣賴我哥耍流氓,我叫她道歉她不肯,那我摘禿她家石榴樹也是她活該。”

    他哥在他這里最重要,石榴樹在姓劉的那里最重要,那他搞了姓劉的石榴樹,剛好兩清。

    二蛋說完,甦青湖看大蛋,“你怎麼說?”

    “我沒什麼好說的。”大蛋說完,緊緊抿著嘴巴。肉吃不成就不吃,反正他不說。

    話是這樣說,但緊抿的嘴和眼楮里表達的東西就很有趣了。

    委屈又……仗義?

    甦青湖也不追問,而是問二蛋,“你摘的那些石榴花呢?”

    二蛋不答反問,“我們今天能合情合理合法地吃上肉嗎?”

    要等價交換問題?甦青湖這回直接多了,“能啊。”

    “在離咱們家沒多遠的一棵楊樹樹上。”

    甦青湖絲毫不驚訝這麼小的孩子能爬樹,只驚訝一點,“為什麼放那上面?”

    二蛋瞅瞅甦青湖,沒說話。

    這個人怎麼一會兒聰明,一會兒笨……他為什麼要弄到樹上,不是很簡單嗎?誰干壞事還要留個尾巴?做好事兒給人揪嗎?

    還有就是,他當時不是給氣急嗎?就想著把這些石榴花風干,隔三差五就扔一朵到姓劉的家門口,氣死她來著……

    甦青湖︰“等會兒你去把那些石榴花帶回來。”

    “為什麼要帶回來?你要把這些石榴花還回去嗎?”二蛋小手插進口袋里,無所謂地提醒她,“那個姓劉的脾氣很壞,你要敢把這些石榴花放到她面前,她就敢跟你動手,你信不信?再不然,她會訛你一筆錢。你那錢還都是我爸給的……”

    “再說,我哥又沒錯。”他撇撇嘴,開始嘟囔,“到時候你是不是要當著姓劉的面打我們?”

    甦青湖莫名其妙︰“我為什麼要打你們?這件事情除了你摘石榴花是事實,其他不都是姓劉的杜撰出來的嗎?”

    一直不說話的大蛋悄悄看了她一眼,又迅速收回視線。

    還是二蛋給甦青湖解了疑惑,“現在不都是這樣嗎?兩家孩子鬧了矛盾,人家孩子一哭,家長就找上門,就是知道不是自家孩子的問題,大人不也會揍自家孩子給別家出氣嗎?”

    甦青湖︰“……”

    二蛋︰“我給你學學我們第一個媽咋做的!”

    他說著,就開始脫鞋,把一只鞋抓在手里之後,對著空氣就是一陣帶著風的亂拍,一邊拍一邊捏著嗓子說,“叫你沒出息!叫你惦記別人家的東西!人家東西金貴著呢,你還敢惦記,你算老幾呀?也不看看人家是誰,你惹得起嗎?!”

    唱念做打,活靈活現到仿佛昨日重現。

    甦青湖明白了,現在的家長,打孩子是真的,指桑罵槐也是真的。

    “你們大人陰陽怪氣,說打孩子就打孩子,就是再怎麼指桑罵槐,最後吃虧的不還是自己孩子嗎?”痛得又不是別人孩子。

    甦青湖︰“你說的有道理。”

    二蛋︰“???你不打我?”

    按照以往,他爸之前的那個媳婦兒早就大耳刮子打上來了,怎麼可能讓他嘰里呱啦說這麼多……

    “你是不是皮癢?我為什麼打你?”甦青湖微抬下巴,“就你說的那樣,我打你,我還自己手疼呢。”

    “行了,別廢話了。”甦青湖擺擺手,招呼著兩人繼續往前走,“就我剛才說的,石榴花給我完好無缺的帶回來就行。”

    她說著,直接一拐,拐得倆孩子猝不及防,趕緊把腿收回來,跟著她走,“你嘛去?”

    “不是要吃肉嗎?”甦青湖頭也不回,“我記得前面有家熟食店,店里有你爸朋友的媳婦兒……”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倆孩子一個抱腿,一個摟腰地往後拖。

    “不許去!”

    “我們不吃肉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