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章 不耐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大蛋問的話,甦青湖回答得很爽快,“可以。”

    是的,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呢?

    在後世,人們渴望愛情,但又不相信愛情,注重物質,但又不全然在乎物質。

    追求靈魂契合,想要相濡以沫,羨慕白首偕老。于是結婚這件事,看起來很容易,但卻又不容易。

    陳列這個人,甦青湖能確定一點,只要她不在他底線上蹦迪,靈魂契合相濡以沫他或許做不到,但共白頭幾乎毋庸置疑。

    這個男人,很正。

    她話落,大蛋二蛋眼楮都有點圓,有點不相信,可又想相信,一時間就只呆呆看著她。

    “當然,我答應了是沒錯。”甦青湖微微躬身,撐著腿,幾乎臉貼臉地看著他們,“但能陪他多久,你們也佔決定性因素。”

    風吹來,吹得甦青湖頰邊的碎發微動,甚至于後腦勺高高的馬尾也帶起來幾縷發絲,整個人像浸潤在陽光里,耀眼奪目,明麗非常。

    二蛋就睜著大大的眼楮,一眨不眨地看著她。已經相處三四天了,甦青湖第一次在他腦子里留下影像。

    好看!

    大蛋知道甦青湖長得好看,但今天她好像更好看,眨眨眼,他說,“是我們也很重要的意思嗎?”

    甦青湖點點頭,“如果你們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我留下來毋庸置疑會被人戳脊梁骨,甚至于後代都會受到影響。換位思考一下,遇到這樣的事,你們還會留下來嗎?”

    二蛋︰“可我爸很好啊。”

    大蛋沒說話,神色里卻都是認同。別人的錯為什麼要他們爸爸承擔?哪怕那個別人可能是他們兄弟倆。

    他︰“你不用擔心,我們和爸爸沒有血緣關系,就算是犯罪了,也不會給你們連累你們。”

    甦青湖默,然後直起身,算了,以後再說吧。

    帶著倆孩子回到家,甦青湖滿頭虛汗,強撐著開了門,一屁股坐在客廳椅子上,再也不願意動彈了。

    二蛋忙去給她舀了一茶缸子水,甦青湖搖搖頭,見她不要,二蛋端起就要喝。

    甦青湖︰“你也不許喝。”

    二蛋莫名,“我渴。”

    “我去燒水。”大蛋把裝了甦青湖日用品的兜子放方桌上,又把熟食店買來的牛羊肉也放上面,叮囑二蛋看著甦青湖,就跑去燒水。

    二蛋搬了個凳子坐在甦青湖旁邊,一眼一眼地看著她,也一眼又一眼偷偷摸摸去看方桌上的熟食。

    他以為甦青湖閉著眼楮,看不到這一切,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

    “拿去和你哥分吃了。”甦青湖眼也沒睜,“記得洗手。”

    二蛋差點跳起來,不是激動的,是被甦青湖的突然開口給嚇到的。

    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嗷”一嗓子,兩步躥到方桌邊,拿起熟食就往廚房跑。

    甦青湖閉著眼,唇角勾起一點笑。

    *

    陳列離婚之後,就把孩子帶到了新的住所,也就是現在甦青湖所在的這個院落。

    據說這宅子是他長輩所有,後來返還財產時,傳給了他。多年沒住人,卻在他回來之後收拾的干干淨淨,可見其行動力和動手能力之強。

    甦青湖對這一點是很滿意的,陳列很上道,沒讓她有什麼膈應的地方,知道結婚了換個新的地盤以示尊重。

    是的,甦青湖知道自己有地盤意識的臭毛病,別人的地方,她自己的地方分得清楚。

    不用忍受別人存在的痕跡,這讓她身心放松。

    廚房里,大蛋把燒好的水倒騰溫涼,遞給二蛋,“給她送過去。”

    “就不能先吃一口肉再給她送水嗎?”二蛋嘟著嘴,“她都說讓我們吃了。”

    大蛋嚴肅了臉,“先送過去!”

    說著,又往鍋里添了幾瓢水,悶頭燒火。

    二蛋梗著脖子站了一會兒,還是妥協了,端著白色的搪瓷茶缸進了客廳,笑眯眯地喊甦青湖,“媽,來喝水,燒開的,我們倒騰了一會兒,不涼不熱,正好喝。”

    “謝謝。”甦青湖睜開眼,也歇過了勁兒,站起身端起茶缸子抿了一口,又抿了一口之後,才真正喝起來。

    喝完,剛落下手,二蛋就去接茶缸子,甦青湖擺擺手,示意自己來。

    她往廚房去,二蛋也跟著去。

    “謝謝。”甦青湖進了廚房,揉了揉在灶下燒火的大蛋的腦袋,“怎麼沒用蜂窩煤爐子?”

    “冬天再用吧。”大蛋沒有躲開甦青湖的手,“煤球還得憑票,我們沒票。爸爸給我們弄得煤球,只夠一個月的,用完就沒了。”

    甦青湖扶額,她怎麼又忘了憑票供應還得持續好幾年呢。

    “今天就還是用起來,以後的我來想辦法。”甦青湖嘆氣,天熱,燒土灶烤得人更熱。

    大蛋悶了一會兒,終還是點點頭。

    冬天干柴更難買,要是煤球燒完……

    “怎麼不吃肉?”甦青湖看案板上放著的肉紋絲沒動,看二蛋,“沒跟你哥說清楚?”

    二蛋笑嘻嘻,“我哥說要等你一起吃,我想想也是,就也沒吃,想等你一起。”

    甦青湖笑了一聲,走到案板旁邊,提刀拿起肉,切成薄厚均勻的片,分別整齊碼在盤子里。

    看到旁邊還有嫩生生的黃瓜,直接洗了切成薄薄的細條,放鹽上去殺水分。

    “扣扣!”

    敲門聲響起,打斷甦青湖想跟兩人說話的打算。

    她看向院門,沉吟了片刻,回頭看兩人,“大概是那個鄰居。”

    那個鄰居是誰,倆人心知肚明,一時間都繃住了臉皮,顯出幾分不耐的暴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