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九章 不便宜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門外確實是劉桂芳,說是鄰居,但也隔著不近的距離。

    “你說這事兒怎麼辦吧?”劉桂芳開門見山,直接說了來意。

    她人約一米五六高,比甦青湖矮了不少,但輸人不輸陣,火氣不小。

    甦青湖笑︰“您說的是哪件事兒?”

    她就站在門口,沒有丁點兒請劉桂芳進來說話的意思,不驕不躁,不羞不惱,說話的調調听在劉桂芳耳朵里,卻是十足的挑釁。

    還敢問哪件事?

    她沉著臉,“兩件事,今天全部得給我個說法!”

    不給她個滿意的說法,這狐狸精就別想在工作單位混下去!

    “哪兩件事?”甦青湖瞥了一眼一直拽她衣角的二蛋,笑著揉揉他的腦袋,然後看相劉桂芳,仍舊是不急不緩的調調,“你說清楚了,我才好給你說法。”

    劉桂芳只當她想裝傻充愣蒙混過去,咬著後槽牙,皮笑肉不笑地說,“當著眾人的面,既然您不害臊,那我也不介意再說一遍。”

    她看了一圈逐漸圍上來的人,扯扯嘴角,輕蔑道,“第一件,您家大兒子耍流氓。第二件,您家二兒子摘禿了我家石榴樹。”

    劉桂芳剛說完,二蛋就惱得想沖過去,可惜被甦青湖捏著後脖子,再加上她眼神威脅,抿抿嘴,老實站她旁邊不說話了。

    圍觀的人看看二蛋,又看看甦青湖,沒說話。這母子倆看面相,年齡對不上。

    後媽和繼子?

    幾乎是很快的,眾人眼里興味盎然起來。近些年拋棄糟糠另娶貌美小姑娘的事兒層出不窮,難道眼前這個也是?

    甦青湖不知道別人怎麼想,只沖著劉桂芳點點頭,“事情得一件一件地來解決,那我們列個先後順序,從你說的第一件事情開始。”

    劉桂芳沒說話,算是默認。

    “請問您女兒幾歲?”甦青湖問。

    劉桂芳皺眉,“你問這個干什麼?”

    甦青湖笑看著她,沒有說話,儼然一副劉桂芳不回答她就絕不進行下去的意思。

    終還是劉桂芳低了頭,不耐道︰“十三歲。”

    “我兒子多大您知道嗎?”甦青湖繼續問。

    劉桂芳生氣了,“你兒子多大關我什麼事?!耍流氓還分老幼嗎?他就是年齡再小,那耍流氓也是事實!”

    說著一指甦青湖身後不遠處,怒道︰“小兔崽子你給我出來!”

    甦青湖微微側身往里看,見大蛋往她這邊來,並沒有阻止。挑了挑眉,收回視線看擼袖子想去揍人的劉桂芳,又將人給擋結實了,“您給說說,這孩子是怎麼耍流氓的。”

    她笑眯眯的,說話還是那個語速,劉桂芳不耐煩了,“怎麼耍流氓的?你不會問你家孩子?行了,你別跟我扯有的沒的了,這事兒你要不給我處理好了咱們沒完!”

    甦青湖轉向劉桂芳身側一直低著頭的半大姑娘,“小姑娘,你是因為什麼認定我兒子耍流氓的?”

    小姑娘抬頭迅速看了她一眼,又趕緊垂下了腦袋,就是不說話。

    劉桂芳眼里都是譏誚,“怎麼,還嚇唬孩子呢?”

    “大家伙都在場看著呢,我跟您閨女說話的時候,可比跟您說話要輕。”甦青湖挑眉,“這樣要是還能嚇到您閨女,那我可真是比竇娥都冤了。再說,她都有勇氣跟您說流氓不流氓的東西,也敢看我這個苦主,還能膽子小嘛……”

    這話就很有趣了,圍觀群眾眼楮都看向甦青湖,什麼苦主?

    就連劉桂芳都愣了一下神兒。

    “來!”甦青湖沒有第一時間給他們解惑,而是朝大蛋招手,等他到了近前,才下巴微抬,傲然道︰“這是我大兒子張安宴,今年九歲。”

    眾人一看,好家伙,這孩子長得俊啊!還是那種一臉聰明相的俊!挺挺拔拔,自帶氣勢!

    “不僅人聰明會讀書,還特別樂于助人。”甦青湖掃了劉桂香母女一眼,眼里帶著冷,“當天我兒子回來,也就是您說我兒子耍流氓的那天,他外套是不見了的。”

    “那外套雖不見得多值錢,卻是孩子唯一一件沒縫縫補補的衣服。”

    甦青湖見劉桂芳完全沒get到她的意思,噎了一下,只好往直白了說,“您問問您閨女,我兒子外套她放哪兒了?”

    劉桂芳︰“你什麼意思?”

    “意思是,”甦青湖看了大蛋一眼,見他滿眼震驚地看著她,就知道自己猜對了,說話都硬氣起來,“我家兒子的外套給您女兒擋羞了!”

    劉桂芳還沒反應過來,她身邊人扯她了,看來是相熟的,湊她耳邊嘀咕了幾句。

    甦青湖就看見劉桂芳的臉紅了起來,看她的眼神都閃爍不定了。

    “好了,那衣服您記得還給我們。”甦青湖笑得愈發得體,“現在咱們來說第二件。”

    劉桂芳已經不想說了,卻被甦青湖威脅的眼神定在原地。

    “我家二兒子氣您不問明情況就誣賴他哥,一氣之下摘光了您家的石榴花,雖說事出有因……”事出有因幾個字,她咬的重了一些,“但摘您家石榴花是事實,所以該賠還是得賠,您說個數。”

    劉桂芳嘴唇動了動,想到去年那顆石榴樹上五六十個石榴賣的錢,還是開口了,“去年那些石榴賣了五十一塊九毛八。”

    甦青湖心下一梗!

    大意了!

    水果這麼貴的嗎?

    見她不說話,劉桂芳說了,“今年咱們市面上的大隻果賣一塊二一斤,向石榴這樣的稀罕物,去年也賣到了一塊一毛一斤。”

    甦青湖扯出個笑,不顧二蛋扯她衣服的動作,數出五十張大團結並兩塊錢,遞出去。

    劉桂芳正要伸手去接,甦青湖又收回了手,“看來今天這兩件事情,我處理的您都比較滿意。那現在咱們來說說我不滿意的。”

    “您得和您女兒給我兒子道歉吧?”甦青湖笑,“雖然您是出于做母親的心情給女兒討說法,我也很贊同您的細心,但我兒子的清白還是要給的。還有,那件衣服您確定您能給我們送回來?”

    劉桂芳︰“能!那衣服要是沒了,我給你兒子買一件都成。”

    大蛋終于開口︰“我那件衣服是國外的牌子,不便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