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章 他在觀察她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從熟食店出來,大蛋二蛋還有些不敢置信,兩斤肉啊,說買就買了?

    看著前面走著的甦青湖,倆人不自覺對視一眼,齊齊捏了捏手里的油紙包。

    沉甸甸的觸感,飄散不去的肉香……

    媽耶,這真的是真的!

    猛吞了一口瘋狂分泌的唾液,大蛋二蛋看著甦青湖的眼神都變了,原來不要臉的時候,真的能謀求到好處!

    甦青湖是不知道她的“借力使力”在倆兔崽子眼里變成了不要臉,要是知道,肯定得嘔出兩口血。

    大蛋二蛋兀自還在敬仰地看著甦青湖,甚至想上前扯住她,跟她說別當他們爹的老婆了,咱們拜把子吧!

    可想到陳列那雙平靜到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眼楮,倆人生生打了個激靈,趕緊把那大逆不道的想法壓回去。

    走在前面的甦青湖是有些汗顏,今兒找人家借肉票,實屬強買強賣了……

    可,常嫂子目前的工作,確實可以省很多肉票的,她也只能逮著這只略肥的羊來宰了。

    掃了一眼七歲的二蛋,甦青湖搖搖頭,算了,等還肉票的時候另給兩塊錢給常嫂子當利息吧,這倆孩子實在太瘦,只能使非常手段了。

    兩塊錢能買足斤足兩的一斤五花肉,算是很誠心誠意的賠禮了。

    “咕咚!”

    吞咽口水的聲音把甦青湖飄散的思緒扯回來,她看向倆孩子,有些納悶︰“你們家都能請得起阿姨,怎麼還——”那麼饞肉。

    她是真想不明白。

    原身的記憶不太像記憶,反倒像瀕死之人回顧生前身後事,很多東西,並沒有在記憶中,尤其吞藥這個節點,之後的記憶就只剩下了發呆和別人旁白似的低語。

    關于陳列,她能得到的信息其實並不多。

    二蛋听她問,忙殷勤回答,仰著一張曬成銅色的笑臉,說話了︰“那阿姨請來是為了糊弄我爸。”

    甦青湖皺眉︰“什麼意思?”

    “本來是有阿姨的,每天都來家里干活。後來我們長大了,能自己干活了,那女人就不讓阿姨整天在家了。”

    二蛋小嘴叭叭叭,“後來,阿姨就只有我爸在的時候才來。我爸在幾天,她就干幾天的活兒,那個女人就按天給她算錢。”

    甦青湖︰“……”

    “錢和票都在那個女人手里攥著呢,心情好了給我們吃頓肉,心情不好,那就咸菜配饅頭喝白水。”二蛋說完,沖甦青湖眨眨眼,咧嘴笑,“她自己偷偷去洋人的餐廳吃飯,我們都看到了。”

    甦青湖抱臂,“我不信你們兩個是忍氣吞聲的人!”

    都抓住小辮子了,能不去跟陳列告狀?

    這倆崽子可沒表現出來的那麼良善。

    “我爸工作很危險,後方不穩定可不行!”二蛋小大人一樣擺擺手,“那個女人說了,如果我們不听話,她就給我爸帶綠帽子,然後再告訴我爸,她把我們都賣掉了,叫他軍心不穩,然後出意外死掉。”

    甦青湖默了。

    二蛋見她沒叫停,就繼續說,“如果我爸死掉了,就把我們真的賣掉。如果我爸沒死,受重傷了,以後家里還是她做主,想干啥還是干啥。如果沒受傷,她說她也有辦法叫我爸相信她。”

    大蛋沒制止二蛋,隨便他說,他自己就看著甦青湖,想看她的反應。

    甦青湖側臉看他,漂亮的眼楮眼尾逶迤上挑,“想說什麼?”

    “你要是給我爸帶綠帽子,我會弄死你。”大蛋穆著眼,話里沒有起伏波動,“敢賣掉我們,只要我不死,千里萬里我也回來弄死你。”

    甦青湖無語,熊孩子就只對她放狠話是吧?

    如果沒記錯,陳列前妻不是攢了一筆錢和人出國了嗎?

    這倆人也沒見多憤懣啊!

    似是看懂了她的意思,大蛋定定看著她說,“那個女人是離婚之後才和那個男人在一起的。”

    在一起之後就立即出國了。

    二蛋點點頭,篤定說,“那個女人不敢不離婚就跟別人好。我哥很厲害的,什麼都知道。”

    這些年,那個女人嚇唬他們,他們也有嚇唬她。

    二蛋認定的嚇唬,在大蛋這里卻不是,他是認真的,只沒有跟弟弟說罷了。

    只要那個女人敢給他爸帶綠帽子,他就敢在弄死她之前,再弄得她身敗名裂。

    甦青湖知道,大蛋這孩子爹媽基因強大,腦子特別好使,想做點什麼,是必然會做成的的那種,唯一的軟肋就是養父陳列,只要別動陳列,人平時極為無害。

    重情挺好,如果再加點是非觀就好了。

    “那如果你爸陳列給我帶綠帽子呢?”甦青湖認真問他,“那我可以給他帶綠帽子嗎?”

    不等大蛋回答,二蛋一個爆喝出聲,在甦青湖的視線里,凶狠地都想上前咬死她。

    她︰“……”

    什麼破孩子?什麼毛病!

    大蛋抿唇︰“閉嘴!”

    二蛋迅速抿唇,在大蛋的冷眼中,漸漸垂下了腦袋。

    “我爸不可能出軌。”大蛋說得斬釘截鐵。

    甦青湖︰“萬一呢?”

    “沒有萬一。”大蛋板著一張小臉,小小的少年滿是倔強,“你不要再問了。”

    甦青湖更好奇了,該不會是陳列前妻在倆孩子面前說了什麼少兒不宜的話吧?

    比如,陳列……不行?

    她一挑眉,倆孩子瞬間緊張起來,那不自覺的炸毛狀態,讓甦青湖沒忍住勾起唇角。

    不會真猜對了吧?

    “你不許想了!”二蛋以前從不覺得人的眼楮會說話,可是甦青湖的會,她好像猜出來了!

    大蛋擰眉看著二蛋,很懷疑他是不是個傻子,只能為他描補,“我爸心懷家國,從不為旁的事分心。”

    甦青湖真想喝一聲彩。

    這倆孩子親自給她演繹了什麼叫低情商和高情商。

    親爹不會出軌之低情商︰我爹不行。

    親爹不會出軌之高情商︰我爹心懷家國,從不為旁的事分心。旁的事你自己想。

    甦青湖笑了笑,沒給倆人解釋的意思,一手一個,乎著後腦勺讓兩人往家的方向走。

    “你們爸暫且不管,我在乎的是你們兩個。”甦青湖笑得眼楮彎起,“我一輩子就想風風光光,誰讓我風風光光的,那就一切都好說!”

    大蛋被甦青湖的笑晃了眼,“讓你好好陪著我爸也可以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